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水笑笑也沒有說話,對於端木夫人的做法,他不反對也不支持。

「是不是感覺女人的心不夠硬,不能成事。」端木夫人走到一處房間門口回頭向著青水笑道。 958【恐慌,雷家的選擇】

青水一愣,笑道:「這是女人的天性,如果少了反而不完美。」

端木夫人卻是迅速撇過頭推開房間門的走了進去,青水也跟著走進去。

房間有個客廳和一間套房,應該是件卧室,客廳的另一頭有浴室和衛生間,這也算是一套小型起居常住人的房間了。

不過這裡一切都是新的,傢具什麼的不是很多,房間里的氣味是那種新房間的味道,以前應該沒有住過人。

現在外面天色還不太晚,畢竟也才半下午而已。

「青水,你看這裡行不行。」端木夫人笑著說道。

「當然行,很好。」青水高興的答道,然後隨意看看,接著向著套間走去,那裡應該是卧室的所在。

套間不算大也不算小,一張床,上面已經鋪好厚實的被褥,乾淨清潔,床前一個立櫃和衣架,還有一張桌子和椅子,都是上等的檀木製成,房間中充滿一種古色生香的味道。

在這種上面,九州大陸上的人更會享受,也更加普遍,畢竟九州大陸的名貴木材什麼很多,所以木匠工藝也是相當的發達,九州大陸在傢具製作工藝什麼的上面更加先進。

青水一回頭看到身旁站著的端木夫人,在這種相對狹小的房間,而且還有看起來舒軟無比的床,嶄新的被褥、抱枕,散發出一種誘.惑的氣息。

這氣息主要來自端木夫人,她似乎也察覺到房間中的一絲曖昧氣息,就要起身出去,只是剛一抬步青水卻是拉住了她的手。

「青水,你……」端木夫人一驚顫抖著說道。

「你思想不健康哦,我都不想什麼你跑什麼,你是不是想到什麼少兒不宜的畫面。」青水好笑的看著已經臉紅的女人。

她這樣的女人臉紅比起那些青澀的女子更有味道,嗔了青水一眼:「你思想才不健康,你才胡思亂想。」

「是是,是我胡思亂想,我不該想你的,可我一看到這床再看看身旁這麼一個顏傾滿城的美女,我不能做些什麼,還不讓我想想嗎。」青水看著端木夫人,看著她嬌顏微紅,又黑又密的睫毛如撲扇一般呼扇呼扇的,輕輕的在顫抖。

「青水……」端木夫人聽到青水的話氣呼呼的叫了他一聲,她知道青水在調侃她。

「好好,我不說。」青水不撒手,緊緊的握著她的手,他能感受到她快速的心跳聲,距離上一次已經太長時間了,像她這樣的女人,現在就像在出軌。

她的男人早已經死了,以她條件早該嫁人,但她卻是不嫁,青水不知道什麼原因,這應該就是九州大陸給她的枷鎖,一個傳統女人很難擺脫的枷鎖。

但青水要努力,要幫助她跳出那個牢籠,自己要讓她快樂,就算是現在的端木凌霜應該也不會反對她再嫁人吧,畢竟還有很長的生命,這樣孤單著,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

「鬆開我了,青水!」她看著只握著她的手並沒有出格舉動青水說道,心裡同時也鬆口氣,如果他要在這裡強行要她,她也反抗不得,也不能喊。

青水沒有那樣做,他當然也知道這個情況,他要那樣做了端木夫人一定會消失,自己也許永遠都找不到她。

他知道自己現在至少是她最好的朋友,也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人,所以青水要一點點的打破禁錮她的觀念,讓她真正自由起來。

厚著臉皮再握了幾下,在她微怒的目光下才悻悻鬆手,而看到他笑容的端木夫人卻是嘴角露出一絲溫馨的笑意。

找好房間后,兩人走出房間,現在也才開始準備晚飯,夕陽已經完全落下,餘暉還在,所以天要黑下來還要一點時間。

端木家的人差不多走了三分之一,其中就連端木家本家的人也走了幾支,動作迅速,用幾輛獸車拉著東西,走時還喋喋不休的說著什麼。

對於這一切,端木夫人彷彿沒有看到沒有聽到一樣,任由他們走留,而青水看著那些離開的人更是沒有任何感覺,路是他們自己選的,怪不得人,沒有一點堅持的人是最容易錯失良機的。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並沒有人來找端木夫人,該走的人已經走了,剩下的人都是留下來的,或者走不了的。

天還沒有黑,但光石已經亮起來,端木家以及外面的大街上都是很亮,而且端木家外面很多人,和端木家中間隔著一條大街的酒樓居然人滿為患。

畢竟站在外面挺無聊,所以一時間這裡的茶樓、酒樓、一些服裝、攤位前都是人,他們都在等著什麼。

雷家距離端木家不太遠,一定會在今天趕來,至於晚上和白天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端木城也是不夜城,加上西邊升起的月亮,今晚的天空很明亮。

突然青水看向遠處,那裡出現了數十個黑點。

「來了!」青水看著遠處。

端木夫人沒有說什麼,她也看著遠處,這一次是端木家的生死攸關,度過去的話,前途一片光明,因為身邊這個男人的存在。還有端木家也在迅速的發展中,她能在端木家當家,自是還有一些人支持他,這些人都是端木夫人夫君的親兄弟、子侄什麼的。

很快端木家的人基本上都出來了,他們看著遠處的端木夫人和青水,有些人在竊竊私議,但仍然掩飾不了眼中的擔憂。

端木凌霜抱著孩子還有呼延林以及另外一些人在一塊,青水揮手招出萬毒紫貂獸,然後向著端木凌霜點點頭。

萬毒紫貂獸跑到了端木凌霜附近,端木夫人看到青水的舉動臉上露出淡淡的微笑,他看到青水那自信的樣子,讓她也漸漸的放鬆下來。

一揮手招出火鳥。

「夫人,我們去看看吧!」

端木夫人站在火鳥背上,而青水負手而立,然後向前走去,每一步都如瞬閃一般直接出現前面,火鳥的速度不快,青水看起來也很悠閑,但在外人看來還是很快。

端木家很多人也乘著坐騎飛到空中,有的只是站在下面向上看,這裡的建築空曠,加上青水他們的高度足夠,所以這一到空中下面的都可以看到。

「你們看,端木夫人和那個青年過去了。」

青水和端木夫人的身影一升空立刻下面傳來驚呼聲。

「你們說雷家會不會給端木家認罪?」這個時候又有人問道。

「你看看對方的陣勢是來認罪的嗎?」

……

青水和端木夫人只是走出五百米不到的距離便停下來,然後看著遠處已經越來越近的雷家人。

雪鷹鷲!

對方來了二十隻雪鷹鷲,每個上面也就兩個到三個人。

老人十五個,青水一眼就能看清,微老的和中年人大概在不到三十個,剩下最少的是青年人,十多個。

「雷家的主力來了八成了吧!」青水在看到對方的人,感受到對方的實力后心裡猜測。

對方在兩百米處停下來,青水笑了,這個距離說明對方的實力,一般人站的位置正好是他可以最有利的也最有把握攻擊的最遠距離。

為首的是兩隻相對巨大的雪鷹鷲,通體雪白,只有眼珠和爪子是黑色的,其它全部是雪白色,看起來神駿又兇猛。

為首兩隻雪鷹鷲上一共四個老者,兩個兩個並肩站在一起,不過只有一個是身穿紫袍,其他都是銀邊金鷹袍。

「就是那個小子!」身後的一個老者向著前面為首的老者說道。

青水聽得很清楚,這個正是下午被廢掉一隻手臂的老者,另一個倒是沒有看到,看來是被佛家真眼傷的不輕。

「是你傷我雷家人。」紫袍老人看著青水,聲音低沉沙啞。

「實力不強,架子不小,現在認罪還來的及。」青水的聲音很洪亮,就算下面的人也是聽得很清楚,而青水這次也就是為了立威,白天沒有殺那些人,但基本上已經廢了。

「我是不是聽錯了,對方來這麼多人,看來是要屠掉端木家立威的,這年輕人膽色啊!」下面立刻有人驚呼。

「端木家這次危險了!」

「雷家是真的怒了,看來這次是一個都不留了,在端木城還沒有人敢讓雷家下不了台,這一次是來殺雞儆猴的,只是不知道這個年輕人能不能抵擋住。」一個老者嘆口氣看著遠處說道。

「宋五爺,聽說這個年輕人一招就廢掉了的雷家一個至尊巔峰武者。」老者身旁的一個男子皺眉說道。

「雷家那幾個老者哪一個都能做到,畢竟那只是至尊巔峰中墊底的實力。」老者說到能做到的時候臉上散發出一股自信,似乎他也能做到。

……

「年輕人,死到臨頭還大言不慚,我不管你和端木家什麼關係,今天你們都要死。」老人看著青水,端木家請來的幫手他們還不放在眼裡,這兩年早已把端木家摸清了,所以對於青水他們沒有任何擔心。

「路是你們自己選擇的,不要後悔!」青水冷冷的看著老者,說出話很冷。

老者聽到青水的話后在那麼一瞬間有點猶豫,但也就是一瞬間,然後果斷的一揮手。

「殺,端木家的人一個不留!」 959【滅門,立威,鍛造另一隻雷神】

「殺,端木家的人一個不留!」

聽到老者那果斷的命令,青水也不在猶豫,雷家已經沒有必要再留,揮手招出五頭妖蛛護在了端木夫人身邊。

他卻是一步跨出,右手直接一個猛擊向著領頭的老者打去。

虎暴擊!

啪!

一聲清脆的響聲,即使現在青水沒有拿雷神,但也不是眼前這些實力能抵抗的,為首的老者實力只是距離那武帝只有一步之遙,九十星的力量。

這個力量在端木城是王者的存在,是不可戰勝的,但他現在面對的是青水,一個可以打出將近兩千九百星實力的武者,即使沒有雷神的實力也將近五百星。

在九宮步神奇效果下,一個照面,整個雙臂直接被打得破碎掉,這一次青水含怒一擊,如果不是對方身上有護甲護著身體要害,這一擊足以要他命,但即使如此已經奄奄一息。

注意到這裡的雷家人很多都是直接震在當場,眼前發生的事情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他們相信,在端木城霸主存在的雷家主一招就被年輕人廢掉……

這個年輕人到底是誰?他到底有多強,看他和端木夫人關係很好,如果有這樣的靠山為什麼還要到現在才出擊。

青水知道要做什麼,身影忽閃,每一次跳躍都是帶走一條生命,乾淨利索,他就像來自地獄的幽靈,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每一個角落,收割者一個又一個的生命,無論是老的還是小的,都是一下一個。

秒殺,也是瞬殺!

端木夫人獃獃的看著青水的身影,他什麼時候這麼強大了,以前還沒有自己強大,雖然他的功法奇特,但現在他的實力只能用深不可測來說,這幾年他都經歷什麼……

她看看青水的身影,再看看前面護著自己巨大的五頭妖蛛,她博覽書籍,對大陸的妖獸知道的很多,眼前的這隻五頭妖蛛正好她也知道。

武帝級別的存在。

連他的妖獸都是武帝級別的,如果他早一點招出這個自己也不用擔心了,這個壞蛋故意讓自己擔心,逼自己和他打賭,讓自己輸。

想到輸了自己要獎勵他,想到他說的那個「少過分點的獎勵」就心亂,還有一點說不出喜悅,應該是和他勝利有關係吧,從一開始她就想著自己輸,因為這樣大家才能都活著。

只是知道可以活著了,又開始慌亂那個賭約,胡思亂想的她眼睛一直跟著青水轉動,短短的幾個呼吸時間,對方的人已經只剩下最後三個,而且還是三個中年人,就連那些雪鷹鷲也被青水用腳踩死十來只,其餘的已經逃走了。

當青水周圍只剩下他自己的時候,才拍拍手,然後看向獃獃看著他的端木夫人。

端木夫人有點轉不過彎,就這麼簡單,本來滅頂的災難就這麼被他輕鬆化解了,揮手之間,還是揮揮手一般的簡單,就像下午時那樣,只是這一次卻是殺手,每一次都是致命的。

雷家的屍體一個個落下,摔在端木城的大街上,下面的人沒看到一個就就會大叫一聲,驚嚇、熱血、興奮,當然更多的是盯著空中的那條如惡魔一般的身影,這一刻給他們的衝擊是巨大的,視覺和精神上的都有。

「太可怕,都是一刀切啊!」一個胖子摸著胸口驚呼。

「我說大胖子,你哪隻眼看到是一刀切了,人家有刀嗎。」他身旁的一個匪氣十足的青年說道。

「沒文化真可怕,我是打個比方,是說一招殺。」胖子嘿嘿的笑道。

……

端木家的人一個個都是呼叫起來,那是開心的,先前那個領頭的老者喝聲他們聽得清清楚楚,那是要滅門,甚至當場有的膽子小的都嚇哭了,生命真正的受威脅的時候沒有幾個能面不改色,當時端木家很多女人孩子哭聲一片。

但接下來他們看到那個男人勢如破竹,一面倒的將對方屠殺乾淨的時候,那種感覺無法形容,甚至發現現在突然對一些事情的看的透徹了、明了了。

人只有在生死關頭靈魂很容易受到洗滌,眼光什麼都會發生巨大的變化,就像是一種升華,以前端木家許多人感覺端木夫人不該霸佔著家主的位子,但現在似乎感覺沒有以前的那種怨恨,突然發現這個女人也不容易,一手撐起一個家族。

除了她,家族裡似乎沒有人能擔當起這個重任,許多人此時都感覺以前自己做的很不對,為什麼以前還要那樣偏見,難道就因為她是個女人或者只能算是個外人,但她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端木家。

這些年他們也看在眼裡,端木夫人的夫君死的早,她要是想嫁人也沒有人阻得住她,但她沒有,因為那樣對端木家的名聲不好,一手帶大女兒還要為端木家規劃、打算……

在最後這一刻為了家族的生計她留下來對抗強大的雷家,她一直把自己當成端木家人,不然在這個場合她可以選擇離開,但她沒有,也是好人有好報,最後有貴人相助。

……

青水走到端木人身旁,看著還是有點獃獃的女人,也不說話,微笑著看著她。

女人這一刻突然感覺這個男人有點陌生,這變化讓她一時間轉不過彎,過了好久才笑笑的說道:「我們下去吧!」

收起五頭妖蛛,兩人回到端木家,那些屍體自然會有人處理,下去后青水讓端木夫人帶人去雷家一趟,青水沒有去,這種場合他不想去,那些財富不放在眼裡也不想去染指,而是讓五頭妖蛛一同去的。

「雷家想殺雞儆猴立威,那就讓端木家這次立威好了!」看看天,青水就向著房間走去,事情結束了,效果自然也就達到了。

端木夫人帶著端木家的人,這一次她明顯感受到這些人的變化,以前她總能感受到一些恨意或者其它的目光,就像一個人在你背後瞪你,用哪種怨毒的眼神看你,即使在背後你也會有種不舒服。

但這一次她發現目光中多了一種諒解和包容,俏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心裡卻是想到了那個越來越膽大的小男人,或者說已經是個成熟的男人了。

雷家有這等實力,這兩年在這裡用實力得到不少的產業和好處,家大業大,富裕的很,這一次端木家抄家也能得到一大筆的財富,這樣端木家的發展會更快,以後在端木城的地位再也無可撼動,誰想動端木家也要掂量下那個男人的實力,為了端木夫人能滅掉雷家,他就能滅掉其他人。

抄家清楚殘餘實力青水就不關心了,有五頭妖蛛、火鳥還有萬毒紫貂獸一同前往,不會出現任何意外,就算對方家裡多個老不死的也沒有用,在五頭妖蛛面前差太多了。

這個時候青水已經進入紫玉仙境,時間到了。

修鍊一番,然後煉了一番葯,紫氣丹的藥方很快也就要出來了,心裡有點期待,最後的經驗增加的很慢。

看著被他丟棄了很長時間的另一把雷神,當初得到的是兩把,兩把使用起來和一把的效果一樣,所以青水一直都是使用其中的一把。

現在他決定送給呼延林一把,畢竟他不可能把這把也鍛造成紫星雷神,沒有紫星石這種材料了,何況青水也不打算使用雙錘。

鍛造起來感覺還好,畢竟中間青水沒有少練習,這一次鍛造青水沒有過分的加什麼材質,他害怕鍛造出來的效果太強,要是那樣很有可能呼延林用不上。

另外就是,呼延林很快就會突破至尊,只要他把身體的氣完全控制,青水也為他準備了一些五行果子,人情做足,幫助他是因為青水感覺這個人還不錯,但最重要的是因為端木夫人。

他是端木夫人女兒的男人,端木夫人最大的願望就是讓女兒開心幸福的生活,所以青水才這樣幫他。

雷神的樣子沒有什麼變化,只是用更加高明的手法和上古神力鍛造改變,使用五彩的鍛造之術,小半天的時間過後雷神閃出一絲明亮的光暈。

成功了!

青水沒有什麼太大的喜悅,然後天眼神通看向這把嶄新的雷神。

雷神,可以讓使用者增加兩倍的實力,攻擊速度增加百分之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