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根聳了聳肩:「沒辦法,誰讓他們沒什麼見識呢。等到艦隊到了,這幫傢伙看到艦隊帶來的我們商會生產的各種魔法機械,還不不知道會怎麼吃驚呢。」

迪卡多和霍根對視一眼,同時大笑起來。

兩人來到瑪洛帝國之前,心中可是對這個龐大的帝國有著一種畏懼和深深的自卑感,但是等到他們真正來到瑪洛帝國,在這裡待了半年之後,卻發現瑪洛帝國除了面積大之外,其它地方相比起蘭帕里王國和斯坦丁公國卻差了很多。

平常兩人接觸的人大多都是瑪洛帝國的貴族和大商人,這些人在瑪洛帝國里無疑是處於最頂層的那一群人,他們的生活也的確都是極盡奢侈華貴。

然而在迪卡多和霍根看來,這些人的生活雖然足夠奢侈,但卻無論在哪方面都顯得十分落後,以至於他們生活在這裡方方面面都會覺得很不方便。

兩人這裡待了半年後,不僅心中對這個龐大帝國的敬畏感完全消失,甚至還生出了一絲莫名的優越。

索斯蓋德侯爵和他周圍的那些大貴族商人們尚且讓他們感覺到優越,更何況斯坦索姆這個小城裡的貴族商人們。

他們在斯坦索姆的這個半個月里,接觸到的所有貴族和商人們,都留給了他們一個非常強烈的印象——沒有見識的鄉巴佬。

當然,這幫傢伙的生活條件,在兩人看來甚至比起很多蘭帕里王國和斯坦丁公國的農民都不如。

最少蘭帕里王國和斯坦丁公國的農民們不至於吃頓肉都顯得歡天喜地……

兩人又耐心地等到了大約二十分鐘后,遠處的天空中忽然傳來一陣熟悉的轟鳴聲。

兩人齊齊抬頭,便看到西北方的天空中飛來一團黑影,迅速靠近,變成一艘魔力飛艇,然後在斯坦索姆港口上的平地緩緩落下。

「對了,霍根,你說現在風這麼大,這個魔力飛艇怎麼飛在天上還這麼平穩?不覺得奇怪嗎?」迪卡多忽然問道。

霍根本來正準備抬腳走過去,聽到這個問題后,愣了一下,歪頭想了一會兒,搖搖頭:「我又不是魔法研究院和研發中心的人,你問我我怎麼知道。」

「也對。」迪卡多聳了聳肩。「一會兒去問問尹恩機長好了。」

兩人快步走向魔力飛艇,而此時魔力飛艇的艙門也已經打開,剛才迪卡多提到的這艘魔力飛艇的伊恩機長從上面跳了下來,幾步來到兩人面前,大聲道:「霍根主管,艦隊最多一個小時內就能抵擋這裡了,請你們立即做好所有準備!」

霍根點點頭:「好。」

說罷也不廢話,轉身就去安排早就準備的人手,開始做最後的迎接艦隊抵達的一些準備。

其實這些準備工作他們在這半個月內早就已經妥當安排好了,現在需要做的,不過就是再確認一遍而已。

留下的迪卡多則和伊恩機長就一些具體情況進行交流起來。

他們談話的內容主要是集中在艦隊是否還有什麼特殊的需求——例如補給、修正等等方面,然後還要對艦隊抵達后的各項安排再次進行確認。

比如說按照計劃,艦隊抵達後會先把貨物在斯坦索姆港口卸下,然後現在斯坦索姆和周邊的城市進行第一次售賣,接下來視情況決定帶多少進入瑪洛帝國腹地。

這條歷經接近四個多月才探索成功的海上航路,中間雖然也會和沿途經過的沿海國家有所交流,但主要任務還是負責聯繫起新飛商會和瑪洛國,並最終和斯坦丁公國直通瑪洛帝國的陸地商道連接在一起,形成一個完整的商圈。

兩人聊了一陣后,迪卡多忽然想到剛才自己無意中想起來的那個問題,便向伊恩機長提了出來。

「在高空中保持穩定飛行?」尹恩機長哈哈一笑,擺了擺手道:「迪卡多主管,你該不會以為這些問題,魔法研究院的那幫子魔法師們會想不到嗎?」

「不不不,我當然認為他們會想得到,但是我想不通啊。明明風這麼大,為什麼魔力飛艇還能飛得這麼平穩呢?」

「這個嘛……實際上魔力飛艇上還有個空氣動力平衡裝置——別問我這玩意到底是什麼,因為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只要在高空中遇到強風天氣時,就可以打開這個空氣動力平衡裝置,然後就能夠抵消很大一部分的狂風影響,讓魔力飛艇在高空中保持平穩。」

「這麼神奇?」迪卡多眨了眨眼睛,想了一下,猜測道:「魔力飛艇是依靠風系魔法才能在空中飛行的,那麼這個空氣動力平衡裝置,想必也是一種風系魔法吧?」

伊恩機長翻了個白眼:「別問我,我只管知道怎麼用,不需要知道原理。」

迪卡多想了一會兒,依然想不通其中的原理,只能無奈地嘆道:「好吧,現在我們商會生產的這些玩意,就連商會裡的人也不是完全能夠弄明白。我看啊,商會之外的那些傢伙想要隨意仿造出來,根本就是做夢!」(未完待續。。) 一個小時后,黑壓壓的十餘艘巨大艦船從西北方的海面上快速駛來。

霍根仔細數了一遍,發現所有艦船加起來還是十三艘,頓時鬆了一口氣。

雖然一路上收到的消息都是艦隊沒出什麼大問題,但只有親眼見到這十三艘艦船安全抵達,他才能真正安心下來。

眼看艦隊開始駛進港口,斯坦索姆港口上上下下都開始忙碌起來。

第一艘大型貨運魔力輪船在碼頭上停靠穩妥后,涅瓦爾一馬當先地從上面走了下來,見到霍根和迪卡多后便給了他們一個大大的擁抱。

輪滑傳奇之冠軍之路 「涅瓦爾,幹得漂亮!」霍根用力拍了拍涅瓦爾的肩膀,大聲贊道。「等你這次回去后,會長大人一定會給你特別獎賞的。」

涅瓦爾哈哈一笑:「獎賞什麼的不重要,能夠完成會長大人交代下來的任務就已經很好了。再說這次比預定的時間晚了兩個多月,會長大人不責罰我就不錯了,哪裡還敢奢望什麼獎賞。」

「海上情況複雜,無法按照預定計劃進行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會長大人會理解的。」一旁的迪卡多笑著接過話來。「不過涅瓦爾,這些人是怎麼回事?」

涅瓦爾順著迪卡多指著的方向轉頭望去,看到一群衣著各異,長相也都有明顯區別的人從大型貨運魔力輪船上走了下來。

「哦,這些人都是這一路上經過的那幾個國家派出來的代表。他們聽說我們新飛商會派出艦隊探索北方海域,就想跟來看看。我想這出發之前會長大人的交代,便同意了。」

「哦?他們能代表那幾個國家的意思嗎?」霍根好奇地問道。

「雖然不能完全代表。但也差不多吧。」涅瓦爾道。「會長大人可是要求我一路上儘可能地和更多的國家創立聯繫。我就是按照這個指示乾的。之所以在路上耽擱了兩個多月的時間。也和這些事情有很大的關係。」

「這樣啊……」霍根和迪卡多對視一眼,點點頭,心想這個理由倒也說得過去。

反正現在艦隊平安抵達了,涅瓦爾就算是出色地完成了他的任務。

接下來的事情,則是霍根和迪卡多兩人應該主要負責了。

「嗯……那先這樣吧,涅瓦爾,你和艦隊的人遠途航行也辛苦了,我和迪卡多已經給你們在斯坦索姆城裡都安排好了住處。你們先去好好休息,只需要留幾個人在這裡招呼著,協助我們把貨物給搬下來就行了。」霍根道。

這原本就是提前指定好了的計劃,誰知道涅瓦爾聽到這句話后,卻露出一臉為難和不好意思的神情,頗為尷尬地笑了笑,遲疑地道:「這……這個……咳,霍根,實不相瞞,現在船上壓根就沒有任何我們商會的貨物了……」

霍根和迪卡多頓時吃了一驚。

「沒有了?為什麼?」

「因為……因為在這一路上就已經賣光了……現在真的是什麼都沒剩下……」

「賣光了?」

霍根和迪卡多瞪大眼睛看著涅瓦爾。一臉的不可思議。

「怎麼賣光的?」迪卡多追問了一句,忽然靈光一閃。指向那些已經從船上下來,正在好奇地東張西望的來自其它國家的那些人。「是賣給這些國家了嗎?」

「嗯……」涅瓦爾老實地點了點頭。「我們一路上每碰到一個國家,都會按照會長大人的吩咐上岸去接觸一下。雖然有兩個國家沒接觸成功,但是剩下五個國家全部都對我們的到來表示了歡迎。看到我們帶來的各種魔法機械后,這些國家的人都非常歡迎,所以很容易就賣了出去。實際上,如果不是我還故意控制過售賣的數量,恐怕在第一個國家就能全部賣光……」

霍根和迪卡多面面相覷。

這支艦隊里擁有兩艘大型貨運魔力輪船,貨運量可是足足超過一萬噸,其中裝載的各式魔法機械總數超過十萬台。

原本這些貨物是為了應付瑪洛帝國北方的龐大市場所準備的,卻沒想到在半路居然就輕鬆賣完了,實在是有些出人意料。

不過他們也不能說涅瓦爾的處理有錯,因為多接觸其它國家,開闢新的市場原本就是會長大人交代下來的宗旨,涅瓦爾現在這樣做,讓這個五個國家的人們知道了新飛商會和魔法機械的存在,並讓他們產生了需求嗎,等於成功的打開了這五個國家的內部市場。

相比較起來,瑪洛帝國內部實際上已經被魔法機械影響,倒是不特別需要另外開拓市場,反倒是實現這條海上航路的開通更為重要一些。

這樣來看,涅瓦爾這次的任務實際上完成得非常出色。

儘管所花的時間久了一些,但會長大人知道后,絕對會非常滿意。

當然,這卻丟給霍根和迪卡多兩人一個大問題。

「迪卡多,立即聯絡辦事處,讓他們從索斯蓋德侯爵領地上調集一批家用魔法機械運過來。我們可是已經和喬休斯城主說好了,等到艦隊一抵達,就會提供給他們一批魔法機械的。現在艦隊里的貨沒了,我們也不能失信於他,這對我們商會的信譽會有影響。」霍根當機立斷,向迪卡多道。

「好,我這就去。」迪卡多二話不說,轉身就走。

看著兩人臉上的慎重神色,涅瓦爾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霍根,給你們添麻煩了。」

「沒什麼,你當然要以會長大人的指示為優先。不過……」霍根皺起眉頭。「涅瓦爾,這種事情你為什麼不提前告訴我?我們之間又不是完全失去了聯絡。」

涅瓦爾輕咳一聲,神情中歉意更濃:「說句老實話,我是真沒把這個斯坦索姆城放在眼裡……」

霍根只能無奈地翻了個白眼:「你這是讓我難做。難道你也不把我放在眼裡嗎?」

涅瓦爾還想再道歉,霍根擺了擺手阻止了他。

「行了,我沒介意。不過你可能休息不成了,最好一會兒和我去見一下喬休斯城主,當面向他解釋這個情況。斯坦索姆港口是我們商會在瑪洛帝國北方最重要的港口,和喬休斯城主處理好關係還是很重要的。」

「好,一切聽你的。」

涅瓦爾雖然擔任新飛商會運輸艦隊主管也有幾年時間,但常年只是在海上飄蕩,主要負責運輸事物,平時和各地的其它國家的人們接觸反倒較少,在處理這類事情方面自然比不上霍根。

好在新飛商會現在早已經不是以前那個不起眼的小商會,隨著商會的發展,各類人才都已經逐漸具備,不然恐怕也不會發展得這麼順利。

既然已經沒有什麼貨物需要卸載,艦隊抵達后所需要做的事情就簡單多了。

霍根讓手下安排好艦隊所屬的水手們后,便帶著涅瓦爾和那幾個國家派出來的代表,一同前往斯坦索姆城,由斯坦索姆城城主喬休斯伯爵親自招待,共進午宴。

午宴上,霍根將艦隊運來的貨物已經被中途搶購一空表示了歉意,並表示新飛商會會立即從別處運來同樣的貨物作為補償。

喬休斯伯爵對此雖然有些失望,卻也同樣表示了諒解。

實際上相比起新飛商會運輸艦隊的到來,他更在意的,反而是突然而來的其它幾個國家的代表們。

於是午宴過後,關於這幾個國家代表抵達斯坦索姆的消息,和新飛商會運輸艦隊抵達斯坦索姆的消息一同離開斯坦索姆城,飛向了南方。

其中新飛商會的消息在因為最快速的魔力轎車的緣故,只用了兩天時間便抵達了兩千多公裡外的索斯蓋德侯爵私人領地。

消息剛一抵達,索斯蓋德侯爵私人領地上的魔法機械工業基地立即全力開動起來。

大量的家用魔法機械在這些包含新飛商會下屬和其它魔法機械下屬的工廠里被製造出來,然後迅速裝載進大型貨運魔力機車內,隨即一列列車隊快速開往北方。

這個消息又在一天後抵達蘭帕里王國,然後通過早已經在蘭帕里王國鋪設好的魔法通訊網路,於一分鐘內傳達到了位於斯坦丁公國的新飛商會總部。

又是一天後,多達三百輛大型貨運魔力機車裝載著超過一萬台各式家用魔法機械迅速向瑪洛帝國的方向進發。

同一時間,蘭帕里王國和黑米荒原上的各家魔法機械工廠也馬力全開,一台台嶄新的家用魔法機械被製造出來,裝載上車,同樣直奔瑪洛帝國的方向。

如果此時從賽恩斯大陸上方的高空向下觀望,就會發現大陸西南角這幾個國家內縱橫交錯、密密麻麻的公路上,一輛輛大型貨運魔力機車彷彿一隻只螞蟻一般,正向著地圖北面的瑪洛帝國全力集中。

假如進行精確計算的話,就會發現,在消息從斯坦索姆傳出后,僅僅只是五天後,便有足足超過十萬台各式家用魔法機械調往了瑪洛帝國。

而隨後的每一天,都會有同樣數量的家用魔法機械運送過去。

如此可怕的物資調動能力,在賽恩斯大陸的歷史上還是第一次出現。

而在這個時候,喬休斯伯爵從斯坦索姆傳出來的消息,卻還在一輛馬車上晃晃悠悠地向著南方進發。

如果一切順利,路上不遇上任何阻礙,它將會在二十天後成功抵達瑪洛帝國首都安格洛城,送到瑪洛帝國外交部相關官員的手上。(未完待續。。) 同樣的滾滾車流也出現了斯坦丁公國通向魯爾遜王國的三條公路上。

和魯爾遜王國簽署新的援助協議后,新飛商會在這幾個月內一直都不停地向斯坦丁公國運送大量各類援助物資。

除了一些魯爾遜王國內子民們因為被全面封鎖而稀缺的各類生活物資外,更多的則是新飛商會在魯爾遜王國加強建設各類工廠的相關物資。

根據魯爾遜王國現在的局勢,單單隻是援助生活物資根本是杯水車薪,無法解決最根本的問題。

所以在新飛商會簽署提出的援助協議中,許亦提出由新飛商會出資,在魯爾遜王國內全面發展魔法工業,建起大量魔法機械工廠,為魯爾遜王國的子民們徹底解決工作問題,從而幫助他們從根本上改善生活條件,徹底解決他們的生存問題。

當然,這一次和新飛商會之前在魯爾遜王國投資建設的合資工廠不同,這些新建的工廠無論是所有權還是主要管理權,乃至生產出來的商品定價權等等權力,全部歸於新飛商會所有。

魯爾遜王國唯一能夠對這些工廠所做的,僅僅只是擁有照常徵收賦稅的權力而已。

如果有可能的話,魯爾遜王國方面當然不願意答應這樣的條件,因為這樣相當於把自己國家內的一切都拿了出來,完全交給新飛商會所用,新飛商會獲得其中絕大部分的利益,自己這一方卻只能喝一點兒剩湯。

比起之前的雙方合資建廠,這個模式對魯爾遜王國的收益顯然大幅降低。

但是因為坎德拉帝國對魯爾遜王國的封鎖幾乎是全方位的。唯一沒辦法顧及到的。也是唯一膽敢冒著觸怒坎德拉帝國的危險。向魯爾遜王國提供援助,並且還是唯一真的對魯爾遜王國有幫助的,卻只有新飛商會而已。

所以魯爾遜王國根本別無選擇,只能答應了新飛商會提出的這份協議。

如今距離雙方履行這份協議已經過去了接近半年,隨著春風逐漸吹上這片土地,魯爾遜王國內到處都開始顯現出了如同春天來臨般而砰然勃發的生機。

在去年因為天災而受困的魯爾遜王國子民們,因為得到了新飛商會的大力援助,現在早已經安置妥當。

原本像去年那樣涉災子民超過五十萬的大天災。放在賽恩斯大陸上任何一個國家裡都有可能造成大面積的動蕩,甚至像是魯爾遜王國這種小王國里還極有可能造成國運衰亡的嚴重後果。

但是這一次,在同時面臨國內重大天災和外界坎德拉帝國嚴密封鎖的情況下,魯爾遜王國得到新飛商會的援助后,卻僅僅只是國內多了一些流民而已,其它幾乎沒有產生多麼大的動蕩。

而且就算是這些流民,也隨著新飛商會在魯爾遜王國內加大投資而迅速地重新獲得了穩定的生活,再也不造成任何隱患。

僅僅只是不到半年的時間,新飛商會設立在魯爾遜王國內各地的工廠便如同雨後春訓一般湧現出來。

等到初春時分,春暖花開之際。新飛商會在魯爾遜王國內正式開工的工廠便已經有足足二十三家。

單單隻是新飛商會新開的這二十三家工廠,就在魯爾遜王國內一口氣招募了超過七萬名工人。甚至已經接近新飛商會在斯坦丁公國的主基地里的工人總數。

雖然這些工廠給工人們開出的工資遠不如斯坦丁公國內各家新飛商會工廠里的工資,但一個月最少卻也能超過十金幣,足以讓一個普通家庭過上足夠安逸的日子。

所以只是因為新飛商會新開的這二十三家工廠,便一下子就影響到了魯爾遜王國內三十萬人的生活。

對於目前局勢困難的魯爾遜王國來說,這一點當然是至關重要的。

而且因為新飛商會的影響,魯爾遜王國內部之前因為坎德拉帝國全面封鎖而備受影響,甚至很多家商會直接關閉的魔法工業行業,也再次復生,並且快速發展起來。

這方面所影響到魯爾遜王國子民只有更多,粗略估計一下也超過五十萬之眾。

再加上魔法工業發展的同時,不可避免地又帶動了魯爾遜王國其它產業的發展。

所以僅僅只是不到半年的時間過去,魯爾遜王國內居然局勢煥然一新,到處都充滿了生機,再不復之前那副愁雲慘淡的模樣。

這樣的改變實在太過顯著,魯爾遜王國從上到下所有人都能夠清楚地感知到這一點。

普通的魯爾遜王國子民們當然在心裡對新飛商會感激涕零,覺得是新飛商會拯救了自己。

而魯爾遜王國的高層,乃至最尊貴的特魯茨國王陛下,心裡對新飛商會的觀感卻要複雜得多。

如果從王國子民們生活的角度考慮的話,特魯茨國王當然同樣對新飛商會十分感激,因為如果新飛商會不出手援助,魯爾遜王國搞不好用不了多久就會因為內部局勢不穩而發生動亂,到時候會發生什麼事情都不奇怪。

甚至,魯爾遜王國從此不復存在也一點兒都不稀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