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蕾認真的點了點頭,「是真的。」

「哦!」吳用這才懶洋洋的伸出手,和麥小龍象徵性的握了握,然後就冷笑著說,「有些人啊!就是給自己的臉上貼金!或許和邵總見過幾次面,就成了邵總的朋友,黃蕾,你可要小心一點啊!」

黃蕾皺了皺眉頭,她很想將自己所看到的一切,都告訴吳用,但是她心裡想,就算是告訴了吳用,吳用也未必會相信,況且這時候麥小龍已經開口了,她也就只好將到嘴邊的話給吞到了肚子里。

「我和邵總是不是朋友,和你沒有什麼關係吧!好了,你們不是定了西餐嗎?那就趕快走吧!我朋友也快出來了呢!」麥小龍有些不耐煩地說。誠然,吳用的態度已經徹底的激惱了他。

黃蕾深深看了吳用一眼,心裡想這傢伙還真是狗眼看人低,然後面帶恭敬的笑容,「那麥先生,我們就先走了?」

「嗯。」麥小龍淡淡地點了點頭。

黃蕾嘆了口氣,本來她還想多和麥小龍客套幾句呢!她可是看到了當初邵佩倩對麥小龍的態度,相信只要麥小龍的一句話,她黃蕾在女神集團就能如同芝麻開花一樣節節升高。可是眼前的這一切,被這個叫做吳用的傢伙給破壞了。

這讓黃蕾對吳用產生了一種不滿。

不過她可不敢得罪吳用,吳用是女神集團的一個科長,而且據說他上頭還有人,那個人的權利就算比不上邵佩倩,在女神集團也是能說的上話的人物。也正是這樣,所以黃蕾才想方設法的去接觸黃蕾。

看麥小龍下了逐客令,黃蕾不敢違逆,只得邁開腳步準備離開,而那個吳用早就等的有些不耐煩了,自然也邁開了腳步。

但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一個甜美的聲音響起,「啊!我來遲了!麥大哥,不好意思啊!」隨後一個人就從不遠處的辦公樓里匆匆跑了出來。

麥小龍看著急沖沖跑過來的方冰冰,笑著說,「慢著點,小心別摔到了。」

而聽見了方冰冰的聲音以後,吳用和黃蕾也下意識地轉頭看了過去。當吳用看見了方冰冰的時候,眼神里明顯閃過了一絲驚艷,抬起的腳步也放了下來。

很快方冰冰就走到了麥小龍的身邊,她吐了吐舌頭,然後抱怨道,「哼,該死的老闆,非要讓我加班!如果不是今晚上我們要去吃飯,恐怕我就出不來了!」

本書首發於看書罔

… 方冰冰穿了一身普通的白色職業裝,修長的腿上穿著絲襪。說來也是巧合,她身上的打扮和那個黃蕾居然是一模一樣。也就是說,兩個人撞衫了!

畢竟職業裝的款式並不多嘛!兩個人撞衫也完全不奇怪。

可是當方冰冰近距離站在一塊的時候,效果就出來了。方冰冰本來就身材高挑,輪個頭而言,比黃蕾要高出一個頭,而且方冰冰的身材也比黃蕾要豐腴很多,最重要的是長相!

方冰冰是素顏,但美麗的足矣讓人窒息,可是黃蕾呢?她看上去很會化妝,臉上經過了精心的打扮,站在尋常人的面前,或許會讓人多看兩眼,可是和素顏的方冰冰一比,簡直就是一個醜小鴨。

所以黃蕾低下了腦袋,同時不甘地咬了咬嘴唇。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長相是天生的,黃蕾一想到這裡,忽然就有些憎恨自己的父母來。

方冰冰卻沒有想那麼多,走到了麥小龍身邊,她只是用眼角瞥了吳用和黃蕾兩個人,然後就用有些疑惑的語氣問,「這兩位是?」

「哦!路過的人。」麥小龍淡淡地說。

方冰冰點了點頭,隨後就眨了眨眼睛,笑著說,「麥大哥,你等我等著急了吧!」

「本來是有些著急的,不過一想到玫瑰,我就不著急了。」麥小龍笑眯眯地說。

「玫瑰?什麼玫瑰?」方冰冰一愣,隨後就回想到了什麼,雪白的肌膚上立刻抹上了一層血色,「啊!你個大色︶狼,你又在逗我!」

麥小龍哈哈大笑。

方冰冰的下身,也就是肚臍眼下方的部位,確實有一朵玫瑰,當時在賓館的時候,方冰冰洗澡以後沒想到麥小龍進去了,然後被麥小龍給看見了。當時她要死的心都有了。

不過方冰冰生性就大大咧咧,而且麥小龍也習慣了和她開玩笑,所以兩個人都沒將那當成一回事。此時聽見麥小龍在別人面前提到玫瑰兩個字,方冰冰自然是羞怒交加了。

「你要是再敢提玫瑰,我就不理你了!」方冰冰不依不饒地用手捶著麥小龍的胳膊。

「好了,不鬧了,我們還要去接人呢!」任由方冰冰在自己身上捶打了幾下,麥小龍笑了笑,然後一本正色的說。

方冰冰點了點頭。

而在兩個人附近的吳用和黃蕾,心中卻各有所向。吳用從看到方冰冰的那一刻起,就被她給迷住了,再看看身邊的黃蕾,眼神立刻就多出了一絲嫌棄。而黃蕾則是震驚於他們兩個的關係!

這個麥小龍不是邵總的男朋友嗎?怎麼和這個叫做方冰冰的這麼親昵?

雖然黃蕾並不知道兩個人所說的玫瑰是幾個意思,但是看他們那曖昧的樣子,她也能練想出來一部分。難道,麥小龍並不是邵總的男朋友?

但是不可能啊!依邵總的性格,她最討厭別人衣衫不整了,而且因為麥小龍,現在整個公司都在傳兩個人的緋聞,邵總居然也沒有澄清。

不澄清代表什麼?那就是默認了!從女人的直覺里,黃蕾能判斷出,邵佩倩對這個麥小龍絕對是有好感的!

很快黃蕾的腦袋裡就冒出了另外一種可能。

麥小龍腳踏兩隻船!

得到這個推斷以後,黃蕾的神色里明顯閃過了一絲狂喜。如果真是這樣,那麥小龍就相當於是有了把柄在自己的手裡!不怕他不乖乖的就範!

想是這樣想,黃蕾卻微笑著對吳用說,「吳科長,我們走吧!我肚子有點餓了呢!」

本來黃蕾以為,吳用會跟著她走,畢竟之前吳用就不止一次的在催促她,但是結果出乎了黃蕾的意料。這時候吳用有些嫌棄地看了她一眼,然後上前一步,對方冰冰溫柔地說,「這位小姐,我可以認識你一下嗎?」

他的這個行為,讓幾個人都下意識地皺了皺眉頭。

方冰冰有些疑惑地看了他一眼,然後又看了看麥小龍。見麥小龍對自己微微搖了搖頭,方冰冰就略帶歉然的說,「對不起,我不想認識你。」

吳用自然看見了這一切,他的眼神里閃過一絲厲色,狠狠瞪了麥小龍一眼,語氣卻變得更溫柔了,「你叫方冰冰對吧?我叫吳用,很高興認識你!」同時就伸出了手。

他的這個態度,和之前對麥小龍的態度,簡直就是天壤之別!不過方冰冰壓根就不買他的帳,當初在學校的時候,方冰冰可是笑話啊!整個學校想要追方冰冰的,連起來都能繞地球一圈了!她什麼人沒有見過?

「你這個人有毛病啊!我說了不想認識你,煩不煩啊!」方冰冰不滿地說,同時挽住了麥小龍的胳膊,「麥大哥,我們不理他,我們去接小花去。」

麥小龍點了點頭,兩個人就邁開了腳步。

吳用的臉色變了,作為女神集團的一個科長,而且上面還是有些背景,在公司里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和他搭訕,但是吳用都保持著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姿態!今天見到方冰冰,可以說是他第一次主動上前打招呼。

本來以為方冰冰在看到自己的時候,會被自己迷住,最起碼也會彼此認識一下,交換個電話號碼什麼的。可是方冰冰卻罵他有毛病!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看著兩個人離開,吳用終於按耐不住地大聲喊道,「方冰冰小姐,有些男人習慣花言巧語,長得也很小白臉,但卻一肚子的草包,我好心的提醒你一句,你可要認清楚眼前的一切啊!」

方冰冰和麥小龍停下了腳步。

方冰冰轉頭,看了吳用一眼,帶著一絲怪異的笑容,「你剛才說什麼?什麼小白臉?什麼肚子里都是草包?」

而麥小龍也靜靜地看著他,眼神冰冷地,好像就是在看一個死人一樣。

接觸到麥小龍的眼神,吳用下意識地打了一個寒顫,他心裡想,這個人的眼神怎麼忽然變得這麼可怕了!不過看見方冰冰對自己笑了,吳用居然鬼迷心竅地大步上前,指著麥小龍的鼻子說,「就是這個人!別看他長得很好看,但實際上一點本事都沒有。你看看他身上的衣服,多麼的寒酸!」

看書惘小說首發本書

… 吳用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而有些人,或許看起來不太起眼,卻是有真實本領的。方冰冰小姐,我是女神集團的一個科長,而且還是比較能說上話的那一種,年收入將近百萬!我們女神集團更是一個大集團,如果你願意的話,只要我一句話,你就能來上班。你認為怎麼樣?」

吳用有些吹牛了,他雖然是科長,但女神集團這麼大的公司,科長不計其數,就算他有背景,年薪也沒有百萬那麼多,充其量也就是六七十萬而已,這還是加上年底分紅!至於讓方冰冰去女神集團上班這件事,他倒是有些把握。

這也是仗著他的背後有些勢力罷了。

本來吳用以為,自己亮出了身份,並且還認出了一個魚餌–女神集團只要是燕城的人,幾乎都想在裡面工作,它的工作待遇是相當不錯的,比起方冰冰所在的那個小公司而言,是不可一日而與的。

但方冰冰卻淡淡地說,「對不起,我可沒那個興趣。我感覺我現在在的公司很好的。」

吳用還想要說什麼,麥小龍已經邁開腳步,朝著他走了過去。

「你剛才說什麼?什麼草包?」走到吳用的面前,麥小龍和顏悅色的問。

被方冰冰拒絕以後,吳用感到自己很沒有面子,這時候氣急敗壞地說,「我說的就是你!一看你就知道是小白臉,肚子里都是草包,哼。」

麥小龍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有些難為情地說,「雖然我長得比較帥,而且有當小白臉的資本,但是你怎麼能這麼看不起人呢!我可不是靠長相吃飯的!我也是有本事的!」

「你有什麼本事?」

「我會打架啊,而且身手還相當不錯!」麥小龍笑著就抓住了吳用,然後輕而易舉將他給提了起來,沖著他的臉就是一個大巴掌,「比如這樣。」

吳用被這一巴掌直接給打蒙了。

「再比如這樣。」麥小龍又慈眉善目地手一松,吳用的身子就從他的手裡朝著地上往下落,不過雙腳還沒有接觸到地面,麥小龍就一腳踹過去,將吳用給踹飛了。

吳用感覺眼冒金星,整個人都好像是在夢遊一樣,等被摔在了地上,才緩緩醒過來,並且了解到了發生什麼事情。他從地上爬起來,然後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臉。

他發現自己的臉腫得和猴屁股似得。

「你敢打我?」

「你別誤會,我就是和你示範一下,我不是草包而已,雖然我承認我擁有令人嫉妒的美貌,但不代表我就要去當小白臉不是。好了好了,既然和你解釋清楚了,那我們就走了。」麥小龍連忙擺了擺手,裝出一副老實巴交的樣子,滿是認真的說,說完這句話就走到方冰冰的面前,拉著他的手朝著大眾越野車走了過去。

剛才麥小龍動手的時候,方冰冰和黃蕾直接傻眼了,這會兒方冰冰忽然就忍不住笑了起來。她當然是知道麥小龍身手的,當初在盤龍架的時候,那是一片原始森林啊,麥小龍還是來去自如,就好像是在自己的家裡一樣輕鬆自在,更別說是眼前這個經常坐在辦公室,手無縛雞之力的職場中人了!

令方冰冰感到意外的是,麥小龍還有如此搞笑的時候。在方冰冰的印象里,麥小龍是那種不太喜歡開玩笑,說話一言九鼎,說一不二的人物。還記得第一次見到麥小龍的時候,是在火車上,麥小龍就一直冷冰著一張臉,就算她這麼一個大美女坐在身邊,都目不斜視的。而第二次在密林里,更是見識到了麥小龍殺伐果斷的一面。

而剛才麥小龍的表現,顛覆了麥小龍以往在她心目中的印象。剛才的麥小龍,看上去更像是一個頑劣的隔壁領家哥哥。

「方冰冰,我帥不帥?」

「帥!」

「嗯!我有時候想,我要是能不這麼帥就好了!有了這麼帥的面孔也是一件無奈的事情啊!驚天的才華都被遮住了。」麥小龍長嘆了一口氣,一副看破風塵的模樣。

「哈哈哈!」方冰冰再次哈哈大笑了起來,兩個人很快就走到了大眾越野車附近,上了車以後,麥小龍就發動了車子,揚長而去。

直到這時候,黃蕾才回過神來,她的心裡一陣駭然。剛才麥小龍動手了?而且他的身手,似乎很厲害的樣子,吳用居然連一點防禦的措施都沒有做出來!

這也就算了,黃蕾還從來沒有看過,一個人動手打了人,臉上還沒有罪惡感,甚至打人的時候還面帶笑容的。人在憤怒的時候才會打人,所以打人的時候,表情或多或少都帶著一絲猙獰,就算是在練習拳擊打沙包的時候,也會挑眉弄目吧?

可是剛才麥小龍動手打人的時候,神色輕鬆,就好像是隨手撕掉了一張紙一樣簡單自如。這種談笑風生的表情和神態,真的是在打人的時候可以使用的嗎?

很快黃蕾就走向吳用,並且問,「你沒事吧?」

「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樣子嗎?」吳用面色猙獰,幾乎用吼的說。

「我是看你的臉,有點嚴重,要不要我送你去醫院啊?」

「滾!你個臭biao子!勞資要不要醫院管你什麼事情啊!」

一聽這話黃蕾就火了。本來黃蕾對吳用就沒有感情,純粹就是抱著利益才和他接觸的,現在發現他的為人並不怎麼樣,而且還相當的剛愎自用。這種人註定沒有什麼大出息。況且黃蕾認為自己抓住了麥小龍的把柄,自然也不再給吳用好臉色看。

「我之所以關心你,是因為我們是同事關係而已。你以為我真心是關心你嗎?哼,別做夢了。好了,這頓飯我也懶得吃了,既然你不需要我送你去醫院,那我就走了。」

說完這句話,黃蕾就邁開大步朝著遠處走了去。

「你……你!」吳用差點被氣瘋了。這真是禍不單行啊!本來被人打就已經相當晦氣了,沒想到黃蕾還落井下石,他咬著牙,眼神里閃過一絲仇恨的目光。

本書首發於看書惘

… 「我要報警,對,我要報警。」他喃喃地念叨著,然後就抓起了手機。片刻之後手機接通了,聽見警察同志的聲音,他感動的都快要哭了。

「喂,我被人打了。」

「什麼?我被誰打的?好像是叫做麥小龍.他開著一輛大眾越野,車牌號是xxxx……」

掛了電話以後,吳用咬了咬牙,眼神裡帶著一絲陰沉的目光。

麥小龍和方冰冰是趕在了燕城四中放學前,趕到了學校的門口。這會兒學校門口那是人山人海,找了很久才找到一個停車位。方冰冰就下了車去接小花去了,至於麥小龍則閉上了眼睛,微微休息了片刻。

最近他晚上都在努力的修行真氣,雖然已經不需要睡眠了,但是生理方面還是有些不大適應。越是晚上睡眠少,麥小龍越是感覺到睡眠的可貴,所以抽個空麥小龍就會閉上雙眼。倒不是因為犯困,而是很享受這種閉著眼睛,周圍陷入一片黑暗的感覺。

這時候他能感覺到周圍很安靜,甚至還能察覺到,身邊時不時路過的人,還有他們的心跳聲。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閉著眼睛的麥小龍就像是察覺到了什麼,猛地睜開了眼睛,同時面帶笑容地下了車。他感覺到幾股熟悉的氣息朝著自己走了過來,應該就是方冰冰等人。不過當麥小龍看到那幾個人的時候,不由愣了愣。

來的是三個人,在麥小龍的想像中,這三個人應該是方冰冰姐妹還有小花,可是方落卻沒有出現在這裡,站在方冰冰和小花身邊的,是一個相當熟悉的小姑娘。

龔世琪!

「你怎麼在這裡?」看見龔世琪笑眯眯地陪著方冰冰兩個人走過來,麥小龍劈頭蓋臉的就問,而且語氣里滿是質問的味道。

「麥大哥,怎麼,你和龔世琪認識嗎?」小花這時候一愣,就連方冰冰也瞪大了眼睛看著麥小龍。

「我和大叔當然認識了,而且我告訴你哦!大叔在未來還會是我的丈夫!我會嫁給他!」龔世琪看起來和小花很熟絡,而且可以看得出,不過是幾分鐘的時間,她就和方冰冰混的廝熟了,這會兒一隻手挽著一個,對麥小龍眨了眨眼,同時笑眯眯地對兩女說。

麥小龍臉色一黑,「瞎說什麼!」隨後他就問小花,「你是怎麼和這丫頭認識的?我記得你們應該不是一個班級的吧?還有你們怎麼今天在一起出來的?」

麥小龍不是討厭龔世琪,而是覺得自己不能耽誤這麼一個高中生的學習,所以和她之前,能不見就不見。他不是用下半身思考的人,對於喜歡自己和自己喜歡的女人,他要做到自己應有的責任。

「麥大哥,你生我氣了?」小花看見麥小龍的樣子,嘴巴一撇,就快要哭出來了。

而看見小花受了委屈,方冰冰不樂意了,她眼睛一瞪,指著1大聲說,「你幹嘛!你什麼意思?你為什麼要對小花妹妹那麼凶?你還是人嗎?我看錯你了!」

麥小龍頓時感覺一個頭兩個大,他有說什麼嗎?他好像什麼都沒有說啊!更沒有責備小花的意思啊!怎麼現在說來說去,都成了自己的不是啊!不過麥小龍知道和女人是不能計較那些的,將方冰冰和小花拉到了一邊,她有瞪了龔世琪一眼,然後低著臉和兩女陪著不是,同時壓低聲音說,「我這不是責備小花,我就是感到奇怪嘛!小花來這裡沒幾天,而且和龔世琪還不是一個班級,怎麼會和她認識的。小花是我帶出來的,我當然要為她負責啊!」

兩女的態度好了一些。

「我說麥小龍,你小子行啊!喜歡你的人不少啊!就連高中生對一口一個大叔的叫你!今天開家長會的場面,小花和我說了,你在這群學生中間,還蠻能吃得開嘛!」方冰冰偷笑著說,「還真是一個小白臉啊!」

別人說麥小龍小白臉,麥小龍一定不願意,但是方冰冰這樣說他,他就只能是無可奈何了。小白臉就小白臉吧!他又不能像修理吳用一樣的將方冰冰給修理一頓。無奈地嘆了口氣,「你以為我想嗎?長得帥還真苦惱。」

這話讓兩女哈哈大笑了起來。

龔世琪看見幾個人有說有笑的很好奇,就試探性的上前一步,想要偷聽幾個人說話的內容。不過她這小動作才開始做,就被麥小龍察覺到了。狠狠地看了她一眼,麥小龍說,「你別過來啊!」龔世琪只好皺了皺小鼻子,嘴裡嘟囔了一句,「不過去就不過去嘛!有什麼了不起的!」

而方冰冰看了兩個人一眼,然後低聲笑著說,「我說麥小龍,這個叫龔世琪的我看對你是一往情深啊!而且長得又這麼可愛,你幹嘛要拒人於千里之外啊!我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麥小龍一陣苦笑,他當然能聽得出來,方冰冰這話的意思,更多的是在取笑和調侃自己。麥小龍無奈地說,「那還能怎麼樣啊!她還是一個學生,我寧可做一個惡人,也不願耽誤了別人的一生。況且這還不是我和那個小丫頭的事情,你想想要是那丫頭的父母知道了這件事,是有多傷心啊!這種害人一生,甚至是害別人家庭一生的事,我可做不來。」

「呦呦呦,看不出來啊!」方冰冰點了點頭,嘴裡還是不依不饒地說,「不都說你們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嗎?你夠理智的啊!」隨後她像是想到了什麼,然後故作神秘地說,「你不會是……那方面不行,或者是性取向有問題吧!」

麥小龍氣得說,「我那方面行不行,你要不要親自試一試啊!」

方冰冰說,「試試就試試,你以為我怕你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