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猿一擊不中,身體飛快的向後退去,站在柳顧楓身旁,呲着牙,看着王森他們三個人和靈獸。

王森、楊魔、曹寶三人的靈獸各回到主人身邊。

幾隻鳳蝶飛到元昊天身旁,落到肩頭,對主人低聲鳳鳴一會,然後化成鳳羽重新回到翡

翠鳳蝶身上。

元昊天道:“柳顧楓和龍猿名不虛傳,真不愧是隱修寺猿聖楊思南的親傳弟子!”

慕心蓮道:“化龍橋那邊情況怎麼樣了?”

元昊天道:“已經被柳顧楓殺死兩個御靈師,其中一名御靈師的靈獸雙翼白蛇已經過了進化期了,也被龍猿斬爲數段。”

“過了進化期的白蛇,”慕心蓮道:“這龍猿果然不同凡響,真是厲害!”

元昊天道:“要不然楊思南怎麼被稱爲猿聖呢?他就是仗着一頭龍猿出神入化了的技能獨步天下。”

慕心蓮道:“這就是靈獸血脈的力量,隨着成長等級越高,展現出來的能力就越厲害。”

元昊天道:“翡翠鳳蝶的血脈也很強,可什麼時候能到進化期呢?”

慕心蓮嘆口氣,道:“困在這裏沒有機會了。”

元昊天黯然傷神,道:“是呀!”

慕心蓮道:“他們五個要是都死在化龍橋,宗內查下來怎麼辦呢?”

元昊天道:“心蓮,你想的對呀,如果都死在這裏,我們一定會受到無辜的牽連;我去看情況,能讓雙方停手最好了。”

慕心蓮道:“那你還不快去!”

元昊天對翡翠鳳蝶,道:“走,鳳舞,我們去化龍橋。”

這“鳳舞”是翡翠鳳蝶的名字。

翡翠鳳蝶聽到主人的聲音,身體瞬間變大,元昊天道:“心蓮,我去了。”縱身躍到鳳蝶的背上,向化龍橋方向飛去。

柳顧楓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低聲道:“赤眉,我們走,開火眼金睛。”邁步向王森三人走去,步伐不緊不慢。

那龍猿噭、噭、噭、噭叫了幾聲,額頭間縫隙睜開,一隻的眼睛發出金燦燦的光芒,看着橋上的三人和三隻靈獸,隨着主人的身後走着。

王森三人看着柳顧楓和龍猿不緊不慢走來,首先楊魔指揮靈獸銀花豹進行攻擊,道:“銀花藤封橋。”

靈獸銀花豹嚎叫一聲,身上的銀花飛快的消失,橋上長滿了銀色的藤條,一根一根密密麻麻化成一個巨繭將化龍橋包裹在其中,每個藤條上長滿了銀色含苞未放的花蕾。

曹寶指揮者金翅虎奔撲向龍猿,張開的翅膀根根金色翅羽似利劍般,一雙虎爪露着銳利的寒光抓向龍猿。

王森指揮自己的靈獸吞星狼,“喚流星,偷襲,利爪。” 首席冷愛,妻子的祕密 在一次進行攻擊巨繭內出現數百道閃光,彷彿夜空中流星雨一般,砸向柳顧楓和龍猿。

三人組織自己的靈獸互相配合,一起施展絕招技能想把柳顧楓和龍猿置於死地。

柳顧楓叫了聲好,和龍猿一起施展技能風靈甲,然後同時施展御風斬,數十道風刃旋轉斬向已經撲到自己身前的金翅虎。

金翅虎展開的雙翅合攏在一起,包裹住身體,擋住了風刃的攻擊,身體卻被風刃擊退出三米外。

流星雨瞬間已經到柳顧楓和龍猿頭上,砸到風靈甲上,發出吱吱的聲音後,風靈甲在強密度的攻擊下破碎消失,一隻吞星狼出現在柳顧楓身後,一雙利爪抓向他的腦袋。

柳顧楓伸出雙手抓住吞星狼的前爪。這時所有的的銀花突然開放,數萬朵銀花向柳顧楓和龍猿襲來,瞬間柳顧楓和吞星狼被銀花包裹成銀色花繭。

還沒等到銀花落滿龍猿的身體,額頭的第三隻眼睛發出萬九道火焰,將自己身上的銀花燒的一乾二淨,然後大吼一聲,轉身去救柳顧楓。

就在龍猿剛一轉身剎那。楊魔看準時機喊道:“羽劍”金翅虎張開的翅膀的羽毛紛紛化成利劍離開翅膀刺向龍猿。

就在楊魔感覺到羽劍刺中龍猿的時候,龍猿似風一般一轉,消失不見,等他在發現龍猿的身影時,它已經出現在金翅虎的身上。

“銀藤纏繞。”曹寶指揮兩根銀色的藤條纏住龍猿的雙爪,試圖解救金翅虎的生命危機,可是從龍猿的第三隻眼睛中噴出的火焰燃燒道他的身體。

金翅虎慘叫着,身體在火焰中掙扎,試圖跑向楊魔,可是沒跑出幾步,跌倒在橋面上燃燒成灰燼。

曹寶急忙收回銀藤,他的靈獸銀花豹是木屬性最怕的就是火。龍猿借曹寶收回銀藤的時間,順勢展開兩爪的利刃撲向曹寶。

銀花豹及時出現在主人身前,兩隻利爪抓向龍猿的身體。

兩隻靈獸的爪子相碰在一起,光芒四濺,然後分開,銀花豹在此揮爪刺向龍猿的身體。可是龍猿已經藉着相撞的機會,施展御風術出現在楊魔身前,只聽到他說聲:“好快!”頭顱已被龍猿的利爪斬掉在橋面上。

龍猿出手乾淨利落,根本沒有給楊魔生存的機會,一爪斬落他的腦袋。隨後龍猿張開雙爪一合一分,十道風刃斬向曹寶。

龍猿出現在柳顧楓身旁,第三隻眼睛噴出兩團火焰,一團火焰將包裹柳顧楓和吞星狼的銀花上燒化去;另一團將橋面上銀花藤燒的一乾二淨。

柳顧楓雙手用力,施展同靈境技能“利爪”,雙手插入吞星狼的身體。

吞星狼慘叫一聲,丟了性命。

銀色的巨繭的消失了,陽光照射在化龍橋上,照在橋上的這幾個人和靈獸身上。

那銀花豹在曹寶身前,雙爪拼命的飛快揮舞着,抵擋着風刃的攻擊。

曹寶念動咒語,施展同靈境的技能“銀花毒霧”,一朵巨大的銀色花朵在橋面上開放,陣陣花香撲鼻,一團花霧籠罩柳顧楓和龍猿。

柳顧楓見全身籠罩在一團花霧中,花香撲鼻,知道這霧氣和花香有毒,吩咐龍猿閉氣,施展小型龍捲風裹住身體,等待機會

柳顧楓指揮完龍猿後,自己急忙閉氣,防止吸入毒氣。

曹寶指揮銀花豹擊碎風刃,見自己的花香毒霧起到了作用,心中大喜,施展同靈境的技能“銀花毒刺”,一人一獸同時出現在花霧中,出現在柳顧楓和龍猿身邊。

曹寶和銀花豹全身長滿銀色的木刺,同時張開雙臂擁抱柳顧楓和龍猿。

這時死亡的擁抱,可是曹寶忘了龍猿的第三隻眼睛——火眼金睛,不能銀花豹貼近龍猿,一團火焰,已經在它身上燃燒起來。

曹寶耳邊聽到銀花豹的慘叫聲,心中一慌,只見眼前的柳顧楓雙臂一揮,知道不好,躲閃已經來不及了,被對方施展御風斬,五道風刃切爲數段。隨着曹寶和銀花豹的死亡,那朵銀花慢慢枯萎,最終消失不見了。

橋面上只剩下柳顧楓、龍猿和沒有靈獸的王森。隨着柳顧楓前進的步伐,王森向後退去,被楊魔的屍體絆倒在橋上,一雙眼睛露出恐懼的神色。

柳顧楓停下腳步,道:“赤眉,殺了他。”

龍猿啼叫一聲,一步一步走到王森得面前,兩隻爪子深出的爪尖閃着銳利的寒光,斬向王森脖子。 忽然聽到有人喊道:“不要殺他!”話音末落,已有數十支翡翠色的羽翎射向龍猿後腦海。

龍猿轉身躲開羽翎的攻擊,數十支羽翎打空落到橋面。

龍猿這次轉身到了王森的身後,再次舉起動手臂,利爪切向他的脖子。

聽得翡翠鳳蝶背上的御靈師道:“蝶舞。”落在橋面的羽翎活了起來,變成數十隻翡翠鳳蝶撲向龍猿。每隻鳳蝶的翅膀閃着金屬般銳利的光芒,足可以劃破任何靈獸的皮毛。

柳顧楓道:“風刃。”龍猿發出的風刃沒有什麼效果,這些翡翠鳳蝶御風而行,是風中的精靈,這點柳顧楓沒料到,瞬間龍猿身上被鳳蝶劃傷數處。

龍猿咆哮,揮動利爪,連連攻擊翡翠鳳蝶,卻一隻沒有抓到。

柳顧楓道:“赤眉回來。”龍猿聽到命令,身形閃落處,已經站在主人身旁,看着空中振翅翅膀的鳳蝶。

柳顧楓看着這隻鳳蝶,心道:“這就是翡翠鳳蝶,是十分罕見的一種靈獸,在靈獸榜上排到前二十的血脈靈獸,擁有鳳凰的血脈,因身上有翡翠色的鳳凰羽毛而得名,前個時辰看見的赤色鳳蝶和綠色的鳳蝶是它的的分身呀!”

那翡翠鳳蝶停留在空中,上下翻飛的翅膀閃動翡翠色的光星,若隱若現,十分好看,龍猿不由得看呆了。

柳顧楓感覺翡翠鳳蝶的主人是化靈境的御靈師,問道:“你是誰?”

元昊天道:“我是御神宗的受罰之人元昊天,大師放了他吧,他也不過是執行上面下派的任務,沒必要趕盡殺絕。”

王森道:“元師兄救我,我是聖姬的人。”

柳顧楓道:“這人必須的殺。”

元昊天聽王森說自己是聖姬的人,眉頭一皺,他最反感就是這叫聖姬的女人。

元昊天從翡翠鳳蝶背上躍下,走到王森身旁,看着一眼他,然後看着柳顧楓,道:“有什麼事情,讓大師覺得必須殺掉他?”

柳顧楓道:“你自己問他”

元昊天覺得這件事沒那麼簡單,眼睛盯着王森,道:“這次執行的是什麼任務?詳細說來,我還可以救你一命,不然,馬上殺了你。”

王森道:“我們五人小隊屬於明鏡祭司暗知組的第五支隊伍花隊。此次任務是護送一千枚靈獸蛋動邊境小鎮的一個酒館,接頭人是極樂天的人。”

元昊天道:“你們拿自己宗裏的靈獸蛋給極樂天,讓他們訓練出的靈獸在殘殺御神宗的弟子。”

王森低頭不語,元昊天看王森默許,長嘆一口氣,道:“御神宗總有一天會毀在這個女人手裏。”

柳顧楓道:“這種人殺他一百次都不夠。”元昊天點了點頭,龍猿知道主人的意思,縱身躍到王森身前,大爪一揮,斬下了他的頭顱。

元昊天道:“大師,殺得好,這種人留在世上就會爲虎作倀,勾結極樂天的人殘害自己的同胞。”

龍猿將王森身上乾坤袋和着五個人身上的御靈手鐲都收拾到一起交給柳顧楓,然後雙爪一合一張,頓時在化龍橋上颳起了龍捲風。

龍捲風颳了片刻後消失在空中,這使得化龍橋上連一點血跡都沒有,彷彿剛纔的一場廝殺沒有發生過似的。

柳顧楓道:“赤眉,做的好!”龍猿赤眉大叫一聲,得到主人的誇獎,十分得意。

柳顧楓看了元昊天一眼,道:“如果沒有什麼事情,在下就再次告辭了。”

元昊天道:“大師,如果不嫌棄在下,可否到寒舍休息片刻再走。”

柳顧楓道:“我正有此意。”

元昊天道:“好。”隨即召喚翡翠鳳蝶,拉着柳顧楓坐到鳳蝶背上,直奔梅晶林深處的小樓飛去。

柳顧楓乘坐在元昊天的翡翠鳳蝶身上,飛進梅晶林深處,看見兩種顏色的鳳蝶往來穿梭,忙着採集梅晶。道:“元兄,你的靈獸這是在採集梅晶呀!”

元昊天道:“我是御神宗受罰在此地,每年這時候都要上繳一定數量的梅晶,以供給宗內練靈境的御靈師訓練靈獸用。”

柳顧楓沉思了片刻,道:“元兄在這裏受罰幾年了,每年上繳梅晶多少呀”

元昊天道:“我到落梅坡已經五年了,每年都要上繳一個月的梅晶,算算也該有三百多乾坤袋。”

柳顧楓道:“近幾年御神宗沒有廣泛招收弟子。即使訓練靈獸也用不了那麼多的梅晶呀!”

元昊天道:“是,近幾年御神宗和極樂天的爭戰不休,宗內的弟子越來越少,可是上繳的梅晶卻越來越多,我多方打聽也不知道什麼原因。”

柳顧楓道:“這次我從御神宗內部知道王森等人護送一千枚血脈靈獸蛋交給極樂天的人,這一千枚靈獸蛋是從宗內血脈靈獸中選出來,其中有些是從封印堂中封印靈獸蛋,都被聖姬解封,送給讓極樂天的弟子,好讓他們擁有這批珍貴的血脈靈獸。”

元昊天心中一驚,道:“我的翡翠鳳蝶就是我師父從封印堂解封的靈獸蛋。是聖姬實在是個可恨的妖女。這御神宗千年基業就要毀在這個女人手裏了。”

說話之間,翡翠鳳蝶馱着二人和龍猿飛到在木樓前的廣場上空,一個盤旋,落到青石地面。元昊天道:“大師,我們到了,”

翡翠鳳蝶隨即化成一隻迷你的小鳳蝶蹲在元昊天的肩膀上,一雙鳳目盯着龍猿。

柳顧楓和龍猿隨元昊天從翡翠鳳蝶背上躍下,見一個懷有身孕的女子正在忙碌的在往乾坤袋中裝着梅晶,一隻獨角縛風角獸睜着一對綠色的眼睛警惕看着他們。

元昊天走到妻子身旁,道:“心蓮,這位就是隱修寺的柳顧楓柳大師,身後就是他的血脈靈獸龍猿,這位是我的妻子慕心蓮。”

慕心蓮起身施禮,道:“御靈師慕心蓮給大師見禮了。”

柳顧楓連忙還禮,道:“元夫人,客氣了,我哪裏是什麼大師,只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御靈師而已。”

龍猿咆哮了一聲,竟也學主人給慕心蓮行了禮。

慕心蓮,道:“這龍猿被大師**的果然不俗。”然後對縛風角獸吩咐道:“取那套千年梅晶木酒具和月圓梅晶酒來。”

那縛風角獸應了一聲,施展風行技能,瞬間來,瞬間回,一套酒具和酒罈擺在三人面前,元昊天道:“酒煮着喝纔好!”從腰間的乾坤袋中取出一紫金製成火爐放在青石地面上。

柳顧楓看着縛風角獸來去的速度技能和自己龍猿御風技能不一樣。看來同樣是風屬性的靈獸,血脈不一樣,所掌握的風屬性技能也就不一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