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知道這風暴的中央有什麼玩意,他倒是不怕這雙色風刃,就怕這風暴中央有一些無法招惹的強大存在,到時候難以脫身就麻煩了。

猶豫了一下之後,羅征咬牙之下還是繼續向前衝去。

越是往前,雙色風刃的數量就越來越多,每一道雙色風刃都能夠在元磁神山的地步留下丈許的切口,這元磁神山雖然龐大,但是這般切割之下終究會被剝落,羅征的心態也是趨於平穩。

可是就在羅征再次前進兩百里路后,他又發現了一種新的風刃,那竟然是金色的風刃!

更加詭異的是,那些金色的風刃並不像普通的風刃,朝著四處漫無目的的激射而出,而是一團一團,如同一隻只飄忽在空中的候鳥一般,聚集在一起。

「這些風刃,有靈智?」羅征望著那金色的風刃,臉上流露出瞠目結舌的表情。

這風刃不過是在風暴之中產生的東西,風刃越強大,蘊藏的風系法則就越高級,可是再高級的風刃也不可能產生靈智吧?說白了不就是一團風么?

只是這寰宇之中有太多的未解之事,就像羅征融合了大千世界的意志,他原本在這大千世界中如同無所不能的存在,現在依舊還是十分困惑……

就在羅征遠遠打量著那些凝聚成一團團的金色風刃之時,一些金色風刃竟然發現了羅征,其中一道金色風刃在遙遠處便是一個盤旋,隨即其他的金色風刃也是聞風而動,居然開始追殺羅征了!

「逃!」

這一刻,羅征心中只有這一個念頭。 三千道黑色風刃,僅僅只是在元磁神山之上切割出拇指深的痕迹。

而雙色風刃,僅僅只是一道就能切開丈許深度。

這兩種風刃之間的威力差距,恐怕要用上萬倍來形容……

至於這金色風刃的威力,若是等同於上萬道雙色風刃,只需要一道恐怕就足以將整個元磁神山給切開!

倘若羅征能夠勾引到一道金色風刃,他還是非常樂意的,畢竟可以省下不少力氣和時間,問題是這一群金色風刃朝著自己追殺過來,恐怕足足有數百道之多。

切割元磁神山倒是綽綽有餘了,問題是溢出來的力量,羅征轉移到什麼地方?

轉移到神國大陸還是中域?那恐怖的力量估計能將神國大陸直接切成無數片……

於是第一時間,羅征就選擇了逃跑。

好在羅征一路飛過來都小心翼翼,他與那些金色風刃相隔的距離相當遠,只是打了一個照面之後他就飛速離去,可即使如此,發現那金色風刃的速度后,羅征還是嚇的不輕。

如此遙遠的距離,僅僅只是上十個呼吸的時間后,金色風刃就出現在了羅征後方上五六里的地方,再多幾個呼吸的時間,怕是就要追上羅征了。

這時候羅征心中也在飛速抉擇著,動用力量轉移的話,他不願意傷害神國大陸和中域,當然,也不可能將力量轉移到海神大陸之上,真的被這個金色風刃給追上,在剝落了元磁神山之後,恐怕就只能犧牲那塊蠻荒大陸了……

當然,羅征還有一個辦法,他隨身還帶著艮字令,自己可以鑽入仙府之中!

隨著羅征瘋狂的奔逃之下,金色的風刃也是越來越近,就在羅征準備做出決斷之前,那些金色風刃卻忽然一個徘徊,在空中繞出一道弧形,便是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竟然又回去了。

「真的是有靈智,」看著那些金色風刃遠遠離去,羅征也是鬆了一口氣,剛才實在是太危險了。

這些金色風刃並不敢追的太遠,看樣子應該是在保護著什麼東西,在暴亂星海上空這一路飛過來,羅征對風暴中心的好奇心也是越來越旺盛,不過他可不想死,不管裡面是什麼東西,都絕不可能是誕生於這個大千世界,百萬大千世界屬於下界,不可能誕生這麼厲害的東西,說不定將這個大千世界犧牲掉,羅征都難以接近這風暴中心!

「算了,還是老老實實的找那些雙色風刃吧……」羅征再也不敢繼續朝著風暴的中心靠近,只是將自己保持在一個合適的距離,不斷地接受著雙色風刃的洗禮。

一道雙色風刃,就鑿開了丈許的深度,百道,千道,萬道……

半個月時間過去了,羅征的身體便是接受了足足將近三萬多道雙色風刃的洗禮,至於元磁神山底部基本已經完全剝落,只是邊緣還有幾處地方與底部相連。

不過以羅征現在的實力,就算這元磁神山與底部只有一尺相連,他恐怕都毫無辦法。

「噗噗噗噗……」

又是幾道雙色風刃的撞擊,整個元磁神山終於被完全剝落!

羅征這才深深地吐了一口氣,目光淡淡的望了一眼風暴的中心方向,搖了搖頭,好奇害死貓,這不是他現在能夠靠近的地方,他便是扭頭而去,這一次便是徑自朝著元磁神山飛射而去。

萬里之遙,對於羅征也只需要大幾個時辰的時間而已,很快,羅征終於靠近了元磁神山。

說起來,他雖然通過大千世界的意志觀察過不少次,這還是他第一次親臨元磁神山。

整個元磁神山只有六分之一的部分浮在海面之上,巨大的山體都隱藏在海面之下,浮出海面的只是一個山尖而已。

「嗖……」

羅征飛射而至,就站在了元磁神山的最頂端。

「咦?」看到腳下的元磁神山羅征的目光驟然一閃,他便是響起了在神皇秘境中,神國太子火辰拿出來的那塊元磁神石,那塊石頭一人多高,似乎正好能夠鑲嵌在這山尖之上,卻不知道這山尖上的這塊石頭是如何斷裂的。

現在的元磁神山底部已經被剝落,接下來就是布置神紋,進行收山了。

一座大山可不是小東西,按照《萬象奇觀》里的方法,要用三十三道六星神紋布置在元磁神山的各處,布置出一片須彌空間,將之束縛起來,而後在將其煉化即可。

想到這裡,羅征便是將須彌戒指中準備的東西一一取出來,隨後便是將一道神紋牢牢地拓印在了元磁神山的頂部。

貼完了第一道后,羅征就縱身一躍,硬著瘋狂捲動的海浪沖了下去,手中的神紋也圍繞著山體一道道的拓印上去……

一開始還是十分順利,不過就在羅征專心的拓印神紋之際,深海之中卻有數十隻生靈朝著羅征席捲過來。

海中聲音傳遞不暢,羅征只是感受到背後的水流產生異常,扭頭直下,眉頭頓時一皺,「十級凶獸?」

十級凶獸,等同於武者生死境的存在。

元磁神山坐落於此不知道多少年了,在這海底之下,自然有不少生物依託著元磁神山生存,那些凶獸發現羅征靠近元磁神山後,便是朝著羅徵發動了攻擊。

這些十級凶獸之中,有樣貌醜陋的怪魚,也有體型龐大,身體柔軟,但是身體每一處都布滿黑色牙齒的章魚,至於還有一些奇形怪狀的東西,羅征根本辨認不出來……

「找死!」

羅征絲毫沒有將這些凶獸放在眼中,在他的眼中,即便是堪比生死境的凶獸,與一般的雜魚也沒有什麼兩樣!

不過這一次羅征確實要拿這些凶獸練手,丹田中那混沌之氣便是席捲而出,羅征的手中已經多了一把長劍!

「嗖!」

以混沌之氣催動的劍意,形成一道道灰濛濛的氣旋,在水中盪出一串串細小的泡沫。

「噗噗噗……」

只是一道道悶響之下,率先衝過來的一批凶獸,已經被羅征切成了無數碎片,犀利程度甚至有些出乎羅征的意料之外,在置換了體內真元之後,羅征的實力有了質的改變,不過眼下只是面對十級妖獸而已,這些妖獸雖然堪比生死境,但靈智卻遠遠不如人族武者……

不過混沌之氣也有一個弱點。

真元乃是奪天地造化而來,武者的真元若是用完之後,可以源源不斷的吸收天地元氣進行補充,倘若想要快速補充,則可以利用真元石。

混沌之氣就有些麻煩了,似乎只能在自己的體內靜靜的陪煉,只是按照師父的推演,其實世間萬物都是由混沌演化,所以又可以將萬物還原成混沌,羅征還沒有修鍊到那一步,自然也不可能做到如此神奇的事情,這個缺點羅征也只能暫且忍耐了。

這一劍,滅殺了前面幾十隻凶獸,後方那些十級凶獸,甚至於一些九級凶獸哪裡還不清楚羅征的厲害?這時候便是紛紛奪路而逃。

至於羅征也懶得去追殺,他不清楚這些凶獸襲擊自己的理由,或許它們知道自己要搬走這元磁神山?不管如何,他算是毀了人家千萬年以來的家園,若非這些傢伙沒頭沒腦的襲擊自己,羅征也不太願意殺生。

將凶獸們趕跑之後,羅征也迅速的布置好所有的神紋,這些準備工作完成之後,羅征便是按照《萬象奇觀》中記載的方法,開始將一道道神紋激活,隨後他便是回到了元磁神山的頂部,激活了最後一道神紋之後,羅征便是驟然朝著下方的元磁神山重重一拍,嘴中便是念道:「起!」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這些特定的神紋在同一時間,爆發出一道淡淡的光暈,將整座元磁神山環繞起來。

隨即整座元磁神便是一陣震顫,緩緩從海中升了起來。

元磁神山的外形與一般的大山相差無幾,大約有千餘丈高,整體的重量比之一般的大山肯定要重的多。普通的大山都是用岩石構成,而元磁神山則是由元磁神石構成。

不過元磁神石固然堅固,但實際上並不是特別重,主要是它其中蘊藏駁雜的五行之力,便是任何法則都無法侵入其中,才會顯露出刀劍不摧的特性。像另外一些山峰,其中蘊藏著豐富的鐵礦,其重量恐怕還要比元磁神山重上不少,但是那種山峰拿來也沒大用,羅征自然不可能去煉化。

隨著羅征不斷地上升,沉浸在海中的山體也漸漸地抬升高度,整個大山終於離開了海面之上。

一些積聚在元磁神山之上的生物,紛紛離開自己的巢穴,躍入了海水之中……

便是這時候,羅征的手指輕輕一彈,便是數十滴血水離體而出。

「血煉之術!」

收掉這座元磁神山不僅僅需要布置這些六星神紋,最關鍵的還是《萬象奇觀》中所記載的一道血煉之術。

當那些血水一躍出羅征的體外,便是滴溜溜的在空中緩緩地旋轉,按照血煉之術的運轉之下,這些血水互相之間融合,很快就形成了一道巴掌大小的血煉符文。

繼承者:盛世婚寵 那一道血煉符文依舊不斷地旋轉著,同時朝著巨大的山體蓋了下去。

像元磁神山這種五行駁雜之物,一般來說很難收取,因為無論用哪一種法則之力,都無法與元磁神山完全發生反應,可是用血煉之術在煉化元磁神山卻是有奇效。

也是因為如此,羅征也是越來越佩服師父了,只是不清楚這《萬象奇觀》其中的種種秘法,是不是皆由師父所創造,還是他老人家在遨遊之際,收集而來?

隨著羅征這一道血煉符文清晰無比的打在了元磁神山的山體之上,整個元磁神山旋轉的速度也迅速加快,便是與此前那些血滴,還有血煉符文轉動的速度相當。

「呼呼呼……」

不過如此巨大的山體旋轉之下,威勢自然不可同日而語,山體在旋轉的時候,也是帶出一道道風聲,周圍還時不時有一些淡青色的風刃打在山體之上,爆發出一道道悶響聲。

當那一道血煉符文種下之後,便是與羅征建立了某種聯繫,不過這種聯繫來自於羅征與那一道血煉符文之間的聯繫,畢竟那血煉符文乃是由羅征體內的血液組成,也是因為如此,這種聯繫也是十分微弱,羅征根本無法操控這元磁神山。

就在這時候,山體周圍三十三道神紋,同一時間爆發出璀璨的光芒!

這三十三道神紋各自蘊藏的力量也不盡相同,羅征在製作這些六星神紋的時候也頗費神,甚至有時候不得不與青龍討論,讓青龍出面幫忙。青龍便是分析,這三十三道神紋的目的便是暫且的壓制元磁神山中駁雜五行之力,也只有如此,才能夠將血煉符文完全浸入其中。

而眼下,果然就像青龍所說的那樣,這座元磁神山的山體之中原本有幾種顏色緩緩流轉,可是隨著三十三道神紋發揮效果,整座元磁神山中的五行之力驟然之間停止了流動!

一座原本顏色駁雜的大山,在這一瞬間完全轉變成了一座淡黃色的大山!

「五行之力消失了?」羅征的臉色一變,他感覺到其他四種五行之力消失的一乾二淨,整座大山之中僅僅留下土系法則之力,也就是說在這一瞬間,這座元磁神山變成了一座普通的土山……

「噗噗……」

幾道淡青色的風刃打在元磁神山之上,頓時在這「土山」之上打出深深地凹痕。在此前,這種僅僅只是蘊藏著二層風系法則的風刃對元磁神山造不成任何實質性的傷害,便是連黑色風刃的力量,也只是在上面留下絲絲痕迹而已。

不過元磁神山的轉變只是暫時的,若是不這樣壓制它的五行之力,想要收服這元磁神山簡直就是痴心妄想。

「能夠想出這等方法收服元磁神山的人,一定是一個曠世奇才,」在羅征腦海中觀看到這一幕的青龍,也是喃喃的說道。

「趁著元磁神山的五行之力被壓制,將它煉化!」羅征在這一瞬間,手中頓時打出幾個玄奧的手印,而原本印在元磁神山山體之上的血煉符文這一刻,便是朝著山體的內部沉了下去。

「以須彌之界,畫六方世界,收!」

在這時候,三十三道六星神紋之中,便是有六道神紋爆發齣劇烈的空間法則之力。

那些空間法之力瞬間擴散出來,形成一個六方世界,將這元磁神山囊括起來,這其實就是一個須彌空間,而元磁神山則被收入了須彌空間之中。

隨著須彌空間逐漸的穩固,那六方世界便是開始迅速的縮小,而整個元磁神山也是等比例的變小,與此同時旋轉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一座千丈大山便是在羅征的面前變成了一座巴掌大小的迷你小山,它便是依舊滴溜溜的轉動個不停,表面還是呈現出土黃色。

壓制了五行之力后,尚且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恢復,羅征便是不用管它了,只等到那些六星神紋中的能量衰竭,元磁神山就會自然恢複本來的面貌。

將這轉動不停的迷你小山拿在手中,羅征臉上也是流露出滿意的笑容,在五行之力被壓制的情況之下,這元磁神山的確沒什麼用,一位生死境強者一拳之下,恐怕就能將整座山體給崩碎。

只是壓制這五行之力的辦法,可不是一般人能想出來的,也是那《萬象奇觀》之中才有記載,就像青龍之所以感嘆,也是覺得用三十三道六星神紋,竟然瓦解掉五行之力,並將之轉化為純粹的土系法則太神奇了……

要知道據青龍所知,在上界之中許許多多聖地結界,便是利用五行之力搭建護宗大陣,正是因為五行之力沒有絕對的弱點!所以這三十三道神紋,不僅僅可以用於瓦解元磁神山的五行之力,那些強大的護宗大陣若是碰到這種方法,恐怕也會變得如同蛋殼一般脆。

而恢復了五行之力的元磁神山,又是何等的堅固?神海境大能固然拿這大山毫無辦法,就算是神極境大能,碰到這座大山同樣也只能嘆息了,想要以暴力擊碎元磁神山,涉及到的力量層次,怕是需要五層乃至於六層和七層法則之力,而擁有這等法則之力的大能之士,在上界之中也不多,所以元磁神山必然會成為羅征的一大臂助。

這番拿到了元磁神山之後,羅征的目標也已經達成,不過就在他剛剛收取元磁神山的時候,忽然之間,心中頓時一跳,自他心中驟然產生一種極不舒服的感覺。

「有人在窺探自己?」羅征的眉頭一皺,目光一掃之下,同時感知也擴散出去。

風刃掃射,海浪翻卷,這天地之間卻是空無一物,至於暴亂星海中的那些生靈,早已經嘗到了羅征的苦頭,這番已經是藏匿起來了。

他並沒有發現任何生靈窺探自己,但心中的警惕也是更甚!

就在這一瞬間,羅征後方不遠處的空間驟然裂開一道口子,空間竟然被人劃破了,在那空間之中一片漆黑,正是陽光也無法達到的世界背面,與此同時一道漆黑的長鉤從中飈射而出,直奔羅征而來。 陰影生靈!

羅征的眉心驟然一跳。

那道黑色的鉤子似乎是用動物的骨骼製成,而速度奇快無比,直奔羅征而來,便是要將羅征鉤入裂縫之中。

羅征的反應也是極快,正好一道狂風席捲羅征,他當即便是隨著那一道狂風輕輕一飄,身體便是驟然橫移了數尺距離,堪堪的避開了這一鉤!

那黑色的鉤子一未中,在空中飄蕩了一圈,竟然調轉方向再次朝著羅征追過來。

「追雲身法!」

羅征哪裡還敢有任何停留?

便是連天位一族的七位神極境強者,在那陰影生靈之前也是奪路而逃,若是自己真的被扯入這裂縫之中,下場可想而知。

「嗖!」

風暴之中原本就蘊藏著十分飽滿的風系法則,追雲身法釋放出來,同一時間體內的罡元也是爆發,羅征的速度頓時達到了一個極致。

可是那一道黑色的鉤子速度竟然更快,便是一路追在羅征的身後,似乎不將羅征鉤中誓不罷休!

「逃不掉?」憑藉著感知,羅征也是知道身後那黑色的鉤子速度越來越快,距離自己也越來越近,他的臉色也是陰沉下去。

眼看著那黑色的鉤子距離羅征只有一兩丈的距離了,恐怕一兩個呼吸之間就會追上自己,羅征便是在飛行的過程之中驟然一個轉身,身體之中的力量也是狂涌而出,如果逃不掉就只能拼了,他心中大概便是這個想法。

然而就在這時候,戲劇性的一幕發生了,在羅征專心的瞬間,那鉤子綳得筆直,鉤子的尖端還散發著一道道寒芒,但卻無法再移動絲毫……@^^$

羅征的目光一閃,臉上頓時浮出了一絲笑意,這鉤子的長度不夠了。

這鉤子便是那些陰影生靈自世界的背面釋放出來的,鉤子能夠離開世界的背面,但是那陰影生靈卻無法離開。

緊接著這黑色的鉤子「嗖」的一下縮了回去,似乎是那些陰影生靈放棄了。

不過羅征卻沒有絲毫大意,陰影生靈似乎活躍在暴亂星海的「背面」,雖然不清楚這幫傢伙對自己有什麼惡意,但在這裡停留肯定不是明智之選,於是他便是一路朝著中域疾馳而去。

果然,就像羅征猜測的那樣,這一路之上,不斷地有空間裂縫產生,隨即那鉤子便是一路追著羅征。!$*!

不過從打開空間裂縫,再到出鉤這段時間,羅征早就已經疾馳遠去,所以這一路狂奔,羅征一次也沒有被那鉤子鉤中……

這個追殺一直持續到暴亂星海的邊緣后,那陰影生靈才放棄了追殺自己。

對於陰影生靈為何要放棄追殺,羅征也是頗為奇怪,按理說陰影生靈的移動範圍是沒有界限的,即使到了中域,他們一樣可以在陰影之中追殺自己,可是為何在這裡會驟然停手?

當然,對於羅征來說,他倒是鬆了一口氣,萬一這幫傢伙陰魂不散,羅征就算是進入雲殿,人家一樣可以在陰影中追殺,那真是永無寧日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