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辰也不著急離開,提起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熱茶,慢慢的品茗,不時的將目光投向窗外,望著街道上來來往往的行人。

「高手真不少啊!」捧起茶杯,微微喝了一口,韓辰輕聲感嘆道。

由於北荒城的地理位置,使得這座巨大的城市裡沒有一個普通百姓。有的只是修鍊的武者。

無論是市井商販,還是店鋪小二,都是有一定實力的修鍊之人,畢竟這北方城中聚集了太多的邪道武者,兇惡之人。而且又完全沒有律法,普通人在這裡根本無法生存。

隨著赤荒秘境的逐漸臨近,越來越多的武者傭兵趕了過來,使得北荒城內的人口激增,強者也是多了不少。

韓辰就看了這麼一小會兒,就起碼看到了不下於百多個劍靈境的武者,至於劍兵境,那更是隨處可見,反倒是劍師境顯得很稀少,至於劍衛境,那更是很難看到了。

「赤荒秘境十年開啟一次,雖然時間無法和天尊秘藏相比,珍貴性也無法與之相比,但卻一樣的兇險。每一次的開啟,都是一場血染萬里的殺戮盛宴!」韓辰緩緩的說道。

與天尊秘藏相比,赤荒秘境的確沒有什麼可比性,但論兇險,死亡幾率,卻沒有什麼差別。

赤荒秘境內雖然有赤荒果,但卻不是什麼福地,反而是一處凶地,強大兇殘的魔獸並不稀少,一不小心,就會喪命。

而且,除此之外,還有那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遭遇的追殺。

這種為了奪取赤荒果,而獵殺其他武者的行為,在以往赤荒秘境之中,並不少見。

甚至,就連韓辰也沒有信心,能夠在赤荒秘境中,能夠全身而退。

搖了搖頭,韓辰將這些紛亂的思緒驅逐出去,現在還沒有進入赤荒秘境,想這些,還太早了些。

而且,以他現在的進境,在接下來的這兩個月里,各方面都會有不同程度的突破提升,屆時,他的實力,必定會有一個飛躍的提升。

再者,他進入赤荒秘境,搜尋赤荒果並不是主要的目的,他真正的目的,是黑皇鼎內那幅光線地圖。

對於紫雲域這北方區域的地圖,昨天在那北方拍賣行中,韓辰就已經購買了不少,只可惜,沒有一幅是與黑皇鼎內的光線地圖是相符合的。

這一結果,讓韓辰意識到,那幅光線地圖並不是赤荒秘境的所在地,而是很可能是赤荒秘境內的地形圖。

也唯有進入赤荒秘境,那幅光線地圖才能夠起到作用。

光線地圖中隱藏了韓辰,韓辰不知道,但他卻有一種感覺,只要進入赤荒秘境中,循著光線地圖尋找,他必定會有一番大機緣。

這彷彿是冥冥中的一種感應,看起來沒有絲毫根據,完全是無稽之談,但韓辰卻非常相信自己的感覺,選擇追尋下去。

獨坐高出,吹著晨風,喝著濃郁芬芳的熱茶,望著外界的一切,此刻,韓辰顯得無比的悠閑。

「葉雲兄弟,你可真會享受啊!」就在這時,一個青年的聲音從樓梯口傳了上來。

聞言,韓辰收回目光,轉頭望去。

一名青年緩緩走了上來,一身紫衫,俊逸的臉龐上掛著一抹玩味的笑容。

正是北方高寒。

「武道修鍊,非一日之功,如果不能忙裡偷閒,給自己放鬆放鬆,未免太對不起自己了!」韓辰微微一笑道。

「呵呵,理是這麼個理兒,不過能真正做到的可沒幾個!」北方高寒走了過來,在韓辰的對面坐了下來,笑著說道。

武者修鍊,本就是在追求強大的實力。生命有限,大道無可期,所以儘管很多人都知道張弛之間,會更有益於自身的修鍊,但真正能夠做到這一點,卻極少,即便是停下修鍊,讓自己放鬆,也不是真箇放鬆,腦海中還是會想著,如何提升,如何突破等等。

韓辰微微一笑,也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多做糾結,端起茶壺,給北方高寒倒上一杯熱茶,說道:「北方大哥來這裡,可是有什麼事?」

如今北方家族正是非常時期,韓辰可不認為北方高寒這個少家主會這麼有空。

「的確是有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隨即北方高寒說道:「我是來告訴你一聲,半個月後,在這東城區,會有一場拍賣會舉行!」

「拍賣會?」聞言,韓辰當即一愣。

赤荒秘境開啟在即,誰會這麼有功夫,開拍賣會?

「嗯,這拍賣會可不是我們三大勢力舉行的!」北方高寒點點頭,說道。

「這拍賣會很重要?」聽到這裡,韓辰心中不由的更加疑惑了。

坑妻沒商量 按說,這北荒城以三大實力為尊,拍賣會既然不是三大勢力所舉行,顯然也沒有什麼獨特之處。

而以北方高寒的身份,什麼東西得不到,一般的拍賣會,對其恐怕根本沒有一絲吸引力。

但看此時後者的神色,貌似對這拍賣會很感興趣的樣子啊!

「很重要,論含金量,絲毫不比我們三大勢力來的遜色!」北方高寒點點頭,說道。

聞言,韓辰眼中頓時露出一絲詫異。

見狀,北方高寒微微一笑,旋即解釋了起來。

聽到北方高寒的解釋,韓辰才恍然大悟。

原來這拍賣會,並不是某一個勢力所舉行的,而是由那些從四面八方,趕來參加赤荒秘境的強者們聚集在一起,搞起來的。

其目的,是為了能夠在得到中意物品的同時,也能夠結交更多的青年才俊。

要知道,每一次赤荒秘境的開啟,可是有不少的宗門會派遣弟子趕來參加,目的自然是為了讓其歷練。

似北方高寒這樣,年紀輕輕,就達到了劍靈境的天才,雖然不多,但也不會少,只是以往看不到而已。

而赤荒秘境的開啟,卻是能夠吸引不少這樣的天才過來。

「這倒是有些意思!」對於這拍賣會,韓辰倒是有了一些興趣。

從修鍊到現在,韓辰所面對的敵人,大多都是一些老傢伙,實力遠比他強橫,真正的年輕一輩,只有寥寥數人而已。

對於這所謂由天才聚集的拍賣會,他還真想要見識見識。

「對了,有一點,你或許不知道。」這時,北方高寒臉上那玩味的笑容突然收斂,面色有些凝重的說道:「我收到消息,那赫連飛揚和風曜兩人已經將關於你的事情傳訊會了宗門!」

「兩人在各自宗門中一些關係比較好的弟子,已經提前啟程,向北荒城趕來,預計半個月之後就會趕到,到時候恐怕會找你麻煩!」

在這北荒城中的三大勢力,一般的時候,只有一些長老和一些弟子進行管理,那些重要的弟子,都會留在各自的宗門內,只有赤荒秘境開啟的時候,才會趕過來。

原本,北方高寒也是在北方家族所在的宗門山脈之內的,不過因為赫連家族和南羅宗即將聯手,所以不得不迅速趕過來,希望在這些趕來的武者中,拉攏到一些人,從而得到助力。 聽到北方高寒的話,韓辰沒有絲毫的意外,因為對於這個結果,他早就有所預料,心裡也有所準備。

「這些人實力很強?」端起茶杯,輕輕喝了一口,韓辰開口說道。

望著韓辰一片平靜,北方高寒在暗自鬆了口氣的同時,眼中也不由的露出一絲讚賞,隨即點點頭,開口說道,「來的人不算多,不過實力都不弱!」

頓了頓,繼續說道:「根據傳來的消息,赫連家族一共來的有五人,其中有三人是其內族排名第十二、十三和十四位的弟子,還有兩人是排位第八的赫連罡和赫連鋒!」

「而南羅宗比赫連家族則要多上一些,來的一共有八人,其中有六人是內宗排名第十二到第十八名的弟子,還有三人則是排名第七的南羅百殺,以及排名第九的風連城!」

「陣容的確不小啊!」聽到北方高寒的介紹,韓辰目光微微一閃,開口說道。

一共是十三個人,其中雖然只有四人是兩大勢力排名前十的弟子,但韓辰卻沒有絲毫的輕視。

畢竟無論是赫連家族還是南羅宗,那都是實打實的八品宗門,而且還是八品下階巔峰,即便晉陞入八品中階的強大宗門。

又盤踞北荒城,有赤荒秘境為依靠,其宗內的弟子,可以說個個都是內外兼修,一身實力遠遠超過同等階的武者。

而這十三人不但是兩大勢力中,堪稱精英的內族弟子,更是全部都是前二十名的弟子,一身實力,必定更為強橫。

韓辰估計,論實力,這十三人恐怕不會比那風曜、赫連飛揚兩人弱多少。甚至只會更強。

「這十三人的實力都很強,其中實力最低的,也擁有足以媲美四星巔峰劍靈的實力。而最強的,甚至足以抗衡七星劍靈!」北方高寒緩緩說道。

聞言。儘管韓辰心中已經有所猜測,不過真正聽到,瞳孔還是忍不住微微一縮。

「不過你也不必擔心,到時候我會和你一同前往,就算他們出現,也找不了你麻煩!」似乎是怕韓辰擔心,北方高寒又開口安慰了一句。

「呵呵。那到時候就麻煩北方大哥了!」聞言,韓辰點點頭笑道。

「那行,我還有事,就先走了。半個月後,我再來接你!」該傳達的消息都已經傳達,北方高寒也準備告辭。

說著,便起身對韓辰報了抱拳,隨即便轉身離開。

望著北方高寒的身影消失在樓梯間。韓辰將目光緩緩收了回來,端起茶杯,輕輕喝了一口,隨即轉頭望著窗外,陷入了沉思。

十三人。最弱足以媲美四星巔峰劍靈,最強足以與七星劍靈相抗衡。

不用說,那足以抗衡七星劍靈的,定然是那四個排名前十的弟子,只是這四人,排名最高的,也不過是第七而已,但一身實力卻竟然強橫到如此程度。

管中窺豹,兩大勢力前五名的弟子,一身實力究竟強橫到什麼層次,前三名,乃至宗門弟子第一人,又強橫到什麼層次。

估計即便說是擁有九星劍靈的實力,也並非沒有可能。

至此,韓辰也終於清晰的認識到,八品宗門的實力究竟是何等的強橫。

雖說那萬兵齋,也是即將晉入八品宗門的勢力,但此時與這赫連家族、南羅宗相比,根本沒有絲毫的可比性。

無論是底蘊、資源亦或是弟子,都遠非後者可以相比的。

而同時,韓辰也從側面知道了北方家族的強大。

實力如此強橫的兩大勢力,卻足足兩百年,屈居於北方家族之下,無法超越,時至今日,更是需要兩大勢力聯合。

而且還不敢直接動手,需要藉助赤荒秘境,來削弱後者的年輕一輩。

這是只有在沒有信心擊潰對手的情況下,才會使用的手段。

兩大勢力聯手,都不敢對北方家族動手,可想而知,後者的實力,究竟強橫到什麼程度。

而且這還只是八品宗門的層次而已,其上還有七品宗門、六品、五品…乃至一品。

韓辰很難想象,達到了那種層次的宗門,究竟是何等的強大。

「實力還是太低了啊!」片刻之後,韓辰將思緒收了回來,輕聲嘆息道。

以韓辰此時的實力,如果放在黑岩鎮的話,完全能夠橫掃一片了。

但那終究只是一方小鎮罷了。

隨著實力的增強,接觸的層次也會跟著提升,也就越發的覺得自己的不足。

對於那半個月後到來的十三人,真正讓韓辰在意的,也就只有那排名前十的四人罷了,當然,也僅僅只是在意而已。

因為半個月的時間,足夠他突破提升了。

真正讓韓辰感到壓力的,還是兩大勢力那排名前五的弟子。

毫無疑問的,兩個月之後的赤荒秘境,兩大勢力的弟子,勢必會前往參加。

而那時,已經答應要照拂北方家族弟子的韓辰,也必定會與對方遭遇。

到時候,究竟又是怎樣一翻場景,韓辰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絕對是兇險之極,甚至於,有性命之危。

想到此,韓辰的心不由的有些沉重起來,這兩大勢力的弟子,所帶來的壓力。

但對此,韓辰非但沒有絲毫的懼怕,反而感覺到一種久違的激動。

是的,就是激動。

這是在離開十萬大山之後,就再沒有出現過的激動。

壓力往往就是動力的來源,韓辰需要提升,所以需要壓力。

只是自從離開十萬大山之後,韓辰就再沒有感受過壓力。

風曜不行,赫連飛揚不行,甚至於,就連已經達到了六星劍靈境的北方高寒,也不行。

此刻,韓辰只感覺體內的血液似乎都沸騰了起來,強大的壓力在韓辰的心中,瞬間化作無窮的動力,猶如泉水般,從體內奔涌而出。

將桌上的茶杯抓起,仰頭一口飲盡,隨即起身,大步離開。

……

北方酒樓,客院!

小屋中,韓辰盤坐在床榻之上,雙眼微閉,雙手分置於雙膝之上,一手捏著一塊白色的玉片,一手抓著一塊青色的玉牌。

白色玉片為鐵黎所贈玉簡,青色玉牌為天尊界玉! 儘管心中動力十足,但韓辰還不至於失去理智。

此時還只是早晨,剛剛結束一夜的修鍊,韓辰自然不會立刻就開始吞食赤荒果,繼續修鍊。

張馳結合,是必須要遵守的,否則的話,一味的瘋狂修鍊,根本是本末倒置。

不過這並不代表,韓辰就會停下來。

除了肉身實力的提升之外,韓辰還有諸多方面要修鍊提升。

兩個月的瘋狂苦修,以靈御劍,舉輕若重,韓辰都已經觸摸到了邊緣,只要在進一步,便能夠突破。

而屆時,他的修為境界,也將正式提升晉入劍靈境。武道三重境界,也將正是晉入第二重境界。

那對於他的實力,將有著不小的提升

床榻上,韓辰靜靜盤坐。

一股股溫和的能量,不斷的從天尊界玉之中奔涌而出,透過掌心,湧入韓辰體內,緩緩的淬鍊著他體內那早已經精純到一個驚人層次的真元。

這一點,韓辰不需要太過關注,只需要分出一絲心神,稍微留意下,就可以了。

而他此時,則是將心神分為兩部分,一心二用,一部分沉入玉簡之中,參悟鐵黎留於玉簡中,關於舉輕若重境界的感悟和心得。

而另一部分,則是在參悟著以靈御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