鯤張開口從口中吐出了一桿藍色長槍,一槍刺出漫天能量動蕩一道猶如擎天巨柱一般的槍芒凝聚向彩虹男子刺去。

在遠處的雷鰻眼中,天空中一桿神槍和一柄天劍相撞爆發出恐怖的大爆炸,那恐怖的餘波嚇得他再度遠離。

隨後一道蔚藍色的光芒和一道七彩光芒開始瘋狂衝撞。

他們每一次交手都是看的雷鰻心神顫動,鯤和彩虹男子從天空打到地上,他們所過之處山頭崩碎大地開裂。

鯤身上能量暴動血脈力量沸騰,他的槍芒讓彩虹男子的彩虹天光都是擋不住。

而彩虹男子的劍氣也是一樣,切開他的護體能量在他身上切割出一道道血淋淋的傷口。

他們體外的兩道仙氣都在各自的操控下向對方展開瘋狂攻擊,同時兩人各種秘術神通齊發。

一路上他們交戰所過之處所有生靈都是瑟瑟發抖。

半天後,在一座山頭上彩虹男子披頭散髮身上衣衫破碎血跡斑斑,全身都是遍布拳印和槍傷。

他的彩虹天光已經破碎,體內能量幾乎耗盡。

而在他對面的一座山頭上鯤也是全身劍傷遍布,呼呼地喘著粗氣,身上的氣息也是微弱到了極點。

但是他們一個握著長槍一個拿著長劍目光都是死死地盯在對方身上。

突然兩人雙目中光芒一閃同時向對方衝去,但是在他們衝上半空即將碰到對方時體內的能量竟然同時耗盡雙雙向下方墜落而下。

「轟轟」

山林震動,兩道人影從幾百米高空墜下直接在山林中砸出了兩個人形大坑。

半刻鐘之後彩虹男子和鯤又同時從大坑中爬出他們的目光還是盯著對方。

「噗」彩虹男子體內有鯤的拳勁和能量破壞現在他能量耗盡又受了重傷壓制不住吐出一口鮮血。

而鯤也同樣,他體內也有彩虹男子犀利無比的劍氣切割噴出一大口金色的血液。

隨後他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對方在體內的能量壓制住,彩虹男子看了鯤一眼,眼中閃過憤恨之色和殺機。

他現在是真想衝上去殺了他,因為他莫名其妙將自己纏住和自己大打出手,現在竟然讓自己受了重傷!

但是他知道自己現在殺不了對方,憋著一肚子悶氣和委屈轉頭就走。

而鯤看到彩虹男子起身後也是立刻起身跟在了他後面。

拄著彩虹劍搖搖晃晃走出山林之後彩虹男子發現那鯤竟然拄著長槍一直跟在他身後。

他立刻用劍指著鯤道:「你不要跟著我,我不想看到你!」

「那不行,我們還沒有分出勝負。」

「你如果不想看到我可以把眼睛閉上,你放心我不會從背後偷襲你。」

「等我們傷好了我們再打一場!」

聽到鯤的話彩虹男子內心的憋屈轟然爆發,他直接將彩虹劍扔在地上向鯤衝去。

隨後兩大高手竟然滾倒在地肉搏了起來。

一番翻滾肉搏后兩人又吐了幾口鮮血,但是鯤的肉身比他要強,他在肉搏中落入了下風。

兩人肉搏分開后,都是衣衫襤褸身上青一塊紫一塊。

「打打打,你就知道打,我都被你打成重傷了還打你妹啊!」

「我到底造了什麼孽出門沒看黃曆碰到你這個瘋子加神經病!」

面對彩虹男子的臭罵鯤竟然一聲不坑,等彩虹男子罵的氣喘吁吁罵完之後他才說了一句,「我不會打我妹妹的!」

「啊!」

彩虹男子在悲憤的怒吼中撿起地上的長劍向遠處狂奔而去。

跑出百里后,彩虹男子回頭看鯤還跟在他後面。

兩百里后,鯤還跟在他後面。

三百里后,鯤還是在後面。

「啊,你為什麼一定要跟著我,我要療傷,我要休息,我不想打了,我真的不想打了!啊!」

彩虹男子喊著喊著越來越悲愴,越來越悲憤再度狂奔而去。

同時一滴晶瑩的水珠從他臉龐滴落在地被鯤的目光清晰地捕捉到。

「他哭了!」 彩虹男子一路狂奔,此刻他的內心是崩潰的,他感覺他的人生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不順。

那鯤對他來說就像是一團甩不掉的晦氣死死纏著他。

跑了不知多久之後,在彩虹男子眼中出現了一座人類的巨城。

為了能甩脫鯤,彩虹男子毫不猶豫進入了城中。

彩虹男子進城后看到鯤還跟在後面,現在他已經懶得開口了,只想走的快點將鯤甩開。

所以在京城內出現了奇特的一幕,兩個衣衫襤褸的男子以飛一般的速度在京城內開始競走,不管是大街小巷還是房頂過道都出現了他們的身影,激起身後一片灰塵,看的見到他們的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

因為他們根本不走尋常路,直直地就能走上房頂和高樓,有時候還能垂直在高樓外牆上走很多圈根本不會掉下來。

如此神奇和不同尋常的景象直接就驚動了龍門在這片地區的管理之人。

但是他們就算是用出全力也追不上那兩人,只能將這件事上報。

此時李沐白正在和楚雨茉逛商場買衣服,京城在經歷前期的混亂之後這段時間在龍門和原先的管理人員治理下已經恢復了秩序。

而且現在的京城已經從原先的五環擴大到了七環,大片建築正在快速建造。

無數倖存的普通人從旁邊的城市來到京城。

在這裡他們不會受到妖獸怪物襲擊,而且京城正在大肆建設只要付出勞動也不會被餓死。

而在城中心那些商場也陸陸續續開業,算是恢復了幾分天地大變之前的繁華。

楚雨茉挽著李沐白手臂兩人剛從商場中出來就看到了兩個衣衫襤褸之人快速從對面一棟大廈上垂直走過很快就消失在了轉角處。

楚雨茉在驚奇之時,李沐白卻是看清了前面那人的樣子,也認出了他的氣息。

只是李沐白不明白那人平時一副高高在上玉樹臨風的樣子現在怎麼會變成這麼落魄邋遢。

而且他後面一直跟在他身後的人是誰?

從他們的氣息看都是龐大無比但又無比虛弱,李沐白可以肯定他們都凝聚出了兩道仙氣。

但是他們現在都受了重傷,所剩不多的實力都在壓制體內的傷勢,他們在急走中動用的都是肉身之力。

認出彩虹男子后,讓李沐白心中立刻起了強烈的好奇心,是什麼對手能將他打成這個樣子。

「難道是跟在他身後的那個妖族?」

「雨沫我們跟上去,剛才走在前面那人是彩虹男子。」

「什麼,前面那人是彩虹男子!」楚雨茉聽到李沐白的話也是滿臉震驚,她也難以想象彩虹男子怎麼會變成這樣還出現在了京城中。

「走我們去看看他們在搞什麼鬼。」

彩虹男子繞著整個京城的弄堂鑽了一圈可是根本甩不掉身後的鯤,他放棄了。

現在他體內的傷勢嚴重,恢復的一些能量要壓制體內嚴重的傷勢根本不能動用,而跑了這麼多路后他發現他餓了。

此時他聞到一股濃郁的香味飄來立刻尋著這股香味而去穿過一條街來到了一家小麵館門口。

「這香味就是從這麵館中飄出來的。」

最強掌門之我有十萬年BUFF 彩虹男子用手擼了擼自己蓬亂的頭髮讓自己盡量看起來精神一些,隨後走進了這家麵館。

「店家,把你這邊最好的面先來三碗,要快!」

重生之將門凰后 這家小麵館的老闆叫李全,因為他有個表弟在龍門中做事,所以才能在京城恢復秩序后在這條街邊開一家麵館。

他是個老實人,在剛開始的社會崩潰中活下來后,他最感激的就是龍王,所以在他店面進門處光照最亮的地方還專門擺放了一個神籠裡面供奉著一條黑龍。

他從彩虹男子一進門時就在觀察他,看他衣衫破爛頭髮蓬亂本來以為是個乞丐來店裡討口吃的,但是他竟然張口就要上三碗最好的面。

而且他放在桌子上的那柄長劍竟然是七彩的一看就是不同凡響。

彩虹男子見到李全猶豫的樣子立刻臉色一沉,身為強者的氣息散發而出,立刻讓李全這個普通人心神一震。

就在這時一身破爛的鯤也走進了這家麵館,他把長槍往邊上一放那長槍立刻插入了地板之中,隨後一屁股坐在了彩虹男子對面的桌子上。

「老闆,上跟他一樣的,但是我要比他多一碗!」

對面的彩虹男子聽到后冷哼了一聲沒有理他。

李全見到他們兩人都拿著兵器特別是後來進來那人長槍插入地板的樣子嚇了他一跳,那地板可是水泥地!

「這兩個絕對不是普通人,可能是進化者!」

想到這李全不敢怠慢立刻道:「好嘞,兩位稍等,我這就去下面。」

幾分鐘后兩碗香味濃郁的高湯打面就端了上來。

彩虹男子拿起筷子刷刷刷幾口就吞下了一大碗面,更是把碗里的麵湯都喝完。

而鯤身為妖族更是第一次吃面,他也不會用筷子直接用手抓著就開吃,那粗狂野蠻的樣子看的李全內心顫動。

隨後兩人像是吃面都鬥上了勁,一碗接一碗每人都吃了十碗以上,那盛面的碗都在他們桌子前堆起了一根「柱子。」

「嗯,這人類的面很不錯,可惜蘊含的能量太少,老闆這麼久了面怎麼還不端上來!」

此時李全早就通知了他在龍門的表弟,在他觀察中這兩個絕對不是普通人,他們吃了這麼多碗面竟然一點事都沒有,普通人哪裡吃的下這麼多!

想到這李全心裡發虛甚至都不敢回話。

此時一個年輕人來到了麵館,那是一個二階進化者,李全一見到他到了心中的膽氣立刻就大了起來。

他跟那年輕人一點頭深呼一口氣對鯤和彩虹男子道:「這位兄弟,小店中的面都被你們兩位吃完了,已經沒有面了。」

「而且你們吃了這麼多碗面也該付錢了,現在世道不太平吃的都不便宜。」

「付錢?我沒有錢!」還不等彩虹男子說話鯤就直接開口了。

當李全看向彩虹男子時彩虹男子也搖頭說道:「我也沒錢!」

聽到他們兩人都話和口氣李全怒了,此刻他表弟在店中他底氣十足。

「沒錢,沒錢你們來吃什麼面,沒錢你們還把我店裡的面全部吃完,我告訴你們今天你們必須給錢!」

「這京城是有王法的!你們看到那個神籠了嗎?裡面供奉的是龍王,這京城是有龍王庇護的不管什麼妖魔鬼怪都得給我老實點!」

這番話李全說的中氣十足,因為他早就看過他表弟了,他表弟並沒有對他使眼色。

而在另一處觀察著這裡的李沐白和楚雨茉看到彩虹男子的處境都是忍不住笑出聲來,堂堂一代高手如今竟然淪落到吃面付不起錢的境地。

面對彩虹男子內心的羞愧,身為妖獸的鯤卻是沒有這種意識,在他心裡只有弱肉強食。

「你說什麼,什麼龍王,龍王在哪裡讓他出來!」 鯤的話讓李全暴怒,這人竟然如此猖狂不把龍王放在眼裡。

而他的表弟此時也是沉下了臉色,他雖然看出鯤和彩虹男子不像是普通人,但是他在他們身上絲毫感覺不到能量的存在,在他的認知中沒有能量就不會是進化者。

而且這裡是京城,龍門的大本營,任何妖魔鬼怪在這鬧事也是有來無回。

他沉聲道:「我奉勸兩位還是把賬結了,這裡是龍門的地盤,你們吃不了霸王餐。」

李全的表弟一開口就把龍門抬了出來,同時釋放出自己二階進化者的能量氣息,他相信不管是何人在京城都不敢不給龍門面子。

但是鯤的表情和神色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鯤竟然還是完全不在乎。

「什麼龍門,你再啰里八嗦我連你們一塊吃了!」

……

「雨沫現在該我們進去了,再不進去就要出事了。」

此時那李全的表弟和鯤都要發飆,一男一女進入了這家麵館。

那男的英俊挺拔女的明眸皓齒將店內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吸引到了他們身上。

此時一看到李沐白和楚雨茉,店內每個人的神色都是不一樣。

那李全的表弟在龍門內做事,雖然沒有見過李沐白本人但是他見過李沐白的照片,他知道李沐白就是龍王。

此刻他滿臉震驚隨後就是激動,就連聲音都開始顫抖叫出了一個龍字。

李沐白對他微微一笑,就對李全道:「這位老闆,他們的面錢我幫他們付了,這兩位都是我的熟人,這塊妖獸肉就當是面錢吧!」

說完李沐白將一塊巴掌大小的四階妖獸肉放到了李全手上。

此時李全還在迷糊中這是怎麼回事,進來的這兩人竟然用妖獸肉幫那兩個傻逼付賬,巨大的驚喜和意外讓他都有些懵逼了。

李全搞不清狀況但是他的表弟卻是反應了過來,他對李沐白他們行了一禮,立刻拉著李全就離開了小店。

在他們離開小店后就碰到了龍門追蹤而來的人,他們知道龍王在裡面后全部都停了下來沒有再靠近那個麵館。

帶隊的龍門鎮妖師隊長直接說了一句,「沒事了沒事了,你們都散了吧!」

在店內,李沐白面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他看到了彩虹男子無比尷尬的神色。

而鯤此時的目光卻是全部盯在李沐白身上,他在打量李沐白,但是越打量他的神色就越是嚴肅,因為他看清不李沐白的實力。

雖然他現在重傷,但是他的眼界還在而且他還修鍊過一種神眼,他看不清李沐白只有一種可能就是他不比自己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