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歌左手插在兜里,彎著腰盯著李藝,說道:「上一次你們這一幫子人被我一嗓子吼趴下的事兒忘了是吧?」

「就你這水平,想跟我斗?」

「周衛國跟南千秋都不這麼跟我說話,你這一個小屁孩反倒是跳出來找麻煩?」

「不知天高地厚,自以為是!跳樑小丑!」

黎歌每說出一句話,都會帶上一些精神壓制,讓這幾個人絲毫不敢說話,連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我…」

李藝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說什麼。

他調查過黎歌的背景,什麼都沒有,只知道跟南家的千金有點關係。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敢如此招惹黎歌…

然而黎歌的地位提升都是最近發生的事情,這個傢伙顯然還沒拿到關於黎歌的一手資料…

當然,僅僅從外界看來的話,是看不出黎歌使用了精神壓制的…

在周圍那些圍觀的人眼中,那邊非常明顯,是李藝怕了黎歌,所以才會被黎歌一個眼神嚇到腿軟,並且光是走到他面前便足以將其嚇趴下!

「我沒有時間跟你這小廝鬧騰。」

黎歌直起身,冷哼一聲:「要是再敢在我面前耍你這些小花招,且看你李家願不願意保你。」

說完,黎歌的精神全面收斂,但引出的恐懼的情緒卻並沒有收起…

很顯然,在被黎歌引出恐懼的情緒后,李藝的勇氣已然潰散,哪怕黎歌離開了,他也遲遲緩不過來。

黎歌來到了南兔和九家倆姐妹的面前,臉上卻是露出了些許微笑,說道:「你看,這就是氣勢。要是有氣勢的話,光是幾句話,就足以讓對方產生恐懼,光是精神壓制,就能讓對方的氣勢潰不成軍!」

「氣勢與精神壓制嗎?」

聞言,南兔點了點頭:「我明白了,我會去專門學習學習的。」

很顯然,這種技巧非常的有用。在幾乎任何的場合當中,尤其是總比沒氣勢的要好。

黎歌展現出來的這一手,雖然有兔之聖獸的情緒操縱的成分在裡面,不過那隻不過是額外附加的,就算不操縱恐懼,黎歌的精神壓制也足以讓這個小子恐懼。

只要精神力足夠強悍,配合一些細微的表情控制,也很容易讓你的氣勢遠超其他人。

黎歌看了一眼周圍那些圍觀的人,臉上的表情有些無奈…

他有種想法,或許,自己的確應該來個殺雞儆猴,讓別人明白不應該招惹自己,減少一些麻煩。

他又看向九家倆丫頭守著的兩個箱子,這兩個箱子看上去都比較高級,使用的材質是黎歌不清楚的金屬,應該是比較稀有的輕金屬製成,否則南兔和九家倆丫頭估計沒辦法把這兩個箱子搬過來。

每個箱子都是1M×1M×1M,這倆玩意兒看上去質量不輕。

「這裡面就是你爸給我整來的?」黎歌看向南兔。

南兔點了點頭,從兜里掏出一本小冊子,說道:「這是第一批,一共應該至少有三批以上,這個手冊是裡面素材來自那些魔力生物。」

「好的,我收下了!」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最新章節、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淺淡語、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全文閱讀、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txt下載、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免費閱讀、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淺淡語

淺淡語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狗住,我能奶到地老天荒、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末世戀愛守則最新章節、末世戀愛守則閑閑鼠、末世戀愛守則全文閱讀、末世戀愛守則txt下載、末世戀愛守則免費閱讀、末世戀愛守則閑閑鼠

閑閑鼠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末世戀愛守則、

。 宮玉心中「咯噔」一跳,跑動的腳步慢下來,並慢慢的停下。

夏文樺聽不懂那副將說的話,察覺到宮玉的異樣,他亦是停下來。

那副將還在等著二人過去。

宮玉頭皮發麻地轉過身,只聽那副將道:「你二人是幹嘛的?我怎麼看你們如此眼生。」

宮玉:「……」

眼生?這是不是說他對他的下屬都挺熟悉的?

宮玉心念一轉,道:「回大人,吾二人是做飯的廚子,此番前來取糧,看糧食丟失之後,也想跟著去找找。」

她的刺納語說得相當標準,那副將皺了皺眉,倒也找不出什麼破綻來。

但那副將生性多疑,思慮一下,炯炯有神的眼眸便盯著宮玉道:「你們是哪個營地的廚子?」

宮玉:「……」

哪個營地?

惱火了,這該死的怎的要問這麼細啊?

她和夏文樺初來咋到,哪裡有空去打聽那些名頭?

正不知怎麼回答,山下忽然奔來幾個穿著將領服飾的男人。

宮玉眉眼一動,假裝被那些人驚到了,朝那邊看了看后,和夏文樺卑躬屈膝地側身讓開。

管理糧食的將領也注意到了那幾人,對打聽宮玉和夏文樺所在的營地也不怎麼感興趣,他遂將注意力轉到那邊去。

幾個眨眼的工夫,那幾人就到了他的面前。

果不其然,幾人都是來興師問罪的。

管理糧食的副將聽得很不爽,一張臉黑沉沉的宛如要殺人一般。

其一人分析道:「昨日的火到底有沒有把山洞裡的糧食都給燒著了?」

管理糧食的副將怒道:「沒有,那火很快就滅了。你若是不信,大可以去問,當時滅火的又不只是一兩個人。」

另一人歪著腦袋冥思苦想,「那就奇怪了,這山洞裡面再也沒有其他的出路,那咱們的糧食是如何丟失的呢?若是大梁人前來偷糧,不可能做得神不知鬼不覺的吧?」

「就是啊!我問了許多人,都說昨晚很安靜,沒有任何異常情況發生。」

「這真是奇怪了,難道那麼多的糧食還能飛了不成?」

在前說話那人看了看這周圍的山脈,冷颼颼地打了一顫,「實在是想不通,莫不成有鬼?」

除了往這方面想,他的腦袋瓜也想不出有誰能如此神通廣大到取走了二三十噸糧食而不驚動任何一個守衛的士兵。

這言論可能會動搖到軍心,管理糧食的副將立馬呵斥道:「你胡說八道什麼?」

看幾人沒談論出一個所以然來,反倒還有吵架的趨勢,宮玉和夏文樺相視一眼,默契地往山下走去。

在幾個將領的眼皮子底下逃跑,二人不覺有些如芒在背的感覺。

的確,在這種情況下,只要二人暴露身份,那就絕對無法逃脫。

二十萬大軍連襄陽城都能攻打得下來,還怕捉不住他倆人?

宮玉和夏文樺走著,每走一步都膽戰心驚地生怕背後那個管理糧食的副將喊他們回去。

待下了山,確定那些副將都看不見他們了,二人這才長長地吁了一口氣。

「那兩個人呢?」

跟幾個副將商討對策的管理糧食的副將冷不防想起那兩個面生的士兵,再度朝那邊看去,哪裡還有人?

一個不好的預感冒上心頭,他一驚,「不好,難道他們……」

雖然不覺得山洞裡丟失的糧食是那兩個手上空無一物的士兵偷的,但無論如何,此刻都應該查清楚每一個士兵的身份,特別是那種讓人有所懷疑的。

懶得跟那幾個想將所有責任都推到他身上的副將胡咧咧,他遂帶領幾十個人朝山下去找。

……

從山上下去就是刺納大軍的營地,要想避開刺納大軍的營地,除非繞著山脈走半圈。

山脈的面積很廣,走半圈得花十天半個月;再則,現在刺納大軍都撒出去尋找被偷的糧食了,繞著山脈走也不見得就遇不上刺納兵。

是以,宮玉和夏文樺只有大著膽子穿過敵營。

營地里的士兵果然少了許多,只是,還有十多萬士兵的營地,其人員的密集程度也不可小覷。

「找空營帳。」

宮玉在夏文樺的耳邊輕言一句,而後又裝作若無其事地前行。

「這裡。」夏文樺很給力,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不多時就找到了一個。

二人趁無人之時,一下鑽進去。

宮玉道:「文樺,我得把紅火蟻取出來,一會兒你得小心了,千萬別被紅火蟻給咬了。」

夏文樺道:「你是想擾亂軍營,然後趁亂逃走嗎?」

「嗯,你看外面守衛的情況,咱們根本就沒有機會逃走。」

宮玉說罷,便取出一部分紅火蟻扔到營帳裡面。

密密麻麻的紅火蟻到了地上,立馬四處亂爬。

宮玉和夏文樺才瞧了一眼,就趕緊往外面走。

有刺納兵巡邏到這邊來,二人還轉到營帳的另一面去避開。

不了盞茶時分,紅火蟻就從營帳里爬了出來。

有刺納兵看到,奇怪地自言:「怎會有這麼多的螞蟻啊?」

始終沒覺得那螞蟻有什麼危害,他還用力踩了幾腳。

和他一樣,好些人也是如此想法。

只是,一不小心,就有人被那紅火蟻咬了。

咬得有些疼,還使勁的往身上爬,這讓一些不喜歡蟲子的刺納兵驚慌失措地喊道:「螞蟻,好多的螞蟻,怎的這麼多啊?」

他們用力地拍死螞蟻,還遠離那個地方。

然而,讓人想不到的是營地里的其他地方也同樣出現了許許多多的螞蟻,好像是從地下鑽出來的一樣,莫名其妙的就出現了。

數量太多了,這就不得不讓人重視了,而營地裡面也因此混亂了起來。

宮玉丟完了所有的紅火蟻,拍拍手,心顫顫地道:「好噁心。」

看到那紅火蟻的密集程度,她全身的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

為了躲避紅火蟻,宮玉和夏文樺都往外面跑。

同一時間,和他們一樣亂跑的刺納兵簡直不計其數。

有將領認為那左右不過是一些螞蟻而已,不足為懼,還拔出刀來恐嚇士兵,讓他們安靜下來。

不料,現實很打臉,那將領的話才說完,就有被紅火蟻咬的士兵昏倒在地上去。

人群又一度慌亂起來。

宮玉和夏文樺趁機又趕緊跑。

。 葉康笑了笑,言道:「原來各位師兄是為這青年榜排名而在此糾結,既然如此,我將這個榜首的虛名送給各位師兄弟不就可以了嗎!何必如此這般耿耿於懷呢?」

葉康這話一出,著實惹惱了謝元甲,謝元甲臉色黑青,本來就有挑謔葉康之意,後來經過蘇陽一番挑撥,火上澆油,心中的烈火是越燒越旺,謝元甲臉面便已是掛不住,現在見葉康言語如此不屑,一時也不僅十分光火,當即鏗鏘道:「葉康,你也未免太過於狂妄了,誰要你讓,有本事,咋們再真正的比試一場,看看到底誰第一,」

葉康言道:「謝師兄,我剛才已經說過了,如果你硬是那麼在乎這個榜首的話,我讓給你就可以了,何必一定要刀兵相向,苦苦相逼呢?」

謝元甲厲聲言道:「葉康,你要有種,就接受我的挑戰,咋們現在就比試一場,否則你就是縮頭烏龜,」

葉康並沒有因為對方的冒犯挑釁有絲毫驚慌,不置可否的言道:「謝師兄,你這是何必呢,你今天就是殺了我,我也是不會接受你的挑戰的,」葉康言完便視若無睹的向殿室門口闊步行去,準備就此離開殿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