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連山被扶上馬,健壯的男人身上披著一層護體的甲胄,不像打仗時那麼鋒芒畢露,可也絕對可以稱為英武非凡。

因為馬很高大,作為參照物,羅定站在旁邊就顯得渺小了一些,加上刻意裝出來的稚氣,絕對是一個可以以假亂真的青澀少年。

各處準備到位,鄭可甄盯著監視器高聲說:「準備,3、2、1,action!」

羅定身形一整,立馬微微弓腰牽著馬韁邁開了步子。

又來了,鄭可甄緊皺的眉頭漸漸舒展開,盯著畫面一陣爽利,羅定每一步都踩的不遠不近恰到好處,導演碰上這麼個省心的演員就像廚師碰上了一把鋒利的刀,切菜時那種飛揚的心情簡直難以言表。

霍連山的聲音從側面傳了過來:「那蠢貨,學我的招數也只像三分,伏株,你說他與我二人在父親眼中,究竟孰優孰劣?」

羅定的聲音響起,輕輕地,帶著些被仰慕的人注意到的雀躍,配合鏡頭裡含羞帶澀的眼神,完全就是一個未經世事的少年人:「郎君自然頂頂好。只是那位殿下如今雖然看似身處逆境,卻很不服輸似的。這幾日總有消息傳進各人耳朵,郎君如今得聖人器重,更該早些叫他沒法興風作浪才好。」

霍連山懶洋洋地說:「這話我都聽膩煩了,不懂忠言逆耳,我這一室的幕僚又有何用?」

他這本來是一句另類的自謙,以示自己居然優秀到自己人都挑不出缺點了。誰知道鏡頭裡的羅定眼神一下慌亂了起來,片刻后,小孩兒還真的被哄出了聲:「郎君教訓的是……」

霍連山眼中微不可查的自得一下子被這句話攪合沒影了,不確定地挑起一邊眉頭:「……哦?」

小孩兒結結巴巴的開始分析起李建成和李世民兩人的手段來,眼睛時而小心翼翼地瞥馬上時而盯著腳,一臉想被誇獎努力表現的模樣,末了,又把自己結論給說了出來。

李建成氣死了,雖然心裡一直都知道自己打仗不是好手李世民才是,可自己知道和被說出來能一樣嗎?這樣一說他反倒成了不會幹實事兒只會拉幫結派的沒能耐的人,這小孩兒說話怎麼那麼不中聽!?

陰鷙的眼神落在身側瘦削的背影上,他怒極抬起手一鞭就揚了過去。

耳邊聽到呼嘯的風聲時羅定就知道不好,他反應極其迅速地往前一撲躲過了背後來的那道鞭子。鞭子順著原有的軌跡往前揚去打到了馬的脖子上,「pia」的一聲又響又脆,馬被打的嘶叫起來,高高揚起前蹄,沒拉穩韁繩的霍連山直接被摔倒了地上。

「卡卡卡卡卡卡!!!!!!」導演組一下子亂了,鄭可甄一出聲,所有人便慌忙涌了過來,伏在地上的羅定和摔倒在地的霍連山都被人小心翼翼的扶起,霍連山的助理一號尖銳的嗓門在人群外響了起來:「怎麼回事!怎麼回事!?還有自己改動作的啊!?這是存心的還是故意的?設計鞭子打在馬身上,我家霍哥摔出問題了誰負責?!」

霍連山人緣不好,圍在羅定身邊的人便也比他分毫不少,起身後羅定拍了拍自己的土,眯眼看了會兒預備胡攪蠻纏的助理一號,忽然笑了笑,對人群揚了揚手示意他們讓開,自己朝著那匹被制服的馬走去。

馬被打疼了,還在吁吁的小聲呼氣,羅定摸了摸他的後背和脖子,掏齣戲服里的手機對著它脖子上的鞭痕咔嚓拍了一張。

後來人隨著他的腳步一窩蜂朝著馬擁去,在看到馬脖子上那道血呼啦的傷口時,都是一臉不可思議地回頭盯著霍連山。

皮糙肉厚的馬都被打成這樣,這一鞭子要是落在人身上,得是多麼嚴重的傷?至少不必多說,疤絕對要留下了。幸好羅定躲的快呢,現在皮開肉綻的那個人必須是他不解釋了。

霍連山這是瘋了嗎?!

助理一號一開始還不知道眾人的眼神意味著什麼,咄咄逼人的也跟了過來,看到馬脖子上的那道傷的時候立刻就啞然了,眼神也慌亂了很多。

「怎麼了怎麼了怎麼了!?」最後一幕羅定突然改動作搞的片場大亂,鄭可甄知道他肯定不是沒原因這樣做的,便也沒生氣,截好了剛才那條后直接便朝著羅定這邊走來,一看到馬脖子立馬就怒了。

「霍連山!你這是朝誰下手啊!?」鄭可甄本就是比較清高的人,最恨的就是有人破壞他作品,其次就是看不得人性陰暗,一見這場面哪裡還有不明白的?肯定是狹私報復,也不知道羅定哪裡讓他看不順眼了,「片場不是你耍橫的地方!開拍之前我沒跟你說過怎麼借位嗎?你那麼狠的一鞭子怎麼不抽自己腿上?!」

霍連山這一跤摔得也很夠嗆,尾椎骨裂掉似的疼,偏偏全劇組的人一個都不來關心他全圍著羅定轉,他立馬怒了:「我又不是故意的!」

麻痹一個網紅藝人排場頂了天了,他下手是重了些,雖然揚鞭子的時候也感覺到自己有些失控了,但這不過是個小教訓而已,他沒摔嗎?一個兩個的全他媽眼瞎啊?

霍連山對自己手上的準頭也沒什麼概念,他沒怎麼用過鞭子,只覺得這一下抽在人身上肯定挺疼。他卻忘了馬鞭上都是有倒刺的,抽在皮肉上揚開必須連皮帶肉去一大層,被幾個助理扶胳膊的扶胳膊攬腰的攬腰,他臉黑的可以,也一瘸一拐地朝那邊走去。他也不傻,這事兒怎麼說都是他理虧,只可惜偷雞不成蝕把米,沒弄傷羅定倒是自己摔了一場。

看到鞭痕的時候他也木了一下,心中原本的理直氣壯虛了不少。

羅定在人群中,清透的眼神看不出絲毫剛才開拍時的稚氣,帶著淡淡的笑意,語速不緩不急:「霍哥鞭子練得挺好,只可惜這匹馬了,租來估計要不少錢,不知道退回去的時候要怎麼解釋呢。」

一說這個剛才忽略了這一茬的鄭可甄更來氣了,為了片子細節足夠精緻,這種單匹的馬他向來都去租最好的。這匹可是純種馬,有血統證明的,足夠高也足夠英武,參加比賽還獲過獎,身價破七位數,出場費抵得上一個小藝人了。租來的時候馬場主千叮嚀萬囑咐,連吃的飼料每頓給多少都有講究,更是每天要洗澡還要找專人陪它遛彎。這樣一個精貴的寶貝,油光水滑的皮毛被霍連山抽成這樣,馬場主不撕了他?!以後還能合作么?合作個屁!

鄭可甄低聲吩咐身邊的人去給馬找傷葯,自己也看馬可憐,撫著對方的脊背安慰了幾下。

霍連山看著周圍人們投過來的如出一轍的眼神,氣的要死,眼睛里險些噴出火來:「我真不是故意的!」

「霍連山你自己心裡有數。」鄭可甄懶得跟他配合,對方已經觸犯到自己的底限了,要不是看在片約已經簽好的份上他現在就能換演員,說話也不客氣了兩分,「我不管你跟羅定有什麼私人恩怨,這事兒鬧大了最難看的都不是他。我的片場里不是你狹私報復的地方,拍戲就好好拍,不拍你可以提出解約,沒有藝德的藝人,劇組裡收不起。」

霍連山的詫異完完全全表現在了臉上。

他咖大,也有名,以往在劇組裡就連耍大牌鄭可甄也是比較包容的。他要睡午覺就給批時間睡,要換住處隨便換沒關係,要自己做飯劇組裡也從沒二話,這讓他已經快要忘記了鄭可甄那個業內出了名的嚴格的導演的稱謂。

可現在,眾目睽睽之下,當著那麼多大小藝人的面,鄭可甄居然當面給他沒臉!

霍連山腿都開始抖了起來,氣的,從走紅以來到現在,他多少年也沒被人這樣指著鼻子教訓過了!

但是直到這一刻他才發現到自己居然對對方的指責毫無辦法。

撂挑子不幹?李建成這個角色並不算多麼難演繹,他主動解約劇組不用負責任,再找一個合適的演員就可以。鬧大?鬧什麼?就憑現在鄭可甄都站在羅定那邊,鬧大還有他的好果子吃?羅定剛才是拍照了吧?麻痹第一手留證據他做的挺好啊,是做好了要和他掐架的準備?

霍連山盯著羅定,忽然發現這個之前沒被自己放在眼裡的年輕人直到現在臉上都還掛著淡淡的笑意,好像這次的事情跟他完全沒有關係似的。他從頭到尾也沒訴過苦叫過屈,卻在事情最開始的時候就將情勢扭轉到了對自己有利的的一面。他不動聲色帶著所有人去看馬脖子上的傷口,然後用跟自己被襲擊完全沒關係的關於馬的賠償的問題,從為劇組考慮的角度出發輕易調動起了鄭可甄的怒氣。靠著鄭可甄的支持,將全劇組的人都捆在了自己那條船上。

霍連山忽然想到了自己所飾演的李建成這個角色。

人設里寫的清楚,這是個看似仁厚,實則圓滑城府到將關係網牢牢掌控在手中的人物。

和面前這個人,竟然驚人的貼合。

霍連山咽了口唾沫,手心裡全是汗,老大把年紀了,被羅定笑眯眯的眼神盯的后脊背汗毛根根豎立了起來。

揮開助理們攙扶自己的手,他小聲又說了一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看出他已經氣短了,羅定眼底深處的陰霾便漸漸散了開去:「我知道,霍哥肯定不是故意的,第一次用鞭子不熟練也是有的。」

鄭可甄看了他一眼,見他滿臉沒心沒肺的模樣,知道他是為了劇組考慮忍氣吞聲,心中更是為他不平,只冷冷哼了一聲。

霍連山嘴角抽搐著:「謝謝你相信我,剛才對不起了,下一場我會注意的。」

羅定對他點了點頭,神態真誠的很,背過身去補妝的時候,第一次放下笑容抿住了嘴唇,強忍委屈的模樣看的本就義憤填膺的化妝師補著補著就補不下去了,咬著牙陪他一起紅了眼睛。

「忍忍吧,跟他鬧大了對你還是有影響的。」化妝師小聲說,「我們都站在你這邊。」

羅定微微點了點頭,對她感激笑笑,激發的對方心中那點母性越發茁壯。

他心中自然是有思量的。

最近負面消息太多不適宜再鬧一場了,霍連山從環球出來,環球的公關輿論影響力有多大羅定清楚的很,哪怕是為他老婆,環球也必須力保霍連山不落下風。到時候那些水軍們紅口白牙潑出來的糞就都得羅定捏著鼻子受下。

與其讓自己落到那樣的境地,不如退一步也好。反正他也沒受傷,經此一事劇組裡的人肯定都向著自己,至少這兩個鏡頭霍連山肯定是不敢再搗鬼了。

不過證據肯定是要留下來的,羅定不是個大度的人,陰他一把還想全身而退?

怎麼可能。

作者有話要說:

juanjuan扔了一個手榴彈

果媽扔了一個地雷

桃花果子扔了一個地雷

么丘比丘扔了一個地雷

青蕪扔了一個地雷

靜似舞扔了一個手榴彈

東帝青君扔了一個地雷

九幽ξ酴釄扔了一個地雷

阡陌蒼蒼扔了一個地雷

兵長我男神扔了一個地雷

殘酒半殤。離煙扔了一個地雷

荼蘼扔了一個地雷

影子扔了一個地雷

影子扔了一個地雷

影子扔了一個地雷

影子扔了一個地雷

影子扔了一個地雷

影子扔了一個地雷

耀司扔了一個地雷

菖蒲扔了一個地雷

磨墨菇扔了一個地雷

su扔了一個地雷

遺忘落寞扔了一個地雷

遺忘落寞扔了一個地雷

遺忘落寞扔了一個地雷

遺忘落寞扔了一個地雷

遺忘落寞扔了一個地雷

遺忘落寞扔了一個地雷

遺忘落寞扔了一個地雷

遺忘落寞扔了一個地雷

之夏雨薇扔了一個地雷

落痕無聲扔了一個地雷

Hellen扔了一個地雷

Hellen扔了一個地雷

Hellen扔了一個地雷

Hellen扔了一個地雷

Hellen扔了一個地雷

Hellen扔了一個地雷

Hellen扔了一個地雷

Hellen扔了一個地雷

Hellen扔了一個地雷

Hellen扔了一個地雷

Hellen扔了一個地雷

O記扔了一個地雷

拂曉行扔了一個地雷

愛矣扔了一個地雷

愛矣扔了一個地雷

愛矣扔了一個地雷

愛矣扔了一個地雷

愛矣扔了一個地雷

小夕扔了一個地雷

修羅扔了一個地雷

修羅扔了一個地雷

修羅扔了一個地雷

熊卿卿扔了一個地雷

君淺霜°扔了一個地雷

胖次變成小黃雞飛走辣扔了一個地雷

紫藤曉月扔了一個地雷

wwwww扔了一個地雷

胖次變成小黃雞飛走辣扔了一個地雷

花落、月未央扔了一個地雷

花落、月未央扔了一個地雷

花落、月未央扔了一個地雷

花落、月未央扔了一個地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