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上現出殺機,藏律卻是神色冷然,一種晦澀的氣勢從身上騰起,震動虛空,令得不遠處的李天三人面色一變。

「打就打,還怕了你不曾?」

大壯見此,卻是面色微變,但嘴巴卻兀自不肯服輸,手中狼牙棒放出瑩瑩白光,一種五彩玉暈散出。卻是顯得聖潔異常,與以往的景象大不相同。

「嘿嘿,爾等雖然天資卓絕,但畢竟沒有成長起來,今日就要讓你們知道所謂仙凡有別。」

藏律聞言,卻是冷笑連連,一道巨大的烏光綻放,帶著道道黑色雷光,藏律的身形凌空飛舞,鬚髮皆張。

刷!

見得此景,李天手中劍光卻是率先動了,一汪秋水搖動,化作一道玉盤。劍氣四溢,如同萬道銀河倒掛,點點銀霞如同朝霧,璀璨莫名,如同一片銀色琉璃朝向半空中那一道人影蓋壓而下。

「你的對手是我!」

一道火光炸響,藏律身旁一直被李天三人忽視的赤烈卻是一聲低吼,撲向了李天。手中長劍劃破虛空,一朵赤色火蓮,閃爍著妖異的紫色花瓣,迎向了李天所發劍氣。

啵!

一顆紫色流星,帶著雷鳴之聲,劃破天際,一股強大的冷氣散發而出,令得附近數十丈虛空溫度驟降。就連那之前被赤烈點著的幾棵參天巨木,也在那寒氣之下悄然熄滅,冒起點點青煙。

「妖怪!」

李天頭頂的金蟾見得那一顆從小鵬鵬手中飛出的紫色彈丸,卻是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輕聲嘀咕。

要知道那阿修羅所用的火卻不是凡火,雖然較之真正的紅蓮業火威力不及萬一,但也不是普通寒氣可以湮滅。就連金蟾自己所發出的寒氣,也不一定能夠達到那個程度。

「螻蟻就是螻蟻!」

藏律眼中帶著寒意,望向李天三人,對幾人所發出的攻擊視而不見,抬手一握,一把黑色長槍出現在其掌心當中。

一團漆黑的迷霧從其體表的盔甲當中溢出,詭異異常,如同有生命一般將其身體籠罩,護住要害。更有點點黑色「觸手」生出,與手中長槍融為一體。

轟!

一片白色聖光垂落,如同九天驚雷,一座白色的骨碑虛影從天而降,鎮壓諸天。大壯手中狼牙棒攜著萬頃之勢,從一旁襲來,卻被那藏律體外的黑霧吸住。

一道道白色雷光與黑色閃電交融,竟然有道道空間漣漪蕩漾,點點混沌氣息瀰漫。

「別以為仗著手中利器就想要戰勝我,境界上的差距豈是外物可以彌補?」

面上露出輕蔑之色,藏律卻是抬手朝向小鵬鵬所發的紫色「流星」抓去,一隻黑色巨掌完全由黑色電弧所化,散發著一種詭異而危險的氣機。

「喝!」

一聲厲喝從藏律口中傳出,黑色巨掌卻是與紫色流星撞在了一起,寒氣四溢,黑光瀰漫。那如同流星一般的黑色彈珠在黑色巨掌當中反覆碰撞,發出嗤啦之聲,如同空間破碎。

紫色彈珠光華大盛,徹骨的寒意瀰漫,凍裂虛空,竟然將那縷縷黑氣凝固,而後擊碎。但黑色巨掌所分化出的黑氣似乎無窮無盡,化為了一方黑色天幕,籠罩丈許空間。

嗡!

九道紅色天綾出現在虛空當中,如同彩練四處飛舞,化為九道天梭來回飛舞,直接飛向了藏律,將那無邊黑氣切割劈散,但卻無法盡數打散,似乎那黑氣竟然有著靈性,無窮無盡一般。

「打夠了么?」

面上帶著譏誚之色,藏律卻是輕聲開口,從一開始到如今,藏律其實一直都在觀察,害怕周圍還有他人,更害怕是屬於人族聖地當中走出的人。

一直以來,在那一族修羅眾中,藏律都被稱為智將,因為他是一個很謹慎的人。曾跟隨地藏宮中的和尚學過佛法,藏律卻是深知人族那些隱世大能的可怕。

所以在接到那位大人要求前來尋找那位禁忌存在的傳人之時,藏律曾提前詳細調查過,做好了多種計劃。也正是因為謹慎,在赤烈與錦剎屠村之時,藏律卻是未曾參與,相反還曾出言提醒。

可惜修羅一族本就嗜血,而錦剎二人更是桀驁不馴,身為修羅一族當中的百年少有的天才人物,自是看不起所謂的卑賤種族。

結果錦剎卻是因為留下來清掃戰場,希望找出真正的對象,被一路尋來的李天等人撞上,就此身死道消。

不過此時,藏律卻是確定眼前幾個少年並不是來自人族那一個神秘的古地,否則恐怕不用等到藏律動手,就已經有人族的強者找上門來。

想通了一切,藏律卻是心中大定,決定要強勢出手,鎮壓眼前幾人,並且帶走那個少年。

嗡!

一道淡淡波動傳出,藏律手中長槍卻是動了,萬道黑氣縈繞,如同絲絛一般。一種陰暗的氣息席捲十方,隨著藏律的行動,大片的烏雲開始聚集,遮天蔽日,令得整片天地陰暗下來。

陰風四起,隱約間卻是有陣陣鬼嚎之聲響起,由弱而強,似乎是從九幽之地傳來,令人頭皮發麻。

哧!

正在與赤烈交手的李天見此,卻是面色微變,手中劍光一搖,虛晃一招。一片盈盈水光便劃破虛空,直取藏律而去。

「哪裡走!」

原本被李天逼得狼狽異常的赤烈見此,卻是心中大怒,手中赤色長劍化為一條赤色怒龍,攜帶數丈火光直取李天後背。

轟!

一片火光散射,一頭赤色神禽破開火焰,一雙鐵爪將那火龍七寸逆鱗一抓而破,令得火光破碎。 異域農場 一道烏光濺射,寒光刺骨,一把飛刀帶著道道神魔虛影,飛向赤烈面門,令其面色大變。

「你會死在我手裡!」

黑衣少年神情冷漠,儘管只有練氣九重天的修為,但卻直面赤烈,藉助翠濃的幫助,擋住了赤烈的去路。

「你!找死!」

聞得這話,赤烈卻是,面色大變。想起之前因為一時疏忽曾被眼前的少年擊傷,雖然沒有傷到要害,但卻令自己顏面大失。

此時這個螻蟻竟然敢再次站出來挑釁,叔叔忍了,嬸嬸不能忍。赤烈卻是轉身,一聲怒吼,撲向了那頭赤色的神禽。

「呱,老梆子,不要倚老賣老,看金爺我怎麼收拾你!」

那一邊戰場上,金蟾那廝卻是一臉**氣,站在李天頭頂之上,金光燦燦,寶相莊嚴。

一臉的老神在在,一道金色霞光從第三隻眼中放出,指揮者九道紅色天梭縱橫切割,抬手朝向赤烈一指:「削他!」 ?「削他!」

山林當中,金蟾的聲音如同破鑼一般響起,流里流氣的單手叉腰,朝向不遠處的半空中的藏律點指而去。

九道紅光劃破天際,破滅漫天烏光,便直取藏律的面膛而去,看樣子真有將藏律的腦袋當成西瓜切成八瓣兒的架勢。

我去!見得此景,就連李天一方的幾人都微微有些傻眼,金蟾這個老**真的是太不講究,竟然將堂堂洞虛境界的大高手當成市井混混打整。

「吼!」

而對面聞得這話的藏律卻是面色一變,發出一聲低吼,卻是被金蟾那廝完全觸怒,手中長槍一橫,身形已經化作一片殘影消失,任由那金蟾所發九道天梭劃破虛空。

我真不當小白臉 但藏律的身形如同虛化了一般,竟然從虛空當中穿梭而過,任由李天等眾人的強大攻勢臨體,卻無法阻擋其絲毫,手中長槍直指多嘴的蛤蟆。

「媽耶,妖怪!」

一聲大叫從金蟾口中傳出,老**見此卻是瞪圓銅鈴一般的眼睛,腳底抹油化作一道金光直接消散,而李天卻是暗叫晦氣,手中短劍放出無量青光。劍氣當中道道星辰銀海閃爍,一片霧氣蒙蒙遮蔽天際。

叮!

一道火光閃爍,藏律手中長槍與李天的短劍撞在了一起,萬道星輝在那一道黑光之下齊齊墜落。漫天銀光如雨,一道道黑色裂縫出現在二者之間,如同密密麻麻的的蜈蚣一般快速蔓延,消失不見。

噗!

李天一雙衣袖炸開,胸前衣襟卻是被那衝擊割破,血光迸濺。一口鮮血從喉嚨當中湧出,李天的身形橫飛出去,撞在了一根蒼天巨木之上,將那一排巨木盡數攔腰折斷。

若非有一道淡淡五色光華從其胸口的玉牌放出,將其護住,恐怕這一擊就已經足以讓其殞命。

「李天大哥!」

見得此景,小鵬鵬卻是一聲驚呼,手中彈弓輕拉,一枚紅色彈丸騰飛而出,瞬間化為一輪赤色天日,散發數十丈離火,沖向了藏律。

轟!

於此同時,大壯手中的狼牙棒再次落下,一種浩大氣勢如同混沌山嶽一般,一座數十丈高下的山脈虛影在白色骨棒當中沉浮,陰陽二氣流轉。

「滾!」

一聲怒吼,藏律手中長槍舞動,化作一個黑色圓盤,將二者的攻擊完全架住。很顯然,眾人雖然境界上差了一大截,但手中至寶卻是頗為不俗,令得洞虛境界的藏律心中也忌憚不已。

轟!

交身錯過,藏律身形如同虛幻,在半空中游移,抵住如同山嶽一般的狼牙棒虛影,更是藉助那二者的力道相互攻擊,令得天空炸開。巨大的力道直接返還給了小鵬鵬二人,令得二人倒退出去。

哧哧!

一道道黑色劍氣憑空出現,破碎虛空,化作實質一般的長槍襲向藏律,令其面色微變。 藥妃有毒 一道瘦長的身形出現在小鵬鵬身後,將其接住,正是隨後趕來的柱子。

「竟然還有人!」

面色微微一變,藏律卻是將手中長槍揮舞,萬道烏光從槍尖揮出,破碎成片的劍氣。神色驚疑不定的望向柱子,神念四處探尋,而後開口道:「既然如此,就一併解決了你們。」

「嘿嘿,誰解決誰,還不一定呢!」

一聲輕笑傳來,李天的身形卻是再次出現在眾人面前,面色紅潤,氣息順暢,絲毫看不出受傷的樣子。

「你……」

瞳孔微縮,藏律趨勢露出一臉的驚疑之色,望向李天,身形不由的退了兩步。要知道自己剛才那一擊就算是洞虛期初期的人也不一定能夠接下,那少年雖然倚靠異寶接下,但也絕對重傷,失去了再戰之力。

而此時李天再次出現,卻是精氣神飽滿,完好無損,令得藏律心中驚駭不已,神念再次探出,如同海嘯一般搜尋。

「故弄玄虛!」

片刻之後,藏律卻是恢復了淡然之色,但心中亦是驚疑不已,早已生出去意,只覺得眼前的幾個人族少年幾近妖邪。

轟!

手中長槍一橫,一種厚重的氣勢擴散開來,令得虛空中生出道道透明漣漪,如同銀色琉璃一般擴散開去。

那藏律卻是將手中長槍當做銅棍使,一片黑色棍影震動天際,令得李天幾人面色微變,卻是感覺在一瞬間藏律的氣息強了不少。整個人的氣勢如同一堵太古魔岳,壓迫人心。

「嘿嘿,一群賤民,藏律隊長雖然也是修羅,但卻曾跟隨你們人族所謂的佛門大能在地藏寺中苦修過,所學駁雜,武學戰技更是強橫。」

一旁赤烈感受到異樣的氣息,卻是回頭望見了這樣一幕,臉上露出微微喜色,似乎之前的憤懣不悅一掃而空,彷彿已經看見了藏律橫掃眾人,將那個所謂的飛到傳人擒到手中的場景。

「多謝告知!」

面色微變,李天卻是轉頭望了一眼正在與翠濃二人糾纏的赤烈。手中劍光大作,體內法力如同不要錢一般湧入其中,青色劍光帶著一絲紫芒衝天而起。

「米粒之珠豈敢與皓月爭輝?」

眼中眸光轉冷,藏律整個人的氣勢卻是大變,沉寂如水。渾身上下飄散著淡淡黑氣,但卻像是一個超塵出俗的出家人一般。手中黑色長槍橫在胸前,雙手不斷結印。

一聲聲禪唱響起,虛無縹緲,竟然有點點黑光綻放,化為黑色蓮花,一座巨大的佛陀虛影顯化,渾身漆黑,看不清面容,三頭六臂,猙獰異常。

刷!

不等藏律有所動作,李天等四人卻是早已行動,手中武器揮舞,各色神光衝天,封鎖整片虛空,一種浩蕩波動,竟然超越了靈動,甚至逼近了洞虛極限。

「唵!」

一聲怒喝從藏律口中發出,手中長槍如同游龍揮舞,大開大合,此時這個修羅族的強者卻是變身佛門行者,斬妖除魔。

一片淡淡烏光縈繞其身,竟然使得其萬法不侵,手中長棍揮動,破風聲大作,一道道巨大的裂縫破開,令得李天五人不得不退避。

「怎麼會這麼強!」

李天等人見此卻是面色一變,望向藏律,可以說從一開始對方都沒有使出真實實力,只是因為忌憚暗中有人,直到此時李天幾人才感覺到一種深深的無力。

面對著這種狀態下的藏律,就像是面對著一座億萬丈高下的太古魔岳,生出一種窒息之感,一種淡淡的無力湧上心頭。

噗!

無從躲避,被那漫天棍影掃中,李天幾人卻是齊齊倒飛出去,口中噴血,而金蟾更是兩眼一翻,挺著白肚皮直直的墜落下去,很顯然對方的神通詭異,竟然可以傷害到元神。

「沒辦法了,只好用那一招!」

見得此景,李天卻是面色大變,眼中露出決絕之色,同時身上氣息大變,一片璀璨神光從其體內綻放。

萬道金光閃耀,如同金色琉璃一般熊熊燃燒,那是自身血氣的完全沸騰。李天在地脈靈乳當中經過了多次蛻變,脫胎換骨,一副肉身堪比寶體。

遠遠超出同境界之人,便是許多洞虛境界的修士,肉身也不一定比得上李天。也因此讓李天有了過人的底牌,研習了不少倚仗旺盛氣血提升實力的法門。

那天機子偷師百家,博學多聞,而崑崙傳承更是博大精深,無所不含。來到沙村半個多月,李天更是曾向村中諸位長老請教,被傳授了一門秘法。

乃是脫胎於修羅一族秘法「天魔解體**」,由一位人族前輩大能改創,號稱「小聖人術」,適合人體使用,威力在較之天魔解體**卻是絲毫不弱,但對於身體的負擔卻是小上很多。

這也是沙村當中沙族鎮族的法門,也是因為這種法門的存在,李天諸人在與超過一大境界的藏律對抗之時,才能略微周旋,不至於完全被鎮壓。

說起來卻是好笑,場中藏律身為修羅,但卻精通人族的法術神通,甚至武學戰技,而李天等人族少年在與之對戰之時,卻用上了脫胎於修羅族**的神通。

而此時,藏律的氣息大變,整個人的狀態似乎也已經改變,不再顧忌,全力出手,卻是令得李天眾人頓感壓力大增。

「想要依靠高出一重境界的法力壓制我等,你還不行!」

李天神色堅定,望向場中狀若神魔的藏律,右手持劍,左手捏動印訣。一輪皎皎明月在其眉心當中升起,隱約間卻是有一片無垠巨海咆哮。

一種晦澀氣勢從其體內散發而出,一道道「星辰」閃耀,一道巨大虛影在其中不斷結印。

「百脈煉寶,肉身九轉!」

一聲輕喝,一股強橫的氣息從李天體內傳出,與此同時整個肉身筋骨劈啪作響,竟然在頃刻間拔高了一節,要知道李天原本就有近八尺的身高,此時卻是已然逼近九尺。

「我的乖乖,這是什麼古怪法門,竟然還可以長個!」

一旁的大壯見得此景,卻是瞪起了牛眼,吃驚的望著李天。

「哼!也不過如此!」

靜靜地看著李天施展秘法,藏律卻是面色不變,姿態有些微微傲慢的望著李天,手中長槍遙指,一種若有若無的氣息牢牢的鎖定著李天。只要李天一有動靜,就會發動雷霆般的一擊。 顧母帶著顧辰溪在約好的地方等了很久,最後一個個的都打電話來推辭有事,意思就是不相了,還言語間嘲諷她家兒子。

顧母氣得差點掀了桌子。

一個個的都來說她兒子都那樣了,要求還這麼高,這z市有點上流社會的名媛們,哪個會看上她家兒子,還明裡暗裡嘲諷她兒子也只配那些小門小戶的「不知情者」了。

「辰辰你別灰心,你長這麼好看,總會有人要的,媽一定能給你找到個滿意的媳婦!」顧母握緊拳頭,信心十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