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文曾經說過南宮洛羲是神龍架的野人,也對,畢竟都二十一世紀了,竟然還有不喜歡上網不喜歡智能機的年輕女人。

所以當葉文看到南宮洛羲在自己辦公室上網的時候都有些嚇住了。

「洛羲,這可不像你。」葉文搖頭道,「天天縮我這個中年男人的辦公室,不像話。」

南宮洛羲白眼道:「我怕什麼?青木還有誰敢叨叨你?」

葉文搖了搖頭:「青芒的網不錯,你要去可以去那邊蹭網,新時代,學習一些互聯網的一些思維也不錯。」

「不去討人嫌。」南宮洛羲嘟嘴道。

「老師和學生交流還有溝通也是很有必要的。」葉文合上自己的筆記本,「以後不準來我辦公室蹭網。」

「小氣~」南宮洛羲已經查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所以也沒在意葉文關電腦的舉動,「你就不害怕傳青木老師和學生的緋聞?」

葉文好笑道:「還用傳?青木論壇關於你和林宇的帖子都快把論壇爆掉了,昨晚上他們維護部的還說想讓我撥付預算呢。」

南宮洛羲唉聲嘆氣道:「老葉啊,其實我覺得你可以考慮二婚的,老這麼著也不是回事兒啊,下次要不我介紹我們系的小苗給你認識?撮合撮合?」

葉文毫不猶豫道:「滾。」

……

林宇有時候也挺納悶兒,南宮洛羲挺像是一個難纏的主,怎麼那天食堂吃午飯之後就沒有後續了?

新公司創立之後無疑需要一個掌門人,自己最好的還是作為技術主管,他的性子是純技術流人才,根本不適合商業上的勾心鬥角。

本來白悠悠挺適合,但是現在不行,她是明星,一開始就拉來太多的關注對於林小萌來說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而南宮洛羲作為一個公司的CEO應該是非常不錯的選擇,所以林宇想試試能不能把南宮洛羲拉到自己的床上,不對,是船上來。

「你不會又去招惹什麼女孩子了吧?」草莓後知後覺,這兩天都住在林宇的家裡,也就只有今天早上才有時間看看青木的論壇。

結果一看草莓就酸了。

林宇和南宮老師?

林宇搖頭道:「別想太多,我現在不都還是在攻略你嗎?你這一天天晚上都不過來陪我。」

草莓臉色一紅:「小林學長,不準大清早的就想這些色色的事情。」

林宇無辜道:「就只是單純睡覺而已,草莓同學你的思想很複雜啊。」

話音剛剛落下,門口進門的鈴聲就響了起來。 因為沒能給自己找到合適的指導,蘇秦隨手到集市上買了些新鮮的生兔肉。

剛回到莫維家樓下,就看到緊閉的窗忽然被推開,黑色的狼一躍而出,蘇秦驚愕間本能的放下手中的東西,伸出雙手迎接即將飛撲而來的小狼。

黑狼如約而至,蘇秦摟著他原地迴旋半圈,興奮地將他高高舉過頭頂,粗大的尾巴歡脫的飛旋,淺灰色肚皮毫無防備的展露在蘇秦面前,蘇秦把臉蹭上去,細軟的肚皮溫暖治癒。

「嗚嗚。」

如此磨蹭讓雷歐有些不舒服,他扭捏身體,直到蘇秦將他放下來,「這麼快注意到我,你是不是沒好好聽課?嗯?」

雷歐嗅到生兔肉的味道,毛絨絨的身體貼著蘇秦的腿瘋狂的走圈圈。

蘇秦被這流竄的黑狼搞得眼花繚亂,蘇秦一把將他摁住,「別轉了。」

雷歐抖抖尾巴,抬頭就變回少年的模樣。

莫維出現在一樓的大門處,他顯然有些疲憊,呼吸急促,額頭也留著一些沒有擦乾的汗。反觀精力旺盛的雷歐,蘇秦猜到了大概。

「這個是慰問品。」蘇秦將另一份兔肉遞給了莫維,莫維定神一看,尾巴綳直,「慰問品?沒有必要。今後大概沒有機會再見了。」

「請不要這麼說,」蘇秦一眼看穿莫維見到兔肉后蠢蠢欲動的心思,索性把兔肉塞進他手裡,「莫維先生,你接受雇傭嗎?」

「我不做冒險者很久了。」

莫維抗拒不了兔肉的誘惑,接過了蘇秦的謝禮。

「我想為未來的商會雇傭一名護衛。」蘇秦說:「你很合適。」

莫維神色複雜。

自從他的冒險小隊因為任務失利,隊友喪生之後,他就放棄了冒險者的工作成為指導者,用低廉的報酬過著簡樸生活。

無數的人邀請過他,但從沒有人說出這樣古怪的理由。

「我又不是人類。」莫維哼笑,「嘖,你是不是從接待員那兒聽說了什麼!」他臉色忽然陰沉下來,嘴上開始叨念著蘇秦聽不懂的話,很明顯,從他暴躁不安的表現中可以猜出,他在抱怨安娜多管閑事。

雖然冒險者公會接納一切種族和身份的冒險者,但冒險者之間結成隊伍,卻往往帶有種族偏見。

大多數人類冒險者會拒絕同亞人族組隊,亞人族間也多有歧視。

莫維這樣,曾經加入過隊伍,卻在隊伍遭遇生死之圍后獨自倖存的狼人,很難再找到人組隊。而莫維似乎也因此厭惡了冒險者的生活,選擇最和平的生存方式。

「我不會出於無聊的同情才向你提出邀請。只是……異種族對我們而言比人類更容易相處而已。」蘇秦這裡暗指了魔界,只是莫維不能領會,只覺得蘇秦實在是怪人,便拒絕了邀請。

被拒絕在預料之中,蘇秦領著雷歐去接黑隼。

晚上,蘇秦借用旅店的廚房燒了一鍋糖醋兔肉。晚飯時間若不是蘇秦勒令雷歐吃些蔬菜水果平衡營養,雷歐甚至連蘇秦碗里的肉也想全部吃掉。

夜晚的狼少年酣足到不願意動彈,躺在床上,枕著蘇秦的大腿一動不動。

「呼嚕嚕嚕嚕……」

難得雷歐癱軟得毫無防備,蘇秦捧著狼尾巴小心慢慢捋了一遍,等雷歐完全熟睡過去,便將他抱上床鋪安頓好。

「修伊先生,白霜已經到達了長寧城。」

臨睡前黑隼向蘇秦報告進展,蘇秦看著眼前格外認真的,做事一本正經完全沒有少年稚氣的黑隼,帶著家長詢問孩子的口氣,笑道:「今天上課如何了?」

黑隼不由得臉微紅,感慨道:「您說得沒錯,人類中的智者對魔法有著獨特的理解。」

「那太好了。」

蘇秦稍微鬆了一口氣。

其實最開始讓黑隼隨同指導員學習時,就很擔心憑黑隼的實力,那些導師究竟能教導他多少。

「修伊先生,您能不能像對雷歐先生一樣,稍微摸……」黑隼憋著臉上的紅暈,斷斷續續的擠出半句話,蘇秦還沒聽清,就感覺腳下多了一圈毛,低頭髮現黑狼陰森森的墨色眼睛,至下向上直勾勾盯著黑隼。

同樣注意到視線的黑隼打了個哆嗦,退了半步,說:「沒什麼,修伊先生請好好休息,我回房間了。」

說完,黑隼倉促的逃離現場,留下不明真相的蘇秦。

「嗷。」黑狼蹲坐在地上,後腿的爪子撓撓脖子。

蘇秦蹲下身,一把將黑狼抱起,弄回到床上,「你是不是對黑隼說了奇怪的話?」

黑狼抖抖身上的毛,不言不語,腦袋時不時往蘇秦身上磨蹭。

放下黑狼,蘇秦肆無忌憚地揉弄這毛絨絨的傢伙。然而黑狼後背的毛雖然順滑光亮,卻不細軟,相比肚皮部分的淺色毛稍顯遜色,但暖烘烘的手感很讓人上癮,蘇秦玩得不亦樂乎。

沒給蘇秦多玩會兒,雷歐就變回到少年的模樣,鑽進被子里躲避玩弄,「嗚。」

「你剛剛不是睡著了嗎?」蘇秦坐到床邊,撥開他頭頂的劉海。

「主人在花心。」雷歐說。

「你別亂用不明白意思的詞。」蘇秦把他從被窩裡揪出來,掐著臉教育了一頓才放開,不服管教的雷歐氣鼓鼓的鑽回被子中藏身。

拿雷歐毫無辦法的蘇秦只能一把摟住這個被團,隔著被子在那毛腦袋的位置親了一口,才端起燭燈吹滅離開,還沒走出一步,就被探出被團的狼爪子勾住了衣角。

一夜無夢。

第二天,蘇秦租下馬車,一行人開始往長寧城方向出發。

春天的到來,讓森林中的動物變得活躍。徘徊這一帶的怪物們也為了覓食遊走,一路上三人走走停停,光狩獵就有不小的收穫。

期間黑隼陸陸續續有收到白霜的報告。

長寧城的領主布魯諾男爵是一位忠誠憨厚的老男爵,長寧地處鳶尾帝國中部,地勢平緩,沒有太多山巒,在男爵的帶動下,長寧城周邊地區的農業畜牧業十分發達,所以即便是很小的鎮子,人民普遍都過著優渥的生活。

白霜出到此地時,便被百姓無憂無慮的生活所震撼。

淳樸的性格讓他們對外人沒有戒心,而線索的收集,也因此進展順利。

……

長寧城,酒館。

剛剛完成了工作的大門守衛傑夫,揣著剛剛發下來的薪水興緻匆匆地來到酒館,想要痛飲一杯啤酒,以解工作的煩悶。他推門走入店內,恰好迎上雪發少女嫣然一笑。

她是一年前從別處投奔親戚的姑娘。

她長得貌美可人,一頭雪白色的短髮,白皙如雪的肌膚,蔚藍色如同寶石般璀璨動人的眼瞳。她美得如同貴族公主,亦如教典中所描述的高潔聖女。不少人為見她而來,更有不少人打著求婚的心思,可話到嘴邊,總像是中了魔咒,支支吾吾說不清。

傑夫對自己懷揣的心思不置可否。

在店內尋了一處光亮的位置坐下,他目光自然而然落在了迎面而來的少女身上。雖說是少女,但短髮的她有時候看去,隱隱會透出少年的俊朗。

「傑夫先生,您又來了呢。」少女如是說,「今天還和昨天一樣嗎?」

「是、是的……」

傑夫不好意思的撓撓頭。

「衛兵的工作真不容易,傑夫先生每天都要守在大門吧?」

「沒錯。」傑夫接過少女端上來的啤酒,喝了一大口,身體立馬被酒衝出一股勁,說話也變得不再小心翼翼,「最近能工作的士兵變少了,大伙兒值班的時間也跟著變長了。」

「欸,為什麼?」少女驚訝。

傑夫忽然意識到被人問了不該講的話,本能移開了視線,低頭悶聲喝起酒來。然而少女怎麼可能放過難得的機會,身子忽然湊近他,低聲又問了一句,「傑夫先生為什麼不說話了?」

從少女身上傳來一股奇妙的淡香,攪得傑夫意志迷離。

「大、大多數的人……都被暫時調到領主召集的隊伍中去了。」傑夫支支吾吾的把話說完,目光卻不敢多直視少女半分。

「做什麼?」少女的聲音忽然低沉,猶如少年。

聲音如同魔咒,剝奪了傑夫的精神。他變得毫無防備,面對一切問話都如實答覆。「執行討伐命令……魔族討伐,隊長說這個行動是機密,不可外傳……」

「嗯嗯,原來如此。」

少女低語著什麼,忽然直起身遠離了傑夫半步,歪著頭滿目疑惑的反問:「傑夫先生,你怎麼了?」

欸?

精神恍惚的傑夫愕然回過神,他一抬頭就看到少女盈盈笑臉,明明剛才發生的對話,內容卻已經模糊不清,「剛才我們說了什麼?」

「傑夫先生真是的,已經喝醉了嗎?」少女笑著朝他招招手,轉身離開。

只是扭頭離開不久,少女便走到無人的角落,深吸一口氣。

「聯絡。」少女,不,確切還說該是少年的人,一改剛才俏皮靈動的說話口氣,沉聲呼喚遙遠的同伴。同樣是少年的聲音,另一邊的人語氣更為成熟穩重,「是新的線索嗎,白霜。」

「是,接下來我要潛入領主的宅邸進行調查。」

白霜,魔王龍之中的老幺,數日前來到長寧城調查黑足羊錦。但隨著白霜調查的深入,更多的東西在逐漸浮出水面。

「先等等。」黑隼叫住了白霜,「我們已經到長寧城了。」

白霜驚喜地瞪大了眼睛,有點抑制不住興奮的心情,「真的?!我這就去迎接接魔王大人!」白霜切斷了聯絡,回到店內時被其他店員叫住,白霜無暇顧及她們,直接解除了精神控制。

店員女子獃獃看著離開的白霜,想不明白為什麼這名未知的少女會和她們穿著同樣的工作服。

離開了酒館的白霜很快尋著黑隼的氣息,在一處旅館外找到了一輛馬車。

雇傭馬車的人已經離開,白霜扭頭進了旅店,果然在旅店大廳找到了蘇秦一行人的身影。他歡快的迎上去,剛開口就被留意到他的黑隼制止,「魔……!」

「噓——」

黑隼目光稍暗,白霜霎時間意識到不妙,改口道:「修伊先生,哥哥,還有雷歐先生,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白霜。」蘇秦聞聲,高興的回過頭,看到白霜時驀然一愣,「白霜你……?」

眼前白髮藍眸的稚嫩少年,穿著切合身形的及膝短裙,前邊是綉著荷葉邊的圍裙,俏皮蓬鼓的袖口,脖子處誇張的蝴蝶結讓扁平的胸口突顯飽滿,活脫脫如同正值豆蔻年華的妙齡少女。

白霜見蘇秦驚愕的表情凝固在臉上,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著裝,白皙的臉頰霎時間通紅無比,說話支吾起來,「對、對不起!我的衣、衣服……不、不太適合我吧。但是我只是……只是在酒館打探情報,所以才……」

白霜慌慌張張開始辯解。

蘇秦見白霜驚慌到不知所措的模樣,難免覺得有些過分可愛。還沒來得及出聲,黑隼就急急忙忙安撫道:「沒關係,白霜,你比紫月還可愛!」

「……」蘇秦。

「哥。」白霜臉頰的紅暈依舊不散,冷著眸子慢慢抬起頭,說道:「你就算這麼說,我也不會高興哦。」

……

「阿嚏——」

「紫月,感冒了嗎?」

紅楓遠遠聽到紫月的噴嚏聲,擔憂的詢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