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處都是聲音。

老爺爺將先是將年華的東西搬下來,然後把自家的東西搬到攤位上。

道上一點空隙都沒有,擠滿了人,地上也是濕漉漉的。這裡的攤位是要按月交錢的,也早已滿了。昨日本想沒有位子也可以在出口處和道上擺攤,但是現在這個情況,想都別想。

年華看見老爺爺的位子上還有空出的,提著籮筐走了過去,「爺爺,我能把這些水果放你這裡賣嗎?」

老爺爺沒說話。

「爺爺放心,我不會佔你太多位子的。」年華仰著頭保證。以為爺爺不願意。

爺爺不是不願意,是被她的話弄愣了:「小、姑娘……你、一個、人賣東、西?」

才幾歲的小孩就會賣東西,爺爺本以為她是要跟著家裡人賣的。

「是啊,爺爺我會賣哦。」年華揚起一個燦爛的笑容。

爺爺顯然不相信她的話,但還是很樂於助人的,幫她把東西放架子上。想如果有人來這買水果,自己就幫忙幫她算著,一個小孩子,可不要被人騙了!

「胡老頭,今天的包菜還是這麼新鮮啊,給我來兩顆吧。」不多時就有了第一個買菜的人。年華這才知道爺爺姓胡。

「好嘞。」

挑了兩顆包菜稱斤,待到天平平衡了,胡爺爺道:「一、共、五毛……四、分。」

那人有些不耐煩:「到底多少,五毛嗎? 狂武戰尊 給你。」

說著扔下錢提起袋子就走了。

「喂,是五毛四分,你少給錢了!」年華不忿地看向胡爺爺,「胡爺爺,他少給錢了。」

卻見胡爺爺嘆了口氣,這樣看著,他那張飽經風霜的臉上顎骨顯得非常突出。

胡爺爺安慰她:「算、了。」

「胡爺爺我叫年華。」

看來他以前是經常被熟客佔了便宜了。

「年、華。」依舊是慢吞吞的語氣。年華卻替胡爺爺感到心酸。

「哎呦,大爺,這包菜怎麼賣呀?」一位婦女問道,身旁帶著一個和年華差不多年紀的小男孩。

「兩、毛。」

「不能再便宜點?」她也是聽說過胡老頭是個口吃,賣的菜是一口價,不講價的,但還是忍不住說了一句。

「不、能。」胡爺爺道。

婦女想了想,其實胡老頭這兒的菜價格也算厚道,菜也新鮮,於是挑了幾根胡蘿蔔說:「就這幾根吧。」

「四、毛、一、分。」

「阿姨,四毛一分。」年華清晰地重複了一遍,收過婦女手裡的五角錢,找了九分錢給她。

動作嫻熟,一旁的胡爺爺看呆了。

「好伶俐的孩子。」婦女忍不住誇道。

她身旁的那位小男孩正直愣愣地往年華身上瞧,年華順勢笑道:「阿姨這是您兒子么,長得可真可愛,您看看我這裡還有些水果,買些給兒子嘗嘗吧。」

果然婦女笑了,是人誰會嫌棄自己兒子被人誇啊,又看年華那一籮筐的蘋果紅艷艷的,問道:「這怎麼賣呀?」

「阿姨您別看我人小,價格可是很實在的,一斤五毛六。」

「五毛六,不要不要,太貴了!」

「怎麼能說貴了,您看這蘋果又大又圓,吃著可新鮮了,是不是呀,小弟弟?」年華拿著一個蘋果笑眯眯地在小男孩眼前晃了晃。

「媽媽,我要吃蘋果。」小男孩拉扯著婦女的胳膊,流著口水。

「你看,再便宜點吧。」婦女不自覺和年華談起了價錢。真是怪了,她居然會和一個小女孩在這討價還價!

「阿姨您是第一個買我的蘋果,我算便宜點,五毛四。」

「五毛二。」

「好吧。」

年華接過蘋果,總覺得少了點什麼。猛地想起來,稱子啊,她居然忘了帶稱子!還好胡爺爺借了稱子給她,對於稱子,年華還是會用的。

「阿姨,一塊二。我算您一塊吧,正好我也沒零錢找您。」

婦女聽了樂呵呵地接受了,心想這小姑娘真會做人。

胡爺爺在一旁不可置信:「小、年、華、你……」

「胡爺爺我就說我會賣吧。」

胡爺爺真是笑了,呵呵笑個不停,彷彿面前的就是自家孫女。與有榮焉。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 一早上收益頗豐。

若有人來買胡爺爺的菜,年華會幫著在一旁報價,忙的時候也會幫著找零,好不讓胡爺爺讓人欺負了去。當然她也會趁著這時候推薦自己的水果。

她的水果確實好,空間產的,質量不用說,價格也實惠,再加上大夥都有從眾心理,聽說這裡有一個小姑娘,四五歲就會算賬,紛紛好奇地跟了過來。

買她水果的人多了,她帶著幫胡爺爺推薦蔬菜,借借胡爺爺的稱子用,一來二去,兩人算是互利共贏。

中午收攤,年華數了數手裡的錢,一共十六塊,效果不錯!要知道,這個時候人一個月普遍的工資只有十幾塊。照這樣下去,成為萬元戶的日子指日可待!

「年、華、要、走、走了……嗎?」胡爺爺見她在收拾攤子,於是問道。

年華對他笑了笑:「是呀,胡爺爺,我要回家陪阿婆吃飯……不過,中午我會再來爺爺這裡賣東西的,胡爺爺我能再用您這裡的地方嗎?」

「當、當然、可、以了!」胡爺爺說得有些激動。本以為年華不來了,聽她說中午又要來,他很樂意。說是借地方給小丫頭,但小丫頭幫了他不少的忙,甚至他今天賣出去的水果,都比昨天賣得多了!

籮筐里只剩下了三個蘋果,兩個梨子,年華自己拿走了一個咬了起來,另外的都給了胡爺爺。

「哎呦,、這……」胡爺爺推辭。這水果一看就是好的,怎麼好意思。

年華見勢又把水果退回去:「爺爺我家裡還有呢,吃都吃不完,爺爺幫了我這麼大的忙,只要不嫌棄我的水果就好了。」

聽她這麼說,胡爺爺只好收下了,想著回去給孫子孫女吃。想想天天在外頭野的孫兒們,胡爺爺就頭疼。你看人家這小姑娘像是四五歲嗎?!樣貌端正不說還聰明伶俐,他家的孫兒要是能說出這樣的話,他也就不用愁了!別說算賬,就是會基本的加減,他就謝天謝地了!

作為回禮胡爺爺給她塞了一籮筐的包菜和胡蘿蔔,年華回絕了。她還沒想好如何對阿婆說這事,將來還想給阿婆一個驚喜呢!

一路跑回家,田阿婆還沒有回來。

趁著空閑,年華幫忙打掃了一下庭院,看了下時間,十一點了,阿婆也快回來了,於是去屋裡拿了一些菜出來洗。

井裡的水要是一次性提滿有點困難,幸虧缸里還有水,她舀了一些來洗菜。

田阿婆回來就聽到嘩啦的水聲,一瞧是小年帽蹲在那裡洗菜,連忙心疼地把她拉到一旁,「哎呀小祖宗,菜阿婆會洗,你湊什麼熱鬧,來讓阿婆看看。」

「阿婆!」年華高興地喊了一聲。

「以後啊這些事阿婆來做就好了,你就只管玩著。」田阿婆是真心把她當孫女疼的,儘管年華的年齡都可以做她的曾孫女了。

她笑嘻嘻地說:「阿婆工作太辛苦了,再說了年華以後可是要做賢妻良母的。」

阿婆被她像模像樣的表情逗笑了,「小小年紀你就知道賢妻良母了,哪個小子娶得了我們年帽這麼好的姑娘呦!」

未來丈夫是什麼樣的呢?年華沒想過。上輩子的感情太累了,這輩子她絕對不會再為了愛情失去自我。至於燕淮西,儘管有時候想起心還是會痛,但她已經很少想起了不是么?

「阿婆,喝水。」年華想起之前燒的水,進了屋就端了過來。

田阿婆確實渴了,喝了幾口,準備著做午飯,邊收拾邊問她:「年帽一早在家裡做了什麼?一個人悶不悶?」

「阿婆我很乖的,起來了吃完飯就出去走了走,還和村裡的小朋友們玩了好久呢!」年華走到田阿婆面前,說得臉不紅心不跳,心裡分外不自然,對阿婆撒謊了。

「有人玩阿婆也就放心了,本來還擔心你一個人呆在家。」

田阿婆自然希望年華多和村裡的小孩玩玩,看外頭的孩子一個個皮的野的,年帽真是懂事得讓人心疼。

要她一個成年人和一群小毛孩玩耍,年華總覺得彆扭,但她還是認真說道:「我會和小朋友們好好玩耍的,阿婆放心吧。」

「這樣就好,被誰欺負了不要怕告訴阿婆,阿婆幫你揍他!」

「阿婆我這麼厲害,誰敢欺負我!」年華不服氣。

「你呀。」

中午年華又去賣水果了,一共賺了二十多塊,晚上把錢都藏在她的秘密基地,空間里。

進了空間她也是一怔,空間里的山楂已經長出來了,成了一顆大山楂樹,枝頭上掛滿了一顆顆鮮紅色的山楂,摘了一顆嘗鮮,嗯,味道很好,酸酸甜甜的。

旁邊的玉米也已經長了,銀杏發芽成了一棵小樹。

她暗驚,空間的生長速度很快,一晚上果樹苗就能結出果子。而果子若是不摘,一直放於樹上,就會一直保持新鮮,若是摘下了,會立馬長出新的果子。更令她吃驚的是空間里的時間,本來她是沒注意,昨晚才發現,原來進入了空間后外面的時間很慢,接近靜止的狀態。

年華打算把山楂拿出去賣,菜市場幾乎是很少人賣山楂,物以稀為貴,希望能賣個好價錢。

轉眼過了三個月,到了五月。

中旬,林鳳的父親過五十大壽,按例田阿婆必須去參加。阿婆一去,年華自然不能少。

所以一大早年華就任由阿婆給自己折騰衣服。一套純紅色的衣服,紅上衣,紅褲子。

「好了,年帽這樣穿起來,就真是那個小紅帽了!」田阿婆滿意地說,笑得臉上的皺紋愈加深了。自家的孩子總是越看越俊俏。

小紅帽……

年華有些不自在地扯了扯衣服,她還是頭一回穿這麼紅,是她的三觀太狹隘了么,只覺得結婚才能穿紅的。

其實她不是很想去,奈何阿婆一定要拉著她。

一來田阿婆很久沒見到孫子,怪想的。二來也想借這個機會,讓孫子孫女認識一下,打個眼熟。

既然認了阿婆,那勢必要面對她的親人,一味逃避解決不了問題。她只盼今天能順順利利,別真見了大灰狼就好。

林家在村裡算是比較有錢的,擺了八桌的酒席,把一個小院佔滿了,親戚、遠近的鄰居,村裡的熟人,來了有一大半。

年華和阿婆到來的時候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她本就長得漂亮,又穿了一聲紅衣服,更襯得冰雪聰明,落落可人。村裡的人何曾見過這麼標緻的小孩,都一個勁猛瞧!

大夥早聽聞田阿婆收養了一個孫女,今天是頭一回見。

「這就是田阿婆領養的孫女啊,長得真好看!」有人說了一句。

「對啊對啊。」

也有人認出了她是隔壁村莫家的女兒。

底下鬧開了。

年華生性喜靜,儘管面上笑著,但還是掩飾不住眉梢的淡薄。何翠雲和莫軍強想必是知道她在這裡的,想過把她找回家嗎?沒有的吧。

「哎,是親家來了啊!」林父看到他們,笑著迎上來。人逢喜事精神爽,怎麼也掩不住一臉的喜慶。

「親家過壽,我也沒什麼貴重的東西,一點心意收著吧。」田阿婆提起手裡準備好的壽禮。

「客氣了。」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 林父把她們引到了一處靠門的酒桌。桌邊的小男孩正低著頭吃一個剝了皮的橘子,見到她們抬起頭來,一張嘴上滿是橘子屑。

年華才知道這是叔叔嬸嬸的兒子,阿婆的孫子,田進文,七歲,比她大兩歲。

「奶奶!」

「進進啊,快來讓奶奶瞧瞧。」田阿婆直笑,愛憐地把他抱在腿上,替她擦著嘴邊的橘子渣。

田進文得意地看了年華一眼。

沒錯,是得意。年華真懷疑自己看傻眼了,小孩子的世界令人無法理解!

「進進,這是年華,叫妹妹。」田阿婆樂呵呵地向孫子介紹年華。

「野丫頭!」田進文清晰地吐出了了幾個字。他才不喜歡奶奶新認的這個孫女呢,媽媽說奶奶可疼他了,以前奶奶只疼自己一個人的。

一旁的林父還沒等田阿婆開口,就拉下臉:「進進,胡說什麼!叫妹妹。」這種話在家裡說說也就算了,今天什麼場合,讓人聽見還不說他們家欺負人,這個孫子,真是被他媽寵得無法無天了!

「我不要!她明明就是個野丫頭,我才沒有妹妹!」

田阿婆嘆了口氣,哄道:「進進,不許這麼不聽話,年華是妹妹。」

「你個潑孩子,再不叫我打你了!」

眼看林父就要去拿棍子了,田進文不情不願喊了聲,「妹妹。」

農村人打起孩子是毫不手軟的,上輩子年華不是很喜歡孩子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因為孩子哭起來真是太吵鬧太令人煩躁了!後來自己懷孕了,她才覺得以前的想法有多麼可笑,世上哪有不喜歡自己孩子的母親。

年華看了看阿婆的臉色,甜甜叫了句:「進文哥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