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族長也有些驚訝,他當然聽說過周天盟,甚至從中暗中調查,現周天盟與龍族交往慎密,對周丹也有一定的了解。

其就是擊敗了海神族巫九的人,如今海神族准帝強者早已消聲滅跡不知所蹤,而九大聖代更是一點消息都沒有。

不管從哪方面來看,周丹的確擁有讓他們留意的資格。

儘管他們不知道周丹的真實實力有多強大,但卻知道巫九這人,巫九可以擊殺半步准帝,更可以力戰准帝強者,而對方卻可以將其擊殺,哪怕只是一道靈身,也足以說明一切了。

「原來是周丹小友。」麒麟族長頓時笑道:「之前早說就不會產生誤會了。」

周丹笑而不語,內心卻是冷笑連連,麒麟族長果真是一個見風使舵之人。

「今天大家來此,想必是想要問蛟龍族被滅一事吧?」周丹看著眾人,直入主題。

眾人都是一怔,他們也沒有想到周丹竟然會這麼主動。

他們還在衡量如何開口,卻沒想到對方直接將這件事搬出來了。

「對。」麒麟族長說道:「今日前來,我們只是進行了解,希望能得到一個滿意的答覆,到時候便可以將事實的真相昭告無盡海域。」

許多人都點頭,特別是麒麟族的人,今天他們來的目的確實如此。

而雷晶虎一族與虛空獸一族不過是受到他們的邀請,故此過來走一個場罷了。

「好。」周丹說道:「既然大家都是為了這件事而來,那我也不拐彎抹角了。」

「對於蛟龍族被滅一事,我南天門也正想要去詢問你們三大皇族。」

「什麼?」三大皇族的人都露出疑惑之色,特別是雷晶虎一族以及虛空獸一族,他們很不明白周丹的意思。

「蛟龍族身為妖族四大皇族之一,一夜之間被滅,我南天門也感到很可惜,不知道你們三大皇族對此事了解多少?」

周丹笑眯眯的看著這些人,他直接反客為主,而不是進行解釋。

因為這件事壓根就和他們南天門沒有半點關係,豈可以讓別的勢力來詢問?

在他看來,妖族的另外三大皇族才更值得詢問。

麒麟族長臉色很陰沉,他總算反應過來了,他們原本帶著問題而來,卻反倒被問住了,這讓他感到很惱火。

雷晶虎一族已經虛空獸一族的代表都露出異色,內心苦笑不已。

這周丹果然不同尋常,直接將這個重大問題給甩開了,拋到三大皇族的頭上來了。

「周丹小友,今天我們來的目的就是想要知道你們南天門對蛟龍族被滅一事的看法。」麒麟族長肯定不會回答周丹問題,不然他的面子要往哪放?

他當即說道:「大家都知道蛟龍族與海神族與你們南天門有不小的仇恨,甚至海神族也被你們南天門給滅了。」

「而今蛟龍族又被滅,你覺得這件事跟你們南天門沒有任何關係嗎?」

周丹微微搖頭,臉龐閃爍一道冷色,道:「你們身為無盡海域的皇族,蛟龍族被滅一事,無法找到兇手也就算了,卻反將這件事歸到我們南天門頭上,要你們這些皇族何用?」

「你們有何資格被無盡海域各大妖族稱之為皇族?」

醫女鳳華 周丹絲毫無懼,接連的拋出數個問題,讓現場的氣氛進入了空前的緊張中。 在場的四十多尊准帝強者都露出驚訝之色,他們今日前來的目的就是想要讓南天門給他們一個解釋,而今情況似乎相反過來,南天門反倒對他們質問起來了。

雷晶虎一族與虛空獸一族彼此相視,皆都露出無奈之色,他們對周丹了解的不多,但卻深知其性格。

麒麟一族最為憤怒,他們怒視周丹,眼中有著殺意在流動,如果不是礙於清泉老祖還在場,他們會毫不猶豫就出手。

麒麟族的族長麒元更是殺意湧現,竟有幾分出手的趨勢。

「怎麼,回答不上?」周丹冷眼掃著三大皇族,沒有絲毫懼色。

「你們身為妖族的皇族,在無盡海域中生了如此大的事情,沒有找到任何線索也就罷了,竟然還敢來我南天門耀武揚威,當真以為我南天門還欺負嗎?」

周丹很強勢,甚至連清泉老祖都有些吃驚,這完全不符合之前的商討之策,原本他們只是想要盡量壓住眾人的猜疑,然而爭取時間,找出真兇。

沒想到周丹卻直接將這責任給推到了三大皇族的頭上去了,想想周丹的舉動,清泉老祖內心就更加的佩服。

似乎這樣的效果,會更好!

果不其然,遭受周丹接二連三的質問,四十多尊准帝強者啞口無言,他們的確是妖族的皇族,按理來說,無盡海域算是在他們的管理下,如今蛟龍族被滅,他們也難逃其咎。

鮮婚厚愛,老婆別走 「話不能這麼說,我麒麟族雖然是妖族皇族之一,但無盡海域並非在我們的控制下,皇族也不過是一個稱呼罷了。」麒麟族長冷笑道,他現在已經將周丹視為同等的存在了。

也了解周丹內心的打算,不過他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這責任被推到他們頭上來。

「你們南天門與蛟龍族本身是死敵,如今蛟龍族被滅,你們有什麼話想要說?」

麒麟族長說道:「我們今天來不過是想要一個解釋,卻沒想到你們竟然血口噴人,當真是讓我們費解啊。」

「難道蛟龍族真的是被你們給滅了,亦或者某些勢力,得到你們的相助,一舉滅掉蛟龍族?」

眾人屏息,看向周丹,想要知道其要如何應付麒麟族長的刁難。

「麒元前輩既然這麼說,那還請給一個證據。」周丹渾然不在意,他一眼就看穿了麒麟族長想要將這話題重新丟到南天門的頭上來。

「證據倒是沒有,但卻可以推算。」麒麟族長信心滿滿的說道,似乎已經做好了準備。

「說來聽聽,只要有理,我們南天門便認了。」周丹內心逐漸冷漠了下來,他很想看看這麒麟族的族長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

「各位。」麒麟族長見周丹如此有底氣,突然面向眾人,甚至看了眼清泉老祖,眼中有狡詐的眼神劃過。

「大家都知道蛟龍族與海東門有仇恨,甚至蛟龍族少主更是死在海東門手中,這仇恨根本不可能化解。」

「如今蛟龍族被滅,兇手卻完全找不到,而海東門卻是另一番景象,想必大家都覺得這件事與海東門有關係。」

「其實我也是這麼認為的,甚至我還可以斷定,這件事就和海東門有關係,或者是說和周天盟有極大的關係。」

麒麟族長的這句話引起了眾人的注意,坐在座位上靜靜著等待下文。

「在海東門與周天盟聯手滅掉海神族后,緊接著便是蛟龍族被滅殺,由此可見,現在的南天門,實力讓人擔憂。」

「你敢說蛟龍族被滅一事,和你們南天門沒有任何關係嗎?」麒麟族長冷笑不已。

「我為什麼不敢說?」然就在其麒麟族長逼問的時候,周丹卻站了出來,臉色很平靜,但其話語卻無比的堅定,充滿了一股強勢之氣:「我現在可以明確的告訴你們,蛟龍族被滅一事,跟我南天門沒有半毛線關係。」

「你們如果想要以此來威脅我南天門,或者從中得到什麼好處,那就不要怪我將醜話說在前頭了。」

「我南天門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周丹眼中流動著強烈的戰意,盯著在場的四十多尊准帝強者:「不過想要動我南天門之前,先從我身體上踏過去。」

現場一片死靜,他們沒有想到周丹竟然會如此的強勢,更沒有想到南天門會以這種態度來解決這件事。

原本以為四十多尊准帝強者降臨,南天門會無比的冷靜對待,而今反而火上加油,沒有絲毫退縮之意。

「好,好!」麒麟族長最先按耐不住,他眼中有著殺意,看著周丹說道:「今天我也算見識到周丹小友的手段了。」

「不過我需要提醒你,歷史上天才很多,但成長起來卻沒有幾個,這件事既然你們一口咬定責任在於我們,那這件事也就罷了。」

「希望他日再見,會讓我看到不一樣的你。」

這句話純粹是威脅,其意思非常的明顯,今天既然你們南天門將這事情給推了一乾二淨,那麼也就算了,不過以你至尊境大圓滿的實力,卻有點不夠看了。他日再見,是死是活將會是一個未知數。

麒麟族長在威脅周丹,既然周丹將這件事推卸到皇族的頭上來,那麼他就沒有理由在隱忍了。

「期待再見的一天。」周丹渾然無懼,對麒麟族長的威脅根本沒有放在心上,如果是其他至尊境修士,早就被活生生嚇死了。

面對一尊准帝巔峰的存在,誰能做到不在意的程度?九洲大6唯有周丹一人了吧?

「你威脅我的人?」周丹不在意並不代表別人不在意,清泉老祖從王座上站了起來,身上爆出無可匹敵的氣息,冷眼盯著麒麟族長,冷聲道:「今天我就將話給放在這裡了,他日如果周丹出現什麼意外,在場的各位我會一一拜訪。」

許多人都變色,清泉老祖竟然如此的強勢,面對這四十尊准帝強者,仍舊展現出他強勢的一面。

須知這些可不是尋常的准帝強者,而是出於妖族三大皇族之人,除了雷晶虎為天獸,虛空獸與麒麟族都是神獸,且還是荒古時期就是頂尖神獸的存在。

清泉老祖卻對此嗤之以鼻,對這些曾經有過輝煌的神獸,仍舊無比的強勢。

「清泉兄,你最好不要自誤!」麒麟族長冷靜不下來,他好歹也是麒麟族一族之長,雖然現在的南天門勢大,但也比麒麟族強不了多少,而且他還是真正的神獸,根本不是現在一些半桶水神獸可以比的。

「要戰便戰,哪來的廢話?」面對麒麟族長的威脅,清泉老祖卻是更加的強勢,甚至他身上的氣息已經到一觸即的程度了。

接待大殿的氣氛緊張到極致,麒麟族的二十多尊准帝強者嚴陣以待,一旦有什麼不對勁,立刻動手。

同時,接待大殿四周出現了數股強大的氣息,這些人都是南天門的准帝強者,長達幾個月的展,南天門本身准帝強者是沒有增加多少,但卻招收了十多尊准帝強者。

如今,南天門也有將近二十尊的准帝強者,儘管比麒麟族的少,但可別忘記了,此地乃南天門的總部。

若真的動起手來,孰強孰弱尚且不知。

麒麟族長臉色難看,他也沒有想到南天門竟然有將近二十尊的准帝強者,儘管數量上比他們少,可此地乃南天門的總部

真要動起手來,他們根本占不了多少便宜,甚至還有可能吃大虧。

就在這一觸即的時刻,雷晶虎一族的副族長卻是輕微咳嗽了一聲,他緩緩起身,對著清泉老祖行了一禮:「清泉兄,切勿動怒,這件事我雷晶虎一族信你們,所以今後雷晶虎將與南天門共進退!」

「什麼?」麒麟族長已經麒麟族的人盡數臉色大變,他們有些惱火的看著雷晶虎一族,在這個節骨眼上,雷晶虎一族竟然支持南天門,這無意是不將他們麒麟族放在眼裡。

同為妖族皇族,理應互相支持,可雷晶虎一族卻沒有如此,反而反過來支持南天門,這就是與麒麟一族唱反調,而且所選擇的時間還是麒麟族與南天門撕破臉皮的時候。

如果單單一個南天門,麒麟族根本不怕,可現在有了雷晶虎一族的加入,真想要栽贓嫁禍,那就需要重新掂量一番了。

「我虛空獸也相信南天門。」這時候,虛空獸的代表也站了出來,表明了態度。

「你們……」麒麟族長似乎預感到什麼,當即怒極反笑:「好,好一個狼狽為奸,我看你們如何對無盡海域的所有妖族交代。」

此時此刻,麒麟族長哪裡會不知道雷晶虎一族與虛空獸一族早就商量好了,兩族來此,不過是想要看麒麟一族吃癟罷了。

妖族本身有四大皇族,如今蛟龍族被滅,剩下三大皇族,外表看是其樂融融,實際是暗中相鬥,每一個勢力都巴不得對方死去,現在能夠看到麒麟族吃癟,何樂而不為。

麒麟族長如此的想,卻失算了一個事實,雷晶虎一族之所以會支持南天門,就是因為周丹的緣故,而虛空獸,就不得而知了。

也許虛空獸就是希望看到麒麟族吃癟,故此才會支持南天門。

此刻,三大皇族,已經有兩個無條件支持南天門了,更是相信南天門與蛟龍族被滅一事沒有任何關係。

「我們會如何,不勞煩你費心了,若是沒有什麼事,就給我滾吧。」有了兩大皇族的支持,清泉老祖底氣是前所未有的充足!

而今,他更是直接揚言讓麒麟族長滾出南天門,須知,這可是一尊從荒古時期活到至今的無上存在,實力深不可測,然清泉老祖卻渾然不在意。 麒麟族長臉色異常的難看,在四十多尊准帝強者面前遭受清泉老祖怒喝,饒是活了無盡歲月的他,臉面仍然有些掛不住。

如今現場氣氛異常的壓抑,所有人都難以保持平靜,特別是麒麟族的二十多尊准帝強者,原本他們是佔盡了優勢,奈何另外兩大皇族突然臨陣支持南天門,這令他們內心異常的憤怒。

但,憤怒歸憤怒,現在的局勢,只有傻子看不出來,南天門原本底氣就十足,如今有了兩大皇族的支持,那就更不用說了。

原先的麒麟族或許還有一點底氣壓制住南天門,當然,這必須花費很大很大的代價,甚至這代價也不是麒麟族能夠承受的。

所以,麒麟族想要真正壓的住南天門,難度很大。

如今,虛空獸與雷晶虎兩大皇族當場表明了全力支持南天門,麒麟族則已經不敢在造次了。

現在南天門只要與麒麟族翻臉,只怕會損失慘重。

「還不滾。」在這氣氛極為壓抑的時候,清泉老祖語氣仍舊一如既往的冷漠,他看著麒麟族長,冷笑不已。

「你不要太過分了。」麒麟族長內心相當的憤怒,清泉老祖雖然和他是同一個時期的人物,但若是按輩分來,他還是對方的前輩,可別忘了,他乃麒麟,貴為神獸。

再者就是麒麟族長成名的時候,清泉老祖不過是一名實力弱小的修士,哪裡是可以與他平起平坐的層次。

只不過時過境遷,現在的清泉老祖,的確擁有這份底氣,而且還讓麒麟族長不敢多說什麼什麼。

清泉老祖不過是將死之人,他若是與其計較,那就真的得不償失了。

「我過分。」清泉老祖笑道:「你說說我怎麼過分了,這裡是我的地方,我不歡迎你,還說我哦過分。」

「我現在可以告訴你,若是不走,更過分的都有,你可以繼續留在這裡。」清泉老祖那淡淡的笑聲回蕩在整座大殿。

而現場早已驚呆了,特別是麒麟族的人,他們早就知道清泉老祖的強勢習慣,如今再見,才真正體會到什麼叫無懼任何一切。

而另外兩族的人也苦笑不已,他們這一刻也明白了清泉老祖的性格,甚至僅僅只是知道一點,對清泉老祖的脾氣仍舊捉摸不透。

他們都知道清泉老祖是將死之人,一旦死去,南天門就會失去頂梁之柱,到那時候,整個南天門都要危險了,除非在這期間,南天門可以迅崛起。

換做是他們,在這僅存不多的歲月里,他們會廣結好友,為今後的南天門建立下善果,庇佑南天門一段時間,盡最大的努力,保護南天門。

可惜,清泉老祖的做法卻與其背道而馳,根本不按照常理出牌,讓所有人都招架不住。

「好,好。」麒麟族長心裡的底氣已經很不足了,他知道自己若是再呆在這裡,肯定沒有什麼好果子吃,倒不如直接走算了,儘管這口氣咽不下去,但總比呆在這裡受氣要好。

「今天的事情我麒麟族記下了,他日我麒麟族必然十倍奉還。」麒麟族長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看向虛空獸與雷晶虎兩族的人,生意變得無比的冰冷:「你們身為妖族皇族,卻幫著南天門,我看你們今後如何與我妖族的眾多兄弟交代。」

麒麟族長丟下這句話后,直接消失在大殿中,而緊隨而來的二十多名麒麟族的准帝強者也是冷哼了一聲,很快便消失在大殿中,虛空獸與雷晶虎兩族根本沒有說什麼,就這麼看著麒麟族的人離開了。

麒麟族走後,現場也恢復了以往的平靜,而這時候一道朗爽的笑聲也隨之傳開。

「哈哈,過癮,當真是過癮啊。」清泉老祖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雙手抱拳,朝著虛空獸與雷晶虎一族的代表,無比的感激道:「多謝你們相助了,今天之事,我自然不會忘記。」

「清泉兄客氣了。」兩大皇族的人立刻起身,他們對清泉老祖的脾氣也是一點都不了解,故此也不敢絲毫大意。

上一刻對麒麟族都快撕破臉皮了,下一刻或許有可能對他們同樣如此。

而他們今天之所以支持南天門,清泉老祖只是其中的一個小因素,很大原因是因為中央大殿的一名白衣青年。

他們不約而同的看向這中心大殿的青年,全部露出無奈的神色,如果不是此人,他們今天也用不著和麒麟族撕破臉皮了。

支持南天門,則代表著與麒麟族撕破臉皮。

現在他們心裡很不平靜,看著白衣青年仍舊平靜的站在原地,他們內心甚是無奈。

數人的變化,全都被清泉老祖看在眼裡,此時他也似乎明白了一點,片刻后,那疑惑的臉色終於揭開,露出難得一見到的笑容。

他還在為虛空獸與雷晶虎一族突然間支持他們感到很驚訝,現在終於知道這一切到底是因為什麼了。

想通這一切后,清泉老祖內心的擔憂也終於消散了。

有了這一層關係,南天門在無盡海域中,總算站穩腳步了。

此時周丹也感到一絲疑惑,雷晶虎支持他,那是因為小雷晶虎的緣故,可是虛空獸一族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