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馬在前面飛奔,後面的將士們也不甘示弱,一個個熱血沸騰,激情澎湃,大跨步緊隨其後!

再看半空中的聞太師,端坐在墨麒麟之上,手捻須髯,仍然是一副泰然自若的表情。

為了配合**的速度,一向快如閃電的墨麒麟也只好徐徐而行,跟隨者**朝著目的地飛去。

畢竟在天狼山待了這麼久,**對於其中的路徑非常熟悉,沒多久,**便停在了一棵粗大的胡楊樹前。

「吁……到了,太師,這就是我剛才提到的那棵粗大的胡楊樹,前面**米處便是奪命天狼師徒憑空出現的地方!」**勒住馬兒,大喘了一口氣,手指前方,對聞太師說道。

「嗯,**壯士辛苦了,將士們辛苦了,大家都原地歇息一下吧!」聞太師朝著**壯士和將士們揮揮手,平和地說道。

一路狂奔下來,**和那些將士們難免疲憊,聞聽太師的吩咐,便都原地坐下,稍作休息。

比干丞相、黑銘、白軒、乾昊、柔兒等,雖然都騎著馬兒,但是山路崎嶇,也並不輕鬆,和那些將士們一樣,他們也都在原地停下,喘口氣並歇歇腳。

聞太師則不同,那墨麒麟在空中如踏平地,所以太師沒有絲毫的疲倦之意。

然而,當聞太師凝神看向胡楊樹前方時,眼前不禁一亮,好像發現了新奇的東西似的。

緊接著,他轉動頭部,朝向四周仔細打量一番,嘴角開始微微上揚,並輕輕點了點頭。

此時,丞相比干正仰頭看向聞太師,恰好捕捉到了太師的神色變化,心頭當即一愣,不禁感到有些奇怪。

太師似乎察覺到了什麼,瞬間低頭俯視,剛好與比干丞相的目光交接在一起,四目相對之下,太師又是微微一笑,隨即問道:「丞相大人,是否發現此處甚是熟悉?」

「啊……我還真沒怎麼注意……」丞相比干錯愕地回答道,顯然是完全沒預料到太師會問這種問題。

但是,經聞太師這麼一提醒,比干丞相不禁開始留心觀察周圍的一切,這一留心不要緊,他很快便明白了聞太師的意思。

「哈哈哈,太師果然是細心之人,而且還是好記性,佩服佩服!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個地方正是之前您和奪命天狼的兩個愛徒交戰的地方,只可惜最終讓那奪命一狼和奪命二狼僥倖逃脫!」比干丞相哈哈一笑,說出自己的判斷。

「不錯,丞相大人,我正是此意!」聞太師點頭回應道。

「對對對,就是這個地方,還有這棵粗大的胡楊樹,我想起來了!而且剛才**壯士手指的地方,好像就是當初奪命一狼和奪命二狼最終消失的地方,不是好像,應該就是那個地方!」黑銘也跟著吆喝起來,語氣很是堅定。

「是啊,太師說得對,之前我們的確經過這裡……」

「對,那幾十個天狼派弟子就是在這裡被我們殺死的,只可惜最終沒有獲得解藥……」

「唉,更可惜的是,那奪命一狼和奪命二狼眼看就要被太師擒獲,卻突然之間消失了……」

……

眾將士們也開始議論紛紛,慨嘆不已!

經過這些將士們七嘴八舌的議論,乾昊、柔兒、白軒和**也很快便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原來還有這麼回事,看來此處定時他們師徒三人藏匿之地!太師您神通廣大,我相信,您一定可以找出他們的隱秘隱藏之處!」**充滿信心地對聞太師說道。

將士們的議論,讓**更加堅定了他自己的猜測……

「嗯,**壯士說得對!此處必定為他們的藏匿之處無疑!」聞太師點頭表示認同**的想法。

言罷,聞太師不再多說一句話,而是開始用心觀察**之前所知的地方,並騎著墨麒麟在附近不斷繞圈,以便全方位地查看。

在此過程中,聞太師的臉色漸漸變得不太好看,眉頭開始微皺,騎著墨麒麟一圈一圈走了得有十幾圈,看樣子這師徒三人的藏匿之處真不是好找的。

正當將士們心頭感到失望的時候,聞太師突然停了下來,停在了那棵粗大榆樹的正上方。

「哈哈哈,原來如此!」太師哈哈一笑道,終於露出了笑容。

刷刷刷!刷刷刷!

噝噝噝!噝噝噝!

只見聞太師雙手大力揮舞,一道道金光刷刷刷噴射向前方,隨著非常低微的噝噝聲,前方**所指的半空中裂開了一個細長的縫隙。

擴張,擴張,擴張,那細小的縫隙很快便演變為一個大大的洞口,可容兩人並肩通過。

就這樣,頃刻之間,之前萬里無雲,透明如也的空中,平白無故出現了一個神秘的洞口。

至於這洞裡面到底情景如何,眾人根本來不及想,因為洞口的突然出現已經足以讓他們感到震驚了。

「啊……」

「啊,真是神奇……」

「真沒想到,這透明的空氣中竟然隱藏著洞穴……」

「這……怎麼可能?這肯定是在做夢吧……」

……

面對眼前的景象,眾人一片唏噓,一個個都睜大了雙眼,有種恍如夢境的感覺。

這畫面,這場景,實在是太酷了,太讓人震撼了!

聞太師沒有理會大家的反應,而是繼續施展法術,道道紅光如同一柄柄血光四射的利劍,慈祥洞口周圍。

嘭嘭嘭!嘭嘭嘭!

轟隆隆!

隨著一聲振聾發聵的響聲,那洞口竟然開始飛速膨脹,瞬間便擴張到了地面!

大傢伙還沒回過神來,便發現眼前出現了一條寬闊的大道,道路兩旁樹木繁茂,綠草如茵,柔和的春風吹過,頗有一番意境。

看著大傢伙茫然的眼神,聞太師笑了笑,說道:「想必大傢伙很是納悶,為何先前憑空出現了洞口,緊接著又出現了這麼一條寬闊的大道。

時間有限,我也不便作詳細的解釋,只能告訴大家的是,這是一個虛空,一個奪命天狼煞費苦心營造的虛空!

只可惜,這個虛空被我剛剛撕裂了,短時間內根本無法恢復使用!」

…… 「哈哈哈,聞太師果然名不虛傳,神通廣大!草民佩服,佩服,佩服的五體投地……」**首先拍手叫好,對聞太師那是讚不絕口。

「是是是,我們的聞太師可不是一般人物,他老人家可是三朝的元老,先帝託孤的老臣……」

「對,更厲害的是,我們的聞太師早已不是凡人,而是半仙之體,額頭還有法力無邊的神目……」

「是啊,當朝的君主見了太師那也是規規矩矩的,絕對不敢有絲毫的造次,先帝賜予太師的那條九龍紫金鞭知道嗎?那可不是普通的鞭子,而是一條打王金鞭,上打君王不正,下打奸臣不忠……」

……

地面上的眾將士們也是交口稱讚,對太師的敬畏之情溢於言表。

太師盯著這條大道凝視了片刻,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妥,便朝著眾將士下令道:「眾將士聽令,即刻隨我進入這奪命天狼設置的虛空道,開始大力搜尋隱藏在其內的天狼派弟子,爭取將天狼派一舉殲滅!」

「是!」眾將士齊聲回應,群情激昂。

耗了這麼久,他們早就有些不耐煩了,如今太師命令一下,一個個都像離弦的箭一般,飛也似的進入虛空道!

太師繼續騎著墨麒麟在空中遊走,並且一直行走在所有將士們的前方,引領著將士們深入到虛空內。

毫無疑問,太師在空中時刻觀察著虛空內的一切,以便更好地掌控大局!

他很清楚,雖然虛空已經被撕裂,現出了原形,但是憑著奪命天狼的陰狠狡詐,虛空內部肯定會布下重重埋伏和陷阱。

嘭嘭嘭!

啪啪啪!

咔咔咔!

噼里啪啦!

……

正如太師所料,表面上景緻迷人、平靜安寧的虛空道只是個假象,走入其中才知道其中的兇險。

一路之上,虛空道中出現了各式各樣的陷阱和埋伏,好在有太師在前方探路,並及時將這些障礙清除。

這讓沖在前方的將士們一次次體會到了死裡逃生的感覺,夠驚險,但是也夠刺激,更是讓他們大開了眼界。

但是,讓他們感到疑惑不解的是,進入虛空道這麼久,始終沒有看到一個天狼派弟子,連個影子都沒見到。

這不禁讓將士們感到有些失望,之前的鬥志和士氣也漸漸弱了下來。

空中的聞太師明察秋毫,早就察覺到了這些將士們的變化,也很明白他們的心思。

然而,天狼派弟子到底隱藏在何處,奪命天狼師徒三人又隱匿在何方,聞太師自己也不清楚。

但是,聞太師隱約中能感覺到這奪命天狼師徒的氣息,還有那些天狼派弟子厚重的恐懼氣息。

可惜的是,太師一時半會還是不能確定他們的具體位置,只好繼續向虛空內部深入。

「嗯,前面出現了一片湖泊,而且如此寬大,把道路從中間阻斷了!可是,湖泊怎麼會出現在天狼山內?難道是奪命天狼施用的障眼法……」空中的聞太師眉頭一皺,暗自忖道。

太師還沒言語,沖在前方的將士們便發現了那片湖泊,頓時都來了精神,呼喊著朝前奔去。

「啊,太好了,有水,前方有一大片湖泊,終於有水喝了,好渴啊……」

「有水了……太好了……」

「終於可以解渴了,這一路跑下來早就口乾舌燥了……」

……

歡呼聲從前面傳播開來,後面的將士們很快便知曉了情況,一個個都瞬間生龍活虎起來,的確,口乾舌燥的感覺實在是太難受了!

這一路輪番折騰,將士們自己配備的水早已用用盡,飢餓一點不要緊,可若是渴得厲害了,身體的那種虛脫感著實難受,真要打鬥起來,恐怕氣力不足!

眼看著,沖在最前面的將士們馬上就飛奔到湖泊邊緣了,也就差那麼兩三米吧!

空中的聞太師,之前默不作聲的聞太師突然斷喝道:「速速停下來,你們難道就不怕這湖水有毒?或者這湖水中有埋伏?到底是喝水圖一時痛快要緊,還是性命要緊?你們可要想清楚了,這可是在虛空之中,是在陰狠狡詐的奪命天狼營造的虛空之中!」

「啊……」

「這……」

「當然是性命要緊……」

「是啊,這是虛空,是奪命天狼這個惡毒的老匹夫布置的虛空……」

……

太師言罷,眾將士們立刻醒悟過來,不敢再朝前多走一步,他們當然知道孰輕孰重,比起性命來,一時的口渴難耐也就顯得無足輕重。

眼看著將士們都停了下來,聞太師朝著墨麒麟的頭部輕輕拍了兩下,似乎耳語了幾句。

墨麒麟點了兩下頭,立刻便載著太師從半空中飛落到地面之上,正好停在距離湖泊半米處。

墨麒麟一落地,聞太師便飛身從麒麟背跳下來,準備走到湖泊邊,親自檢驗一下那水質。

就在太師剛要邁步的時候,突然眼前一道身影飛速掠過,徑直飛向湖泊邊緣。

聞太師瞬間就是一愣,心說:「是誰這麼大膽?竟然無視我的警告,貿然就沖向了湖泊邊緣,真是個不要命的傢伙!」

定睛瞧看之下,發現不是旁人,正是之前從天狼洞中死裡逃生的**壯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