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嵐宗,後山。

一道倩影出現在那裡,視線拉近,那是一位少女。

一襲淺藍色長裙的包裹下,少女嬌軀曲線完美勾勒出來,透著幾分青春的美感,少女生得一張精緻的瓜子臉蛋兒,肌膚白皙,雖說稚氣未脫,但是嬌美的容顏已然初現,若是長大,必然是一位絕世佳人。

微風拂過,少女的青絲、衣裙,輕輕揚起,暖人陽光傾灑而下,使得少女身上彷彿披上了幾分聖潔的光輝,遠遠看去,靜立山巔的少女,宛如謫塵仙子,氣質超然,遺世獨立,美得不可方物。

少女一雙明晃晃的美眸正眺望著前方的雲海,雲海吞吐,群山隱現,宛如世外仙境。

只不過,不知為何,面對眼前這美不勝收的雲海,少女似乎興緻不高,情緒甚至有幾分低落。

她美眸遠眺,怔怔出神,有些恍惚,前方雲海中,去蕭家退婚的一幕幕,依舊清晰浮現眼前,那一位黑袍少年的錚錚話語,也依舊清晰地在她耳邊回蕩著:

「不要以為我蕭炎多在乎你這什麼天才老婆,這張契約,不是解除婚約的契約,而是本少爺把你逐出蕭家的休證!從此以後,你,納蘭嫣然,與我蕭家,再無半點瓜葛!」

「納蘭小姐,看在納蘭老爺子的面上,蕭炎奉勸你幾句話,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錚錚話語,擲地有聲,無比清晰地回蕩在納蘭嫣然耳邊。

納蘭嫣然美眸閃爍,神情恍惚,她找上門退婚,讓得蕭家蒙受屈辱,不過最後,她還是退讓了一步,跟蕭炎訂下了三年之約,當然,她知道,即便給蕭炎三十年,他依舊追不上自己的腳步。

他們二人之間的差距,猶如鴻溝,他們已經註定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只不過蕭炎那錚錚模樣,依舊在納蘭嫣然眼前浮現,不得不說,那一刻的蕭炎,讓得她為之動容,只不過也只是一瞬,淪為廢材的蕭炎,再也沒有與她爭鋒的資格,所謂莫欺少年窮,也只不過是蕭炎一時的口舌之快罷了,等到三年後,蕭炎就會知道他們之間究竟存在著何等巨大的差距了,也或許,三年之後,蕭炎連赴約的勇氣都沒了,時間,會讓人明白一切。

「蕭炎,我們並不適合,早點了斷,對你,對我,都有好處……」納蘭嫣然嘴中喃喃,淪為廢材的蕭炎,與她只會是兩條永遠不會相交的平行線,他們,各有各的世界。

「嫣然,在想什麼呢?」在納蘭嫣然思緒紛飛之時,一道女子的柔和聲音突然響起。

納蘭嫣然回神,偏過頭去,只見身旁,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道女子身影,女子容顏貌美,長裙包裹下的嬌軀性感迷人,透著成熟的風韻,女子一頭青絲盤起,雍容華貴,眉宇間自帶威嚴,讓人難以接近。

這女人,自然就是雲嵐宗宗主,雲韻。

「老師。」納蘭嫣然叫道。

「在想什麼呢,想得這麼入神?」雲韻俏臉上浮現一抹笑容,伸出手掌在少女腦袋上寵溺得揉了揉,對於自己這位徒弟,她是真心喜愛。

「老師,今日我強行去蕭家退婚,我做錯了嗎?」納蘭嫣然美眸看向雲韻,突然這般問道。

「姻緣,並非強求,你為了你自己的幸福而做出退婚的選擇,何錯之有?」雲韻笑了笑,隨即不再多言,美眸看向前方宛如仙境的雲海。

「為了自己的幸福……」納蘭嫣然點頭,的確,為了自己的幸福,而做出這個選擇,她何錯之有呢?

這個選擇,本身沒有錯,只是做出這個選擇所用的方式,錯了。

此時此刻,這一對師徒或許不知道,三年以後,就是這樣一個選擇,掀起了一場交織加瑪帝國、雲嵐宗,以及她們各自終生幸福的命運風暴…… 曾幾何時,中域之中符文的權威是在虛靈宗內。

因為符文之子風冠玉,就是出生於虛靈宗,數百年時間,各路符文師都直奔虛靈宗而去。

可惜虛靈宗過度的消耗了風冠玉的名氣,並沒有太過於重視符文之道,漸漸的虛靈宗的符文之術開始衰落,除了風冠玉留下的那個護宗大陣之外,虛靈宗的符文之術也沒什麼看點了。

隨著天下商盟一步步的崛起,加上符文不斷地演化,以及符文之塔的豎立,現在中域里所有的符文師早已開始投奔符文之塔了。

符文之塔就是整個中域的權威,而眼前的這三人乃是符文之塔中的權威,他們三人的符文水平就是權威中的權威!

聶塔主說三天,這中域裡面誰敢說兩天?

所以他才有把握說誰能夠將三天之內修復好這符文,他「聶」字倒過來寫。

所以他們才會嘲諷羅征的無知,初生的牛犢不怕虎,不是因為牛犢真的不怕老虎,而是因為牛犢的無知!

聽到符文之塔三人的話,羅征神色不變,他懶得理會這三人,而是直接對石克凡說道:「石盟主,我可以在一個時辰內修復這些符文,你給我多少報酬?」

「你確定你能夠修復?」羅征已經創造出如此多不可思議的奇迹,這些奇迹之中任何一項,在一位照神境的小輩身上出現,都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但偏偏就集中在羅正一個人身上爆發了,再多出一項來,石克凡覺得自己已經習慣了。

「可以一試,就算失敗了,也沒有耽擱什麼吧?」羅征笑道。

羅征的話也有道理,最多也就是耽擱了一個時辰,倘若羅征無法修復,終究是要等三天才能進行接下來的比斗,三天再多出一個時辰,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石克凡剛剛想點頭,聶塔主等人不幹了。

他們不認為羅征能夠修復這些符文,別說一個時辰,就算是一百個時辰,一千個時辰,這小子都修復不了!關鍵是石克凡竟然真的相信這小子的妄語,聶塔主他們心中就有些接受不了了。@^^$

就好比一位追隨主人多年的廚師,以最精湛的手藝耗費十個時辰燒制出一道大菜,眨眼之間,一個不知道從哪裡跑來的野小子說他能夠在一個時辰里,將這道菜燒出來,那主人不僅沒敢走那野小子,反而答應讓那野小子試試……這不是埋汰人嗎?

超能仙醫 「石盟主,如果你選擇那小子,我們符文之塔就不插手這事情了,」聶塔主冷冷的說道,言語中已有了威脅之意。

另外兩名符文大師眼中也是不服氣的神色。

「嘿嘿,」石克凡很熟悉這幾人的脾氣,不過他石克凡做人雖然圓潤,好說話,但絕不是沒有魄力的人,能夠當上天下商盟盟主的人,除了實力之外,眼界,膽識,氣運都缺一不可,他笑完之後則說道:「我看還是先讓他試試!」

「哼!」!$*!

三位符文大師扭頭拿開了幾步,抱著雙手冷冷的盯著這邊,他們這時候卻不走了,就是想要看看笑話。

石克凡對羅征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同時說道:「若是你能夠修復這些符文,我可以獎勵你這個數,」他伸出一個手掌,「五萬顆極品真元石。」

「五萬?」羅征眉毛一挑。

「嫌少?」石克凡問道。

「沒有,」羅征心中已經是樂開了花了,五萬顆極品真元石,這就相當於五百億顆下品真元石!如此多的真元石,恐怕將整個焚天帝國買下來都綽綽有餘了……

天下商盟果然財大氣粗!五萬顆極品真元石雖然多,可是對於天下商盟來說只能是九牛一毛了,這場比斗大會光是門票進賬就有二三十萬顆極品真元石,莫說還有其他海量的收入。

羅征也沒有討價還價,既然已經談妥了報酬,他就蹲下來開始一塊塊查探石片上的符文。

這些符文,多半是三星符文,只有極少數是四星符文,在羅征的要求之下,天下商盟很快就將繪製符文的材料送過來了,這些符文原本就是天下商盟所制,材料用度都是有記錄的,以天啟城中的物資之豐富,再準備一份材料很簡單。

研磨,配料,制墨,羅征的手法很嫻熟……

看到羅征熟練的手法,三位符文大師的目光都閃了閃。

聶塔主更是微微點點頭,這小子手法輕巧,細膩,度量精準,倒是能夠收為符文之塔做一名助手。

符文之塔的符文師,都是不用自己準備材料的,像研磨,配料,制墨這種瑣碎的事情都是交給身邊的助手去做,不過想要找到一名好的助手也很困難,畢竟助手不僅需要足夠的耐心,還要領悟各種材料的特性,最關鍵的是需要一雙靈巧的雙手。

在聶塔主他們眼中,羅征的雙手就很適合做一名助手。

羅征迅速的處理完這些材料,就掏出了自己的符文筆。

「這隻符文筆倒是不錯,不過一個初級符文師使用這樣的符文筆,真是一種浪費,」聶塔主又是暗暗的想著。

羅征的這隻符文筆,是跟雲殿的符文大師宗銳那裡打賭得來的,這支符文筆在宗銳眼中也很寶貝,自然是不錯了。

他伸出筆尖,蘸了蘸調配好的墨水,隨後羅征輕輕的閉上了眼睛,去感受墨水中的材料組成,這一步是繪製符文最為關鍵的一步,一個符文師的好壞,幾乎全在這裡。

幾個呼吸的時間之後,羅征驟然睜開雙眼,平視著眼前的空白石片,筆尖就在上面落下了第一筆。

當筆尖接觸石片的瞬間,一點褐色的微光閃爍起來,爾後隨著羅征挪動筆尖,褐色的光芒越來越盛,不斷地拉長之下,第一筆已經一氣呵成!

符文之塔上的三位符文師,看到石片上的第一筆,瞳孔不斷地擴大,聶塔主更是吸了一口涼氣,「完美筆觸!」

其實羅征懂得運用完美筆觸的事情,是幾個月前的消息了,天下商盟之中知道的人不少,例如墨樂章,三大盟主,還有肖老等人,偏偏就是符文之塔的這幫人不清楚!

這也怪聶塔主等人一心蜷縮在塔中鑽研符文之術,對於外界的信息根本就不去關注,甚至可以說,他們固執的認為,只有他們能夠代表中域的符文之道,至於外界的符文術都屬末節,上不了檯面!

可是怎麼就突然蹦出一個擁有完美筆觸的符文師了?

陡然之間,看到這一幕,這三位符文大師完全愣住了,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石克凡那雙不大的雙眼之中,流露出一絲冷光,他剛剛答應讓羅征試一試的原因,也是想借用羅征殺一殺符文之塔這幫傢伙的銳氣。

這些傢伙自恃才能,這些年不知不覺都傲到天上去了,就算是天下商盟的人求他們繪製符文,往往都要開出一個天價,還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事事都喜歡以中域第一自居!渾然忘記了他們也屬於天下商盟的一員,早就忘記了符文之塔乃是天下商盟雄厚的資金扶持之下,才一手建立起來的!

現在讓這幫傢伙明白了,什麼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羅征繪製符文的速度很快,甚至可以稱之為飛快!

早期羅征繪製符文的時候,尚且還需要停頓一下,偶爾會思索如何落筆,這根靈魂的強度有關係,繪製符文是需要耗費靈魂之力的。

然而現在的羅征靈魂何其強大?踏入戰魂境的靈魂,堅固無比,繪製神紋都是小菜,何況他現在只是依葫蘆畫瓢,將這些符文還原而已!

「滋滋滋……」

符文筆不斷地走出一條條紋路,很快第一塊符文就繪製完成。

在這一刻,作為中域里符文界的泰斗,在羅征面前木訥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雖說羅征繪製的這個符文,只是三星符文而已,可是這繪製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符文師對修為沒有什麼要求,但是對靈魂力卻有著十分嚴格的要求,但凡是符文師他的修為可能不會太強大,可是他的靈魂力一定會比同階的武者強大許多。

羅征幾乎是一氣呵成,中途沒有絲毫停歇,繪製完第一枚符文……這需要多強大的靈魂力?

石克凡對旁邊的一位天下商盟執事使了一個眼色。

那執事就打開一個玉匣子,玉匣子裡面裝著一顆純黑色的丹藥,送到了羅征的面前。

羅征瞥了一眼這玉匣子,狐疑的問道:「這是什麼?」

「極品養魂丹,用來溫陽您剛剛繪製符文時損失的靈魂之力,」那執事畢恭畢敬的說道。

羅征嘿嘿一笑,「不用!這才用掉了多大一點靈魂之力?」

他的靈魂踏入戰魂境后,靈魂生生不息,莫說繪製這一幅三星符文,就算煉著繪製一百副,五百副三星符文,也不用休息的,哪裡還需要攝入什麼養魂丹?何況這養魂丹雖然是極品,但其中終究有些雜質,羅征吃了之後還要費心思去將其中雜質煉化,多麻煩?

石克凡一雙小眼睛飽含深意的瞪了一眼符文之塔的三位符文大師,這些符文大師當初是怎麼繪製符文的?別說繪製一枚符文,有時候一幅符文繪製到一半,還要沐浴一番,洗手一番,在焚一根香,然後吞服一顆養魂丹,生怕他們的靈魂之力在繪製符文的時候受損!

架子比誰都大,產出來的符文指不定是什麼效果!就這樣,他們的符文還賣出一個天價,無論商盟內部外部的人,都一視同仁,被他們符文之塔的人宰的頭破血流。

雖說符文之塔一部分收入也要充入天下商盟的賬面中,但石克凡看不慣的是他們的做派!

現在出現羅征這個妖孽,真好!給我狠狠的打壓一下這三個老傢伙!

聶塔主等三位符文大師這時候腦袋已經低垂下去了,一個十幾歲的小輩,繪製三星符文就跟吃肉喝湯一般簡單,就算人家沒有鄙視自己,他們自己都要鄙視自己了……

至於完美筆觸什麼的……不說也罷,這輩子拍馬都趕不上。

繪製好了第一幅符文之後,羅征的手感也越發火熱起來,幾乎不做停留,捏著符文筆的手起起落落,一道道飽含完美筆觸的線條在石片上飛速的勾勒。

「怎麼回事?怎麼是羅征在那些修復符文?」

「你沒聽到嗎?符文之塔的那幾個老傢伙,說要三天時間才能修復,羅征說他一個時辰就能修復了!」

「三天時間?他們怎麼不去死?讓老子等三天,我還看個屁!」

「可是羅征怎麼會修復那些符文?不是說符文之塔,乃至整個中域符文界的聖地嗎?這符文之塔里的人都無法修復,羅征一個武者就能修復?」

「他既然懂得繪製符文,那麼羅征本身應該也是一位符文師,我只能說,這世道真的不讓人活兒,照神境就能打敗神丹境的那些頂尖弟子,居然還精通繪製符文……」

看台上的眾多武者們正在竊竊私語,他們不懂得完美筆觸有多麼驚人,更加不懂得羅征繪製符文的速度意味著什麼,他們只知道符文之塔的三個老傢伙要三天時間完成,羅征只需要一個時辰,這就夠了,這足以證明羅征的符文水平了。

血木崖和玄陰館,以及虛靈宗的宗主看著羅征繪製符文的速度,不約而同的咽了咽口水。

這雲殿要運氣有多好,才能收到這樣一位弟子!

實力強悍,天賦驚人不說,符文上的造詣也離譜的不像話!那符文之塔的聶塔主,就算是血木崖的毒血夫人還有黑山宗的黑鴉都親自上門拜訪,花費重金求購過符文!現在看來,那聶塔主的實力在羅征面前簡直就是小菜……

退一萬步說,懂得繪製符文也就算了,隨手還能掏出一件上品聖器,贈送給自家的宗主!這弟子也太土豪了!

毒血夫人望著羅征,目光要多複雜,就有多複雜,要多嫉妒就有多嫉妒,再望向高台上默不作聲的寧雨蝶,心中卻想,這男孩真的挺好,若換做我是寧雨蝶的話,怕也是十分喜歡了,只是修為差距太大,但這小子照神境就擊敗了擁有神級天賦的崔允,羅征的天賦怕是比崔允只高不低!踏入神丹境,虛劫境恐怕也只是時間問題……

毒血夫人亂七八糟想著這些東西,寧雨蝶卻是笑意盈盈什麼都沒想,只是靜靜的看著羅征認真的繪製符文,一個男人認真的時候,魅力幾乎是無窮的。

一塊石片,五塊石片,二十塊石片,五十塊石片……

那些被燒毀的符文,被羅征一塊又一塊的還原著。

很快,一百二十六塊被燒毀的石片就被羅征修復成功!旁邊幾位天下商盟的執事就拿起石片去安裝了。

這些石片需要按照一定的順序排列,才能夠發揮作用。

除了這些三星符文之外,現在還剩下三塊比較大的石片,這是三塊四星符文。

四星符文繪製的難度,比三星符文繪製的難度更大。

羅征原本想要按照四星符文直接還原,石片已經擺放在他手下,可是落筆之前,羅征的目光閃爍,不經意的朝著高台之上望了一眼,目光輕輕掃過羅嫣的臉龐,自己的妹妹還是像一根木頭一般,除了呼吸之外,沒有絲毫反應。

他神色一冷,手中的符文筆光芒大盛,第一條走線還是原封不動的按照燒毀的那塊四星符文在繪製,但是走到一半的時候,他筆鋒一轉!

一道十分特殊的符文出現在這石片之上,這是一道神紋!

寶寶軍師:爹地,束手就擒 不過羅征繪製的十分巧妙,遠遠往上去與普通的四星符文差別不大,除非聶塔主等人將靈魂灌注其中,才能夠看出羅征動過的手腳,然而此刻聶塔主在石克凡的諷刺之下,便是連頭都抬不起來,哪裡還有心情用靈魂感知羅征繪製的四星符文?

四星符文與三星符文差別僅僅只有一顆星,不過難度卻是天差地別,複雜的程度也呈幾何倍數上升。

羅征的筆鋒不斷地扭轉之下,大約一炷香的時間,這一幅四星符文終於製作完畢。

四星符文的墨水乃是雲金粉,千年骸骨等材料製成,其中雲金粉是主要的原料,所以這四星符文製作出來,閃爍著一道道金光,只是在金光的下面,幾道不起眼的金線構築出一道更加玄奧的神紋!

看到四星符文也被羅征繪製出來了,石克凡鬆了一口氣,朝著聶塔主笑道:「聶老,看樣子你這名字,真要到這掛起來了!」

聶塔主盯著羅征的四星符文,好一會兒才說道:「我回去就把我名字倒掛起來!」

符文之塔上的符文師,每一個房間前面都有一副用符文拼湊的姓名,倒是真的能倒掛起來,不過這人的確是丟大了!

朕的寵妃是皇上 石克凡心中也是冷笑,這次讓你們受點打擊,省的以後老擺出這樣一幅臭臉!

不一會兒,羅征的第二幅和第三幅四星符文,也全部製作完畢,隨後天下商盟的執事們也將這三幅四星符文搬了回去,一張張符文安置好。

石克凡走到羅征身邊,客氣的笑道:「羅少俠,我看你連續繪製了一百多幅符文,是不是應該進補一下?若是嫌棄養魂丹中有雜質,我這裡卻有一塊養魂玉,佩戴在身邊就可以溫養靈魂,也算是你修復符文額外的謝禮。」

「養魂玉!」聶塔主他們三位符文大師聽到這話,目光頓時一閃!

他們都知道天下商盟擁有一件能夠溫養神魂的玉佩,聶塔主他們求了幾年了,都沒能求到手,現在盟主轉手就要送給一個外人? 雲嵐宗。

位於加瑪帝國,坐落於帝都之東的雲嵐山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