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時幸福的找不到北的勝膩在一聲歡呼過後,就要衝到了餐桌跟前,卻被申愛羅一臉嚴肅的拉到了客廳里坐著。

一邊是自己夢寐以求的美食,一邊是危險暴走的女霸王龍,勝膩真的不造該怎麼選擇。可是想到被愛羅的小心眼嫉恨上的那種悲慘的日子,勝膩只能乖乖的坐在沙發上,雙手合攏了放在膝蓋,一副正兒八經的模樣,就是鼻子吸氣的頻率太過頻繁了。就連鼻孔張開的角度都比以往的大。

看著一臉『我很苦惱,我有難言之隱,我需要幫助』模樣的愛羅,最後,勝膩在再也止不住口腔里唾液分泌速度過多的情況下,終於按捺不住開口問了。「愛羅啊!你有什麼困難嗎?說出來讓我來幫助你吧!」

一臉知心姐姐的賢惠模樣。可是配上那張略帶有一絲猥瑣氣息的臉再那珍珠粉都攻克不下的黑眼圈,卻顯得極其詭異,就好像真的是猥瑣大叔拐賣無知少女一般。場景重現。

「那個,你和隊里的關係好嗎?特別是和那些哥哥的關係。」愛羅支支吾吾的詢問道,眼睛卻飄忽不定。一臉的心虛。

「你要問的是勝玄哥吧!還算可以,即使排不是第一,第二也還是跑不掉的。」勝膩瞬間就知道了愛羅此番的意思,再聯想到過幾日就是勝玄哥的生日,一定是這丫頭不知道該送什麼,這才不得已來求助自己的。

不過,難得有愛羅來求助的時候,怎麼可能不幫忙呢!還有,怎麼可能不趁機要挾一番呢!勝膩笑的陰測測的,兩隻眼睛就像是看到了帶著的血的骨頭一般,嘚瑟,囂張!

愛羅氣的牙痒痒,可是只能安奈下心裡的怒火去問道「你知道就好,過幾日就是勝玄的生日,你知道他有什麼最想要或是最想收到的禮物嗎?」說著,一臉渴望的前傾著身子,就差整個人扒過去了。

「他喜歡的東西多了去了,例如冰淇淋、羊羹,還喜歡玩具,每次去日本都要買一些限量版的暴力熊回來,還有洛克心的首飾」勝膩假了吧唧的扳著手指頭一一數到。

「好了正經點,你知道我在問什麼,別給我打馬虎眼,最近始越歐巴又有了新的投資動向,你還想我給你透漏口風嗎?好好說,勝玄有沒有特別想得到的禮物,生日禮物。」一腳踢在了勝膩的腿上,愛羅一臉的暴躁情緒。最近為了給勝玄一個難忘的生日驚喜,好彌補前兩年的缺席,把愛羅僅剩的腦細胞全部都榨光了,導致現在她就連書本都看不下去了。

「這個嘛~~~~」這小子開始拿喬了起來,摩挲著下巴一臉的思考,眼神還時不時的瞟向餐桌。

「你小子別給我耍滑頭。要是你的主意夠好的話,我許給你三頓飯,飯菜隨你點。」一看有戲,愛羅立馬興奮了起來,只要能夠度過這個坎,別說只做飯了,就是把你供起來都可以。

「十頓!」勝膩啪的一聲拍在茶几上,反正都要得罪勝玄哥,那就要撈到最大的好處。

「不!四頓!」可不能讓那個這小子養成了敲詐的習慣。

「八頓,不能少了。」

「就五頓,頂天了,你不說我就去找大誠,他一定比你更清楚勝玄的喜好。」

「好,就一口價!我答應你了。」說完,勝膩還四處瞟了瞟,「嫂子,這件事可就我知道,就連大誠和志龍他們都不知道的,問我就對了。」說著鬼鬼祟祟的朝著愛羅招招手。

愛羅一臉好奇的湊到了跟前,勝膩悄悄的愛羅跟前咬著耳朵。

越聽越臉紅,第一次接觸到這些的愛羅手足無措的咬著指甲,真的可以?

「愛羅啊!你可別不相信,這可是他酒後親口跟我說的。」勝膩一臉的篤定,就差舉手發誓了。

要不是那天大夥都喝高了,自己不小心走錯了房間,哪裡知道勝玄哥好這口。後來,作為要自己保密的條件,他才跟自己坦白的。這個秘密可是被自己藏了很久了呢,還對著勝玄哥發誓,要是說出去自己以後就找不到女票,這麼毒辣的毒誓都發了,哥這才放過了自己。

他可是從來沒有跟別人說過。不過現在看來,這個秘密還是很有價值的。看了眼餐廳,勝膩魂不守舍的湊過來問道「愛羅啊,那投資的事情」

這傢伙,在好吃的面前,都不忘了他那點小金庫。

「放心吧,我怎麼可能不帶上你們幾個呢!」每次自己投資都會帶上這幾個男孩,賺得不說多,可是翻個幾番海華絲有的。揮著手一臉不耐煩的打發掉勝膩,看著坐在餐桌前吃的殘影連連的勝膩,愛羅一挑眉,往書房走去。

得查查資料先。 志龍打來的電話響時,勝玄剛剛發射完最後一發子彈,渾身舒暢的趴在香汗淋漓的愛羅身上,喘著氣摸來電話一接通,就聽到了志龍傲嬌的小奶音爆發了出來。

「哥,你在哪呢,現在都十一點了,咱們下午還有通告,要提前開會你忘了嗎?」

聽到現在已經十一點了,申愛羅了頓時羞愧的把腦袋埋在被子里,不敢見人。太丟銀了,太荒唐了!

「十一點了嗎?」抬頭看了眼牆上的時鐘,果真,十一點二十了。這才一臉歉疚的繼續解釋道「抱歉啊!志龍,昨晚喝多了,剛剛才醒來,我一會就去公司,幫我跟幾個弟弟說聲抱歉。」

「恩,你快點吧。」勝玄哥都道歉了,志龍也不能再說些什麼,只好悶悶的掛了電話。這時才莫名的想到,自己好像撥打的是愛羅的電話吧!怎麼是勝玄哥接的啊,還有,電話里的大喘氣是幾個意思。

我去,突然間明白了事情真相的全志龍斯巴達了,整個人拿著手機僵在了那裡。

弟弟們看著隊長舉著手機一副要訓話,卻突然被外星人的激光給冰凍起來的模樣。都好奇了起來。

泰陽看了眼躲在大誠身後捂著最偷笑的勝膩,好心的開口問道「志龍啊,勝玄哥說什麼了嗎?」

一句話像是解開了志龍的定身咒一般,全志龍懊惱的一頭倒在沙發里胡亂的扭著,嘴裡還發出一聲聲懊悔的哼唧聲。

嚶嚶嚶~~~~勝玄哥他耍流氓!嚶嚶嚶~~~~倫家不活啦~~~~

同為島國棒球愛好者的孩子,哪能不明白那倆人在做什麼啊!

被間接調戲了的全志龍無處伸冤,這種話卻也不能對外說,只好把自己憋成了內傷。

掛了志龍的電話,勝玄把玩著愛羅濕漉漉的青絲,在她布滿青紫痕迹的肩膀上落下一個輕吻。

「你下午要是沒事就留在家睡覺吧,我要去公司一趟。」低沉的嗓音撩撥著愛羅的心。醇厚的像是陳年釀造的米酒。

「恩,你還起的來嗎?」愛羅的聲音有著使用過度的沙啞聲,就像是剛剛在ktv裡面嘶聲力竭的彪了一晚上的歌一般。

可就是這種沙啞,讓勝玄不由得心裡滿滿都是得意,想到昨晚她在自己身下輾轉承歡,情不自禁的嬌吟,崔勝玄就滿滿的都是成就感。

不過愛羅的話,他就不怎麼愛聽了。

「你可以再試試,」說著把自己再次精神起來的黑紫進攻到了關口,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卻嚇得愛羅渾身一僵。一動不敢動,自己體力本就過人了,可是遇到崔勝玄這個變態,卻只有繳械投降的份。

「呵呵~~~」低沉的嗓音子啊愛羅的耳邊響起,「今天就放過你了,等下次再用實際行動告訴你,男人的尊嚴不能挑戰。」

說完就利索的起身,不帶一絲留戀,就怕自己再多看一眼就離不開這張床了。朦朧的聲音從浴室傳了出來。

「我就不幫你洗澡了,免得一會差槍走火。你先睡一覺,我下午通告結束再來接你一起吃飯。」

申愛羅沒有理會崔勝玄那語調下止不住的驕傲。用盡全力從床頭的抽屜中翻出一個小盒子,倒出兩顆葯乾咽了下去。雖然自己渾身粘膩的難受,可是四肢無力,腰間酸軟的申愛羅已經放棄了去洗澡的念頭了。倒在床上就再次陷入了黑甜的睡眠中。

崔勝玄腰間系著一塊浴巾走了出來,看著愛羅睡得香甜不由得笑了笑,不過看著一床的狼藉,想來以愛羅的潔癖是睡不好的,轉回浴室拿出一條溫熱的濕毛巾,把愛羅全身上下全都擦了一遍。就連最隱秘處的地方都被他細心地清理了乾淨。

期間,看著愛羅一身的青青紫紫,內疚的同時卻是忍不住的驕傲。那種對自己能力的肯定,是每個男人都難免驕傲的。用最大的毅力壓制著自己再次撲上去的衝動,崔勝玄把愛羅收拾乾淨后抱到了客房。看著眉頭舒緩下來的愛羅,在低頭看看再次精神抖擻,把浴巾都頂起來一個小帳篷的小弟弟。崔勝玄苦著臉悄悄轉身出去。這個小妖精!磨人精!

崔勝玄過生日申愛羅送的什麼禮物。八卦的媒體不會不問,可是不論他們怎麼明察暗訪。都查不出一點蛛絲馬跡,不過從崔勝玄抑制不住上揚的嘴角來看,看來,咱們的男主人翁對這份禮物很是喜歡呢!

勝玄看到勝膩那副心虛的模樣,他也只是冷哼一聲就算是過去了。

再次出國比賽的申愛羅現在比以前更讓大家矚目,因為新專輯就要迎來了首發的日子了。

還有一件令全國人民都矚目的事情。

申愛羅的名字赫然出現在了今年參加大學修能考試的名單上,在去申愛羅的個人主頁上求證之後,網上傳來一片『啪~~~啪~~~~』的聲音。大家的下巴一致的掉落到了地板上。

對於申愛羅參加考試的事情,大家都不抱有任何期待,一個每天堅持不斷的訓練,不時還要出國比賽,閑暇時候要參與綜藝節目和廣告拍攝的女孩,她真當自己一天有48個小時可以讓她這樣嚯嚯嗎?

還有件讓大家更擔憂的事情,考試那天,申愛羅有兩場比賽,如果參加考試的話,必定就要放棄了這兩場比賽。用兩塊世界冠軍的金牌來換取一份未知的大學面試的許可證,真的值得嗎?

一時間,k國的網路上,關於申愛羅是否應該參加大學修業考試的討論,蓋過了大家對新專輯的期待。

「我覺得,申愛羅xi還是不要參加考試了,她完全可以作為體育特長生或者是巨大貢獻者的身份申請大學的學籍啊!現在她還要自己親自去考,要是考得成績很差,絕對會影響到她的身份的。」一身西裝革履的男人對著鏡頭整了整領帶,一本正經的說道。

「大學修能考試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不是任何人向來參合一腳就參合一腳的。申愛羅xi是個很出色的運動員,她應該把她的注意力和全部精力全部放在訓練上,而不是什麼都想要參合一腳最後一無所獲。這是不務正業的表現!」一個老者恨鐵不成鋼的模樣說道,滿臉的惋惜,好像一腳預視到了考試最後的成績一般。

「啊~~~~~申愛羅xi太厲害了,我已經幫她求來一個護身符寄到了她的經紀公司,一定會保佑她取的好成績的。」天真浪漫的小女孩一臉興奮的跳著叫著,說不出的驕傲。一副如有榮嫣的模樣。

「用兩塊金牌換來一個她荒唐的胡鬧,申政民教練作為監護人不是應該引導愛羅xi的錯誤的行為嗎?要知道,申愛羅xi現在還是個未成年人,她的思考能力並不成熟,你們不應該一味的順從她,哄騙她,應該要正確的應道她。不然,這還是在害她!我強烈建議申氏財團的崔始越社長要回申愛羅xi的監護權,免得她會在有心人的手裡。」呵呵!這是教育專家的話。

以上是對一些路人和各個行業的先鋒人物進行的採訪,根據調查,大部分的觀眾對申愛羅xi的行為都抱著不支持的態度,而申愛羅的經紀公司yg也一直沒有出面發表任何說明。那麼,這次突然的決定是申愛羅xi認真考慮過後的決定,還是頭腦一時發熱而引起的衝動的舉動呢?請看下次播報,我們將近距離的採訪體育部的領導。以上就是本次新聞的全部報道

「啪~~」的一聲,電視被關掉了,崔媽媽一臉擔憂的看著盤腿做在客廳喝茶的父親和老公,張嘴就問道「啊!愛羅這是在做什麼啊!她怎麼這麼不懂事呢!做這種決定都不和我們商量一下,阿布吉,你去勸勸她吧,讓她不要衝動。想清楚了再說。」

崔爺爺聞著杯子里的茶水,瞟了一眼一臉焦急的兒媳婦。慢悠悠的說道「你用什麼身份來教訓愛羅,她可是還沒有進你家的門。」對於那個小妖怪,崔爺爺可是看的很是明白,那丫頭可不是個凡物,心裡的水水可深著呢,何必我去勸。

崔爸爸一臉的認同,那個小丫頭不得了,既然敢做這樣的覺得,那就一定有把握,看來,自己又可以在單位里風光一把了。

單位里誰不知道那個國民女神就是自己的兒媳婦,多少人羨慕都來不及呢,直誇自己生了個好兒子,聽到那些酸溜溜的話語,崔爸爸傲嬌的哼了一聲,要是我兒子不優秀,人愛羅怎麼會看上我兒子,真是一群白痴。

想著,就想起了愛羅寄來的好吃的,不由得恬著臉對媳婦巴結到「老婆,拿包雞翅膀出來下酒吧~~~」

「你們不是在喝茶嗎?吃什麼雞翅膀,就剩下幾小包了,要省著點吃,愛羅現在可沒有時間給你做吃的。吃完就沒了。」即使嘴巴上拒絕著,可是崔媽媽也跟著咽了口口水,又想起了那個味道,要不,打電話給老大老二問問,看他們那還有沒有存貨?

聽兒子媳婦這麼一說,老先生也饞了,扭頭對著兒媳婦說道「去少拿點,我們稍稍喝幾杯。」

公公發話了,不得不遵命,崔媽媽愁著臉站起來往廚房走去,看來,是真的要跟老大老二打電話了。對了,還可以打給自己的新閨蜜一個電話,畢竟她可是愛羅名義上的姑姑,對於愛羅的教育問題也要抓抓緊啊!

崔媽媽想著就眉開眼笑了起來,手腳麻利的準備好一碟雞翅膀,一碟泡菜,一碟海帶,外加一瓶燒酒擺在托盤上端了出去。

這是大家對這件事的看法,不過,都沒有進入愛羅的心裡。在李智英的專門測驗下,李智英認為愛羅現在已經掌握了足夠的知識去面對修業考試了。大家這才鬆了一口氣,支持愛羅的決定。

於是,在11月9日這天,申愛羅坐上了飛機,去她的戰場上揮灑她的英姿,也帶走了千萬人的心。

11月11日,這個新興的光棍節兼職表白日就這麼悄無聲息的來了。 今天與明天的間隔該怎麼判定呢?

是過了零點就是第二天?還是太陽公公剛剛從地平線上冒出頭來,第一抹陽光灑向世界呢?

亦或者是鬧鐘響起,第二天就正式的來臨了呢?

一千個人眼裡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

不過,在11月11日這天,大家一致認為,零點過後就是。還有些心急的,在11月10日這天下午就當成了11月11日在過了。

頭天下午,所有的各大制定音像店門口就排上了長龍,他們拿著小板凳、水壺、帳篷。有的甚至還帶著一次性的夜壺。更絕的是,有的人甚至穿上了紙尿布。

這些太過積極的人搞的那些本來以為自己有了預購單就可以高枕無憂的壕們都淡定不起來了,要是自己去晚了沒有貨了那可怎麼辦啊。

時差問題,這是個大問題,這次的預購是按照當地的11月11日早上八點開始的,並不算是全球統一發售,早晚那麼幾個小時,讓有的壕們都想要去國外發售較早的地方去購買了。

可是,人yg更絕,直接來個釜底抽薪。只能憑單優先領去,你拿著華夏的身份證就只能拿到華夏的預購單,拿著美國的id卡,就只能在美國預定,去其他國家?可以啊!只要等那些拿著預購單的人都買完了,就輪到你了。

不過,規矩是死的,可是人卻是活的。那些壕們有的是辦法心想事成。這就是一個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的時候。

辦公室里,倆個頭髮一個賽一個白,皺紋一個賽一個多的老人,看著電視上的新聞,都不由得笑了起來。

「等到他們看到了這支曲子,就有他們後悔的了。」

「不能這麼說,歌曲還是好的,只是mv的問題並不會有太大影響。」

「老傢伙還不承認,這些人大都是奔著那個小丫頭的mv去的,這麼可能不失望。」

「你都說了是沖著小丫頭去的,那怎麼還會失望~~~」老人不服氣,瞪這眼睛看著對面的老貨,心裡卻在發虛。

他們已經提前拿到這支專輯很多天了,可是,卻一直沒有下定決心是否要發這封錄取通知書。

這首人魚之歌確實如同倆人所預料的那般精彩。可是,看著裡面其他的幾首歌曲,詞曲作家都是那個叫小子,他也的確有些天分,可是,距離音樂學院的錄取標準線還是有一些差距的。

那首經驚艷的人魚之歌也是出自他之手,可是兩個老人卻不知道有沒有存在抄襲的問題。因為這幾首曲子的風格差別太大,又翻出了男孩其他的作品,雖然也有幾隻曲子讓倆人驚艷,可是,卻不足以抵消了這首人魚之歌的影響力。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裡面的那個女孩,在mv里扮演一個小美人魚的女孩,她聲音之純粹,讓倆人都為之咂舌。

可是,高音部分依舊意猶未盡,沒有用盡全力,而低音部分卻可以引起胸腔的震動,特別在一剎那的高低轉折處,倆人竟然渾身不由自主的開始顫抖,這是音波引起了全身器官的共鳴才會造成的現象。而這個技能,只有那些舉世矚目的大家才能夠做到。

沒有經過系統的練習就可以達到這般的效果,怎能讓倆老人不由的開始惜才呢。可是,看過她的履歷之後,倆人卻一致的沉默了。這樣的女孩根本不可能放棄她如日中天的事業來學習音樂的,即使她同意,她的祖國也不會同意。

無奈之下,倆個老者決定親自和這兩個小傢伙見面,聊一聊,再做決定。

先前說的mv會讓大家失望,卻又不會失望,也是有根據的。

音樂100分,歌詞90分,故事情節60分(比較狗血),演唱者嗓音100分。

一系列的高分,讓他們很看好這支單曲,男女主唱的音色搭配適宜。增添了不少魅力。可是,就是因為分值太高了。反而有了問題。

mv里,申愛羅再進行單方面的虐殺,即使勝賢玄與志龍眼裡的那種深情與絕決都表演的很到位。加上倆人也是絕美的裝扮,一切都很抓人眼球。

可是,她在氣勢上卻對這兩個搭檔進行單方面的抹殺。

這點是幾人都沒有想到的。即使愛羅在裡面扮演的是小美人魚公主,可是那種血脈與生俱在的王者之氣。對兩個搭檔卻是一種致命的打擊。崔勝玄還好,他的角色本就是海員,一身樸素的的打扮加上他陰暗系的妝容,和申愛羅站在一起倒也有種突兀的和諧。

咱們的傲嬌龍就更是吊炸天了,本就是裝逼界的戰鬥機。現在不過是裝個為情所傷的高傲王子,對他來說,洒洒水啦!

所以,誰說在mv里申愛羅對倆人進行了秒殺。但是,要求不太高的話,還算是很完美的,畢竟他們又不去參加奧斯卡拿獎的說。

所以,即使兩個眼界高的老教授覺得不滿意,但是相對於大多的粉絲來說,已經很滿足了。

mv的首發在11月11日早上八點。

那些店家都不得不臨時請很多的鐘點工過來幫忙,不幫不行啊!沒見頭天下午就有那麼多人來排隊了嗎!

看著這勢頭,商家直接把自己店裡所有份額的專輯全都太累出來,就往門口一擺,直接在門口售賣了。

首爾市中心早上八點,一家名叫麗音像店剛剛拉開捲簾門,門口或站或躺的人群立馬精神抖擻了起來。

一個蹲在隊伍里一邊梳頭一邊刷牙的男孩看到了前面的人群開始騷動,立馬知道售賣要開始了,利索的甩掉手裡的一次性洗漱裝備。拎著自己的大背包就往前沖。

麗音的老闆還專門把店裡的液晶顯示屏給掛到了門口,專門拿出一張新專輯丟進去循環播放。而一開始,放的就是人魚之歌。

這是大家第一次聽到完整的音源和看到完整的mv,打一看到申愛羅從海面冒出頭來,大就有種瞬間的窒息感。

眾所周知,mv拍出的美顏效果足以和再次回爐整形沒差別了。

柔光、特寫、修顏

一系列的小手段做下來,裡面的主人翁一個個美的不似凡人,再加上三人本就是高顏值高人氣。

這個mv剛一播出,那些排隊的粉絲們全都傻住了。腦子裡同時湧出一個念頭。

我累個驚天大艹!!!!幸虧勞資昨天就來排隊了。

那些排在後面的粉絲們不怎麼看的清液晶屏上的人影,可是,就是那個朦朧唯美的畫面卻也讓他們淚奔,再加上大音響里緩緩流淌出的音樂,真的是讓人很難不動心。

激動地粉絲就開始往前擁擠著擠了過去,好可以離偶像更近一點。可是,僅供排隊的地方就那麼一點,根本就抵不住排隊的粉絲人數眾多啊。

不一會,音像店門口就亂成了一片,嚇得老闆趕緊拉下了捲簾門,順帶還報了警。

「老闆,開門啊!我們還等著領專輯呢!」

「他們鬧事是他們,我們又沒有跟著起鬨,憑什麼連我們都領不到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