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哲保身的想法讓衆多的科學家們紛紛點頭,隨便你說什麼,我們都答應,反正我們也不能代表國家,答應也沒什麼問題,只要讓我們能研究出飛昇到底是怎麼回事就行,別的不關我們的事。

看了看手腕上的多功能手鐲,不但可以保護我的手還可以看到時間,十一點,快到十二點了,時間已經不多了,正要招呼科學家們出來佈置他們帶來的儀器,就聽見外面哄的一聲爆炸的聲音突然響起。

我咬牙道:“哪個不長眼的又在我的皇宮裏玩**,讓我抓住我非得把他烤成人幹不可。”

當我出去的時候就看見外面的空中懸停着六架武裝直升機,正不斷的發射着各種的**轟炸着我的皇宮,爆炸並沒有引起騷動,各種建築物上面都出現了一個透明的能量護罩將爆炸的威力抵擋在護罩之外,只有**的碎片到處飛濺,直到動力消失才緩緩掉落在護罩上。

一時間護罩上就已經落下了一層**的碎片,由此可知短短一分鐘就有多少**被髮射出來了。

**再多也有發射完的時候,直升機上很快就丟下一道道繩索,不斷的有人從上面下來,站到護罩上,手裏拿着一個類似手電筒似的東西,一按就發射出一道大約一米左右的能量光柱,隨手在護罩上一劃就將護罩劃開了,在護罩沒重新合併的時候就已經鑽了進來,落到了地上。

“能量劍!”身後有人驚呼,是的,這是現代的科技正在研究卻沒取得明確進展的東西,如今卻有人使用了出來,這說明有人終於破解了遠古基地的保密措施得到了一部分的武器資料或者乾脆使用的就是遠古基地的武器裝備。

“所有人回到會議大廳,開啓四層能量護罩。”用不着開啓八層的能量護罩,那樣需要的能量太大,會影響我的地下施工進度的,我一定要在十二點之前完成一切設備的安裝和調試。

我輕按了一下胸口的銀色水球狀的項鍊鍊墜,一道銀光閃過,我全身被包裹在一層能量護甲內,這就是我在第一個遠古基地內得到的主腦機器人,經過別的基地的能量補充以後,它終於也可以使用了。

透過眼前的屏幕,我可以看見360度全方位的景象,四周的能量波動和強度不斷出現在我的腦海裏,各種情況的分析清晰無比,不但有自動駕駛選擇還有能力加強選擇,自動選擇就是將我的行動由主控電腦控制,目標確定以後將由電腦施行打擊措施,以最快的速度最簡單的動作消滅敵人。而能力加強卻是將控制的權利交給駕駛人員,只加強駕駛人員的打擊力量,如果沒有超級強大的反應速度和完美的神經調整能力,最好別嘗試去控制戰甲,那樣的後果很大的可能是機毀人亡。

我選擇的是自動駕駛,目標是掉到地上的所有入侵者,立刻我的腦海裏就出現了很多的方案,很快就確定了一個最佳的方案,我的右手處出現了一個自動機炮。機炮出現後,立刻對準了外來的入侵者,全自動對焦,自動鎖定目標,讓我有種玩對戰遊戲的感覺,只不過我的裝備是火力強勁的全自動武器,而敵人還停留在刀劍的年代。

傻瓜,什麼年代了,還玩刀劍?當你們都是英雄嗎?隨着自動機炮無情的收割着敵人的生命,上百個入侵者紛紛帶着憤怒和不甘的眼神倒在了我的炮口下,完勝!

這就是差距,當你們還在研究的時候,我的已經在使用了,當你們剛剛使用的時候,我又已經進化到全自動武器的年代了,想和我鬥?還早着哪!

可隨後的情況讓我也吃驚了,六架直升機上再次出現了六個人,這六個人完全無視上百米的高度,直接就從直升機上跳了下來,隨着他們的出現,直升機紛紛轉頭飛走了。

跳下來的六個人的反應都很奇怪。一個什麼動作也沒有,就那麼象根木頭一樣直挺挺的掉下來,哄的一聲將護罩砸的粉碎直接摔在地上,砸出一個大洞,然後若無其事一般爬出來,站在一邊。其他幾個就都趁着護罩還沒合攏的時候都落了下來,落地時都是輕飄飄的完全違反了物理定理,毫無重力加速度的樣子。

要知道能量護罩雖然只是一級,已經能抵擋**的轟擊不破裂了,可就這樣強大的護罩卻直接讓人砸碎了,這怎麼可能?這隻能說明掉落下來的人的能量等級已經超過了護罩可以承受的範圍,而比一級能量護罩還強大的人到底有多大的能量?那簡直是一個不可能的數據。

怪物,全是怪物。這六個人形的東西在地上的時候,我纔看清它們並不能說是人類的範圍了,除了有一個人的大概樣子,它們和人類再沒有相似的地方了。第一個掉下來的怪物就象一個用黑土堆砌成的一個塑像,堅硬漆黑的外表大概是肌肉的位置全是高高鼓起的,一看上去就是充滿了力量,它站立的地方哪怕是鋼筋水泥鑄造的也一樣承受不住它的重量,正在慢慢的開裂。天啊,這傢伙的重量恐怕不是一百噸就能稱量的。

其他五個到好分辨點,有四個完全相似的怪物就象羽毛一樣輕,落地的時候一點聲音都沒有,全身銀光閃閃的,並不是穿了護甲之類的東西,而是皮膚就是那樣,腦袋的位置和第一個怪物一樣,一點和五官相似的東西都沒有,就是一個圓球。四肢全是寒光閃爍的尖錐一樣的東西,看它們的動作就相信它們全是速度超級快的,一刻不停的在移動着,哪怕並沒有靠近我,而我卻感覺到了它們四個的配合很好,已經隱隱將我包圍住了,下一秒就會是快如閃電一樣的進攻。

最後一個怪物似乎還沒有進化完成,渾身不停的出現人類的肢體,然後又象蠟燭融化一樣消失,然後又在別的地方出現另一樣象人體上某種東西的物體。就只有它在落地的時候雖然沒掉在地上,可也摔成了一張餅一樣,然後又慢慢的復原成一個人的外形,先掉下來的五個怪物都等着最後一個復原以後纔有了明顯的敵意動作,最後一個一定是它們的首領了。

*************************************************

今天一章,希望大家多多收藏,看的和收藏的比例不一致啊,看的隨手點一下收藏,謝謝。 最近幾天更新的會少一點,等待別的新書趕上來,我跑的太快了,汗~~~,期待收藏數量能漲上去。

********************正文在下********************

不知道你們知道不知道讓一個沒有面目的怪物盯着的感覺是什麼感覺,我現在讓六個這樣的怪物盯着的時候,我只感覺到噁心,是的,很噁心,很想衝過去一腳踩在怪物的臉的位置,狠狠的,狠狠的踩,一直踩到它們再也不能盯着我,踩到它們全成爛泥一樣。

有人說這叫對未知事物的恐懼感,說白了,我就是怕了,害怕了。這些都是恐怖片裏才能出現的東西,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的時候,我的手心全是冷汗,心跳的很快,我在恐懼,我在害怕,很快我就明白我在害怕,這也是機甲在不斷提醒我的警報聲。

“警報,駕駛人員的情緒請保持在冷靜的範圍以內,你現在的情緒很不穩定,請調節情緒,或者解除機甲進行心理培訓。”一個很柔和的女聲在我的腦海裏不斷的響起。不得不說異性的聲音對我的影響還是很大的,特別這聲音是我讓聲音最嬌媚的呂惠錄製的就更能驅除恐懼了。

“警報解除,駕駛人員情緒已經控制在安全範圍以內。”

我自嘲地一笑,說到底我依然不過是一個沒到三十歲的年輕人,經歷的太少,閱歷不豐富啊,鎮定的功夫還不到家,象人家泰山崩於面前不變色的冷酷程度我還達不到。

不過就是幾個沒見過的怪物,把它們統統砍成肉醬就完事大吉。

自動機炮連續開火將黑土怪物打的是連連後退,卻無法穿透它的身體,一聲聲憤怒的咆哮不停的響起,可它的動作太慢了,走一步都要好長時間,一時間竟然衝不過來。

四個銀人我也打了幾炮,可看見它們很輕鬆的就閃過以後我就不再攻擊它們了,速度太快,打不到。

最後一個爛泥人是最好打的,一炮下去就一個大洞,不過幾秒鐘後大洞就完全消失不見了,爛泥怪物依然沒事,只不過我能感覺到它的憤怒,它的變化好象還沒完成,在我的打擊下只能被動的承受着,隨着我雙手的機炮一個打擊黑土怪,一個打擊它以後,它的憤怒很快就達到了頂點。

“嗚……住……住手。”爛泥怪突然發出了聲音,讓打的正高興的我嚇了一跳,原來還有個能說話的怪物。那四個銀人一直就呆在爛泥怪的身邊,也不攻擊我,也不離開,只是在我的炮火打擊到它們的時候才飛快閃開。只有黑土怪一直想衝過來,卻讓能量光束衝擊的只能後退,空自怪叫也不能靠近我。

在別人的眼裏我何嘗不是一個怪物,全身上下都讓銀甲保護住了,臉上依稀能看出有五官的樣子,卻連眼睛也不露出來,在眼睛的位置只有銀色的兩個突起而已,雙手成爲粗大的炮形,不斷髮射出明亮的紅光,強大的衝擊力不但打擊的黑土怪連連後退,也讓四周升級到四級的能量護罩也波動不停。

多虧所有的建築物都自動升級成了四級的能量護罩,避免了被戰火摧毀的危險,要不然心疼的不光是我了,幾百個科學家就要難過死,要知道里面有不少是各自國家的標誌性建築,如果在這裏毀滅了,對於他們全國都是莫大的損失。

“住手!”爛泥怪的聲音又清楚了一點,這次我確定我沒聽錯。

“開什麼玩笑,我和你現在是敵人,你說住手就住手,那我多沒面子。”我依然將黑土怪打的後退不止,不過現在的火力加大了不少,黑土怪的身體上也不可避免的出現了裂縫,雖然他癒合的很快,但這也證明我的攻擊力量已經不再是他能無謂承受的地步了。

“我是拉尼爾。”爛泥怪憤怒的叫喊着。

“我知道你是爛泥兒,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了。”我揶揄地說着,它的聲音真難聽。

“我……我是美國副總統,拉尼爾。”爛泥怪的聲音終於清楚了點,特別是前面加上了它的官職以後,我終於明白了它是誰了。

“美國副總統?你來我這裏幹什麼?想幫我拆房子嗎?這可是今天早上才蓋好的新房子,昨天的房子已經讓一幫王八蛋給拆過了。”我就算再不明白,也知道這個傢伙下了這麼多本錢想殺我,不會是好心想幫我換間新房子住那麼簡單了。

“我和你本來沒仇的,可是你卻毀了我將近二十年的心血,二十年啊,人生有幾個二十年?我現在已經五十三歲了,我的人生最寶貴的時光都用在佈置我的勢力上了,就爲了等到這次的總統大選,我是最有可能是總統的人啊,可是,可是你一出現就改變了局勢,沒事你在全世界發動什麼機器人大戰啊,有那個實力你搶哪個國家不行?爲什麼卻在我的美國,爲什麼在美國,你破壞了我的所有安排,現在的美國已經沒有我容身之地了,我能不恨你嗎?我恨不的吃你的肉喝你的血,爲了這個機會我放棄了多少東西你知道嗎?政治是什麼?它就是將一個好人變成一個垃圾,每一天我睡覺的時候都在想,我當上總統以後會怎麼樣,那樣我才能讓自己活下去,陪着那些垃圾們生活二十年是什麼感覺你知道嗎?我生活了二十年,每天都說假話,每天不欺騙別人就會讓別人欺騙,有多少次我險些就死在別人的手裏,就爲了當上總統我堅持着活了下來,可就這麼個夢想你也給我毀滅了,你……和我勢不兩立。”爛泥怪說的很是激動,也是,他的最大的夢想就是當上美國總統,不能不說他很有毅力很能堅持,其中吃了多少苦只有他知道,明明一切都伸手可及的時候,卻轉眼成了泡影,這樣的打擊讓誰也受不了,想找報復對象的話,那就只有我才符合要求了。這樣一個連命都不要的人,將一切都放棄了的人,不惜變成怪物的人,還能說他什麼哪!一切就讓武力來結束吧!只有活下去的纔有說話的權利。

********************正文在上********************

最近幾天更新的會少一點,等待別的新書趕上來,我跑的太快了,汗~~~,期待收藏數量能漲上去。 都市的首頁已經找不到我了,不知道我飄到哪裏去了,呵呵,看書的請收藏。

***********************************

恨到了深處是什麼樣子的?看着這個連人都不做的怪物,難道恨真的有這麼深?連人都不做了,丟掉了一切只爲了讓自己恨的人在自己的面前顫抖戰慄害怕求饒,那樣的恨是不是已經深入到了內心的最深處?變化成怪物的痛苦,徘徊,猶疑是我不能理解的,但他無疑很痛苦是決定了自己以後的命運,這樣的怪物形態不可否認一定很強大,但是它的缺點也一定很明顯,不然就不必現在纔來了,看它的樣子,變化或許已經不是緊要關頭了,但無疑變化並沒有完成,這就是他剛纔一直不說話的原因,不是他不說,而是他說不了話。

輕輕呼了一口氣,氣體立刻被護甲吸收再轉化成氧氣含量比較高的空氣輸送給我,戰鬥開始後,氧氣的需要是很大的,提高氧氣的含量是必須的。

“那就戰吧!”是的,一切矛盾都不可調解的時候,力量無疑是最直接的解決辦法,誰強誰活,失敗者沒有生存的空間。

爛泥怪沉默了,是啊,到了現在說什麼都沒用了,一切都到了只有生死才能化解的時候了,那就戰吧,用仇人的鮮血才能洗刷心中的仇恨,才能讓自己痛苦的靈魂得到安息。

“你和我,只能活一個。”爛泥怪伸出一個勉強可以算做是手的東西指着我說。淡淡的語氣彷彿說的是一會要去哪裏看電影一樣自然,可堅定的語氣表達了對敵人不可改變的決心。

“啊哈,那就來吧!” 戒石情緣:冷情殿下世家妻 我怪叫一聲,雙手連續開火,威力都又加強了一倍,黑土怪的身體立刻被強大的力量撕成了碎片。連綿不絕的火力將銀人追趕的雞飛狗跳狼狽不已,它們的身體可沒有黑土怪那麼結實,一炮就能要了它們的命。

爛泥怪憤怒的吼叫一聲就被炮火打成了篩子一樣的稀泥。

“哈哈,太簡單了,不是對手啊!”我大笑着,太簡單了,只要能量加強,它們就全是螞蟻一樣的存在了,完全沒了威脅。

“不一定誰死哪!”爛泥怪的身體不知道是什麼結構,被打成了篩子也沒事,不知道從它身體的什麼部位還能繼續發出聲音。黑土怪也慢慢地再次將身體聚合起來,看起來也沒什麼事情。

我就不信你打不死,呼嘯的紅色能量光柱再次光臨黑土怪的身體,無疑問地它再次解體了,可每一塊碎片又都開始向大塊的聚集,沒多久就又成了黑土怪的完整身體。

鬱悶,這樣的對手真是一個噩夢般的存在,怎麼也打不死啊,還要磨蹭到什麼時候纔會死啊,我不信邪的將它又一次的打成了碎片,用一隻手的火力將銀人和爛泥怪驅趕到遠處,一隻手的火力只對付這個傢伙,將它的碎片打的滿天都是,就不信你還能活?

很快我就發現了一個現象,黑土怪的聚合速度在提升,它還在進化,往往我剛擊碎了一塊,它已經聚合了兩塊,不過就是幾分鐘我已經沒辦法再將它打碎了,就象磁鐵互相吸引一樣,能量光束不能消滅它的組成部分,只能擊飛,可這樣的事情剛剛出現就能看見飛出去的部分又飛快的飛了回來,又回到了它原來的位置。

終於又過了一會以後,我的武器已經對它沒什麼作用了,它各部分的聚合的力量已經超過了擊打的力量,它只是晃動一下就不動了,而那四個銀人也適應了能量光束的發射頻率,已經開始向我接近了,而爛泥怪的變化更大,它就象一灘爛泥一樣在地上爬行,我已經很難打到它了。

“算了,再玩下去就危險了。”我可不想讓一個大塊頭一拳把我打成碎片,也可能不是碎片,是一堆肉泥,我對自己的下場也很惡意地想象着,要是讓那幾個銀人過來,我的身體的後果就是象紙片一樣被撕成粉碎,要是爛泥怪過來,誒呀,我渾身打了一個哆嗦,難以想象一堆爛泥把我淹沒以後會是多麼噁心難受,所以我不玩了。

“極凍光束!”就讓零下270度的超低溫度結束你們的存在吧!雙手的火炮瞬息從紅色變成了白色,冷冽的寒氣讓炮口附近出現了細小的霧氣,那是空氣中的水分被凍結的現象,漸漸炮口附近的霧氣變成了淡藍色,那是空氣也被凝結的緣故,藍色在加深,溫度還在不斷下降,很快的霧氣現象消失了,溫度已經低到空氣來不及凝結就被超低溫變成了一小點,於是就又出現了另一種現象,不斷有藍色的光線從四周向炮口聚集着。(註解:超低溫狀態下,原子和分子的運動降低,絕對零度的時候原子停止運動,沒有運動的情況下,空氣的理論體積是零)

超低溫的狀態我也不能保持多久,因爲炮口會讓不斷聚集的空氣漲裂。

銀人明顯感覺到了能夠威脅它們存在的力量正在聚集,幾次想衝過來,都讓我用右手炮給打了回去,由於只用一隻手阻攔,黑土怪和爛泥怪都已經到了距離我很近的地方,只不過它們太慢,對我的威脅還小一點,而我的後面就是會議大廳,要是我躲開的話,後面的人就會很危險了,那樣我以後也沒臉再找別的國家敲詐了,畢竟把人家的寶貝都給玩沒了,是很丟臉的事情。

眼看能量轉化就要完成,黑土怪也急了,猛地將自己的身體撕下了一半朝我丟過來,如果是它想跑過來最少還需要幾秒的時間,可現在用丟的就快多的多了,要知道它的身體連能量光束也不能打動了,撕下來需要多大的力量,而拋離的力量也必須大過身體間相互吸引的力量才行,不然剛剛拋出來就飛回去,還有什麼意義。

黑土怪的半個身體的速度已經快的近乎光速了,剛丟出來就已經到了我的面前,它的個子很大,半個身體也比我的整個人要大上很多,更何況它是活的,不管我向哪個方向躲它都會伸手將我抓住,它的力氣已經不用說了,我的機甲再猛也沒有能量護罩結實,這也是我一直不讓它們接近的主要原因,機甲的防護力量相對於一般戰鬥來說已經夠了,那時的戰鬥主要是能量光束,對於能量光束的擊打,我的機甲能讓我輕易地挑戰任何人,可對於強大的物理力量的抵禦就差了很多了,就算一輛飛馳的汽車也能將不移動的我給撞死,更何況飛過來的黑土怪要比飛馳的汽車快的多,也強大的多。

我根本來不及反應,眼睜睜地看着它要將我活活拍死的時候,左手的超低溫冷凝光束終於開火了,一抹美麗的藍色一閃而過,再閃幾次,一切就都停止了。

****************************

本人的書純屬虛構,情節複雜,接受能力差的可以收藏後再看。 都市頻道首頁上又有我了,很感謝大家的觀賞,希望在這裏能找到你想要的愛情和拼搏,沒有人是天生就是高高在上的(那些含着金湯勺出生的不算),都要靠自己的努力才能得到想要的生活,其實得到之後才發現安靜祥和的生活纔是最寶貴的。

***************************以上的我的感觸,以下是正文*****************************

狠狠的吸了一口氣,大量的氧氣立刻快速地補充了身體消耗的氧分,劇烈跳動的心也慢慢平靜了下來,太危險了,要不是自動駕駛狀態,我就死了,機甲在千鈞一髮的時候自動開火將黑土怪的半個身體凍上了,接近絕對零度的物體是什麼樣子的?很多人都沒見過,我們能看見的物體都是運動的,在物理學科裏不是有一句話說,不是運動就是絕對靜止麼,當身體失去活動的力量後不是死亡,是極度的萎縮,比我還高的黑土怪的半個身體已經縮小成了一個灰黑色的小球,這還是沒達到絕對零度,要是達到了,連這個小球都不會剩下,一個人的全部原子分子聚集起來能有多大,我不清楚,記得以前好象看過的一個書上說,地球塌陷成中子星的時候和一個乒乓球差不多。那麼一個人如果塌陷下去會有多大,哪怕他比一般的人要高大的多,結果也是成爲了一個比魚眼睛還小一點的小球狀。

不遠處,四顆差不多大的銀色小球,還有一個土黃色的小球,都懸浮在離地面一米左右的空中不停的翻滾着,外面很快就包裹上厚厚的一層冰塊,直到再也無法承受自身的重量,才重重的跌落到地上。

裏面的東西很快就看不清楚了,護罩裏紛紛揚揚飄落了雪花,這是局部空氣太冷的原因。

解除了機甲以後,寒冷的空氣立刻就讓我的頭髮和身體上掛上了一層冰霜,趕緊打開了能量護罩才逐漸暖和起來,躲進了會議大廳的保護之下,才感覺不那麼寒冷了。

沒有了外來的威脅,各道能量護罩逐漸解除,雪花立刻就大的起來,外來的空氣中和了這一小塊地方的寒冷,地上的積雪很快就開始了融化,那幾個小球或許會慢點,但也一樣用不了多久就會融化成幾小堆灰塵,被風吹散,消失無蹤。

生命就這麼簡單的化作了空氣中的灰塵,是不是有點不可思議,任他們如何強大,一旦生命失去,身體就會化做塵土,只是時間早或晚而已。如果能讓他們再選擇一次,或許他們能夠選擇另一種方式來讓自己生活這一生吧!不知道他們知道自己會這麼死掉會不會後悔,要是能脫離這樣的生死束縛,我想很多人願意用一切來交換吧!

空發了一陣感想也不能解決什麼問題,我還是注意眼前的事情比較好,什麼生死的問題還是交給眼前的這些科學家比較好,人家可是專家,一輩子就靠研究這些難懂的問題活着哪,如果研究明白了,我再學習一下多省事。

招呼着衆多的科學家到後面的廣場上佈置他們的儀器,卻發現有些人看向的我眼神裏充滿了狂熱的感情,好象發情的母猩猩看見了雄猩猩一樣的狂熱,這讓我很是不解,要說我這人能吸引一點女人,我還相信,能吸引男人這麼噁心的事情還是交給喜歡男人的人來幹比較好,我離他們幾個遠遠的在前面帶路了。

“那種超低溫聚集器正是我目前努力研究的東西,可惜沒什麼進展,現在看見他的武器,我覺得眼前的境界一下子就打開了,以後的研究會快多了。”一個白鬍子老頭高興地拉着身邊的人就說,也不管人家認識不認識他,那樣熱切的語氣,讓人也不好意思打斷他的想象。

“我倒覺得那能量保護裝置很奇妙,和我目前研究的能量的轉換方式很有相象之處,對我的研究很有啓發。”另一個科學家也高興地說着。

“不知道能不能看一看它的內部結構,要是能看一眼就好了,哪怕就一眼。”一個看起來年輕不少有點魅力的女性科學家長噓短嘆,後悔不已。她旁邊一個好色的老頭湊了過去搭訕,“女士,那些武器都是保密的,我可以拜託我們的總統向木先生提出要求,你不如給我張名片,以後有什麼消息好儘快聯絡你啊!”

女科學家利索的掏出一張名片遞給他,讓這個好色的傢伙興奮不已,可看了一眼名片以後,他立刻放棄了繼續的念頭,上面寫的是某國生物研究院首席研究主管,她想看的是那些怪物的內部結構,那想法太噁心了。

擺放儀器的事情自然有助手代勞了,幾十個年老力衰的老人只是站在一旁指手劃腳就可以了,帶來的東西很多,安裝的人都很熟練,不到半個小時就已經完全在四周安排好了,中間空曠的位置全留了出來,畢竟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萬一有危險還是遠一點就安全一點。

我早已經將我的東西全都收了起來,包括一定要跟我走的呂惠、許藍、陳靜和甘萍四個美女老婆,諸葛亮這個不能丟下的軍師,都已經收進了我的夢世界裏,想來只要我能去的地方,對於只存在我的夢裏的夢世界來說最是安全的地方了。

時針指向12點的時候,那個天使就突然出現了,安娜.帝洱娜還是一身輕柔簡約的白色長袍,身後是一雙被披風遮蓋住的潔白翅膀,這翅膀的象徵意義大過了實用意義,很難看見哪個天使是飛着來的,很可能她們都習慣了傳送的便捷了。

安娜.帝洱娜看見四周最起碼有三四百人圍觀的時候,表情很不自然,一隻手緊緊抓着自己的腰間衣服,好看的眉毛皺成了一團。看來她也不太習慣讓這麼多人看見的感覺。

我看見她出現的地方正是和我距離不遠的地方,立刻就證實了一件事情,她的傳送是以我爲目標的,不管我在哪裏她都會出現在我身邊的,這讓我很是好奇,她是怎麼確定我的位置的哪?要是我站在一個懸崖邊上,她傳送的位置會不會就直接掉進懸崖,雖然她有翅膀可以飛上來,但也會嚇一跳吧,要是我站的位置是鍊鋼爐邊上哪?我惡毒的想法讓我快意不已,很明顯她的力量並不強大,很可能新世紀的最大新聞就會出現了,烤天使,不知道有沒有人試過,就算她真被燒死了也只能怪她自己吧!不過我想她一定有避免傳送到危險地方的辦法吧?要不然很可能死的很慘哦。

安娜.帝洱娜看着我若有所思的樣子,嘴角的笑意怎麼看都讓她想起了惡魔的笑容,難道這次選擇的是惡魔的後代嗎?爲什麼我會有種我會很後悔的預感哪?

********天使已經出現了,小惡魔還會遠嗎?頑皮的可愛的小惡魔很快就出現了,好期待你們的感覺********** (這一章以後就轉入在異界的拼搏了,雖然有點異界魔法的意思,最後還是會回到現實都市中的,這只是一個獲取新的力量的過程,想有自己的特別發展,沒有特別的力量是不行的,所以混亂的時代來了,票啊,鮮花啊,留着幹什麼?全給我回收吧!)

安娜.帝洱娜很漂亮,或者說天使都是一樣漂亮的,畢竟都是一個上帝造出來的,樣子差異太大的話,也很傷腦筋的。一直以來,安娜.帝洱娜總生活在一個神祕的地方,他們叫它天堂,忘記說了,他們就是和安娜.帝洱娜一樣的天使們。他們很老了,老的已經忘記計算自己的年齡到底有多大了,安娜.帝洱娜出生的時候他們就是那個很老的樣子,現在的安娜.帝洱娜已經三十歲了,他們還是那副樣子,只是從九個變成了六個,那三個去哪裏了,他們不肯說。問的次數多了也就沒意思了,沒有答案的問題問了也是白問。

安娜.帝洱娜很聰明,教過的東西一學就會,現在的她會唱歌會跳舞,還會所有天使們的武功和法術,老天使們常常笑着摸着她的頭誇她聰明,她就認爲自己很聰明瞭,最少要比老天使們聰明。

安娜.帝洱娜不認識字,因爲老天使們也不認識字。老師不會的東西,學生也就不會了,這很正常。

算上這次出來,安娜.帝洱娜已經是第二次出來了,上一次出來的時候很緊張,完全按照老天使們說的去做的,交一張不知道寫的是什麼的紙給一個人看,然後等三天再將他帶到天堂上就可以了,這個任務很簡單,最起碼比和惡魔的戰鬥來說要簡單的多。

上次看見這個男人的時候,沒注意去看他,只知道他長的和老天使們不一樣,和惡魔們也不一樣。老天使們天天總是微笑,總是看着天空發呆,記得有一次加百列無意間說過她在等上帝回來。面對安娜.帝洱娜疑問的眼神,加百列第一次和她說起,天使們都是上帝創造的,很久以前,天使們曾經密佈整個天堂,那時是天堂的輝煌時期,可是有一天,上帝去了更高的地方,就再也沒回來,天使們沒有了上帝就逐漸死亡了,到了現在就只剩下了六個老天使和一個小天使了,已經很久沒有新的天使出現了,安娜.帝洱娜是最後一個,聖水池已經乾枯了,所以以後也不會有新的天使出現了。如果上帝還不回來的話,大概在幾十年以後就不會再有記得他的天使了,加百列頭一次在安娜.帝洱娜的面前收起了微笑,摸着小安娜的頭說:“如果這裏只剩下安娜,安娜要堅強地活着哦,乖乖的等着,有一天他一定會回來的。”加百列的眼睛裏有一點水光在晃動。

安娜.帝洱娜第一次看見的外人是一個惡魔,他有着很禮貌的動作,嘴角也總是帶着微笑,他的樣子和聖水池邊畫的樣子很象,都是有着一雙黑色的翅膀,眼睛是黑色的。惡魔很壞,總想偷溜進天堂,可他打不過老天使們,他就在天堂外面亂叫,很討厭。安娜.帝洱娜在米迦勒的背後看見他的樣子時覺得他和老天使們很象,就是身體要結實的多,老天使們總是很瘦弱的樣子,可惡魔卻打不過老天使,真奇怪。

老天使們不殺惡魔,他們就是將惡魔趕出去,遠遠的看着他亂叫,拉斐爾就會搖頭說,這是最後一個惡魔了,沒了就全沒了。安娜.帝洱娜也就不殺惡魔,有時他和就她打架,惡魔老輸,輸了惡魔就哭,就騙她說身體很難受,安娜.帝洱娜就會在果園裏摘個蘋果給惡魔吃,惡魔吃了就不哭了,就會笑話安娜上當了,安娜就會很生氣,然後幾天不出門,惡魔又會在門外亂叫,叫的安娜心煩了,就會出去再打架,然後再上當給他摘蘋果吃。

這個男人是安娜看見的第一個人,老天使說人是很聰明的,他們原來和上帝住在一起,後來離開的時候帶走了很多東西,地球上的很多東西都是和天堂上的一樣的。上帝還曾經很幫助過人類,人類也很感謝上帝,和其他幫助過人類的生命一樣,人類叫他們爲神,管神們住的地方叫天堂。

神們後來發現人類太聰明瞭,神的力量人類也能掌握,特別突出的人被別的人稱爲仙,仙的力量和神的相差不多,有的甚至比神都厲害,神們害怕人類會搶奪神們居住的地方,就發動了戰爭,後來的結果誰也不知道,老天使們從那以後就和人類的仙們沒了來往,只在偶爾去過人住的地方幫助過人類,那時的上帝還在,人類雖然不再叫上帝爲神了,上帝也不再出門,可老天使們知道上帝還是很想和人交往的,只是人都不相信神了,他們都相信仙。

飛昇這件事是上帝走之前安排的,他說人類中總會有很厲害的出現,接到天堂上想想辦法也好。所以老天使們每隔一段時間就接一個人飛昇,可毫無例外的飛昇的人都不願意解決上帝苦惱的事情,老天使們就只好將他們送到仙住的地方,然後再隔一段時間再接人上天堂。

這個男人的力量很強,曾經在天堂的聖鏡上顯示過他,這次就是要接他上天堂的。

“喂,醒醒,我該怎麼飛昇啊,講解一下好不好?頭一次飛,沒飛過,萬一掉下來就不好了,很容易死人的。”我實在不耐煩了,沒看好幾百人都等着嗎,這個傻傻的天使卻在發呆,怪不得人家都說傻鳥傻鳥的,有雙翅膀人都變傻了。

“啊,對不起,我忘記講解了,請原諒。”安娜.帝洱娜的臉都紅了,真不好意思,都是讓這麼多人給嚇住了,要知道她可從來沒見過這麼多人,失態也是難免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