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傾城看到這一幕,腦海中第一時間浮現出的是西遊記裡面唐僧念緊箍咒,孫悟空在地上打滾的場景。

鳳傾城咳了咳,現在在這種要去的情況下,她還是不要笑出來比較好。

鯤念咒的速度加快,而幽冥大帝也大叫了出來,兩隻耳朵都流出血跡,

「住手!啊!住手!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幽冥大帝恨恨的看著鯤,鯤手一握,幽冥大帝立刻拿起手,敲打著自己的腦袋。

「噗……」

鯤停下了念咒,吐出一口血,幽冥大帝也停下了掙扎,不斷的喘息著,看樣子,也是精疲力盡。

他站起來,捂著還在隱隱作痛的腦袋。

「鯤,你居然傷了我!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說著,幽冥大帝轉身離去,一瞬的時間就不見了蹤影。

「鯤,你沒事吧?」

鳳傾城看到幽冥大帝離開,總算是鬆了一口氣,連忙扶起鯤。

東方無涯也趕了過來,來到鯤的身邊。

「鯤。」

鯤在鳳傾城的攙扶下站了起來,擺了擺手。

「我沒事,只是沒想到這個幽冥大帝竟然如此強大,是我小看他了。」

「抱歉,都是我把你扯進來的,你的傷勢……」

鯤搖了搖頭。

「你不用內疚,如果幽冥大帝要毀了這個世界,那到時候我也是要出來的,只是我和幽冥大帝大戰本已經傷的很深了,後來又強行試用萬千佛音,傷上加傷,可能沒那麼容易恢復過來……咳咳……咳咳咳……」

「難怪幽冥大帝看到你的舉動以後這麼反常,原來是已經失傳已久的萬千佛音。」

東方無涯捂著胸口,點了點頭。

「沒錯,這個萬千佛音本就是對付心中不正之人,幽冥大帝弒殺成魔,萬千佛音對他來說,就是最大的剋星。」

「只不過可惜了,沒能一舉殺死幽冥大帝,否則……」

鳳傾城有些遺憾。

東方無涯卻開口。

「想要徹底消滅幽冥大帝談何容易,若是容易,我們現在也不會落到這個地步。」

「東方無涯說的對,不過如果你們想打敗他也不是沒有辦法。」

鯤又咳了幾聲,努力的調整好自己的傷勢。

「什麼辦法。」

鳳傾城抬起頭,和東方無涯一起看著鯤。

鯤順了順,開口說到。

「現在幽冥大帝的實力想必你們都已經看到了,我們幾個聯手也沒辦法將他制服。」

鳳傾城和東方無涯點了點頭,確實,幽冥大帝的實力深不可測,和他對打那麼久,最後還是沒有看出來幽冥大帝到底是什麼實力。

「那……」

鳳傾城剛想詢問,鯤就抬起手,打斷了她的話語。

「所以,我說的這個辦法就是,去尋找各方勢力遺留的強大力量,並且聚集在一起,形成強大的力量場,那樣,才有打敗幽冥大帝的機會,

畢竟,現在的我只是暫時讓他離開,一旦等幽冥大帝的傷勢回復,他一定還會卷土而來,到時候,他的實力肯定還會在上一層,就會徹底毀滅這個界面,誰也逃不了,我現在重傷,根本不可能在戰,只能靠你們。」

鯤皺了皺眉頭。

鳳傾城和東方無涯相互看了一眼。

「可是,我們根本不知道要去哪裡找,如果等我們尋找回來,估計幽冥大帝早已經毀滅整個界面了吧。」

鳳傾城珉了珉唇。

鯤閉上眼,緩緩開口。

「我已經為你們打算好了,到時候,我會用我最後的能量強行開啟逆流時光帶,讓你們回到三年前,在這三年的時間,你們必須想盡一切辦法提高你們自身的實力,並且按照我給你們的提示去尋找我說的那些強大的力量,帶回這裡。」

「逆流時光帶?讓我們回到三年前?」

這個不可思議的說法讓鳳傾城和東方無涯都驚訝了。 如果真的能夠回到三年前,那麼一切或許真的還有機會。

鳳傾城和東方無涯的心中堅定起來。

「鯤前輩,你放心,我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期望!」

東方無涯退後了一步,對著鯤微微彎腰表示對鯤的致敬。

「好,那你們讓開吧。」

鯤輕輕推開鳳傾城,東方無涯拉過鳳傾城,兩人後退了幾步。

鯤一手捂著胸口,一手一掌拍在自己的額頭上,藍色的能量在額頭上緩緩流動。

鯤對著東方無涯說到。

「你過來。」

東方無涯放開鳳傾城的手,走了過去。

「前輩。」

「這是我腦中對於所有力量所在位置所有的資料,我把他複製一份放在你的腦中,一會兒信息量會有點大,你做好準備。」

東方無涯點了點頭,鯤的手帶著那團藍色能量放在東方無涯的額頭上。

一瞬間,一股不屬於東方無涯的記憶如同潮水般湧進他的腦海中。

龐大的信息量讓東方無涯腦中一片混亂,劇烈的疼痛使得他青筋暴起。

「無涯……」

鳳傾城揪心的抓著衣襟,卻不敢出言打擾。

不知過了多久,東方無涯才接受了些龐大的信息量,緩過神來,細細的回想了一遍,立刻明白。

「多謝前輩。」

東方無涯對著鯤抱了抱拳。

「無事,你後退吧,一會兒會出現一條銀色的通道,你們只要說著通道一直往前走就可以了,

不過你們要記住,到了三年前,你們不能接觸任何自己的身邊人,因為歷史不可改變,如果你們變動了其他人的歷史,那麼整個時空都會混亂,後果不堪設想。」

「恩,多謝前輩提醒。」

鳳傾城點了點頭。

鯤看自己該交代的都交代好了,又一次閉上眼,雙手掌心向上,靈力在掌心上匯聚,形成了一個個小小的漩渦。

隨即,鯤雙手合併,打開,一個銀色的小門出現在他的手中。

只見鯤雙手之間的門慢慢變大,最後大到一個可以容納兩人進去的通道。

完成了這個舉動以後,鯤的臉色更加蒼白,整個人若隱若現,似乎也很脆弱。

「趕緊去吧,這個門支撐不了多久的。」

「好,前輩保重。」

鳳傾城和東方無涯告別了以後,紛紛踏入了通道中。

兩人都進去后,通道逐漸消失在空氣中,鯤後退了幾步,皺著眉頭,看著消失在空氣中的通道,低喃。

「希望你們能不負我所望。」

東方無涯和鳳傾城在通道裡面一直往前走,東方無涯深怕鳳傾城會走丟,直接將她拉入懷中。

鳳傾城小心翼翼的往前走著。

「想不到鯤前輩也留了一手。」

「恩,正常,真正的強者都會有自己的厲害之處,只不過這個逆流時光帶,也是強大到了極點。」

東方無涯自己也有些不相信,居然可以讓人回到三年前,若不是現在的他正在通道中,或許他都會覺得這只是天方夜譚。

「好了,別想那麼多了,我們要先想想如何可以提高實力。」

「提高實力的辦法,除了修鍊就是實際戰鬥。」

鳳傾城還想來說些什麼,只見通道的盡頭一陣強光閃過,鳳傾城和東方無涯條件反射的抬手擋住雙眼,在睜開時,兩人已經身處在一個小島上。

「這……」

看著面前原生原態的島嶼,鳳傾城一時沒有回過神來。

東方無涯在周圍轉了一圈,走過來說到。

「剛剛我已經大概看過了,這片島嶼應該是海上孤立的島嶼,周圍都是大海。」

「那我們現在豈不是是與世隔絕了?」

「可以這麼說。」

東方無涯也有些頭疼,與世隔絕,那他們還怎麼尋找力量場。

「算了,既來之則安之,我們先安頓下來吧。」

鳳傾城也不是不能接受,在二十一世紀的時候,她自己也曾經在一個孤島上生活了一個月,還不是照樣活下來了。

很快,天色就暗了下來,鳳傾城和東方無涯找到了一個山洞,在裡面燒起了柴火,上面烤著剛剛打到的獵物。

火柴噼里啪啦的作響,兩人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還是東方無涯打破了空氣中的安靜。

「我順了一下我們需要尋找的各大實力,按照我現在的情況來看,可以先尋找天地八荒旗。」

「那這個天地八荒旗在哪裡?」

「天地八荒旗身處在深海之中,所以,我們如果想要找到天地八荒旗,只能夠下海,並且深入到深海。」

「深海?」

鳳傾城轉頭看了看外面波濤洶湧的大海,笑了笑。

「還,還真是符合我們現在的處境啊……」

「恩,很巧的是,我身上有避水珠。」

聽到這個東西,鳳傾城的雙眼亮了。

避水珠,顧名思義,就是可以在水中來去自由。

這下子,就不用擔心了。

「等等,你的避水珠,不會只有一顆吧?」

鳳傾城似乎想到了什麼,立刻停止興奮,問著一旁正在翻著火柴上獵物的東方無涯。

東方無涯抬起頭,看著鳳傾城,沒有說話,那個表情似乎再說,你猜對了。

「不是吧……」

鳳傾城的臉一下子垮下來,剛剛的興奮已不復存在。

東方無涯低頭,在懷裡掏了掏。

「嘩啦啦」的聲響吸引了鳳傾城的注意力,她抬起頭。

只見東方無涯從懷中掏出一顆又一顆的避水珠,看得一旁的鳳傾城一臉吃驚。

「你你你你!你騙我!」

東方無涯一臉無辜。

「我沒有說過只有一顆啊,是你自己認為的。」

看到東方無涯一本正經的說著,鳳傾城氣的牙痒痒。

「算了,看在有這麼多避水珠的面子上,我原諒你了!」

東方無涯勾唇笑了笑,俯身上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