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時,一股極大的壓力壓在了江離的肩頭上,攻擊太密集了,他們三人只能全速的擊飛它們,勉力的抵擋著這股殺潮。

紅,江離三人的頭頂,那一層保護著三人的光幕,被狼血染成了血色,無數的鮮血順著光幕的邊緣,就瀑布一般落向大地,形成了一片可怖的紅色湖泊。

一邊加速攻擊著,黑白二胖暗自咂舌於老大的《驚雷三十六斧》,他二人能看出,那根本就是學院里人人都會的《怒斧三十六式》,只不過摻雜了老大的雷元力,所以變成了紫色,可是,歸根究底,那也不過是百世級的武技而已,沒想到老大施展出來,竟然能有這般強大的殺傷力。

「不愧是老大,太強了。」黑白二胖心中嘆服。

江離堅持的很辛苦,縱然是屠殺一般,但黑斑狼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持續高頻的攻擊,讓他都有點吃不消,這一刻,太多的技巧都成浮雲了,只有最直接的血腥殺戮才是正道。

幸好,有黑白二胖守住身側的兩個方向,後面還有山壁依靠,否則江離面臨的就是四面八方的攻擊,那個時候,他就只能逃之夭夭了,至於後果,沒機會去想。

艱難的,在江離三人越來越純熟的配合下,黑斑狼群迅速的減少,那臨死的反撲硬生生被他們扛了下來。

三人的臉色一點點蒼白下去,元力消耗的越來越劇烈。

終於,當這一小片山腳的天地都被血紅色塗滿,三人的元力也快要耗盡時,在一聲慘烈的嚎叫聲中,僅剩下百餘只的黑斑狼群不得不接受了失敗,低吼著退去,身影慢慢消失在了森林之中。

「呼……」李咬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喘著氣,「終於他奶奶的退走了。」一邊說著,他從儲物袋中將蘭馨花取出,插在了地上。

……

與此同時,在江離三人後方,一個很隱秘的洞穴中。

「嗯~」

一聲輕哼,慕容冰悠悠醒來,她有些迷糊的看了看四周的黑暗,慢慢清醒了過來,「這是哪裡?」

記憶的碎片連續的回到腦海中,交織成了一個個畫面,片刻后,慕容冰終於明白自己的處境了。

「這,這裡應該就是那個『安全而隱秘』的洞穴了吧?」想起了一切,慕容冰的臉色頓時紅了起來,心頭忐忑的急忙將靈識放出,快速的在洞穴中掃視了一番,終於,鬆了口氣,「沒人,看來是走了。」

「稀疏疏……」一陣碎響中,慕容冰飛快的在自己的身上摸索了一番,見並沒有想象中的凌亂,不禁稍微安心了一些。

突然,她的手抓起了一件粗糙的衣服,借著微弱的光芒看了一眼,「這是誰的衣服?」她很肯定,這絕對不是她的衣服,不僅是眼生,而且這衣服也太大了,這僅僅是一件上衣,卻將她整個人蓋住了一大半。

這一刻,一道魁梧高大的身影閃過她的腦海,「是那個黑胖子!」

不知為何,一想到那個肌膚黝黑,目光精爍,身材魁梧的男子。慕容冰的臉頰剛剛褪去的紅潮再次涌了上來。

「他,他打了自己的屁股……」一想到那羞人的畫面,慕容冰就想哭。她純潔的身體,就那麼讓人給蹂躪了。

不過,很快,慕容冰就收斂了情緒,她是個很有主見的女人,知道現在不是亂想的時候,大石也不知道被那群人怎麼樣了,她得趕緊去找找,畢竟是自己多年的師哥,平日對她更是言聽計從,疼她寵她,她還真擔心那三個男的會將師哥殺了。

雖然,她也知道那個可能很小,但卻仍舊抑制不住心底的擔心。

想到這,慕容冰一翻身,跳了起來。

可是,她才剛剛站定,卻有一股劇痛從她大腿根處猛然傳了上來。

「哎呀~」慕容冰忍不住輕哼了一下,可緊接著,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麼,她整個人都呆在了原地。

整個香臀都在痛,大腿根處也在疼,一股不好的念頭襲上了心頭。

「莫,莫非他真,真的奪去了我的貞潔?」

打心底里,她覺得那個胖子不像是那種人,雖然他看起來壞壞的,可精明的她,早就從他目光中看出了某些情感,憑著她的閱歷,她能看出他不是那種猥瑣,趁人之機的人。

可是,雙腿間的劇痛,實在是讓她慌了神,由不得她不懷疑了。

「砰!~」

憂心焦慮之中,慕容冰飛快的衝到洞口,揮手間將巨石擊飛,整個人化作一道青光射了出去。

顧不得突增數倍的光亮對眼睛的刺激,慕容冰迅速的掃視了一下四周,確認沒人後,急忙找了個隱秘的地方,想要撩起自己的裙岔,檢查一下。

可是,還沒等她有所動作,她的目光便落在了裙岔處那一朵朵紅花上,然後,她整個人都呆了。

「嗚嗚……」

豆大的淚珠順著她的臉頰滑了下來,慕容冰的神色委屈至極,讓人無限的憐惜。

純青色的裙擺上,那一朵朵的紅花異常的刺眼,它就像一跟跟箭鏃,將慕容冰的心撕成了一片片的,血肉模糊。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妖族龍祖》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妖族龍祖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嗚嗚……」

豆大的淚珠順著她的臉頰滑了下來,慕容冰的神色委屈至極,讓人無限的憐惜。

純青色的裙擺上,那一朵朵的紅花異常的刺眼,它就像一跟跟箭鏃,將慕容冰的心撕成了一片片的,血肉模糊。

「刺啦~」一聲,

慕容冰心頭帶著最後一絲僥倖,用力的將自己的裙擺順著群岔撕開,憂傷的目光看向了自己的私密處。

然後她看到了這樣的一幕,

血,紅色的血,從大腿根兒處,一直到整條腿,全都是紅艷艷的血,雖然已經凝固,但她還是一眼便看出來了。

「哇!~」

慕容冰再也忍不住了,就彷彿是一個被搶走了玩具的孩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起來,那聲音,真叫一個憂桑。

「這麼多血,完了,自己的貞潔這次算是毀了。」慕容冰一邊抽泣著,一邊在心裡念叨著,「自己這是遭受了怎麼樣的蹂躪,竟然流了這麼多的血!不只是大腿根兒,竟然連大腿都染紅了,嗚嗚……」

慕容冰俏臉通紅,也不知是哭的還是羞的。只覺那畫面太美,不敢想象。

她卻不知,人家劉丘根本就沒蹂躪她好吧,反而是她用她那條白嫩光滑的大腿把人家劉丘的鼻子給蹂躪了。

流了那麼多鼻血,也虧得劉丘體格健壯。

「死胖子,不要讓本姑娘再碰到你!否則我一定要你好看!」慕容冰咬牙切齒的對著空氣發狠。

實際上,這也怪不得慕容冰,實在是劉丘打的太狠了,那一巴掌又一巴掌的,將人家那嫩嫩的屁股生生的蹂躪了好些遍。

當時慕容冰趴在他的肩膀上,頭朝後,香臀超前,他那大巴掌,全都落在了慕容冰的大腿根上,甚至連私密處都挨了好幾下。

結果,如今慕容冰醒了,大腿根劇烈的疼痛著,整條大腿上還全都是血,這讓她如何不理解到那裡去?

「哼,死胖子,本姑娘一定要找到你!然後抓你回去,按照家法處置!……」委屈的慕容冰美眸中含滿了淚水,小嘴嘟著,平日的冷傲消失不見,粉嫩的俏臉上掛著紅暈。

……

「終於退走了,再不走,小爺這身肉算是要交代在這了。」見李咬金一屁股坐在地上,劉丘也顧不得髒了,同樣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可是,

他的話音才剛剛落下。一陣低吼聲忽然傳入了三人的耳中。

卻見不知何時,森林中又來了一群不速之客。

「鐵背豹?」江離的目光落在這群來客身上,頓時皺起了眉頭。

鐵背豹可是比雙頭黑斑狼要強很多,難纏很多的蠻獸,它們的個體實力幾乎都可以比擬淬體六七層的武者,同樣也是群居蠻獸。「這下麻煩大了!~」

黑白二胖嚇了一跳,急忙站了起來,目光落在這群無論是體型還是氣勢都遠在黑斑狼之上的鐵背豹,肥臉頓時顫抖了起來。

「老,老大,怎麼辦?」李咬金顫巍巍的問,他不怕強敵,但就是害怕死於蠻獸之口,死了還要被這些蠻獸給吃掉。

「殺唄,還能怎麼辦。」江離嘆了口氣。

「嗷!~」

一聲嚎叫中,鐵背豹發動了攻擊。

光幕再次撐起,這次的壓力比上一次大了很多。

這些鐵背豹體型巨大,攻擊兇猛,最主要的是它們的實力也比黑斑狼強,這讓三人叫苦不已。

「《驚雷三十六斧》!」

江離大喝聲中,頻頻打出斧影,奮力的擊殺著鐵背豹。

密集的攻擊之下,是巨大的殺傷力,在江離的斧子下,鐵背豹成片成片的死亡。

這個時候,黑白二胖的攻擊力嚴重不足了,殺傷力下降的厲害,擊殺起鐵背豹異常吃力。

忽然,就在三人殺了大約一百隻鐵背豹之後,那遮天蔽日的撲擊而來的身影消失了,一直都在持續變猛的攻擊驟然停止。

三人疑惑的看向森林深處。

沒了!鐵背豹群沒了!

三人的目光只看到幾條鐵背豹的身影漸漸消失在森林之中。

「這是怎麼回事兒?」劉丘疑惑的問。

「嘎嘎,這還用問,一定是胖爺我的虎軀一震,把這幫孫子嚇跑了唄,哈哈……」李咬金面帶驚喜的大笑了起來。

劉丘翻了翻白眼,沒理他,不過,他的臉上同樣露出了興奮的神色,長長的鬆了口氣,無論如何,這群鐵背豹退走了,這總是事實。

「我們快離開這裡,血腥味太重,會招來更多蠻獸的。」顧不得休息,江離急忙招呼一聲黑白二胖,迅速的離開了這處血紅色的山腳。

剛剛那群鐵背豹的出現讓江離意識到了這些,肯定是雙頭黑斑狼的血液把它們吸引過來的。

至於它們為何退走,江離不禁苦笑了,他並沒有告訴黑白二胖,那是幸運使然。

很顯然,這群鐵背豹在黑斑狼群尚未褪去之前便藏在附近了,他們是打算撿個便宜的,只是沒想到江離三人會這麼難啃。無奈之下,本就遭受了巨大損失的它們,在山腳下又丟了數百具屍體后,不得不落荒而逃了。

很幸運,這是一群傷亡慘重的鐵背豹群,成員極少,否則,這一次江離三人可就真危險了。

飛速的奔出數里之後,江離三人找了個安全的地方,快速的恢復了一下實力,隨後,他們迅速的趕往血海方向。

……

距離血海只有幾里之距的一片山脈上,這裡聚集了數百上千的武者。

這片山脈很奇特,跟其他動則綿延數百里的大型山脈不同,這條山脈僅僅只有十餘里長,它橫亘在血海幾裡外的大地上,山脈走向與血海的岸邊相互平行。

不過讓人驚奇的是,這片山脈雖然不大,但其中蘊含的元氣卻異常的驚人,那濃郁的氣息,距離的近了,讓人感覺渾身都濕漉漉的,身體里的武脈都隨之雀躍不已。

這片山脈不但不大,而且還極低,沒有高山巨峰,更沒有溝壑深淵,有的只是一望無際的矮小山包,最大的也才佔地幾百丈,這讓來到了這裡的武者們奇怪不已。

當然,即便是一個山包佔地只有幾百丈,但幾百上千人站在這片有無數個山包連綿組成的山脈中,還是無比的渺小的。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妖族龍祖》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妖族龍祖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他從不知道,自己捧在手心裡憐愛疼惜,恨不得將世界最好的一切都給她的女孩。

竟然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受過這樣的屈辱和痛楚。

「君上!」身後的星狼突然發現他身下流淌了一路的鮮血,嚇得驚叫一聲衝上前去,「君上,您受傷了?」

「閉嘴!」帝溟玦冷冷兩個字,就讓星狼瞬間噤若寒蟬。

可他眼中的擔憂,卻濃的根本化不開。

因為此刻的君上太不對勁了。

他的雙目赤紅,眼底彷彿醞釀著狂風暴雨。

周身的氣壓捲曲翻滾,苦苦壓抑。

可一個不慎就會爆發出來,將這一方位面世界,連帶他自己都炸個粉身碎骨。

星狼還要再說話。

突然發現眼前光影一遍。

原本一直密密疏疏,籠罩著濃霧的叢林,竟一下子消失了。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小小的山谷。

這山谷中什麼都沒有。

大概是因為冬天的關係,地面光禿禿的,連個草葉都看不見。

在兩人對面不遠處,也就是這個小山谷的盡頭,有一個山洞。

在看到這個山洞的瞬間,星狼感覺君上周身的氣壓再度改變。

冰寒徹骨。

殺氣騰騰。

卻又帶著一絲若隱若現的恐懼與痛楚。

離未染給的坐標,就是這裡。

當年,慕顏就是誤入了這個山洞才……

帝溟玦猛地閉上眼,強迫自己不去想象那個場景。

否則他會忍不住將眼前的一切統統破壞殆盡。

良久之後,他才往前跨出一步,朝著山洞的方向走去。

星狼愣了愣,連忙握緊了腰間的堅冰,匆匆跟上。

「咦?」

感覺到自己腳下踩到了什麼東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