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達成點了點頭,然後跟著趙陽,將重傷的馬家兄弟,抬到旁邊一間屋子裡靜養。韓秋生也跟著走了進去,她身上的傷勢,其實相對要比衛易更重一點。如今休息的同時,順便還能照顧一下兩人。而那條巨蟒已經斷成兩截的屍體,也一併抬進裡面。

至於其他五人,相對還算戰力完整,則跟著老馬一塊,開始破除那些陣法禁制。

「走,先去那座靈植園看看。」

跟在老馬身後,幾人很快來到那座靈植園。這裡之前被那條巨蟒當做了巢穴,因此陣法已經破去了,只有遮掩陣法還算完整,但也能自由進入。

「娘的,什麼味啊?」

幾人剛剛走進靈植園,一股腥臭的氣味便撲面而來,幾人連忙掩住口鼻。

這處靈植園,大約是十畝左右。靈植園裡原本種植的靈草靈植,自然都已經毀壞殆盡,土地被碾壓的極為平整。而在靈植園的一角,堆積著大量的白骨,還有一些破損的法寶殘片,看來應該是這條巨蟒的食物殘餘。

「你們看,那是什麼?」

女修姜寧掩住口鼻,指向靈植園中的某處,與此同時,其他幾人也都注意到蛇巢當中的不同。

「這是……蛇蛋?」

幾人走了過去,看到這座位於靈植園中央的巨大蛇巢內,正有一枚頭顱大小的蛇蛋擺放著。

「還有生機,是活的!」

老池過去用手摸了下,頓時露出驚喜之色。

「單單這枚蛇蛋,咱們估計就能把這次所有的消耗補回來了!」

具有生機的蛇蛋,這價值自不消說。黃沙蟒是實打實的四階妖獸,而非後天變異突破。也就是說,這枚蛇蛋,只要能夠孵化出來,並且成功養大,用特殊的御獸法訣馴化后,就是一頭四階靈獸。

「我知道了,難怪這條黃沙蟒剛剛戰鬥的時候,那麼奇怪。」老池忽然說道:「剛才我就很奇怪,從靈力波動來看,這條黃沙蟒明明已經成功進階,相當於化靈期二重天的修士。本來我都打算放棄了,畢竟以咱們現在的實力,斬殺四階中品妖獸,還是有些不現實。可交手我才發現,這妖獸好像很虛弱,竟然只憑藉肉身跟咱們戰鬥。除了最後那一擊,竟然一道神通都沒發出來。」

「原來是剛剛產卵。」

幾人這時也是恍然。的確,剛剛這條黃沙蟒,確實是直憑藉肉身在戰鬥。而四階的黃沙蟒,最可怕的其實並不是肉身,而是它的兩種本命神通!

妖獸的本命神通,其實一般要比修者的神通更加強橫。

在靈植園裡又找了一圈,幾人再沒有發現什麼太有價值的東西。這也是小隊幾人眼光高了的緣故,其實那些掩藏在白骨之下的法寶碎片,加在一起,也是一筆不小的財富。不過幾人如今眼界高了,運輸能力也有限,對於這些品階最高不過法階上品的法寶殘片,也就不怎麼在意了。

「小子,你先別著急離開。」

幾人正打算離開的時候,識海當中,卻忽然傳來素的聲音。

「靈植園的東北角,距離你兩丈遠的地方,那塊土地下面有東西。不過你注意點,別顯示出是你有意發現的。」

衛易聽到之後,故作無意的走了過去,避免讓其他幾人看出端倪。然後趁其他幾人沒注意,要腳在地上輕輕踩去一些土壤。

「這是……」

衛易蹲下身,有些好奇的看著土壤下露出來的東西。而這個時候,其他幾人也注意到他這邊。

衛易將腳下突然再次拂去一些,幾枚玉簡赫然露了出來。

。難不成真的對於自己而言,眼前的這個男人和自己再也沒有其他的共同語言?

可夏語寒仍然沒有想過放棄柯震辛。

不管江河為了自己做了多少讓自己感動的事情,在這時候看來,對於夏語寒而言,自己也不會有太多的意外去想自己和江河兩個人還能夠在一起的結果。

……

《招惹》第四百五十九章共同語言 在這個渠道的問題上,楊家其實還是想要收穫一些好處的,畢竟這條渠道也是他們楊家自己的,如果張權想要利用,那麼該付出的還是要付出。

「楊總你說,有什麼條件儘管提出來,如果合理的,我們染雲集團也不會讓你們吃虧。」

張權笑了笑說道。

生意場上講究的就是利益,這點是毋庸置疑的事情,張權能夠明白楊青峰想要好處的心情,不過這個好處,如果太過分了,或許張權就不願意和楊青峰合作了。

凡是都要講究一個底線。

「張總你也知道,這條渠道我們花費了很大的代價,如果說給你們使用,我們也是沒有意見的,不過你們染雲集團即將要在印國銷售的這個染雲手機,我們想要參與進來。」

楊青峰點燃了一根煙,眼眸中滿是光芒。

這話一出口,張權就知道楊青峰所要染指的事情並不簡單。

染雲集團的銷售營業額從來都是一個驚人的數字,再加上前段時間因為購物節的出現,染雲集團一個季度的營業額就達到了四億。

這樣的一個恐怖數字,雖然張權他們沒有對外公布,但是卻依舊是被有心人察覺到了出來。

楊青峰所在的楊家,本身就是對市場有一定的把控能力,他們要推測出張權的染雲集團賺了多少錢,並不難。

「你們要參與到我們染雲集團在印國的銷售?這可是一件大事,我倒是想知道,你們怎麼參與進來。」

張權皺了皺眉頭,顯然有些意外楊青峰會這樣說道。

其實在張權原本的想法中,楊家最多就是獅子大開口,賺取一些渠道的費用,這一點毋庸置疑,楊青峰開口要,張權也不會不給,只是具體的數字值得探討而已。

不過現在看來,楊家索要的,其實遠遠要比這個渠道費用更加的昂貴。

「張總,其實我們之間還是可以展開很多合作的,我們楊家最近也開始轉型,我們不想一成不變的進入這個服裝市場,和你們染雲集團合作,或許是我們楊家的一個機會。」

楊青峰笑了笑說道。

「你們染雲集團,如果要遠赴印國,到時候你們需要再重新尋找合作的生意夥伴,需要找一個當地信任的過的公司進行銷售合作。這一切,都是一件麻煩事情,而現在我們楊家,願意幫你們解決這些事情。」

聽著楊青峰的話,張權自己也在考慮。

其實楊青峰的目的很明顯了,他們楊家在印國有自己的渠道,並且似乎已經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如果藉助楊家在印國的影響力,或許還真的能過幫助張權解決不少的麻煩。

只是這樣一來,染雲集團在印國的銷售,其實就已經被楊家掌控了命脈。

這是張權不太能夠忍受的事情了。

「這麼說,你們楊家在印國的影響力還真是不錯,我原本都打算去印國自己建立自己的一個銷售公司,現在看來能夠藉助你們幫我們解決了。」

張權心中雖然有些不爽,但還是笑著說道。

「其實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張總,我們楊家只是尋求一個發展的變化而已,我們不願意一成不變的繼續在服裝行業走下去了,而你們染雲,或許是我們的一個契機,因此我們才想著和你們合作。」

「至於你們擔心的事情,我這邊也能給你們承諾,只是具體的細節,我們需要談一談。」

楊青峰這人也不是個傻子,染雲並不是真正的離不開他們楊家,現在染雲集團已經制定了自己的一個銷售策略,那麼只怕會很快就落實下去。

而這對於楊青峰來說,只是一個機會,一個他們楊家的機會,而不是染雲集團的機會。

所以,楊青峰要做的只是穩住張權罷了。

「楊總,我們染雲集團並不像讓自己的命脈掌握在別人的手中,關於印國的銷售,我們很看中,但是讓你們楊家參與到這個項目中來,我們還需要好好的考慮一下。」

張權淡淡的說道,如果說這是房三開口,或許張權還能夠直接同意,但是楊青峰這人,說實話張權並沒有多少了解。

讓一個自己不了解的人,幫助自己在印國完成銷售,其實還是很讓人擔心的。

「張總,其實在我和你說印國的時候,我們楊家已經做出了幾分方案,你先看看。」

楊青峰這一次有備而來,不怕被張權拒絕,等到他從包里拿出幾分方案的時候,張權就知道自己是真的小瞧了這個楊家,小瞧了楊青峰。

這幾份方案在張權的手裡翻動,其實大部分都是闡述一個事實,楊家,今後將成為染雲集團在印國的一個代理商,全權負責這個手機的銷售工作。

甚至張權只需要將這些手機交給楊家,然後後續的工作,那麼就不需要擔憂了。

「原來是這樣,你們楊家倒是野心不小啊。」

張權笑了笑說道,這幾乎就是不需要他們染雲去印國的手機市場和別人正面碰撞了,更多的還是主要依靠楊家自己。

如果是這樣的一個合作,倒是讓張權感覺可行。

「第一個方案,我們採取合作分成的模式,我們幫助你們運送貨物,通過我們的渠道,然後在印國進行一個銷售工作,但是分成,我們想要佔據你們染雲集團的三成。」

這些方案一式兩份,楊青峰自己也是拿著一份方案講述了起來。

「這個方案可以不用提了,我們染雲是不會答應的。」

張權淡淡的說道,分出三成的銷售額給楊家,張權還是有些不願意,畢竟這個已經不是獅子大開口了,而是屠龍寶刀。

張權並不認為他們染雲手機會在印國市場折戟沉沙,相反,他認為他們染雲手機將會在印國市場大放異彩,所以,三成的銷售額,數字或許有些恐怖。

「那我們來看第二個方案。」

楊青峰面色僵硬了一些,看來張權並沒有想象中的好對付,不過這也對,畢竟這可是張權,染雲集團的老總。

。 藍曦若倒。

大姐,我們本來就是在這裡的好嘛?

戀愛中的女人,是連事實都能忽略的嗎?

不對……戀愛?

等一下!

「那個……你們兩個?」藍曦若用詢問的眼神看著紫月離,「你們……誰給我解釋一下?」

紫月離搶先一步:「就是你看到的這樣,沒錯,我們在一起了。」他笑的非常燦爛,繼續揉著夏落雨的頭髮,然後還拍拍他的頭。

額……

這個……

「不對不對,曦若你不要聽他瞎說,我們沒有在一起,什麼亂七八糟的。」夏落雨飛快的跑到藍曦若的身邊,將被紫月離虐待的頭髮理順。

額……

藍曦若暈了:合著這是紫大神一廂情願了?

「落雨,你這是說話不算數,明明你答應我了的!」紫月離瞪著眼睛,看起來有些不高興了。

夏落雨傻眼了:「我什麼時候答應你了?」

「做夢的時候。」我們的紫大神非常高冷的說出這樣一句話,竟然還臉不紅心不跳。

厲害了我的哥……

藍曦若只能在心裡默默冒出這樣一句話。

「做夢的時候不算,什麼跟什麼啊,你耍賴!」夏落雨因為身邊有藍曦若的緣故,說話的底氣都足了。不然要是放在平時……她哪裡有這麼大的膽子和紫月離叫板?

紫月離繼續甩出一句:「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就算是在夢裡說的話,也是要遵守的。」

夏落雨抓狂:「我不是君子不行嗎?」

紫月離繼續慢悠悠的開口:「可我是君子啊,我在夢裡已經答應了。」

噗……

這邏輯……

藍曦若給一百零一分,不怕他驕傲!

夏落雨無話可說了,她才知道,這紫大神竟然,竟然……技能果然這麼的不要臉啊啊啊啊……

可是這話她是萬萬不敢說出來的,不然等著藍曦若走了,她估計就真的慘了。

「好了好了,你們還是淡定吧……」藍曦若扶額,這恩愛秀的,她服了。

完全沒有毛病啊!

「好熱鬧啊,都到了?」一個聲音又響起來。

藍曦若瞪大眼睛:娘親?

她家的小奶包呢?

「啊啊啊,你們給我下來,下來!聽到沒有!不許抓頭髮,也不許摳我鼻孔!嘴也不行!啊啊啊,也不能撓癢,你們給我下來!快點!」鳳傾歌的身後又響起一個抓狂的聲音。

沒錯,是混沌大帝。

藍曦若捂臉:這畫面太美,還是別看了。

只見混沌大帝的整個人都非常的邋遢,衣袍皺巴巴的,還有水漬。髮型已經變成了經典的雞窩,夜白赫和夜白璃很是歡快的趴在他身上,戳戳這裡玩玩那裡……

完全沒有意識到這是個人啊,會被玩壞的。

再後面,竟然是一群屬下。

藍曦若一愣:「你們這是?」

混沌大帝好不容易把夜白璃的手從嘴裡拿出來,深吸一口氣說道:「兩個小孩子鬧騰死了,非要找娘親。」

這不只是鬧騰死的問題了,是兩個小祖宗差點把整個房子給炸了的問題。

毫不誇張!

這兩個孩子覺得可能是房子塌了,他們就能投奔娘親了,就開始計劃。他們靈力也很強大了,就什麼發大水淹房子啊,放火燒啊,還有各種的攻擊啊什麼的。

這房子……就真的要塌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