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神天宮已經退縮石魔林,這裡乃死亡原地一個非常可怕的地方,一般的死者進入其中一不小心就會迷失方向,就算是神將這個級別的死者也不願意進入其中,因為這其中充斥著一股奇特的力量,能夠讓神將都產生幻覺。

死神天宮會選擇這裡作為藏匿地點也是出於無奈,面對死亡國度的咄咄逼人,他們退無可退,進入石魔林是無奈中的選擇。不過自從退入石魔林開始,死亡國度的人就很難找到他們了,蘇日安能夠知道他們藏身於石魔林中,但是石魔林實在是太大了,覆蓋了非常大的一片區域,就算知道死神天宮藏身於這其中,死亡國度的人也只能幹瞪眼。

當然了,或許要說也可以像死神天宮一樣進入石魔林,這樣進一步壓縮死神天宮的生存空間,迫使他們只能向石魔林最兇險的地方深入,如此以來,死神天宮很有可能就要有進無出了。

這種想法第卻沒錯,可有時候要實現就需要死亡國度捨得下本錢,他們派人進去沒有問題,但是最大的可能就是同歸於盡,讓進入其中的人都跟著陪葬。

千萬不要以為石魔林簡單,死神天宮雖然迫於無奈,但是他們進入這裡的次數還是非常多的,對這裡的一切可要比死亡國度了解,所以進入其中優勢反而不再死亡國度這一邊。不是誰都可以有那樣的魄力用一部分自己人去換取死神天宮的全軍覆沒,所以這註定是不現實的。

戰國大司馬 藏身於石魔林是否就真正安全了,這肯定是不可能的,雖說死神天宮對這裡非常的了解,但是這種了解還無法讓他們對這裡的一切做到如履平地,當做後花園一樣隨意縱橫。

「嘿!這裡就是石魔林嗎?」

一尊二星神將出現在石魔林外,隨著他的出現,很快數十尊神將出現,大多都是一星神將,二星神將也有不少,而三星神將則是由五位,這樣的神力還是非常可怕的,此時他們聚集在石魔林外,明顯就是沖著石魔林中的死神天宮。

「不久前的信號就是從這片區域出現的,也就是說死神天宮的人應當就藏身於這片區域,如果我們的運氣好,說不定能夠碰到他們。」

一尊三星神將冷冷一笑,這次他們之所以會進入石魔林自然就是沖著死神天宮而來。

「大家動手吧,死神天宮的實力嚴重被削弱,如果我們能夠將他們幹掉,所有的裝備都屬於我們,至於黑鍋肯定是死亡國度承當,所以大家不要有顧忌。」

御尊三星神將嘿嘿一笑,他們自然是奉命而來,對於這種不用負責的事情還是非常樂意的,哪怕一方是死神天宮,他們也不在乎。這些神將絕對不是從某一個宗門出來的,而是無數的宗門,尤其一點,當中有不少人來自散修,所以就算是后死神天宮真要找麻煩,也難以將這些參與者找出來。

石魔林最可怕的就是迷失,一般人根本不願意進入這其中,不過也不是沒有人進入,這次進入石魔林的這些神將中,就有對這裡非常了解的,所以他理所當然成為了嚮導,帶著一群神將快速進入石魔林。

「轟!」

這些神將很快就碰到了這次死神天宮的門徒,雙方直接接戰。死神天宮的實力自然沒的說,被譽為死神天域排名第二的超級宗門。可是這次交手,死神天宮的傷亡非常的大,一轉眼的功夫就有數十名弟子被打爆,速度之快一下子就引發了恐慌。

沒辦法這次偷襲的都是一群神將,這些普遍都是初級神靈跟中級神靈組成的隊伍哪裡會是對手,被橫掃那實在是太正常不過了。

大戰來得很快,死神天宮損失很大,面對數量驚人的神將他們根本擋不住。不過死神天宮也不是沒有高手,雖然這次被死亡國度圍剿,損失很大,很多高手都失聯,但是不可否認吧死神天宮的高手還是很多的,當即就有十多尊神將出現,跟這些突如其來的神將大戰在一起。

「公子,這些神將並不屬於死亡國度。」

一個死神天宮的弟子面色很是難看,這些神將明顯就是趁火打劫,這讓他異常的憤怒。什麼時候我們死神天宮居然淪落至此,竟被一群來歷不明的傢伙欺負。

杜瀧顯得很是平靜,他自從放出信號之後,就預料到風暴很快就會出現,所以對於這一切早就有心理準備。

杜瀧沒有看戲,這不是他的風格,尤其死神天宮的神將數量明顯要少於這些傢伙,不用多久肯定是他們死神天宮潰敗,作為核心人物,他自然要出手。

杜瀧絕不是神將,可他的武力值卻非常強悍,一身修為居然相當於二星神將。當然,這不是杜瀧最強悍的所在,他的真正強大在於他的武技跟一個特殊的神域,一旦有神將陷進去,戰力水平立時就會被削弱,當初死亡國度的三位天才就是慘敗在這個神域的限制下。

可以說擁有神域的杜瀧就相當於一尊可怕的三星神將,最要命的還在於就算是三星神將進入神域,實力也會被削弱。

杜瀧出手了,很強勢,閃電間衝進戰團,霸道神域釋放,當場就將十多尊神將斬首。杜瀧的神域非常可怕,不僅能夠限制對手的修為,居然還能讓神靈在神域中遭受重創之後擁有非神靈的殺傷力。

這非常可怕了,原本縱橫披靡的一群神將都嚇了一跳,不少都想要從神域中掙脫出來,他們可不想這樣簡單的被幹掉。

杜瀧豈會讓這些傢伙如願,他的劍很恐怖,瞬息間又將數尊神將砍傷。如此強勢,只讓幾尊三星神將不得不聯手擋住杜瀧。

僵持很快出現,杜瀧的確強悍,但是單挑一群絕不是他擅長的,所以碰上一群神將聯手,他就算有神域的存在也再難擴大戰果。

獨木難支!

杜瀧的心情異常的凝重,他從未有過這樣的感覺,不管自己如何努力,始終無法扭轉局面。杜瀧從來都不關心死神天宮的事情,他認為這跟自己其實沒什麼關係,但是這次跟隨死神天宮一道冒險,讓他明白一個道理,自己以前想法很是可笑。

從進入死神天域開始,杜瀧就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他乃是神國遺脈,未來註定要光復神國,他將來要面對的都是難以想象的敵人。杜瀧知道自己其實一直都在逃避,可是自從遇到葉凡開始,他知道自己根本逃不了,總會不經意的將他拉近漩渦中。遇到葉凡就是一個徵兆,不管是否願意,他感覺自己最終的結果就是一步步跟神國的興衰掛鉤。

以前的杜瀧是躲避的,可是自從遇到葉凡開始,看到他為了營救自己的母親拼盡所能,去完成那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他突然間感到很是慚愧。

以前的杜瀧或許輸了就是輸了,他不糊太過在意,但是現在的杜瀧不同,他知道自己肩負著什麼,這裡如果就連死神天宮著這些同門都保不住,將來如何去復興神國。

自己必須變得更強!

這一刻杜瀧的信念強烈到極點,這還是他生平第一次對於件事情如此的執著,他是如此的渴望自己變強,只有更強的修為才能讓自己去肩負起重擔。

眼中的光芒變得越來越亮,杜瀧的天賦自然非常的強悍,就算他不是可以去修鍊,速度也遠超其他人。如今當杜瀧全身心投入時,修鍊速度完全提起來,這是不可思議的。

「轟!」

突破了!

杜瀧竟然突破了,這樣的一幕讓所有人都要錯愕,尤其那些原本跟杜瀧僵持的神將們,這下臉色全都變了,本來杜瀧從境界上就要吃虧,可他硬是憑藉神域,將他們這些神將吊打,說實話一群神將聯手對付一個上位神已經夠丟臉了,要不是情況特殊,他們一定不好意思這麼干。

只是現在隨著杜瀧突破,這些神將一個個都緊張起來,因為他們非常清楚,自己或許要倒霉了。

「轟!」

事實證明,一尊神將的預感可是非常正確的,當杜瀧突破到神將的程度時候,他的神域威力瞬間暴漲,一下子就將這些神將摁在地上摩擦,轉瞬間的功夫,十多個神將就剩下兩個三星神將,可是兩人被殺得左支右絀,眼看隨時都要被打爆。

大戰不會有什麼出乎預料的事情發生,隨著杜瀧的突破,這些人根本擋不住他,短短數劍就將這些人打爆,他沒有繼續糾纏,而是開始針對那些實力最強的一群神將出手。杜瀧的實力自然強悍,但是這次出手對付死神天宮的神將數量太多了,一時間他們死神天宮的傷亡還在不斷增加,形勢很不容樂觀。

……

葉凡看著不遠是的石魔林,眉頭緊鎖著,他自然第一時間就看到了死神天宮釋放的信號,這一點他必須說杜瀧的運氣真是不錯,敢跟完成劍陣的布置的他正在這片區域溜達,這讓他能夠在最短時間內抵達。

石魔林非常兇險,就算是三星神將進入這裡都要迷失,不過這些對於身處戰艦中的葉凡一行自然構不成威脅。

戰艦的探測系統還是非常給力的,直接將整個石魔林的情況收入眼中,從捕捉到的畫面顯示,死神天宮的情況很不容樂觀,他們被一群神將圍攻。

「嘖嘖!他的實力好像又變強了,這僅僅一星神將的實力居然四五尊三星神將壓著打,這樣的實力可是非常的少見。」

滄海看著大戰中的杜瀧一陣驚嘆,要想越級而戰可不是簡單的事情,這一點他的感觸非常深,別看當初一劍幹掉了一尊三星神將的頭顱,但是如果正面對上,他絕對要被教做人。如今看著杜瀧大殺四方,滄海知道,這傢伙的天賦還真是強悍,或許也就師傅才能夠壓制。

「這個石林很不簡單,進入很容易迷失方向,你進去后可要小心,希望不要事後讓我去找人。」

葉凡掃了一眼躍躍欲試的滄海,對於讓徒弟去實戰還是非常贊同的。

「哈!師傅盡可放心,弟子要真是走丟了,可沒臉見人。」

滄海很是興奮,可沒有把石魔林的危險放在心上,在得到葉凡許可之後,他第一時間就進入了石魔林。滄海這段時間一直都在渴望戰鬥,如今得到葉凡的首肯,哪裡還會猶豫,剛已進入石魔林就迫不及待的投入到戰鬥。

滄海的實力還是很強悍的,雖然只有上位神靈地步,但是自從進入葉凡安排的劍道修鍊之後,他的實力正在突飛猛進,基本上就是你每天一個樣子。滄海的實力很強,不過僅僅一個人還是很難扭轉死神天宮跟這些神將的戰鬥局面。

葉凡沒有出手,因為死神天宮現在看上去受傷很嚴重,但是隨著初期的慌亂之後,他們逐漸穩住了形勢,尤其隨著杜瀧的強勢表現,對於這些神將們形成了反擊的態勢。

葉凡的目光很快落在杜瀧的身上,對於他的神域還是很好奇的,不難看出來杜瀧能夠一直處於壓制的狀態,完全就是依仗這個東西。神域的確厲害,不過葉凡看過之後並沒有放在心上,這東西能夠將高於自己的對手拉到跟自己一個級別,同樣同一個級別的又會地上一個層次,這樣想不壓制對手都困難。

葉凡認為如果是他掌握著這種神域,戰鬥已經結束了,因為這些神將根本不夠他砍的。不過非常可惜,杜瀧雖然天賦非常強大,但是戰鬥技巧上面要差很多,別說是他自己,就連滄海也遠遠比不上。

怎麼辦?

葉凡並沒有繼續看戲,在確信杜瀧很難短時間結束戰鬥之後,他腳踩飛劍出現在石魔林。葉凡的攻擊非常簡單,直接放出一口神劍,閃電間就將十多尊神將砍翻在地。戰鬥對於葉凡來說一點挑戰都沒有,就算是三星生薑在他的劍下也只有被秒殺的下場。這不是葉凡不想讓戰鬥變得好看,主要就是晉陞劍魂境界的,他飛劍一出,那些對手完全就被劍意定住,很少能夠反應過來,所以整個戰鬥會變得如此簡單,甚至說乏味。

戰鬥很快結束了,杜瀧的心情很不好,這次死神天宮的損失還是比較大的,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他的緣故,他的心情能夠好才怪。

「我以前還是太過揮霍自己的天賦了,如果當初我更加努力一些,或許這些傢伙根本威脅不到死神天宮。」

杜瀧一臉的憂傷,雖說都是死人,但還是會死的,而這一死基本上預示著徹底玩完。

葉凡淡然道:「修為要提升難度並不大,你要想突破到神將圓滿都不用太久的時間,不過我認為你最欠缺的不是修為,而是劍技甚至說是戰鬥技巧,如果你有滄海那樣實力,並且還有自己特殊的天賦能力,哪怕碰上三星神將,也能瞬間解決戰鬥。」

「我要如何做?」

杜瀧剛剛親眼看到葉凡駕馭飛劍閃電間就將幾尊三星神將秒殺,整個過程看上去都太簡單了,就算他擁有神域跟他一比那也不是一個檔次的。

葉凡淡然道:「修鍊的事情是沒有捷徑可以走的,你要想做到我這樣的程度就必須都從最基本的劍招開始磨練,至於如何修鍊那就是枯燥的反覆祭煉,只要你將所欲的招式煉成一招為之,那時候你跟人戰鬥就發現另一番新的天地。」

「將招式練到只剩下一招?」

杜瀧心神震動,這樣的理論還是他第一次聽到,不過感覺似乎很厲害的樣子。回想葉凡剛剛輕描淡寫操控飛劍收個神將的生命,他不由選擇相信了他的話。

「一招一式慢慢的練,只要你能夠從中練出屬於自己的劍道來,那就算是可以出師了。」

葉凡開始跟杜瀧講解一下具體的修鍊,不過過程還需要慢慢來,現在正式特殊時期,杜瀧不可能放下一起獨自去修鍊,他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一番忙碌,一番休整,數天的時間匆匆而過,進一步的攻擊沒有發生,這次所有進入石魔林圍剿死神天宮的似乎就只有這些神將。

「這次你將我召來到底是什麼意思?」

葉凡對於死神天宮的傷亡程度自然不關心,如今他不是冒充任何誰,而是堂堂正正的現身,自然沒有必要掩飾自己的修為。

「現在死神天宮的形勢非常惡劣,這次這些神將針對我們的襲擊背後肯定是死亡國度在搞鬼,我需要跟你聯手,共同對抗死亡國度的人。」

杜瀧面色凝重,事情可不好辦,死亡國度太強大了,就算是他們死神天宮也很難對抗,他擔心葉凡會拒絕合作,畢竟這種情況才是常理,不是誰豆乾得罪死亡國度的。

「對付死亡國度到不成問題,不過我們這次進入死亡原地的目的並不是這些傢伙,而是最終的神泉。如今我知道神泉會在什麼地方現身,並且已在那裡不下了劍陣,如果到時候死亡國度的人抵達,我有把握將他們一鍋端了。」

葉凡一臉的輕鬆,他布下的劍陣可不是兒戲,一旦發起威來,他感覺後果非常的嚴重。

「這太好了!」

杜瀧很是興奮,他沒有懷疑葉凡的話,對於葉凡,有著一種自己都非常驚訝的信任,所以聽到葉凡的話,理所當然的就認為一定是這樣。杜瀧本來想要立馬對死亡國度發動攻擊,不過聽到葉凡的話之後,他知道自己沒必要這樣心急,完全可以慢慢來,一步步將死亡國度解決掉。

既然暫時不對死亡國度動手,杜瀧需要考慮其他,這次他們進入死亡原地最大的目的就是沖著神泉,既然已經知道神泉可能現身的地方,同樣又可以打擊死亡國度,這對杜瀧來說可是天大的好事,他沒有任何理由拒絕。

有了打算,自然沒有必要在石魔林繼續停留下去,本來要離開這地方還是比較困難的,完全可以肯定,死亡國度的人肯定會嚴密監視這片區域,不會讓死神天宮的人輕鬆離開。不過現在有了葉凡的幫忙,他們完全可以輕鬆駕馭戰艦,直接破空而去。這可是神皇級別的戰艦,就算死亡國度的人發現了也不敢隨便出手,畢竟這種級別的神器一旦發威,而如果己方沒有能夠抗衡的力量,那死亡國度肯定要死傷慘重。

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對於葉凡來說,他們需要做的就是等待,只要神泉出現,他有把握能夠在第一時間內將神泉據為己有。

只是這個等待的時間有些超乎相信,在足足一年你的時間,神泉都沒有出現,正常的時間對於葉凡來說可是非常漫長的,他不可能一直無所事事,所以很長時間都讓自己可進入試煉夢境修鍊。葉凡如今要修鍊的就是磨練自己的劍魄,只要他能激昂自己的劍魄煉成,他感覺自己一定能夠進入神將的級別。

葉凡的修鍊跟一般人是不同的,別人要按部就班的修鍊,而他根本不需要這樣,一切只需要將自己的劍魄凝聚成功。

凝聚劍魄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這是一個超乎想象的艱巨任務。根據葉凡跟傳承塔的交流得知,劍魄的凝練需要的就是劍意屬性的提升。所謂劍意屬性自然就是劍道本身的屬性力量,要提升這一點的方法非常簡單,那就是依靠不斷對劍道屬性進行磨練,其次就是依靠修鍊高深的劍道招式,這樣可以最快速度提升葉凡的劍意屬性,最終自然也能讓劍魄的凝練成功加快。

磨練劍道屬性力量對於葉凡來說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他只需要將女神們拉開,然後在他們身上不斷祭煉堅決,保證能夠最快速的磨練自己的劍意屬性。至於劍道招式的修鍊可以用同樣的方式,這不是葉凡第一次幹了,所以效果好得驚人。

千萬不能忽略葉凡的試煉夢境,這可是好東西,只要他給自己定下目標,一個夢下拉修鍊就結束了。

葉凡再度啟用自己的夢境試煉,他給自己定下一個個目標。如今隨著葉凡的實力提升,試煉夢境自然變得不一樣了,要想一次性練到一個境界可是非常有難度的,所以他必須制定纖細的計劃。

在傳承塔的幫助下,葉凡給自己定下了完善的計劃。

要想晉劍魄境界第一步就是修鍊各種劍招,雖說如今的葉凡已將修鍊太多的劍道招式,但他還是要求劍巢弄來更多的劍招給他修鍊。

葉凡覺不會嫌棄自己掌握的劍道招式太多,只要對自己有用,不管有多少,他都要統統掌握。劍道境界到了葉凡這一步,修鍊各種劍招倒不是什麼難事,很是輕鬆就能搞定,真正麻煩的就是磨練,要想讓學到的劍招徹底變成自己的,並且最終磨練自己但是劍意,那就需要他不斷的在女神的身上祭煉自己的劍法。

磨練劍意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這需要讓葉凡將自己的劍意磨練到實質化,一旦達到要求,就可以迫使劍意凝練成魂。

根據傳承塔就散要完成這樣的修鍊,葉凡就算整天泡在試煉夢境中,也需要半年的功夫。現在時間對葉凡來說可是非常寶貴的,別看只有半年,這對他來說都是非常寶貴的。不過就算在寶貴,葉凡也必須這樣做,這遠比在這裡浪費等待的時間要好很多。

半年,一切都風平浪靜,可葉凡卻過得非常充實,雖然在外人的眼中他除了偶爾指點滄海、李嫣然以及杜瀧修鍊外,什麼都沒有干,但是他自己非常清楚,這段時間他過得非常充實,起碼自己的劍意一靜凝練到一個非常可怕的地步,如果僅僅以劍意強度來判斷,他感覺就算是三星神將也可以直接用劍意轟殺至渣。

半年的時間外界還是非常的平靜,葉凡見神泉還是沒有出世,他自然只能繼續修鍊。葉凡很清楚,這種事情就算自己急也沒用,還是一步步老實修鍊才是王道。

葉凡第一步修鍊就是磨練劍道,這一步非常成功,讓他的劍意屬性達到一個極限峰值,不管他如何努力,再難在量上對這個形成改變。既然已經達到峰值,那就表明很難再進一步,要想超越極限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葉凡當然懂得這些道理,所以他不在簡單的要求磨練自己的劍招跟屬性力量,他開始進入下一步環節。

凝練劍魄!

這裡說的凝練劍魄就是凝聚真正的劍魄,而不是說凝聚劍魂。在葉凡的劍道修鍊體系中,劍魂就是劍意屬性的升級版本,這裡說的其實也就是實質化劍意而已。第一階段的修鍊,葉凡早就讓自己的劍意實質化了,所以接下來要做的事情自然跟常人不同。

哪裡不同,對於修鍊者來說自然是不同的,不夠對葉凡至神來說還是一模一樣。

為何?

因為根據傳承塔的設計,葉凡的修鍊方式還是依靠在女神的身上祭煉劍法,只不過這時候需要女神們配合修鍊爐鼎專用的劍訣,讓自己成為劍道熔爐,一次次將葉凡的劍不斷熔煉,讓其最終凝練出劍魄來。

這是一個辛苦的過程,因為這需要葉凡耗費更多的時間去幾連自己的劍招。對於成為葉凡的修鍊助手,女神們那可都是爭先恐後,她們的無限熱情讓葉凡的修鍊速度想不快都難。一年的時間過去,葉凡的劍道修鍊已經到了收尾階段,他感覺自己的劍魄凝聚似乎就差最後的奇迹,只要那個奇迹來到,自己就能直接晉陞劍魄,那時候的他自然能夠輕鬆的藉助劍魄的晉陞,讓自己的神道境界直接邁入神將級別。

神將對於葉凡來說就是一個山峰,只有當他攀登上去時,才能夠看到那屬於神王的高高在上。

只差一步!

這就是葉凡這段時間的修鍊成功,這是可喜可賀的,這讓他異常的振奮,如果能夠晉陞神將,他距離最終的神王也就只有一個級別了。雖然這個級別是最難跨越的,但是對於葉凡來說能夠爬到這個高峰,他距離成功就已經不遠了。

「轟!」

葉凡被一陣波動驚醒了,他從修鍊中退出來,如今這裡是死亡原地,他的身邊自然不可能會有女神,自然也不會有機會再她們的身上祭煉自己的劍招,所以他的修鍊就是祭煉自己ID飛劍,讓這口神劍變得更加強悍。

葉凡感覺自己隨時都要突破,而現在一直沒有突破,並不是自己的修鍊不到位,而是他的劍還不到位。只要他的飛劍升級,達到劍道神將的地步,那麼他的修為跟境界很快也會跟著突破。

要想鑄造自己的劍,對於葉凡來說唯一的辦法並不是找到各種材料來煉製自己的劍,而是將自己洗鍊的所有劍道屬性融入到劍中。這種融入並不是簡單的讓劍意屬性融入進中,而是讓劍道屬性成為劍的一部分,這不是依靠簡單的融入就可以實現,這需要劍者用手中的鎚子不間斷的敲打,只有當自身領悟的所有劍道都融入到身上,這個人才是最恐怖的。

這一步非常的困難,葉凡不是第一次這樣打造自己的神劍了,他知道這需要很長的時間,所以他將大部分時間都放到是試煉夢境中。

這次葉凡沒有在試煉夢境中修鍊,這倒不是他不樂意,而是隨著一年過去,他的心情變的忐忑起來,似乎會有什麼事情發生一樣,所以就沒有繼續在試煉夢境中。

「怎麼回事兒?」

葉凡睜開眼睛,放眼看去,他清晰看到虛空抖動著,可怕的空間波紋就是波浪一樣捲動,看親信似乎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即將出現一樣。

這是……

葉凡的眼睛瞬間就亮了,他知道這肯定是神泉要出世了,這讓他如何不激動了。真是不容易啊,這一等就是足足一年有餘,要不是葉凡態度非常強硬,現在那些死神天宮的人或許早就造反了。

「看情形應當是神泉將要出世!」

杜瀧很是興奮,他知道這個神泉對自己非常重要,雖說自己如今已經達到神將的程度,但是一旦浸泡神泉,還是能夠讓他更進一步,給晉陞神王打下最堅實的基礎。當然了,杜瀧的興奮不僅僅只是這些,因為這一年來他從葉凡的口中得知,這座神泉很特殊,能夠激活那座小塔。

杜瀧自然清楚小塔乃是爺爺留下來的,不過他以前根本不知道這座小塔的秘密,自從從葉凡口中得知秘密的時候,他震驚的同時,很想看一看激活的小塔到底是什麼情況。

震動餘波越來越可怕,讓葉凡跟杜瀧無奈的就是神泉遲遲未曾出現,而整個死亡原地都知道這股變動,這讓他們明白一場有關神泉的爭奪戰很快就要上演。

既然註定無法輕鬆得到,葉凡跟杜瀧倒也看的開,他們開始隱去身形,開始等待其他人登場。

死亡國度向來都是非常積極的,他們第一時間感到波動的現場,並且霸道的佔據最有利的位置,這裡自然就是葉凡一行不久待過的地方,不過現在他們先一步撤走,自然不會有人知道這一點。

隨著死亡國度霸佔最有利的位置,其餘宗門勢力也開始陸續登場。這些宗門實力自然沒法跟死亡國度搶佔有利位置,所有儘管死亡孤獨非常霸道,也沒有人站出來挑釁。

「轟!」

萬眾期待中,天空終於盪起恐怖的漣漪,這是神泉即將出事的徵兆,所有死神天域的強者都在死死盯震動的中心,他們知道,神泉很快就會從這裡出現。

終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