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萌萌的目光落在草地上,看了許久,除了一浪一浪的波動,真的看不出那草有什麼特別。

等等……

草在動……是因為……有風……

耳朵上的翎羽輕輕一盪,顧萌萌整個人的瞳仁都擴散開來。

她瞠目結舌的看著獸神,一臉驚喜又意外,不敢將那個答案脫口說出來,生怕是自己想多了,空歡喜一場。

獸神似乎知道她想到了什麼,於是慈愛的笑著點了點頭,道:「他對你說的話,都是真的。他的翅膀現在是新的天空之戀,獸世的風都來自那裡。他甚至追到了這,只為了告訴你……」

獸神故意停頓,沒有把話說完,只是鼓勵的看著顧萌萌,示意她自己說下去。

「他在告訴我,他還愛我,他很想我,他在守著我……」

獸神點了點頭,道:「分離是暫時的,當你集齊七寶,讓那個人復活過來,格瑞翂就會重新回來了。所以不要難過,他只是在盡墨托山脈首領的職責,守護墨托山脈而已。」

顧萌萌捂著臉,終於哭了出來。

她醒來以後就不敢哭了,因為格瑞翂說她笑著他就幸福,所以她再怎麼難過都在笑。

她強迫自己相信那個荒謬的傳說,因為不相信她會崩潰的。

可獸神不會撒謊不是么?

他說格瑞翂說的是真的,他會回來的……

獸神輕輕拍著顧萌萌的肩膀讓她發泄,等她哭累了才又安慰道:「斷翅瞎眼,是殘忍痛苦了一些。但他付出的一切是有代價的,你看到了他的好,將來他回來以後,你會給他一個機會,不是么?為了這樣一個機會,這獸世願意拿命去拼的雄性比比皆是啊。所以別哭了,我的寶貝,你難得回來看老爹一次,別讓我心疼了,乖。」 見顧萌萌情緒平復下來了,獸神這才笑嘻嘻的說:「來來來,陪老爹看個電視劇。」

「老爹,那個小屎……」

「看完電視再說。」獸神沒再讓顧萌萌開口,只給爾維斯使了個眼色,爾維斯便立刻將顧萌萌抱在懷裡乖乖的坐在長椅上陪獸神看電視了。

沒有白霧,獸神只是大手一揮,面前便憑空的出現了張屏幕。

畫面是上次顧萌萌騎在斯內勀脖子上灌籃的畫面。

顧萌萌雙手拿著球,木訥的往籃筐里一放,隨著球落地又彈起的咚咚聲,顧萌萌的心也跟著狂跳了起來。

她懂,斯內勀是借著灌籃這件事在告訴她,不管她想做什麼,他都會支持著她。

「謝謝。」顧萌萌小小聲的說了一句。

斯內勀撿起球又拍了兩下,道:「不接受口道致謝,我說總裁大人,我都巴結你到這個份上了,好歹也該給我漲漲工資吧?」

顧萌萌被斯內勀說的笑出了聲來,漲工資?漲什麼工資?MonSir集團是他的,他莫名其妙的就給了她,她根本就沒有話語權,集團操作和業務什麼的都是一竅不通,頂多是被挂名的總裁而已,真正的掌權者分明就是她身下這個人好吧?

不過,他願意紆尊降貴這樣來逗她,顧萌萌還是領情的,於是昂了昂驕傲的小下巴,道:「好,給你漲工資。漲……20塊吧,好不好?」

「好。」斯內勀笑得格外燦爛,仰頭看著顧萌萌,問:「還想灌籃么?」

顧萌萌搖頭,說:「你把我放下來吧。」

斯內勀沒有拒絕,掐著顧萌萌的腰把她放了下來。

顧萌萌想摟一摟斯內勀的脖子,可惜身高不夠,於是靈機一動踩在了籃球上,然後借著籃球的高度勉強摟住了斯內勀的脖子,又借著斯內勀的身子穩定了藍球。

「調皮。」斯內勀輕輕皺眉,滿臉寵溺的責備了她一句,簡單的兩個字里全是甜蜜。

「怕什麼,反正你會接著我的,又摔不著。」

「嗯,知道就好。」對於顧萌萌的這份信任,斯內勀表示很受用。

顧萌萌抿了抿唇,然後猛的湊到斯內勀的唇邊烙下了一個吻,親完就要跑。

但斯內勀哪會讓她得逞?大手環在她的腰上,直接一提,將她整個人撈進了懷裡。

重心不穩,顧萌萌下意識的用雙腿盤上了斯內勀的腰,而斯內勀的雙手則穩穩的托住了顧萌萌的屁股。

這樣一抱,顧萌萌反而還比斯內勀高出小半個頭來。

斯內勀含笑凝視著顧萌萌羞紅的小臉,帶著幾分戲謔道:「撩了我,還想跑?嗯?」

顧萌萌臊的不行,臉紅的說不出話來。

她們接吻不是第一次,但她主動卻是第一次,尤其她剛才剛哭完,現在又當眾被這樣抱著……

啊,她要被白嵐她們笑多久,今天的事才能翻篇呢?

顧萌萌覺得自己可能段時間內沒什麼臉可以見人了。

斯內勀卻不介意當眾秀恩愛,他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顧萌萌和他的感情有多好。

她是他的,誰敢覬覦他就弄死誰。 晚上的媒體招待會原本是被斯內勀推了的,但臨近開始,斯內勀卻接到了一個國際電話,是F國打來的,說斯內勀的父母一聽說他把MonSir集團轉給了別人以為他在S市被人欺負了,所以立刻批了航線坐著私人飛機趕來了,說要會一會這個敢從他們兒子手裡搶走一個集團的人。

斯內勀扶額,所謂父母,到底是來幹什麼的,他心知肚明。

看了看顧萌萌,斯內勀笑的有些無奈,道:「看來,媒體招待會是推不掉了。晚上我陪你出席。」

「啊?不是說可以不去的么?」顧萌萌秒慫。

斯內勀輕笑,揉了揉顧萌萌的小腦袋,道:「有驚喜啊。」

「驚嚇吧……」顧萌萌縮著脖子道:「我沒應對過這種場面,萬一說錯話怎麼辦?」

「你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兜不回來算我輸。」斯內勀說的遊刃有餘,慵懶且隨意,可看著顧萌萌一副惶惶不安的樣子,他只好嘆了一口氣又補充道:「你放心吧,能夠受邀出席的媒體多少都是和MonSir集團有經濟利益往來的,對MonSir集團不利的消息,他們會自動屏蔽下去的。就算小記者敢寫,從審批到發布的層層審核他一層都過不了。因為當權者,不會為了一個小新聞,得罪大金主。所以你就算是信不過我,也該相信money,對吧?」

那一段小離奇的愛情 顧萌萌這樣一聽,心裡踏實了不少,於是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道:「嗯,也是,誰跟錢過不去呢。」

斯內勀黑臉,他沒錢可靠?不信他,但是信了錢?

他不比什麼都值錢?有他在,那錢還不是要多少有多少?他賺錢的速度比印錢還快……

這小妮子,還真是二的可以,這賬是怎麼算的啊?

嘖……

嫌棄!

「走,回家換禮服。」斯內勀不由分說的將顧萌萌塞進了跑車裡,上車之前給助理髮了一個簡訊,等回到別墅門口的時候,梳化人員已經在門口恭候了。

顧萌萌一臉茫然道:「這……咱們不先去買禮服?」

斯內勀輕笑,捏著顧萌萌的小鼻子左右搖了兩下,道:「你還真信言情小說里的套路?要參加晚宴之前現去買禮服?呵,掛出來賣的那種流水線成品是給暴發戶穿的,我的女人,只穿私人訂製。」

「啊……?」顧萌萌一臉懵逼,不明所以。

斯內勀一邊開門用手在客廳範圍劃了一下,梳化人員便明白了自己的可活動工作區域,然後開始將工作用品注意擺開,那架勢有點嚇人,知道的是要給顧萌萌梳妝打扮,不知道還以為是進了什麼高端的化妝用品展銷會呢。

斯內勀沒理工作人員的「戰前準備」,只擁著顧萌萌往二樓走,進了衣帽間之後推開了一個柜子的門,裡面放了有七八套穿在假模特身上的禮服,一個一個的都閃著昂貴而且奢靡的光。

顧萌萌不明所以的看著斯內勀,斯內勀卻是倚著櫃門道:「全球Top前十名的設計師,當季新款都在這裡了。」 「從裁剪到定型到最後縫製,一針一線都是設計師本人操刀的,和市面上流通的那種設計師畫了圖讓徒弟製作的東西可不是同一個檔次的。」斯內勀邁著修長的腿兩步就走到了顧萌萌的身後將她輕輕一擁,下巴貼在她的側臉上,輕語道:「這個級別的設計師,這樣的作品一季就一件,都是為你量身定做的。」

顧萌萌抽了抽嘴角,道:「你這是早就知道要有這個媒體見面會所以準備的?」

斯內勀搖頭,道:「不,只是有備無患而已。我總不能讓我的女人要參加宴會的時候手忙腳亂吧?去,挑一件喜歡的,我會根據你的選擇來搭配我的衣服。」

「不是應該我配合你么?」顧萌萌小聲的問道。

斯內勀搖頭,輕輕的在顧萌萌的小臉上啄了一下,道:「傻瓜,我對你就一個要求:留在我身邊。只要你在這一點上配合了我,其他的事情,都由我來配合你。」

顧萌萌小臉微紅,低了低頭,道:「還是你選吧,我聽你的……畢竟,是穿給你看。」

這話,成功的取悅到了斯內勀。

斯內勀捏了捏顧萌萌的下巴,將她的小嘴轉向自己這一邊,一個吻由淺至深纏綿不休,直到顧萌萌幾乎窒息他才戀戀不捨的鬆開了她。

磨著牙,斯內勀喘著粗氣說:「再說這麼誘我的話,我就要通知媒體取消今天的見面會然後帶著你回F國先把結婚證辦了,然後再一併開發布會了。」

顧萌萌老臉一紅,因為斯內勀已經說過無數次了,要把最完美的初夜留在洞房花燭時,所以這個領證意味著什麼,不言而明。

「不挑算了,我自己挑。」顧萌萌臊的不行,從斯內勀的懷裡掙了出來,從七件禮服中選了一件比較沒那麼誇張的白色類似小禮服。

高腰蝴蝶結一字肩,下面是及膝的A字裙,簡單的幾個褶皺將腰線拉得很高,整個人的比例顯得格外的好。

青春不做作,清純不矯情,顧萌萌覺得名家就是名家,看似簡約但絕不簡單,每一處細節都透著精雕細琢的完美,或許這就是所謂的工匠精神吧?

斯內勀的領地意識很強,他不會讓工作人員上到二樓來,客廳是他最大的容忍限度。

所以顧萌萌的禮服是斯內勀親手幫她換上的。

說是幫她換,其實也就是幫顧萌萌拉了一下後背的拉鏈而已,顧萌萌自己在洗手間里穿好了出來的。

「好看么?」顧萌萌有些局促,畢竟這輩子別說是穿了,就是想都沒想過自己有一天能穿這麼漂亮的衣服。

斯內勀笑著點了點頭,道:「我的女人,當然漂亮。」

「問你裙子。」顧萌萌羞答答的低著頭,嬌嗔道。

斯內勀慫了慫肩,道:「我哪懂裙子漂亮不漂亮?反正穿在你什麼,什麼都漂亮。」

顧萌萌無語了,道:「我還是下樓去問化妝師她們吧,她們看起來比你靠譜。」

斯內勀挑眉,所以不只錢比他靠譜,連化妝師現在都比他靠譜了?難道這些化妝師不是他花錢請來的?請化妝師的錢不是他賺的?嘖,這女人,本末倒置啊。 有斯內勀這位大神跟著,誰敢說顧萌萌的小禮服不漂亮啊?

更何況,全球Top10的設計師親手訂製的,別說顧萌萌這樣青春亮麗的小姑娘了,就算是風燭殘年的老太太穿上也一定美翻了啊。

得到化妝師的一致好評,顧萌萌覺得自己稍微有了一點自信。

坐在化妝椅上由著化妝師們開始在她的臉上塗塗畫畫,在她的頭上拉拉扯扯,顧萌萌不敢亂動,顯得格外局促。

斯內勀倒是自在很多,上樓換了一套卡其色的西裝,內搭白襯衫,藍寶石的袖扣配合一條寶藍色的領帶,對應著顧萌萌等一下要佩戴的首飾。

出席這種場合對斯內勀來說是駕輕就熟的,所以他很快就整理好了自己,好整以暇的坐在一旁看著顧萌萌被化妝師們服侍著又期待又不安的樣子,覺得可愛極了。

顧萌萌被斯內勀盯著看,覺得自己身上都快要被他盯出兩個窟窿來了,於是有些尷尬的轉著話題問:「你不是說Top10的設計師的作品都在二樓了么?可我怎麼只看見七件?另外三件呢?你送人了?」

「扔了。」斯內勀答得風清雲淡,顧萌萌卻被這兩個字驚的差點咬了舌頭。

她再不懂行情也知道這個身段的設計師親手製作的成品有多貴,這位仁兄張嘴就是扔了?那是浪費了多少錢啊?!

「為什麼?!」顧萌萌脫口而出。

斯內勀臉黑了黑,彷彿現在想起那三套衣服還是很火大,哼了兩聲音才道:「坦胸露背,又露胳膊又露腿……當我的女人是誰都能看的么?哼,還Top10呢,我看就是浪得虛名,敗絮其中。」

顧萌萌明白了,這是嫌人家設計的款式暴露了,所以直接給Pass了。

顧萌萌笑笑,沒說話。

太暴露的衣服確實也不是她的風格,他讓穿,她也穿不出去。

然而……

被丟掉的三件衣服表示很冤枉,它們只是裙子短了一點,大概在膝蓋上方五厘米左右,真的算不得是「坦胸露背,又露胳膊又露腿」……

一切打點妥當,顧萌萌看著斯內勀那件卡其色的西裝心口的位置上竟然也秀著一個萌字,不禁覺得好笑,道:「這樣正式的場合,穿這個不合適吧?」

斯內勀不以為然道:「不好看?那我換一套。」

顧萌萌點了點頭,道:「換一套沒字的,正常的西裝。」

斯內勀頓住了腳步,回頭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顧萌萌,揮了揮手打發了化妝師,化妝師不敢怠慢,東西都沒收就魚貫著出去了。

重生學霸女神 顧萌萌不明白這突然的壓抑氣氛是怎麼回事,只能愣愣的看著斯內勀。

斯內勀一步一步的走近顧萌萌,眉頭緊皺,問:「我做錯事了?」

「啊?」顧萌萌不解又茫然。

「你是不是可惜被扔的那三套禮服了?大不了……我找回來就是了。」

「沒有啊,太暴露的衣服我也不喜歡,反正不會穿,而且你扔都扔上,還找回來幹什麼啊。」

「那你為什麼生氣?直接跟我說。」斯內勀一副要死個明白的樣子看著顧萌萌。 「我沒生氣啊。」顧萌萌一臉茫然。

斯內勀磨了磨牙,道:「沒生氣為什麼要隱瞞我們的關係?以前在學校不讓我說認識你我忍了,可現在你都答應做我女朋友了,為什麼還要我弄的像見不得人的野男人一樣?顧萌萌,我就讓你這麼丟臉,承認跟我是一對,讓你這麼為難么?你就這麼不情願讓別人知道我是你男人?」

「沒……沒有啊……」顧萌萌被斯內勀的氣勢逼得一步一步的後退,慫的不行。

斯內勀將顧萌萌逼到牆角,在她貼到牆壁前一秒將她撈進懷裡,皺著眉頭說:「牆上涼,別貼著牆站,貼著我。」

說罷,一轉身,自己貼牆站著,然後將顧萌萌鎖在懷裡,居高臨下繼續問道:「即然沒有,為什麼不讓我穿綉了你名字的衣服?」

顧萌萌愣了兩秒才反應過來斯內勀在鬧哪出,一時無語,都被他給氣笑了。

「笑什麼?我在說很嚴肅的問題。」

顧萌萌搖了搖頭,道:「我挽著你的胳膊出席這種場合,誰還不知道咱倆的關係?用得著靠一個字來說明么?」

「用得著。」斯內勀堅持:「我要所有人一看到我就知道我是你的,尤其是那些雌性……」

「嘁,你以為你拍動物世界啊?還雌性……」顧萌萌不以為然的笑了笑,道:「我是所你堂堂一個大總裁,胸口老是綉個萌字招搖過市會被人笑話,哪是什麼想隱藏關係啊。」

「我是斯內勀,誰敢笑話我?」斯內勀昂頭,不可一世。

顧萌萌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道:「好好好,不換就不換吧。」

顧萌萌的手輕輕撫上斯內勀胸口的那個字,雖然幼稚……但不可否認,這讓顧萌萌真的很有安全感。

斯內勀的臉色這才緩和過來,捏著顧萌萌的下巴警告道:「不要試圖隱藏我們的關係,我要光明正大的跟你站在一起,我要讓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誰敢覬覦你我就弄死誰。也要讓全世界都知道我是你的,誰敢往我身上靠,我就弄死她全家。」

顧萌萌覺得斯內勀的話中二氣息爆棚,她只當他是一句玩笑,並不當真。

因為她還不知道那個莫貝貝被他如何收拾的,也不知道她那個渣爹現在是什麼下場。

她只知道斯內勀有錢有權,卻不知道為了她,斯內勀可以兌現他說過的每一個字。

斯內勀不願意讓顧萌萌坐別人開的車,她的安全只能由他親自負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