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少不愧是電視台的著名快嘴,錄製過程中妙語連珠,不但贏得現場嘉賓的連聲好評,更是讓觀眾席上的觀眾們看得如痴如醉,掌聲和歡呼聲連綿不斷。

不過,林飛卻忽然臉色驟變,眉頭深鎖。

「林醫生,你……怎麼了?」

陳台長見狀,連忙小聲關切問道。

「台長,你要做好心理準備,龍少可能馬上就出事了。」

(本章完) 「什麼?」

陳台長聞言一臉懵逼,緩過神后卻是淡然一笑,說:「林醫生說笑的吧,王龍那小子平日里做人雖然有點圓滑和不靠譜,但是他主持的節目,可從來沒有出現意外過,都是一次過!」

在說這一番話的時候,陳台長臉上是掛著驕傲神色的,龍少出道以來的傲人成績,的確是值得陳台長引以為傲,而且最重要的是,龍少是他親手發掘的,龍少越厲害,不恰恰證明自己眼光獨到,慧眼識英豪嗎?

「那是以前,今天我敢百分百肯定,龍少稍後就會出事。」林飛語氣堅定說道。

「是……是嗎?」陳台長聽得心裡不爽到了極點,但顧及到林飛是自己要巴結的對象,所以他決定還是暫且先忍了下來,但心中依舊堅持己見,不認同林飛的說法。

同樣,趙敏濤雖然插不上話,但也和陳台長一樣,不認同林飛的看法,龍少怎麼會出事?不可能!

「嗯,差不多了,現在倒計時五秒!」林飛也懶得搭理陳台長和趙敏濤,而是自顧自地掏出手機,開始倒數起來。

「五!」

「四!」

「……」

林飛這個舉動,讓陳台長大為惱火,要不是看在林飛是自己今天的座上貴賓的話,他現在還真有股想要將林飛給掃地出門的衝動了。

你咒王龍會出事也就算了,我還能把他當成笑話聽聽就過去,但是你居然還較真起來,當著我的面開始倒數?

這特么算什麼事?

越想越惱火,就在陳台長的怒火即將滿溢而出之際,四周忽然一陣嘩然,接著尖叫聲四起。

「一!」

邪夫總裁霸上身 林飛數到了一,隨之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林醫……」

陳台長再也忍不住,臉色黑如墨斗,張嘴正要說林飛時,舞台上面忽然傳來「噗通」一聲,接著便是林美玲和另外幾個女嘉賓的驚聲尖叫。

「啊?龍少暈倒了!」

「天吶!我沒眼花吧?龍少剛才不是還好好的嗎?怎麼突然就暈倒了呢?」

「你問我我特么問誰去?我也想知道啊!」

「納尼?不要啊!龍少歐巴,你快醒醒,快醒醒啊!」

頓時,現場一片混亂,其中不少龍少的鐵杆粉絲在竭嘶底里地大喊大叫,眼看著情況就要失控。

小太歲 「這……怎麼可能……」陳台長也是驚訝得嘴巴都大的可以塞下一顆蘋果,他嚯地一聲站了起來,眼神獃滯地看著舞台上方,惘然不知所措。

「台長,你和趙主任趕緊找人過來控制現場,我去看一下龍少。」

林飛交代了陳台長一句,便快速起立接著縱身一躍從台下跳到台上,動作快到簡直比那些專業跳高運動員還要厲害得多。

只是,由於現在全場的焦點都集中在舞台上龍少的身上,所以對於林飛剛才那情急之下的驚世一跳,明顯就忽略掉了。

當然,這也是林飛希望看到的。

他跳上舞台後,快步走到龍少跟前,見幾個女的正在手忙腳亂地給龍少又是壓胸又是掐人中什麼的時候,他的眉頭立刻就皺了。

「你們這樣……是想龍少快點歸西嗎?」林飛厲聲喝道。

「你……你是誰?不幫忙也就算了,還好意思說我們?」

林飛的話立刻引起現場的公憤,尤其是那幾個正在忙著搶救的女人,她們自認為盡心儘力地救人了,可沒想到卻招來林飛這麼一番話,自然不爽到了極點。

林美玲見狀,連忙解釋:「你們別生氣,林醫生沒惡意的,他醫術很厲害的,不如我們就讓他來吧! 戮中情 人命關天呢!」

「林醫生?我呸!你成年了嗎?冒充老中醫很好玩嗎?快給老娘滾一邊去,別礙事!」誰知道,現場一位微胖的女人,非但不聽林美玲的勸告,反而勃然大怒,指著林飛就是一頓痛罵。

「沒錯,你就算要冒充醫生也先把自己化得老一點嘛,這麼年輕,誰信啊?」另一位女人也附和恥笑道。

「……」

緊接著,那些圍觀的人,也開始對林飛指指點點起來,沒有一句好話。

林美玲都聽不下去了,臉色焦急地想要開口幫林飛辯解,可是卻被林飛給搶了先,只見林飛朗聲說了起來。

「你臉色泛白,痛經也是經常性的,平時缺少運動。」

「你身形消瘦,脾虛腎虛,腸胃疲弱,常伴有頭疼……」

「你隆胸隆鼻和隆臀,身上多處假體植入,導致經脈堵塞……」

「你……」

林飛一個接著一個地將現場所有女人身上的病症都給一一說了出來,這在他人看來絕對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但對於他來說,只是舉手之勞,他用望氣術便能做到,而且診斷快准狠!

一番說完,之前還一個個對林飛指手畫腳甚至破口辱罵的女人,都全部閉了嘴,全部都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林飛,那感覺就像是在看一個怪物似的。

「好了,說完,你們慢慢消化,我先救人!」

說完,林飛馬上蹲下來,拿出針包,開始對龍少進行針灸急救,下手快若閃電,肉眼都難以看得清楚,不一會兒,林飛就收了針。

龍少是心肌梗塞,可能是由於之前在門口摔了一次,接著由於生怕林美玲被人給搶走,所以氣急攻心,才會突然腦充血導致缺氧而昏倒。

「我……我怎麼了?你們怎麼都圍著看我?」

五分鐘后,龍少緩緩醒來,睜著朦朧雙眼問道。

「龍少,剛才你主持的時候忽然暈倒了,嚇死我們了,幸好現在你沒事,否則你讓我們怎麼辦呀?」一個龍少的資深女粉絲激動地插話道。

有沒有那麼誇張?

林飛覺得說的太誇張,所以並不打算立刻離開,而是對龍少說:「以後注意點,幸好你今天是在錄製現場,還有遇到我,否則你早就掛了!」

「掛了?怎麼可能?你當我白痴嗎?!」

誰料,這個龍少,非但沒有感激林飛,反而覺得剛才林飛的話完全是針對他的,當即氣急敗壞地大聲罵道。

「你是不是白痴我不敢保證,但你現在身體有病卻是毫無疑問的。」

「你特么才有病!」

(本章完) 「怎麼?你不信?」

「鬼才信你!」

「好,那祝你連鬼都做不成!」

說完,林飛就起身要走,但是他在轉身的時候猶豫了一下,轉過頭來看向龍少,說:「算了,誰叫我是好人呢!這樣,我問你,你現在試著深吸一口氣看看,有沒有覺得胸口像被針刺一樣痛?」

「切,怎麼可能!」

龍少嘴上不屑,但還是立刻照做,當他那口氣剛剛吸上去想要鬆開放下時,猛地覺得胸口傳來一陣如同被針刺一般的疼痛,差點讓他窒息再度暈倒。

「哎喲……疼死我了……這到底怎麼……回事?」龍少大驚失色,捂住心口嚷道。

「還能怎麼回事?你有病!很嚴重,再不去治就會死,聽明白了嗎?」林飛沒好氣地說道。

「啊?這……那我該怎麼辦?」龍少一聽,當即癱軟在地,可憐巴巴地看著林飛,全然沒了剛才的凶神惡煞。

「怎麼辦?涼拌唄!等死吧!」

林飛冷冷地說完后,轉身就要走。

「別呀!林醫生,求你別走啊!救我……」

卻不料,龍少突然像瘋了一樣,顧不上胸痛的折磨,身體就像泥鰍一樣瞬間撲到林飛跟前嗎,並且一把抱住了林飛的大腿,大有林飛不答應他就不放手的架勢。

旁人也被龍少這恬不知恥以及像小強一般頑強的求生意志給震撼住了,都瞪大了眼睛看著他,期待林飛接下來的反應。

「龍少,你放手。」

「我不放,除非……哎喲……你答應救我……」

「如果我不答應,你是不是打算一輩子都不放手?」

「是!打死我都不放手!」

「好,那我就打死你!」

「啊?」

龍少一陣愕然地抬頭看向林飛,見到林飛的拳頭如砂鍋般狠砸過來,他驚得差點尖叫,而就在拳頭即將砸到他的臉時,卻忽然詭異地改變了攻擊軌跡,劃了一道S曲線后,迅速下滑,然後龍少感到胸口疼痛處被猛烈撞擊了一下,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你幹嘛打我……咦?」

龍少下意識地罵娘,可是話沒罵完,臉色驟然一變,隨之停下來急忙深吸了好幾口氣,發現胸口居然不痛了。

「是不是覺得呼吸順暢,不痛了?」林飛收回拳頭,笑問道。

「嗯嗯,真的耶,不痛了呢!你不要告訴我,剛才你那一拳就是專門給我止痛的?」龍少點頭如小雞啄米,隨後不可置信地問道。

「是啊,怎麼了?不行嗎?」林飛聳了聳肩,反問道。

「還真的啊!天吶,太神奇了吧!」龍飛張大著嘴,連聲驚呼起來。

「不會吧?難道這世上還真有那種可以治病的拳法嗎?我特么算是漲姿勢了。」

「什麼不會?這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嗎?」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神醫啊!」

「……」

眾人再次議論紛紛,不過已經不是聲討林飛,而是齊聲恭維,就差沒把他給說成了天上的神仙了。

「你之所以胸口悶痛,那是因為常年身體損耗巨大,熬夜、酗酒、以及那事兒每周的頻率太多,腎源早已被掏空,現在只是胸口刺痛,再這麼繼續下去,恐怕就頭痛、腰疼乃至全身都痛,最後直接下去向馬克思報到!」林飛說道。

嘶~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雖然聽上去林飛說的煞有其事,就跟真的一樣,可仔細回想一下以及觀察一下龍少的言行舉止等等,便不難發現,林飛說的好像真是那麼一回事!

怪不得龍少平常看起來都一副腎虛的樣子,走路都是腳步輕浮,雙眼無神……龍少的一眾同事開始回想之前龍少的行為舉止,越發覺得林飛說的一點都沒錯!

「啊?」

龍少嚇得差點都尿了,哭喪著臉說:「林醫生,那我……還有得救嗎?」

「有沒有的救,那就得看你自己了,除了你,誰都救不了你!」林飛瞥了龍少一眼,說道。

「林醫生,這話什麼意思啊?」龍少一臉懵逼,忙問道。

「我的意思很簡單,看你自己的意願,你是想死呢?還是不想死?」林飛淡淡問道。

「這不是廢……咳咳,林醫生,這還用問嗎?誰會想死啊!我肯定不想死啊!」龍少差點沒忍住又罵人了,幸好最後忍住沒罵出來,但還是忍不住發了一聲牢騷,表明自己的態度。

「不想死就對了!」

林飛臉色一正,說:「從今天起,你得把你一切的壞習慣,包括什麼打飛機、酗酒、熬夜,縱慾過度等等,都戒掉,否則我不會幫你!」

「這個……好,我答應你!一定全部戒掉!」龍少老臉有一紅,但為了保住小命,咬咬牙還是答應了。

畢竟,身體是革命本錢嘛!

身體都特么跨掉了,那還有能力去風流快活啊!

這麼淺顯的道理,龍少當然懂得。

「還有……」

「還有什麼?林醫生您請說!」

「把你現在身家的三分之二捐出來!」

「啊?這個……有必要嗎?」

「嗯,很有必要!」

「好吧!我捐!」

龍少哭喪著臉,簡直就跟死了老子一樣,在電視台辛苦打拚了幾年,他積累下來的財產已達千萬,現在要他捐出三分之二,簡直就跟割了他的肉一樣,比要他的命還狠。

不過,為了保命,他唯有照做。

「還有……」

林飛又伸出一根手指,皺著眉頭說道。

「還有?林醫生,我求你了,能不能一次過說完?」龍少哭喪著臉說道,他寧願被林飛一通數落,一次把所有的要求全說完,總好過像現在這樣老是說一半留一半,都快把人給急死了。

「不能,我得好好想想!」

「哦……好吧!」

「想到了,最後要求吧!」

「您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