wWW .Tтkā n .¢ ○

“走吧,我們出去吧,我倒是對你的那一位表妹挺敢興趣的。”

凌軒看着魔音的背影眼神微微的閃動着,他搖頭苦笑了一下,看來自己又白說了,自己對她說的話簡直就是像耳邊風一樣,說與不說都沒有什麼用。

“這臉摸着倒還挺爽!”

凌軒輕輕的嘀咕了一句,而嘴巴砸吧了一下,他沒發現的是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已經走到門下的魔音身子輕微顫抖了兩下。

凌軒的嘴角掛起絲絲笑意,然後朝着魔音快速的追去,然後二人並着肩膀一起走了出去。

走出去之後凌軒還不忘反身關好這一間房屋,眼神微微的朝着四周看了看,這個時候第三層樓沒有一個人,不過這都在凌軒的意料之中。

凌軒雙眼朝着自己旁邊的魔音看了兩下,見到她臉上的那一絲蒼白之色的時候他的臉上閃過一絲心痛之色,不過只是片刻。

“我們還是在這樓上看吧,看的清楚一點。”

魔音的嘴角勾起了絲絲的笑容,然後朝着陽臺走去。

凌軒看了一樣魔音,然後快速的朝着魔音追了上去,他也不想現在就下去,因爲還不到時候。 凌軒和魔音來到了陽臺之上,不過二人站在的位置非常的隱祕,所以下面的人都看不到他們兩個,而他們兩個卻是可以清清楚楚的掃視着下方。

凌軒嘴角掛着笑容看着下面,只見下面那滿場的衆人都圍在一張張的桌子之上,而還有還多人在四周遊走着,噼裏啪啦的放着鞭炮,而不遠處有着一羣人,一浪一浪的看,少說也有五六十人的樣子,噼裏啪啦的放着鞭炮走了過來。

凌軒的眼神微微的跳動着,現在還在流行這些?

“你們華夏嫁女兒就是這樣的?”

魔音眼神微微的閃動着,然後朝着旁邊的凌軒輕輕得問了一句。

“在農村應該還是這樣吧!”

凌軒有些不確定的說道,他雖然在這幾年之間經常參加一些婚禮,但是那些婚禮都不是普通人能夠舉辦的,就算是富翁也不行,除非你是一個超級富翁,不過那些結婚顯得非常的優雅,非常的快捷。

“我想這還是因爲小殤找的是一個外地人的緣故吧,這場婚禮我想至少要舉辦四五天。”

凌軒說完之後直接在陽臺之上找了一把轉動椅子便坐了上去,眼神裏面閃動着微微的光芒之後也緊緊的閉了上,魔音知道凌軒對着不感興趣,只是看了一眼凌軒之後繼續的盯着下面,眼睛一眨不眨,時不時的還朝着凌軒瞥了一眼。

片刻之後,一陣更加猛烈的鞭炮之聲響了起來,讓的凌軒慢慢的睜開了雙眼。

凌軒的眼神裏面帶着絲絲無奈之色,他沒想到自己就算是休息一下都不行,他原本還準備修養一會,然後帶着魔音在這裏蹭一頓吃了之後去找那一個邋遢老道算一算賬。

魔音看了一眼已經睜開眼睛的凌軒,然後雙眼繼續的盯着下面。

凌軒對這些東西不感一絲興趣,給魔音說了一聲之後轉身朝着自己剛剛走的那一間房屋走去。

凌軒直接打開房屋走了進去,但是纔剛剛走進房屋他就感覺有些不對勁,鼻子抽了抽,好像多了一股女人的體香味。

凌軒眼神朝着那一張大紅牀看去,只見一個一個女子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連衣裙趴在牀上,眼神緊緊的閉在一起,身下那一雙誘人的小腿**在外。

凌軒暗歎一聲糟糕,然後輕輕的轉身,準備朝着外面走去。

“站住”

凌軒的手剛剛伸到門上的扶手上面一道柔柔的聲音響在了凌軒的耳邊,讓的凌軒手上的動作頓時止住。

凌軒聽到這一道聲音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扶手,然後轉身朝着女子看去,既然這個時候已經被發現,那麼就算自己走也沒有什麼作用。

當女子看到凌軒的時候眼神裏面閃過一絲驚奇,這人不就是自己剛剛看到的哪一個嗎!他手上那個時候不是還抱着一個女人的嗎!

“你叫什麼名字?”

女子朝着凌軒輕輕地問了問,然後雙眼帶着好奇之色的打量着凌軒。

“凌軒”

凌軒淡淡的朝着女子說道,這個時候讓她知道自己的名字也沒有什麼壞處,自己應該從今天開始就可以不再用凌無情這一個名字了。

“凌軒?”

聽到凌軒這兩個字的時候女子的臉上頓時一變,有疑惑,有失望,還有這痛苦之色。

“怎麼,難道你認識我?”

凌軒聽到女子的這道聲音的時候嘴角勾起的一絲怪異的笑容,然後輕輕的朝着女子問道。

“凌軒,凌軒,你應該不是我的表弟吧。”

聽到女子的話後凌軒的嘴角狠狠的抽了抽,自己貌似是有幾個表姐,但是自己都差不多都忘記她們叫什麼名字了。

www⊙ Tтkā n⊙ C〇

“我的確有着幾個表姐,但是我忘記她們叫什麼名字了,你把你的名字說出來,看我認不認識。”

凌軒朝着女子輕輕的問了問,臉上有着絲絲的笑意。

“黃詩涵”

黃詩涵朝着林習慣淡淡的說道,然後雙眼帶着古怪之色的看着凌軒,如果自己還小一定會認爲凌軒就是自己的表弟,因爲小時候纔是自己記憶了最強的時候,但是現在不行了,因爲自己不會隨意的相信一個人。

“黃詩涵?黃詩涵!!”

凌軒的眉頭皺了起來,然後慢慢的開始思索了起來。想了差不多十朵分鐘,凌軒眼神突然一亮,一步一步的朝着黃詩涵走去。

凌軒來到了黃詩涵的對面,然後在她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下子把她拉進了自己的懷裏面,自己的大嘴一下子堵住了黃詩涵的小嘴。

“……”

十幾分鍾之後。。。。

黃詩涵趴在凌軒的懷裏面,她的臉上一片俏紅,額頭之上微微的冒着細汗,而她的嘴角有着一絲黏黏的液體。

“嘿嘿,表姐,我倒現在都還忘記不了你呢。”

凌軒輕輕的摸扶着懷中的黃詩涵,黃詩涵,自己的第一個女人。

“沒想到小軒軒還是這麼的壞哦。”

黃詩涵風情萬種的白了凌軒一樣,伸出手打掉了凌軒朝着自己胸部摸來的大手,然後在牀頭拿出一張紙擦拭起自己的嘴角。

當把自己的嘴角擦拭完畢之後黃詩涵嘴角掛起了絲絲的笑意。

“你的東西還是這麼的難吃。”

“但是表姐你不是非常的喜歡吃嗎!”

聽到黃詩涵的話後凌軒的眼神微微的閃動了一下,然後淡淡的說道,不過嘴角卻是掛着一絲妖異的笑容。

“是啊,表姐這一輩子都迷戀上你的滋味了你說怎麼辦吧!”

黃詩涵伸出雙手掛在凌軒的脖子之上,然後在他的耳邊輕輕的說道。

“迷戀上我了就跟着我走,不過首先說明,表弟我現在還是一個窮人哦。”

凌軒感覺自己起了一絲反應,輕輕的朝着黃詩涵開着玩笑說道,不過他知道他和黃詩涵沒有絲毫的可能,二人只不過是玩玩而已。

“算了,跟你走我雖然不會餓死,但是卻比餓死都還難受,我們只能夠表姐表弟的關係。”

黃詩涵朝着凌軒細小的說了一句之後鬆開了凌軒,然後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亂的衣服正準備朝着外面走去。

凌軒一把拉住的準備朝着外面走去的黃詩涵,然後輕輕的在他的耳邊說道:表姐,我們再做一次怎麼樣?“ “形同陌路”

黃詩涵朝着凌軒淡淡的說了一句之後打開門走了出去。

等黃詩涵走出去之後,凌軒的嘴角掛起了一絲笑容,形同陌路?這正是他他要的結果,因爲他們兩個人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準確的來說二人就好像一條平行線,永遠沒有交錯在一起的時候,他剛剛說的話只不過是試探黃詩涵一句。

凌軒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後踏出門朝着陽臺走去。

魔音沒有看着陽臺下面,而是坐在凌軒剛剛坐着的轉椅上面,當看到凌軒的時候她的嘴角扯過了一絲笑容。

“怎麼,剛纔舒服了?”

凌軒朝着魔音咧了咧嘴,然後嘴角掛起了一絲妖異的笑容。

“不是非常的舒服,要不你幫我一下?”

凌軒說完之後趕緊轉移話題朝着魔音問道:“怎麼樣,都有一些什麼人來了?”

凌軒知道自己如果不轉移話題的話可能自己等下就要出糗,魔音的手段層出不窮,凌軒可是躲不過魔音的那些陰招。

“什麼人我怎麼知道,不過下面的人倒是走了差不多一半左右。”

魔音雙眼先是閃過一絲寒光,在凌軒轉移話題之後才朝着凌軒淡淡的說了一句。

“走了一半左右?正常,現在差不多已經下午三點鐘左右了吧,大家都是農村人,家裏面還有這孩子,而且有的人忙着去做生意。”

凌軒朝着魔音淡淡的說了一句,不過心中卻是無奈了起來,什麼叫做差不多走了一半左右,你自己當初去拜訪人家的時候沒有待上四分鐘就已經走了。

“是嘛!”

凌軒淡淡的看了一樣凌軒,然後嘴角掛起了絲絲的笑意,最後二人在陽臺上面沉默了下來,一坐又是差不多兩個多小時,這個時候人羣已經散去,人已經走了差不多,不過在場的還是有着不下於一百多人。

太陽慢慢的落下,已經快到了日落西山的時候,一絲絲黃昏照耀了過來,形成一幅別樣的色彩。

“轟轟轟!!!”

突然,距離樓房不遠處出現了差不多十來個人,有男有女,而他們突然發出了一個個的煙花,雖然現在還不是晚上,但是煙花依舊璀璨,,煙花的數量數不勝數,又形成了一副別樣的色彩。

煙花一直響個不停,但是對方沒有放一顆鞭炮,一直都是放着煙花,遠遠的望過去就好像那百花齊放。

而在煙花響起來的時候頓時在樓層裏面的所有人都走出了門,朝着煙花那裏望去,然後只見一個十八九歲的青年人跑進二樓,沒過一會手裏面拿着一卷大大的鞭炮走了出來,而他的身後有着差不多十多個人,每一個人的手裏面都拿着鞭炮煙花。

“啪啪啪!!!”

“……”

頓時鞭炮之聲響徹了起來,而煙花之聲夾帶着裏面,黃昏的天空因爲增添了煙花所以閃現出一絲異樣的色彩。

“小強,你這是幹什麼?”

只見一個身上穿着非常樸素的中年婦女走了出來,婦女臉上有着微微的皺紋,而她的嘴角掛着絲絲的笑意,在她的身後站着兩人,居然是凌軒的學長秦泰和他的女朋友。

黃殤身上穿着潔白的婚紗,臉上畫着淡淡的淡妝,那原本柔順比值的長髮此時微微有些彎曲的披在身後,此時她的容貌不輸於媚兒等人。

而秦泰嘴角掛着淡淡的笑容,平凡的臉上讓人感覺不到絲毫的出衆,但是如果你仔細的留意觀察會發現他的眼睛裏面閃爍着一股常人無法比擬的光芒。

“媽,是大姨夫他們來了。”

黃文強撇了撇嘴,然後伸出手指着那一直響個不停的煙花還有不遠處的那是十來個人。

而中年少婦沒有理睬黃文強,她帶着秦泰臉上帶着笑意的朝着那十人走去。

“姐,姐夫。”

中年少婦小跑的來到了凌正天身邊的那一箇中年婦女的旁邊,她是凌羽的母親,呂霞,而他旁邊的那一箇中男人便是凌軒還有凌羽的父親,凌正天。

“小姨,我帶着這小子去和小殤他們聊聊。”

凌羽身上穿着一套紅色的西裝朝着呂燕說了一句,然後拉出了一個十七八歲左右的少年朝着不遠處的黃殤還有秦泰走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