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林站在門口,喊了黃晶晶一聲,黃晶晶刷的下就跳了起來,嬌笑著,可愛的烏黑大眼睛看了眼站在門口的駱林,穿上自己的粉紅色小涼鞋,吧嗒吧嗒就跑了過來。

方小萍和宋微看了眼臉色有點紅的駱林,接著低頭繼續看書,也沒吱聲。

駱林轉身帶著黃晶晶,就下樓去浴室了。

浴室內,一片滾燙的蒸汽,白茫茫的一片。

「晶晶!臉上還疼嗎?」

駱林看著可愛之極,小臉圓圓的黃晶晶蹲著扶著她的柔軟小肩膀,笑了下說。

「林林婆!你真會治病吧!微微姐跟我說過,你治好了她肚子疼!….」

黃晶晶看著駱林笑了下,小嘴顯得晶瑩粉嫩,還吐著特有少女的清香氣息,讓駱林一陣衝動,聽到黃晶晶的話,乾笑兩聲,頓時想起跟宋微的香艷「療傷」過程。

「呵呵….你這淤青要先蒸下熱氣,讓你的皮膚的小毛孔都打開,我在幫你治就很快了…晶晶你真可愛!…」

駱林笑了下,抬手颳了下黃晶晶的小鼻子,輕捏著她的滑嫩之極的小下巴,看了下她的那邊淤青小臉,心裡又開始煩躁了。

「林林婆!我…我…」

黃晶晶被駱林認真看著她的樣子,突然小臉紅了起來,小嘴嘟著小聲的說。

「嗯!…不疼的我一下就幫你治好了…」

駱林還以為黃晶晶怕疼,小女孩都怕疼,笑了下溫柔的說,右掌貼在她的那個淤青光滑粉嫩的小臉蛋上,一股炎黃靈氣瞬間在她臉上流過,淤青用肉眼都能看到的速度消失著,不到幾分鐘,黃晶晶的小臉恢復到粉紅光滑細嫩,成了!

「嗯….林林婆….我….不舒服….」

可就在駱林收手的時候,黃晶晶小臉一片漲紅,大眼睛裡面全是迷離的異樣之色,低垂著看著一片白色霧氣的駱林身後,小芳心撲撲猛跳。

「哪裡不舒服?我幫你看看….」

駱林真的很正經的說,看了下換了身可愛的粉紅娃娃睡衣,像個洋娃娃般的黃晶晶,白嫩之極的粉嫩小手指在那扭作一團,抬手就按在她的柔嫩滑軟的小手臂上,黃晶晶身子一陣輕顫。

「…我…這裡…好癢…..」

黃晶晶的小臉紅得滴血一般,細小的貝齒輕咬著粉嫩的下唇,烏黑的大眼睛也閉上了,右手把粉紅娃娃睡裙掀了起來,左手指著露出了可愛粉嫩腿間的那條白色的小褲褲。

駱林呆了,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口水,少女的幽香,飄進了他的鼻翼,黃晶晶小身子輕顫著,她都要羞得哭了。

「嗯!…我…咕咚…我幫你看看….」

駱林伸手把嬌小玲瓏柔軟粉嫩的黃晶晶抱了起來,太輕了!真是輕若羽毛啊!

駱林的腦子閃過的詞語,黃晶晶被駱林放到了那張鋪著白色厚毛巾,沒有靠背的寬木椅子上,平躺著。

駱林看了眼小臉嫣紅一片,羞得緊閉雙眼的黃晶晶,把她的粉色娃娃睡裙直接脫掉..(和諧刪除….)….黃晶晶第一次就達到了少女陌生刺激的情慾巔峰,讓她的小身子全是細細的香汗,嬌軟粉嫩的小身子,一陣興奮過後的疲乏,心裡的滿足更是無法形容。

啊!我也跟林林婆那個了,哼!宋微,你以為只有你可以嗎?還在我面前顯擺呢,原來宋微跟黃晶晶說了她跟駱林的一些小秘密,從表面上看黃晶晶毫無心機,可惜宋微錯了,只要是女孩子,特別是在爭奪男人的時候,那個腦子可不是一般的靈活機智啊!

今晚的一切都是黃晶晶的預謀,果然,得償所願了不是?

對於駱林能跟她這樣,那就是肯定喜歡她了,所以她心裡得意到了極點,雖然現在身子還有點軟,但是剛才那種讓她差點暈眩刺激到了極點的快樂,在她心裡深深的銘刻住了。

「林林婆!以後你要對我好啊!…我都是你的人了!…」

駱林看著睜著天真中帶著絲狡黠的烏黑大眼睛,看著他嘟著粉嫩小嘴小聲說,駱林聽到半天沒吱聲,啥?這樣就是我的人了啊?

「呃!…行了!是我的人!去洗下,等會你要去睡覺了!」

駱林強忍了下就要把黃晶晶就地正法的YY,雖然黃晶晶和方小萍差不多大,但是他還是有點不敢下手,一個是年紀關係,二個是要讓人看出來那就真不太妙了,笑了下抬手捏了下她可愛的小鼻子,笑著說。

駱林把一臉不樂意跟他分開的黃晶晶,送回方小萍的房間,喊幾個女孩子乖乖睡覺,幾個小丫頭倒是聽話,嘻嘻哈哈的答應馬上。

駱林笑著把門帶上,吁了口氣,朝張倩睡得那間房走去……

通道衚衕四合院內,宋微家的燈光如豆,淡黃色帶著點昏暗的燈泡下,兩個所謂失意的男人,正在那喝著悶酒。

「呼!….明生!不怕你笑話啊!…我都好久沒跟我那婆娘見面了!…」

今晚兩人都喝了不少酒,話自然就多了,駱世傑仰頭又倒了一杯,呼了口酒氣,帶著內心的鬱悶,是的,他感覺跟兒子駱林的距離越來越遠了,還有老婆,他認為兩母子已經完全被金錢腐蝕了,他作為一個共產黨員在思想上和內心深處是受不了和國家政策對著乾的這對母子。

而他們又是自己的至親之人,難道自己真去舉報?

再說了,兒子還認了那位老爺子做爺爺,而且老爺子很明顯對兒子的那些行為支持,這下他就更鬱悶了,所以說啊,不是一路人那就搞不到一起去。

「唉…你還別說,我家那位都不讓我近身了!…擦!搞得我更單身漢一樣!經常跟我鬧!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呼!要不是為了女兒,老子早跟她離了!…你不錯了!你兒子多厲害啊!….」

宋明生也是一肚子的怨氣抬眼看了眼坐對面的駱世傑,苦笑了下,仰頭喝了一杯。

「…哈!兒子!算了不說了!…這段時間廠裡面搞技術革新,現在政策又是,抓革命,促生產!唉!忙啊!…」

駱世傑還不知道自己的老婆殷紅梅去了香港了,還有自己兒子真不是個什麼好東西,把年紀比自己還大的周曼麗周教授的肚子都搞大了,他對駱林的肆意妄為那是極度的看不慣,但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總覺得跟兒子有種隔膜,以前還不明顯,自從那次發燒后,那就更加明顯了。

「呼!…現在啊!…倒是沒人寫啥大字報了!…看來這場運動也差不多了!….」

宋明生喝了點酒,膽子就大了不少。

「嗯!…是呀,國內很多廠礦,都已經恢復生產了….」

駱世傑默默的喝著酒,想著自己的心思,到底今後自己的路在哪裡呢?

他是不會去靠兒子的,他就是看不慣駱林的那副得意洋洋,一副天下盡在我手的樣子,不得不說,像駱世傑這樣的人,其實並沒把親情看得很重,這種人怎麼說呢?應該說比較自私吧!而且還自以為是,兒子超過你了你就受不了了?

老婆比你能賺錢,你也受不住?不過話說回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所以,駱世傑的這種本性造成了他自己今後的道路…… 三座劍山矗立在那裡,洛天站在第二座劍山之上,眼中露出喜色,腦海中迴響著威嚴的聲音。

「天劍三式,乃是本座以畢生的時間,修出來的三道武技,一劍凌仙,只是天劍三式的第一式,乃是我一萬歲時所創,這第二式劍弒天下乃是我兩萬歲時所創!」

「劍弒天下,講究的是狠,對敵人狠,對自己更狠,一劍凌仙的威力已經巨大,而這劍弒天下則是在一劍凌仙的基礎上創造出來,因此威力比起一劍凌仙來,更強!」

「這劍弒天下,一定要有一股一往無前的氣勢,天下蒼生,都是螻蟻,可一劍滅之!」

「一劍凌仙是一道劍芒,而劍弒天下則更擅長群攻,一但施展,天地八荒,皆橫掃,而且付出的代價極大,以百年壽命才可施展,而且一但施展,仙王中期瞬間便會被抽干!切記!」

「玄功運轉少沖穴……游經少則脈……」威嚴的聲音不斷響起,這第二式劍技運轉的方法在洛天的腦海之中響起,灌輸到洛天的腦海中。

「強的可怕,這分明是好幾道一劍凌仙的集合啊!」洛天心中震撼這第二式的強悍。

「難……」不過之後,洛天的臉上便是露出苦笑,感覺這劍式實在是艱難,一個一劍凌仙已經抽走了洛天不少修為,這第二式對於現在的洛天來說,實在是有些艱難。

不只對修為有要求,對於對劍的掌握,也非常有要求,要達到劍道第四重。

「要學會這三招劍式,才能進入到之後的傳承?這不是坑呢嗎!」不過之後,洛天的臉上露出苦笑。

這第二式要徹底掌握,以洛天的悟性至少要十年以上,而且劍道第四重,洛天現在也不夠,最重要的是張道天那裡等不起,因此洛天只能選擇離開。

「怎麼出去?」洛天甚至連第三塊劍山看都沒看,畢竟他有他的打算,那就是將張子平留在這裡,自己出去,張子平學會了,他不就學會了么。

「小天,你不打算在這裡悟劍?」張子平看出了洛天想要離開的心思,眉頭微微一皺。

「師兄,我還有事,不能在這裡久留!」洛天輕聲回應,並沒有告訴張子平關於張道天的事情,若是告訴了,自己的之前的用心也就都白費了。

「嗯,行,那我留下,接受傳承,你先離開,不過一定要小心!」張子平沖著洛天開口,知道洛天早已經不是當初五行門中需要自己庇護的小子,而是獨擋一面的強者。

「那師兄,你好好學啊,學會了教我!」洛天大笑一聲,頗為輕鬆的朝著結界之外走去,同時心中卻是加了一句:「如果我還能學到的話!」

「實力才是最重要的啊!」張子平看著洛天離開,眼中露出感嘆,他知道洛天有事瞞著自己,他怎麼能感覺不到洛天的狀態不對。

「咔嚓……」與此同時,張子平身上傳出陣陣的脆裂之聲,後背閃過陣陣的劍氣,一隻潔白的翅膀,出現在了張子平的身後。

「嘭……」張子平伸手一拔,直接將翅膀拔了下來,鮮血從張子平的後背流淌而出,那白色的翅膀卻是化成了一枚圓球落在了張子平的手中,被張子平伸手一揮,朝著結界之外扔去。

洛天邁步走出了結界,看到了一臉期待的尹易天和唐星火兩人。

「嗡……」就在洛天剛剛走出結界,一道白光卻是從結界之中飛了出來,一枚白色的圓球落在了洛天的身前。

「魔雲翅的另外一半翅膀?」洛天伸手將白色的圓球抓到了手中,身軀微微一震。

「嗡……」在洛天接到白色圓球的一瞬間,陣陣的傳送之力卻是作用在了三人的身上,彷彿排斥一般,讓洛天三人離開了這塊道台.

淡藍色的天空之上出現一道漩渦,洛天三人的身影,從天而降,瞬間被一股巨大的力量鎮壓,撞塌了幾株大樹,狠狠的砸進了地面之中。

唐星火和尹易天一臉發矇,目光看向四周,那茂密的森林。

「我們從墮天仙王的傳承之地出來了?」唐星火開口,聲音之中帶著懊惱。

「沒錯,出來了,裡面應該只剩下主人的那個師兄了……」尹易天也是長長的嘆了口氣,兩人在墮天仙王的傳承中,沒有得到什麼好東西。

「之後的路還很長,兩位放心,我不會虧待你們!」洛天開口,心中則是非常高興,師兄張子平,比起自己來,更適合當天道宗的傳人。

「接下來,你們是想離開這裡,還是想繼續行走下去?」洛天開口,目光看向尹易天和唐星火兩人,他倒是希望兩人能夠離開。

「不走,說啥都不走!」唐星火和尹易天兩人連忙搖頭,進入不老山,九死一生,得到的跟他們付出的根本就出成正比,他們是非常不甘心。

「不老山中有著數不盡的機遇,墮天仙王的傳承,不過是其中之一而已!」

「而且想走也走不出去!」尹易天則是輕輕聲開口,看向四周的景象,他們根本就沒有見過。

「想要走出不老山,那就得看機緣了!」尹易天開口,許多強者都曾進入過不老山,最後卻是都沒有走出去過。

「嗯,是啊!」洛天點了點頭,目光也是開始觀察起四周的景象來。

一片樹林,一樣看不到頭,樹林中傳出陣陣的死寂,如同之前洛天最開始落在的那片樹林一樣,只不過這片樹林,不再抽取他們的壽命,讓三人長長的出了口氣。

「休息休息!」洛天輕聲開口,目光之中露出一絲笑意,他腳上的傷還沒好。

尹易天和唐星火兩人自然不會反對,兩人之前與玄山四老大戰,也是受了一定程度的傷,而且之前緊張的神經也需要放鬆放鬆。

洛天伸手將那枚白色的圓球,吞進了口中,那痛苦之感,再次在洛天的後背之上傳出,一黑一白,兩個翅膀出現在了洛天的後背,散發出強大的氣息。

「這才是完整的魔雲翅!」洛天心中自語,感覺身後的翅膀只要一扇,就是驚天動地。

「還有眼睛!用那風聲獸的眼睛,淬鍊我的紫極魔瞳,不知道會有什麼效果!」洛天伸手一揮,將那兩顆綠色的眼睛拿了出來,即使風聲獸已經死去多時,那幽綠的雙眼中,依然散發出陣陣的寒光。

「現在不適合淬鍊!」洛天打消了念頭,將兩顆眼睛收了起來,開始盤膝坐在那裡恢復起來。

三個時辰,三人將狀態調整到了最好,起身行走在樹林之中。

「有路!」行走間,三人便是發現了一條布滿雜草的小路,小路上甚至還有些新出現的腳印。

「難道有人生活在不老山中不成?」唐星火的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也許是迷失在不老山的強者也不一定!」尹易天開口,凝重的開口。

「小心點總是沒錯的!」洛天眉頭微微一皺,不管如何,這條路他們還是決定走一下的,若是能夠遇到其他人,打聽一下,說不定會有什麼收穫,畢竟他們現在對不老山一無所知。

沿著小路足足走了一個時辰,依然沒有什麼蹤跡,倒是中間遇到了幾隻活物,讓三人心中長嘆不以,總算是正常點了。

「嘶……」就在三人行走間,一道綠光閃動,瞬間朝著洛天三人飛來。

三人是仙王,因此在那道綠光出現的一瞬間,洛天三人便是合力撐起了界域,洛天伸手一抓,一股冰冷的氣息出現在洛天的手中,一條不道一寸的小蛇出現在洛天的手掌心。

「若不是仙王,說不定會真的中招!」洛天輕聲開口,手中綠色的小蛇,看似不大,但是洛天絲毫不懷疑,那冰冷的獠牙咬在真仙境的身上,絕對能讓真仙境脫一層皮。

「嘶嘶……」綠色的小蛇不斷的吐出信子,蛇目看向洛天。

「放了你吧,下次記得別惹你惹不起的人!」洛天伸手一揮,將綠色的小蛇扔了出去,三人繼續行走。

綠色的小蛇掉在地面之上,花斑一樣的眼睛,竟然露出一絲人性化的表情,朝著洛天三人遊盪。

「怎麼回事?」洛天感覺到了綠色的小蛇遊盪到他們的身前,阻擋住了去路,眼中露出疑惑。

「嘶嘶……」蛇信不斷的吞吐,發出怪怪的音調,讓洛天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實在是有些聽不懂說什麼。

洛天並沒有太過在意,繼續帶著尹易天和唐星火繼續沿著小路往前走。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洛天三人卻是發現了不對勁,因為一路之上,活物越來越多,而這活物卻是異常的單一,全部都是蛇。

五顏六色的蛇,時而出現一條,蛇目之中散發著幽冷之光,似乎是忌憚洛天三人的實力,不敢出手,但是卻是兇殘無比。

「小心點,不太對勁!」洛天叮囑和尹易天和唐星火,謹慎了不少。「你們是誰,為何來我萬蛇谷!」就在洛天的話音剛剛落下,一聲冰冷的女聲在三人耳中響起。 「….還我公道!賠我戰友命來!…」

「…打倒當權派!打倒當權派!….」

「….血債血償!交出兇手!!!….」

清晨的霧氣剛剛散去沒多久,市公安局的大門口,就湧來一大群,大約有幾百個舉著大橫幅,其中幾個手裡拿著大喇叭,身穿綠軍裝,手臂上都是紅艷艷的袖章的年輕的男女,集聚在一起,臉上帶著憤怒和寒霜,走在隊伍前面還有幾個年紀比較大的軍裝男女,正在那揮動手臂,聲嘶力竭的拿著手中大喇叭呼喊著。

這樣的嘈雜,喧鬧的呼喊聲,瞬間就把整條街道附近的居民們全都吸引了過來,圍觀的群眾隨著時間推移,是越來越多。

遠遠看去黑壓壓的一片,哦!應該是一片綠色。

整個市公安局的門外,被這些遊行的人圍得水泄不通,大量的公交車被堵住了去路,很多人,都從公交車內,伸出頭看著很久沒見到這麼多人遊行的壯觀場面了。

張大同出汗了,此時,他都進不去局裡面了,他給堵在了外面,那個年代又沒手機啥的,那隻能幹著急,胖乎乎的臉上全是汗水。

冷靜啊!TMD這些死傢伙!還敢來鬧事?這不是害人嗎?還好,證據已經銷毀了,看你們怎麼鬧騰!

嚴妍也坐在離張大同座駕不遠處的吉普車上,通往市局的街道全被堵得一塌糊塗了,到處是汽車鳴笛聲,人群的吵鬧聲,還有遠處傳來的口號聲。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這麼多人堵在這?….」

顧小軍皺了下眉頭,看著車外擁堵的人群,自言自語的說了句。

「嗯!…我下車看看….」

坐在後座的嚴妍心裡又不好的預感,看了下人潮湧涌的堵車處,打開了車門下車了。

「…嚴局!….呼呼!…不好了!局裡的大門給人堵住了!….」

張大同也不得不下車,車裡太熱了,打開門下來就看到不遠處的嚴妍,趕緊招呼著跑了過去。

「怎麼回事?」

嚴妍穿著筆挺的警服,高挑的身材,冷艷的容貌讓她有種不怒而威的架勢,身前的張大同拿著手帕擦著全是汗水的胖臉,氣喘吁吁的說。

「是!那些想要返城了的知青!…真是膽子太大了!敢圍攻政府執法機關!…我看還是叫部隊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