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珏的院子里。

容華正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慢悠悠的喝茶,夜翊,九嬌和銀杉倒是有些坐立不安。

忍了忍,到底沒忍住的銀杉眼巴巴看著容華:「姐,尊上真的不會有事吧?」

雖然他們現在是七階,看著修為和溫珏一樣,但是憑藉獸族那強大的直覺,夜翊,九嬌和銀杉三個還是能從溫珏身上察覺到那隱藏的極深的讓他們毛骨悚然的危險感。

所以,聽說君臨被溫珏留下,夜翊,九嬌和銀杉三個到底忍不住擔心了。

等銀杉問出口,夜翊和九嬌也是忍不住看向了容華,眸裡帶著期待。

雖然他們都不喜歡君臨總是吃醋,將他們和容華隔離開來的舉動,但那是神獸九尾天狐,是他們獸族心甘情願臣服敬畏的至高無上的王者啊。

而且,他們可記得君臨作死的分割了自己的本源,才收回了三分之一。

所以當君臨涉險時,哪怕明知道君臨其實根本不會有事,他們還是忍不住擔心了。

容華放下茶杯:「怎麼,你們這是不相信你們尊上?」

九嬌表情無辜的看著容華:「哪有?我們當然相信尊上,可是還是忍不住擔心嘛。」

容華微微挑眉:「放心吧,你們的尊上不會有事的,頂多就是被揍一頓,或者……揍人一頓?」

容華最後說的有些遲疑,容華還是不希望君臨和溫珏打起來的。

「尊上為什麼會被揍?」夜翊皺著眉,明顯不明白。

容華語氣幽幽:「因為你們尊上想拱了人家辛辛苦苦養大的大白菜,當然會被揍了。」

啊呸!這都什麼破比喻!容華的神色忍不住微微扭曲了一下。

但顯然,夜翊他們的注意力不在容華的表情上,而公孫灝微垂著眼瞼也沒有注意到。

容華的比喻夜翊他們聽懂了,於是九嬌默了默后說:「飼主,你好像不是那個叫溫珏的人類養大的。」

容華微微嘆了口氣:「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啊。」

空間靈泉:小農女大作為 這話一出,夜翊他們也就沒話可說了。

尊師重道,這簡直是玄天大陸上最重要的準則之一。

無論是仙修還是魔修,都容不下欺師滅祖的存在,一經發現,那都是會被正魔兩道聯合追殺!

只是,欺師滅祖的傢伙活不活的下來,那就得看情況了。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銀杉忍不住問。

容華微微垂下眼瞼:「能怎麼辦?只能是等了。」

夜翊,九嬌和銀杉互相對視一眼,覺得,也只能這樣了。

當夕陽沉入地平線,天色一點點暗下來的時候,溫珏的房門終於再次打開,裡面傳來溫珏溫和的聲音:「徒兒,進來吧。」

夜翊他們急躁不安的想跟著進去,但最終,還是沒有冒冒失失跟進去,而是就在院子里看著容華走進去。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第101章101決戰

君臨和溫珏相對而坐,正在喝茶。

容華進了房間,沒有急著說話,先是不動聲色的將君臨打量了一遍,然後又將溫珏打量了一遍,兩人看著都沒有受傷。

最起碼錶面上看是這樣,至於兩個人內里怎麼樣,以容華現在的眼力還看不出來。

只是,放在溫珏和君臨眼中,這樣的打量就十分明顯了。

對於容華先注意到君臨這一點,君臨嘴角是忍不住勾起一抹細微到不注意看就看不出來的弧度。

溫珏心裡卻有些不大舒服,果然,女生外向啊!不由第一次對容華沒了好氣:「為師是能吃了他還是怎麼著?用得著你一進來就這麼眼巴巴的盯著他看?」

「……師尊你這是說的哪裡話?」容華就無奈了,她明明也看他了好么?這個先後順序有必要這麼計較么?

大叔喊我回家吃飯 溫珏現在一點也不想看到這糟心的徒弟,揮了揮手:「行了行了,為師不想聽你的解釋,現在也不想看見你,帶著他滾吧!」

不怪溫珏心情不好,實在是方才和君臨那一場『切磋』他一點便宜也沒佔到,明明君臨都發揮不出全部實力了,他居然還是跟人打了個平手!

當然,這也不乏他沒有使出全力的緣故,但是容華一進來先看君臨,這就讓溫珏這個當師尊的心裡忍不住窩火了,這還沒嫁人呢,至於這麼關心么?

再說了,別說他沒把君臨怎麼著,就算他真把君臨打傷了,那也是應該的!誰讓這個活了一把年紀的老牛吃嫩草拐走了他徒弟?

這麼想著,溫珏就看君臨不順眼了,連帶著關心君臨的容華也不想看見了。

講真,說君臨是老牛吃嫩草這話也沒錯,畢竟,君臨那可是和天道同時誕生的存在之一。

天道是什麼時候誕生的? 白楊樹 自然是天地初開時。

所以,雖然君臨的外表精緻完美,俊美至極,但他的年齡,比起容華來,確實不是一般的大……

容華確定自家師尊這話是認真的之後,拿出幾個酒葫蘆放到桌上:「好吧,既然師尊不想看見徒兒,那徒兒就先告退了……師尊的酒也當喝完了,徒兒先給師尊補上吧。」

待容華拉著君臨出去帶上門之後,溫珏才看著酒葫蘆露出一個笑容:「到底是個孝順的徒弟。」

……

容華的房間里。

得到消息的林安暖等人又是齊聚一堂。

容景冷冷的盯著君臨,十幾年前,君臨把容華帶走,一走就是十幾年,可差點沒把這位妹控的哥哥氣死。

要不是和妹妹久別重逢,容景還真想用拳頭和君臨那張招蜂引蝶的臉蛋『親密』接觸一下。

阮溯搖了搖頭,這點程度都受不了,以後容華若是嫁出去了,這個妹控可怎麼辦喲。

林安暖正拿著一塊點心吃著:「我聽說,時隔十幾年,白煙柳可是又砸了一回自個兒的房間。」

聽到這個,容華唇角勾了勾:「能成為她換一換房間里擺設的原因,這真讓我感到驚喜。」

阮琳冷嗤一聲:「明明她都恨你恨的要死,你也不愛搭理她,偏偏遇上你就裝的你們好像是親姐妹一般……她也真不嫌累!」

林安暖撇撇嘴:「那句人生如戲,全靠演技可真襯她,只是,她演戲演的不累,別人看著也累啊。」

容華語氣淡淡的:「她求的就是名利二字,聽不得別人說她一句不好,若是不偽裝,露出真面目來……」

林安暖順溜的接了下去:「怕是別人提起她時,就沒有一句好話了。」

「也不嫌虛偽。」阮琳哼了一聲。

林安暖看她一眼:「你難道不知道這世上多的是虛偽的人?」

阮琳就笑了:「那你呢?你虛不虛偽?」

這個問題讓林安暖一愣,隨即果斷的就點頭了:「我當然虛偽啊。」

日娛名偵探 人生嘛,總是會碰到一些不喜歡卻又不得不應付的人,林安暖覺得,每每那個時候,她臉上的笑容,真的挺虛偽的。

林安暖的坦誠倒是讓阮琳一噎:「……你可真夠直接的,哪有人承認自己虛偽的?」

林安暖嘆了口氣:「沒辦法,誰叫我這人天生說不得假話呢?」

這話讓阮琳忍不住吐槽:「你這話聽著就挺假的。」

說完轉頭去看容華:「你怎麼也不說話?」

容華嚼兩口,將嘴裡的點心咽下去:「我看你們說的挺開心,我插不上嘴啊。」

容景這時看了她一眼:「父親過幾日來。」

容華眉心跳了跳:「爹爹不是在處理容家死士的事嗎?」

前世容函是在百多年後才知道容家死士的事情,畢竟他也沒想到,他已經退讓到了如此地步,都窩在玄天大陸不回去了,他大哥還是不肯放過他。

而這世,容函卻是在聽容華說過後就去天機閣買了容家的消息,或者說,他大哥的消息——天機閣雖然在大陸上只是在大路上只是頂尖勢力,比一行兩派三谷四家族這十大超級勢力弱上一線。

但在上界,卻沒有一行兩派三谷四家族,而天機閣卻依然是頂尖勢力。

所以,容函可以說是在容華之前,就知道了容家死士的事情,這些年也一直都在處理這件事情。

將容家死士想方設法的一個個截殺。

容景又看了她一眼:「女兒都被拐跑了,父親哪還有心情去處理別的事情?」

「……」容華嘆了口氣,看了君臨一眼,什麼也不想說。

別管容華最強說的再好,不管君臨,但是對於即將到來的未來女婿和老丈人之間的交鋒,她心裡還是有些忐忑的。

說實在的,君臨其實一點也不怵什麼師尊,大舅子和岳父的。

畢竟,就算他們再不喜歡他,也改變不了他和容華之間已經簽訂了契約的事實。

生死同契,壽命共享的…最高契約,君臨和容華,早就已經不可分割。

君臨之所以有那個耐心和溫珏,容景他們周旋,無非就是因著四個字——容華在乎。

不然,以他的性子,還真可能把容景和溫珏一巴掌拍出去,越遠越好。

君臨握住容華的手捏了捏,示意她別擔心。

容景雙眸中險些噴火:「別占我妹妹便宜!」

君臨淡淡瞥他一眼,容景發誓,他看到了君臨眼中的嘲諷。

容景忍不住咬牙:「小子,我要跟你『切磋』『切磋』!」

聞言,容華欲言又止:「哥哥……」你打不過他啊!

君臨聲音清冷淡漠,語氣也是淡淡:「我也很樂意指點指點大舅哥。」

說真的,以君臨的身份修為,說一句指點容景,還真是沒說錯。

可是這話讓容景聽了,卻讓他更窩火了。

等容景和君臨出去了,林安暖才收了收自己驚訝的表情:「真沒想到,向來溫潤從容的容家哥哥還有這麼暴躁的時候。」

阮琳語氣幽幽:「容家哥哥在是一位溫潤如玉,優雅從容的美男子之前,他首先是一個妹控,面對他眼中搶了妹妹,還挑釁的登徒子,再怎麼……暴躁,那也是理所應當的。」

阮溯搖了搖頭,語氣感嘆:「女孩子都是要嫁出去的,你說他這都是何必呢?」

阮琳當即沖他翻了個白眼:「對於妹控來說,那是巴不得自家妹妹一輩子不嫁,長長久久的被他養著才好呢!」

容華語氣無奈:「我說,我還在這兒呢。」

阮琳和林安暖同時看了她一眼,林安暖攤了攤手:「又沒說你不在這兒,不過,當著你的面聊你的八卦,這心情似乎就更愉悅了。」

阮琳點了點頭:「我也有這種感覺。」

「……」面對這麼直白的阮琳和林安暖,容華簡直不知道說什麼好。

見她這樣,林安暖和阮琳的眼中閃過一抹笑意。

……

半月後。

流色小鎮之外,魔獸大軍拉開了一條長長的戰線。

流色小鎮中,凝丹期及凝丹期以上的修士飛在空中,凝丹期以下的修士站在小鎮里,密密麻麻的,看起來比魔獸大軍也少不了多少。

魔獸大軍為首的幾個八階魔獸殘忍嗜血的眼神和這一方的渡劫修士們對上。

良久之後,不只是哪一方先喊一個「殺!」字,戰鬥便轟然爆發。

兩方頓時膠著在一起。

容華腳踩飛劍,一箭一個,不一會兒,就殺掉了不少魔獸。

君臨跟在她身後亦步亦趨,卻只是看著,這樣的戰鬥,他並不放在眼中。

白煙柳在底下望著上空的容華,眼神中的嫉恨毒辣險些遮掩不住。

只顧著看容華的她一時沒有防備,要不是身邊的同門拉了她一把,魔獸的爪子就會拍飛她的腦袋。

白煙柳沖著那位同門露出一個溫柔和善的笑容:「多謝這位師兄相救。」

那個同門卻是皺著眉看她:「現在這種時候你也敢走神?不要命了!」

白煙柳笑容微僵,不等她說些什麼,那位師兄已經轉身離開去殺魔獸了。

白煙柳頓時握緊了手,指甲深深嵌在掌心裡,眼瞼微垂著遮住她陰騭毒辣的目光,終有一天,我要讓你們這些對不起我,瞧不起我的人通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可憐方才救了她的那位丹谷同門,背後一陣寒意升起,卻不想是自己一時好心惹的禍。

白煙柳背後有風聲傳來,她看也不看,手中出現一柄細劍,往後一刺,正中那個背後偷襲的三階魔獸的死穴。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第102章102暗算

雖然也算躲避及時,但白煙柳的裙角還是難免濺上了魔獸血液。

白煙柳低眸看著白裙上那顯眼的幾滴紅色良久,也不知想到了什麼,露出一個溫柔的笑意。

可她那雙眼中卻閃過一抹詭譎的光芒。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