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船船艙內幾乎滿坐,倒是令楚南有些意多點,如此高昂的傳送費用,竟然也有不少的人坐,看來土豪還是很多的嘛。

隨著空間傳送玄陣的啟動,這一艘飛船進入了空間通道。

楚南不是沒有過空間傳送,小青帶著他逃了好幾次命。

只是,楚南根本沒有感覺,只是感覺眼前一黑一亮,就換了地方。

但是,坐這空間傳送玄陣的飛船,卻並不是一瞬間就到了。

通過飛船特殊的巨大的艙窗,可以清晰的看到外面扭曲的空間以及那一道道光怪陸離的七彩光線。

而在楚南一行四人正在穿越這空間通道時,亞特曼帝國帝都效外,一個一身戾氣的老者出現,輕而易舉的破除了楚南的束縛玄陣。

「會長。」兩位高級王境強者羞愧叫道。

「怎麼回事?」這老者問。

兩人將之前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道:「我們也莫名奇妙,那兩個瘋子突然動手,我們上前制止后,這兩個瘋子一夥的青年就出現了,他沒有晉級到帝境,但卻有著無比恐怖的氣息,壓製得我們不敢動彈半分。」

「這世界上的確有特殊的氣息壓制秘法,大都只是徒有其形,一攻擊就原形畢露。」老者陰聲道。

隨即,這老者突然想到了什麼,白眉一抖,問道:「你是說你們在談論錫西家族時,那兩個人就突然發瘋了?」

「沒錯,感覺這兩個人腦子少根筋。」

「這兩人長什麼樣?」老者心中一沉,問道。

兩位高級王境強者描述了一遍,老者皺起了眉頭,對不上號啊。

而就在這時,老者手中的一枚戒指亮了一下。

老者在戒指上一點,頓時一道無形的音波傳入了他的耳朵里。

「該死的,是錫西家族的那兩兄弟,他們一定是到帝都的空間傳送玄陣,要逃離亞特曼帝國。」老者大聲道。

這時,老者再度在戒指上一按,厲聲吼道:「傳我的命令,去空間傳送玄陣點,暫時停止傳送。」

很快,消息反饋回來,在十分鐘前,有一批人通過空間傳送玄陣傳往了波里維亞帝國,那其中,就包括他要極力阻止的二貨兄弟。那一道道光怪陸離的七彩光線。

而在楚南一行四人正在穿越這空間通道時,亞特曼帝國帝都效外,一個一身戾氣的老者出現,輕而易舉的破除了楚南的束縛玄陣。

「會長。」兩位高級王境強者羞愧叫道。

「怎麼回事?」這老者問。

兩人將之前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道:「我們也莫名奇妙,那兩個瘋子突然動手,我們上前制止后,這兩個瘋子一夥的青年就出現了,他沒有晉級到帝境,但卻有著無比恐怖的氣息,壓製得我們不敢動彈半分。」

「這世界上的確有特殊的氣息壓制秘法,大都只是徒有其形,一攻擊就原形畢露。」老者陰聲道。

隨即,這老者突然想到了什麼,白眉一抖,問道:「你是說你們在談論錫西家族時,那兩個人就突然發瘋了?」

「沒錯,感覺這兩個人腦子少根筋。」

「這兩人長什麼樣?」老者心中一沉,問道。

兩位高級王境強者描述了一遍,老者皺起了眉頭,對不上號啊。

而就在這時,老者手中的一枚戒指亮了一下。

老者在戒指上一點,頓時一道無形的音波傳入了他的耳朵里。

「該死的,是錫西家族的那兩兄弟,他們一定是到帝都的空間傳送玄陣,要逃離亞特曼帝國。」老者大聲道。

這時,老者再度在戒指上一按,厲聲吼道:「傳我的命令,去空間傳送玄陣點,暫時停止傳送。」

很快,消息反饋回來,在十分鐘前,有一批人通過空間傳送玄陣傳往了波里維亞帝國,那其中,就包括他要極力阻止的二貨兄弟。



… ?古老的宅院,陽光透過窗欞灑進屋裡,但卻似乎被一股奇異的力量消融了,讓人感覺不到一絲溫暖,反而寒意森森。

白眉白須的老者躬著腰,卑微的站立著。

也不知過了多久,這老者額頭上的汗珠在地面上已積成了一灘水漬。

「有什麼事?」就在這時,一個嘶啞的聲音響起,那黑暗的角落裡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影。

「大人,錫西家族的那對傻子喬裝從空間傳送玄陣傳送去了波里維亞帝國。」老者顫聲道。

「啪」

老者的頭驀然仰了一下,一口血如箭般飆出,他那一張老臉如發酵的包子一般腫了起來。

「沒用的東西,你不是說錫西家族從上到下都在你的監控中,我不管你用任何辦法,去將那兩個傻子殺了,否則,你就自我了斷吧。」那嘶啞的聲音說完,人也隱沒在了黑暗之中。

老者一張老臉抽搐著,轉身走了出去。

……

光怪陸離的空間通道前方出現了一點光亮,此時,客艙里響起了一個悅耳的女聲:「各位旅客,前方波利維亞帝都傳送點即將到達,在衝出空間通道時會有一些紊亂的能量衝擊,這是正常現象,各位旅客不必驚慌。」

那光亮越來越大,艙窗之外,已經變得一片白茫茫,什麼也看不見,而與此同時,艙內也有一些能量在亂竄。

這種情況並沒有持續很久,很快,那刺目的光芒消散,紊亂的能量也平靜了下來。

楚南朝外看去,赫然發現他們已經從空間通道中出來了,而外面是一幢幢風格截然不同的房屋,有不少人在遠處等待著。

艙門打開,楚南一行四人下了飛船。

「哇烏,波里維亞帝國,傳說中美女之國,我梅新終於來到了這裡。」

「快看快看,那邊都是美人啊,那腿真白啊,竟然穿這麼短的裙子,我鼻血都要流出來了。」

兩二貨兄弟咋呼著,楚南望了過去,眼前一亮,這波里維亞的女孩子好開放啊,長相確實也不錯,加上性感的裝扮,自是吸引了不少男人色色的目光,不過她們卻渾然不在意。

楚南有些恍惚,感覺像是回到了前世的地球。

「很好看嗎?」這時,一聲冷哼自身邊響起,鳳丫有些不愉,這三個傢伙一個個都豬哥一樣,那些女人很好看嗎?也就一般嘛,不過是露肉賣弄風騷罷了。

「好看好看。」二貨兄弟下意識的一邊流口水一邊點頭。

楚南卻是笑了笑,沒有說話。

一行四人來到了購票大廳,再度買了四張傳送票,這一次每人三萬多的星辰幣,四個人十三萬星辰幣,但是傳送的距離也很遠。

只不過,距離這一趟的傳送卻還需要等上兩天。

「先找個地方住下吧。」楚南道。

「好耶,我喜歡這個地方。」

「我也是。」

二貨兄弟興奮的大叫,目光卻是粘在了那時而出現的大白****上。

波里維亞的帝都,極其繁華,比起亞特曼帝國又要繁華得多,人口也要多。

楚南一行人饒有興趣的四下打量著,沒辦法,小地方來的,就是這般沒見識。

找了一個酒店住下,十個星辰幣住上了極其奢華的套間,其奢華程度讓楚南都感到震驚。

可想而知,星辰幣的購買力是十分驚人的,所以推算出空間傳送的費用是極其昂貴的。

「大哥,我們出去轉一轉。」二貨兄弟根本坐不住,祈求的對楚南道。

「不行。」鳳丫不待楚南回答,就板著臉道。

二貨兄弟脖子一縮,對於鳳丫,他們是即愛又怕,有點像兒子怕媽媽的那種感覺,雖然他們嚷嚷著要娶鳳丫,但在鳳丫面前,卻是屁都不敢放一個。

二貨兄弟用目光向楚南求救,那可憐的表情讓楚南都有些好笑。

「好了,出去走一走也好,兩天時間總不能都悶在這裡,既然來了,就該見識一下這裡的風土人情。」楚南輕咳了一聲,開口道。

「大哥你真好。」

「大哥說得乃是人生至理啊。」

二貨兄弟一聽楚南同意了,立刻手舞足蹈,這讓鳳丫心裡有些不是滋味,這兩個臭小子,楚南同意了,她的意見似乎就不重要了。

「不過,你們要跟著我,不允許你們離開我的視線範圍,否則,我就把你們扔在這裡不管了。」楚南道。

「絕對不會。」二貨兄弟連連保證。

四人整理了一下,就出了酒樓,開始在波利維亞的帝都瞎逛。

波利維亞的公共玄力車有許多,四通八達,讓楚南心驚不已。

玄力文明與地球的科技文明,竟然有殊途同歸的感覺。

四人這一天,就如同普通人一樣,逛著一家又一家令人驚訝的店鋪,吃著美味的小吃,玩著這裡最受歡迎的遊戲。

一天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二貨兄弟意猶末盡,鳳丫似乎也在回味,而楚南卻是早就回復到了之前的狀態。

偶爾享受一下普通人的生活也挺新鮮的,但楚南時刻記著,這是一個怎樣殘酷的世界。

或許做一個一世不知道掠食者頂層人物生活的普通人,會在感覺上比他們要幸福,但實際上他們只是雖有翅膀卻不能飛翔的雞,認為在雞圈裡有吃有穿就很幸福了,永遠也不可能體會到雄鷹搏擊長空的勇氣與自由。

自由是要付出代價的!

楚南不會忘了他被燕南飛帶出來時的激動,更不會忘記在凌安那裡受到的屈辱。

回到酒樓,四人回到各自的房間休息。

楚南盤坐在床上,身上紫芒閃爍。

突然間,楚南睜開了眼睛,望向了大門,而就在此時,門被敲響。

楚南身上的紫芒潮水般沒入體內,他一抬手,門開了,外面,一頭黑髮披下的鳳丫站在那裡。

「這麼晚了,你來敲一個男人房間的門會引起誤會的?」楚南笑著道。

「我不想跟你開這種幼稚的玩笑,我只想告訴你,我有預感今晚要出事。」鳳丫冷冷瞪了楚南一眼,卻是表情嚴肅道。

「預感?」楚南挑了挑眉。

「沒錯,就是預感,我很少會有這樣的感覺出現,但每一次出現,都十分準確。」鳳丫道。

「是嗎?」楚南說著,意念放出來掃了一遍,沒有發現任何異常,這套間裡外他都設置了玄陣,有人闖入會發動攻擊。

「我沒有開玩笑,這一次我不安的感覺前所末有的濃,一定是致命的危險在逼近。」鳳丫盯著楚南用重音強調道,她的黑眸中閃過強壓的怒火。

楚南渾身一僵,他看到了鳳丫黑眸中那熟悉無比的黑色幽光,那如同黑洞一樣要吸收人的靈魂的瞳孔,他至死都不會忘。

也就在這一刻,楚南感覺到了天魔女那令人窒息的恐怖氣息。

就在楚南心臟猛烈抽搐之時,鳳丫的黑眸已經恢復了原狀,彷彿剛才那一瞬間只是他的錯覺而已。

但是楚南知道,那絕非錯覺,那絕對是天魔女的氣息。

楚南揉了揉僵硬的表情,看來今晚確有危險了。

只是,楚南心裡還在想著另外一件事,如果天魔女的靈魂一直是潛伏的話,那他之前調戲鳳丫時會不會被她察覺,等她徹底蘇醒后,那自己豈不會很悲慘。

這麼一想,楚南的心裡就冷汗迭出。

「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鳳丫要發飆的感覺。

「有。」楚南點頭道。

說著,楚南直接拉著鳳丫的手,朝二貨兄弟的房間走去。

話說,這手還真是嫩滑……

楚南這廝已經是完全死豬不怕開水燙的節奏了,既然都已調戲了,趁著天魔女的靈魂沒有蘇醒,能占點便宜就占點便宜,大不了到時死不認帳。

楚南踢開二貨兄弟房間的門,卻見得二貨兄弟抱在一起,睡得口水橫流。

這睡姿,還真是不忍直視。

「滾起來。」楚南打了一個響指,頓時,二貨兄弟的上方出現了一堆碎冰,嘩啦一下落在了兩人身上。

頓時,二貨兄弟傳來一聲聲非人的慘叫,如同觸電一般跳了起來。

神奇寶貝:我變成了皮卡丘 「大哥,鳳丫,你們這是……」二貨兄弟跳下來后,一臉委屈的看著兩人。

「穿好衣裳,我們走。」楚南道。

「走?走到哪裡去?去玩嗎?」梅新愣愣問。

「難道還有夜場,哦耶,老大,趕緊穿衣。」梅費自我腦補的歡呼。

楚南也懶得解釋,這樣最好,省去了嘴皮子功夫。

誤認為要去玩,二貨兄弟以最快的速度穿戴完畢,他們出去時,卻看到楚南正在挖洞。

「大哥,是不是要偷窺啊。」

「好刺激啊。」

二貨兄弟大叫道,挽起袖子就要來幫忙。

「站著別動。」楚南喝道。

二兄弟頓時乖乖的一動不動,而楚南卻是在悄無聲息的破解樓板上刻著的玄陣。

沒多久,樓板上被切割出了一個大洞,楚南意念往下一探,直接震暈了下面睡著的兩個玄將境界的人,這已經是十分普通的人了。

楚南帶著鳳丫跳了下來,二貨兄弟隨即跟了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