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克頓現在,不過是天境九重天,而多寶道人是准聖級別的高手。一旁的六耳獼猴甚至還是多寶道人一方的,如果多寶道人現在直接幹掉雷克頓和孫悟空,也絲毫不會破壞他的計劃。

所以,多寶道人出手了。

多寶道人的法則,乃是寶之法則,一旦施展開,就能打出無數奇妙的法寶,讓人防不勝防,相當厲害。這算是一種讓人一場頭疼的法則了。

「雷克頓,你可以死了!」多寶道人絲毫不留情面,雖然截教和妖國之間是合作關係,但是多寶道人是一個充滿野心、不擇手段的人,能夠為截教爭取最大的利益,哪怕是自己的手下都可以出賣。

無數的法寶幻象襲來,恐怖的法力籠罩了雷克頓!

「奕刀式!」雷克頓直接閉上了雙眼,在漫天的法寶之雨中施展開他的刀法,每一刀都充滿了玄妙的意境。

整個碧游宮之中的時間流速也隨著雷克頓的刀法改變了,忽快忽慢。

「時間法則!」多寶道人的雙目中精芒閃動。

只見雷克頓施展開奕刀式,在時間法則的作用之間,竟然抵擋住了多寶道人的法寶之雨的狂轟濫炸。無論是刀槍劍戟、法杖銅鏡,還是妙樹奇花、神兵利器,都被雷克頓的霸鋼刃一一擋下,這種境界,玄妙至極。

一旁的六耳獼猴也一陣驚嘆,雷克頓的刀法,似乎已經到了一種無招勝有招的境界,他自己施展道法,自然而然地就讓天地隨他而變。

加上兩大逆天法則之一的時間法則在手,此時的雷克頓,幾乎已經有了挑戰准聖的能力了。

「哼,好你個雷妖王,是你逼我出手的!」多寶道人心頭一凜,雷克頓的強大超乎了他的想象,明明是天境,戰鬥力卻逼近准聖了。

「萬寶齊飛!」多寶道人低喝一聲,雙手捏動法訣,頓時天空之中無數的法寶浮現出來,成千上萬,幻化成一股法寶的洪流。

這股洪流凝聚了准聖十一重天的絕強法力,直接硬轟向了雷克頓!

「就算你的刀法和法則很強,但在絕對的法力面前,也沒有反抗的能力!」多寶道人冷冷地說了一句,他現在就是要用自己絕強的法力,強行做掉雷克頓。

沒錯,這一股法寶洪流已經完全超過了雷克頓的極限,他的刀法和法則再怎麼厲害,也無法抵擋。

可是雷克頓卻一點抵擋的意思也沒有,居然放下了手中的妖刀,冷笑著看向多寶道人。

「多寶道人,你以為我來之前就沒有準備了嗎?」雷克頓幽幽地說了一句。

大婚晚辰 多寶道人一愣,雷克頓這是什麼意思?

就在雷克頓話音一落的瞬間,一到五色斑斕的神光亮起,直接罩住了漫天的法寶洪流,將這股強大的洪流直接收入了神光之中。

「多寶師兄,我們截教與妖國交好,你如此行事,只怕會讓教主寒心啊。」一個美麗妖艷的男子緩緩地出現了。

美麗妖艷,本來是形容女子的,但是用來形容這個男子,卻一點也不過分,因為他確實長得足以讓任何的女人嫉妒了。

這個人,就是孔宣。

「孔宣?」多寶道人的目光凝重起來,「你怎麼會在此處?」

「多寶師兄,孔宣師兄。」一個冷冰冰的女聲傳來,只見身穿藍色長裳的碧霄娘娘梅碧霄,居然也出現了。

現在截教三大派系的首領,居然同時出現在了碧游宮之內!

多寶道人目光深邃地看向雷克頓,說道:「雷克頓,這是你的手筆吧?」

雷克頓笑道:「不錯。多寶道人,我來之前就已經有所準備了,你的實力遠勝過我和孫七哥,我當然要防備你用強了。故而我先行找到了三仙島的碧霄娘娘,又找到了孔宣前輩,把事情說了一遍,他們自然也願意幫我。」

孔宣雖然身在截教,但卻是妖族出生,更是妖國的長老;碧霄娘娘和雷克頓乃是親家,也願意相助。

「多寶師兄。」孔宣看向多寶道人,「我們截教與妖族的關係,是教主大人確立的,你這樣做,等於是違背了教主大人的意願。」

「多寶師兄,還望你速速停手,不要鑄成大錯。」碧霄娘娘的聲音相當之冷。

多寶道人看了一眼雷克頓,忽然長嘆一聲道:「好你個雷克頓,真是沒想到,我一手布下的局,竟然被你給破掉了。」

「今日之事,我便算是給孔宣師弟和碧霄師妹一個面子。」多寶道人一揮手,示意六耳獼猴退下,「南宮,你退下吧。」

那六耳獼猴趕緊出了碧游宮。孔宣和碧霄娘娘對視一眼,然後帶著雷克頓也出了碧游宮。

「真是沒想到啊,這一次多寶師兄還玩了這麼一手。」孔宣苦笑著說道。

雷克頓疑問道:「我們妖國不是許諾過嗎,這一次西遊大劫的氣運,可以分給截教一部分。為何多寶道人還要行此手段?」

碧霄娘娘說道:「多寶師兄與師尊大人不同,他性子激進,一心想要廣大截教。這一次西遊大劫的氣運,決定著未來教派的興衰,所以多寶師兄才會幹出這樣的事情。」

「那南宮六耳,就是六耳獼猴,也是多寶師兄找來的。」孔宣接著說道,「雷克頓,我們截教的內部鬥爭相當之嚴重,不能統一,你以後和我們截教打交道,也要注意些。」

雷克頓點點頭,此時孫悟空也化出了原型來,罵罵咧咧地說道:「該死的六耳獼猴,看我不一棍子砸爛他腦袋!居然敢冒充本大聖!」

孔宣苦笑道:「孫悟空,那南宮六耳也是你猴族的一員,與你一樣是天生的四猴之一,不過是因為多寶師兄的蠱惑才幹出這樣的事情的。你便饒他一命,我日後想辦法將他帶到我門下,不要再被多寶師兄蠱惑了。」

「也罷也罷!」孫悟空擺擺手,「這一次就算了。」

隨後雷克頓與孫悟空兩妖王別了孔宣和碧霄娘娘,徑直回到了西牛賀洲,向幾位大聖報告了這一次的情況。

「真是沒想到。」牛魔王嘆息道,「我們妖國與截教如此交好,多寶道人還要暗算我妖族之人。」

「三界之中紛紛擾擾,諸方勢力都為了一線生機來爭奪氣運,所謂的盟友也不過是暫時的。」雷克頓說道,「天庭和佛教之間,不也是打打和和的嗎?」

一旁的驅神大聖插嘴道:「一說到天庭,對了,過幾天,就是昊天上帝和劍聖玉鼎真人的決戰了。你們看好誰?」

「不知道,不過我覺得昊天上帝的勝算更大。」移山大聖說道,「昊天上帝,畢竟是成名百萬年的絕世強者,聖人之下最強者可不是開玩笑的。」

「可是那天玉鼎真人還沒有出劍,就已經破了昊天上帝的九龍歸一式啊!」孫悟空反駁道。

牛魔王忽然說了一句話:「不,七弟,昊天上帝厲害的,是他的劍法!」

「劍法!」

其他幾位妖王都是一愣,昊天上帝怎麼會是一個劍客呢?

「確實有這個傳說。」通風大聖皺眉道,「傳聞昊天上帝在洪荒時代,最強大的就是劍法。但是已經過去一百萬年了,他的劍法到底是什麼樣子,都快要沒有人知道了。」

「這一次,很可能是兩個劍客的決戰。」

積雷山的會面很快結束了,雷克頓和孫悟空兩人繼續回到西遊隊伍之中。而紫霄宮當中的西遊榜也分出了大氣運,讓所有人驚詫的是,這一次的特殊劇情居然給了截教一部分氣運。

話說豬八戒、唐三藏和白龍馬,還在那邊焦急地等待著結果。雷克頓帶著孫悟空一回來,豬八戒趕緊湊上前問道:「嘿,怎麼就剩一個大師兄了?另一個呢?」

「死獃子!本來就只有一個大師兄,另一個是假的!」雷克頓笑著說道。

當即雷克頓把事情給眾人解釋了一遍,眾人都是唏噓不已。

當然了,這只是西遊路上的一點小波折而已。西遊大劫還很早,他們西遊隊伍要經歷的真正磨難,還沒有開始。

西遊路漫漫,一行人又行了數日。

「距離決戰,只剩下三天了。」雷克頓在心頭默念著。玉鼎真人,這是他的朋友,一個人若是連朋友都不關心了,那他也就永遠不會有朋友了。

「嘿嘿,八弟,我看昊天上帝這老小子,肯定最後會被玉鼎真人的劍斬天道給幹掉的。」孫悟空笑嘻嘻地說道,「幹掉了昊天上帝這個野心家,咱們也不用擔心妖國的事情。」

雷克頓和孫悟空正討論著,豬八戒忽然說道:「你們快看,前面是什麼?」

眾人紛紛扭頭一看,只見前方路旁的一座山頭之上,居然有一個人從半空之中跌落下來,落到山腰上,他的手死死地抓住一柄長劍,表情相當之痛苦,渾身都沾滿了鮮血。

這個人,很帥,帥到了極致,帥到了完美。但是一個帥到這種程度的人,怎麼會渾身帶血,還從半空之中跌落下來呢?

「不好!」雷克頓的臉色大變,趕緊施展風遁沖了上去,將這個身受重傷的人接住,抱了過來。

唐三藏和豬八戒一看到這個人,都莫名一驚,因為這個人長得實在是太過完美了,身上的氣質已經超越了仙人,完全如神一般。

而孫悟空一看到這個重傷的人,更是驚訝出聲道:「這是……劍聖玉鼎真人!」 天庭。

昊天上帝負手而立,身後跪著月使、少昊、日使等幾人。

「一群廢物!」昊天上帝肅穆的聲音響起,跪著的三人渾身一陣顫抖。

昊天上帝不是玉皇大帝,他是暴君,是鐵血的天帝,他的話語,從來都如同雷霆一般。月使等人面對著昊天上帝,就好像始終有一柄劍架在自己的脖子之上。

「玉鼎真人的消息,你們居然一點都找不到。」昊天上帝緩緩地轉過身來,俯瞰著三人,「跟著玉帝這麼多年,你們真是越來越廢物了。如果不是本帝現在需要用人,你們三人已經可以消失了。」

月使等人依舊跪著,連頭也不敢抬起。

一個腳步聲傳來,只見昊白急匆匆地走進大殿之中,跪在地上說道:「陛下,有消息了!」

「哦?」昊天上帝目光中精芒一閃,「什麼消息?」

昊白當即畫出一面水鏡術來,上面浮現出一陣圖像。圖像之中的人,赫然正是玉鼎真人,那個完美無暇的白衣劍客。

只見玉鼎真人雙眼迷茫地看著蒼天,伸手握住斬仙劍,想要拔劍而出。

猛然,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氣勢鎖定了玉鼎真人,玉鼎真人還沒能拔出自己的斬仙劍,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如雪的白衣上綻開了一朵桃花。

玉鼎真人面色一陣蒼白,彷彿受了極重的傷勢,但是他依舊沒有倒下,又一次伸手想要拔劍。但是那股可怕的氣勢再度襲來,玉鼎真人這一次不僅口吐鮮血,身上更是破開了無數傷痕,鮮血淋漓。

「陛下,這就是玉鼎真人的現狀了。」昊白神色激動地說道。

昊天上帝目不轉睛地盯著水鏡術,一遍又一遍地觀看者。旁邊的月使等人也驚詫地看著,他們根本不理解,到底玉鼎真人身上發生了什麼事。

「哈哈哈,有趣有趣!」昊天上帝忽然狂笑起來,「天助我也,這一次,本帝贏定了。」昊天上帝說著,忽然看向了昊白,又問道:「昊白,你覺得如何?」

昊天上帝和昊白四目相對,昊白瞬間明白了昊天上帝的意思。

「陛下,這一次,是最好的機會!」

西牛賀洲,西遊隊伍當中。

「竟然是玉鼎真人!」豬八戒嚇得跳了起來,他怎麼也沒想到,眼前這個重傷昏厥的男子,居然就是劍聖玉鼎真人。

孫悟空和雷克頓小心翼翼地把玉鼎真人放在地上,只見玉鼎真人渾身是傷,鮮血橫流,根本止不住。雷克頓眉頭一皺:「這是怎麼回事?玉鼎他怎麼會受這麼重的傷?三界之中還有誰能傷得了他?」

孫悟空也是一陣疑問:「莫非是昊天上帝這個傢伙來陰的?」

雷克頓搖搖頭:「昊天上帝雖然有暴君之名,但他畢竟有強者的驕傲,干不出這種事情。何況,就算他要干,以玉鼎的實力,也不可能讓昊天上帝得逞。」

「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孫悟空也摸不著頭腦了。

雷克頓伸出手來,將一股法力傳入玉鼎真人的體內,想要幫助玉鼎真人療傷,但是這一股法力卻彷彿泥牛入海一般,根本沒有任何的作用。

「可惡,玉鼎這傢伙不修法力,不悟法則,不用法寶,給他傳法力也沒有作用。」雷克頓一陣焦急,「不行,我得想辦法救他。」此時玉鼎真人的身上傷勢一點沒有好轉的跡象,反而不斷地惡化。

「現在怎麼辦?」孫悟空問道。

雷克頓想了想,說道:「我要帶他去一趟鳴沙山,我想瓊霄應該有辦法。七哥,你先陪著隊伍繼續前進。」

說完,雷克頓直接帶著玉鼎真人,便朝北俱蘆洲趕去。

不多時他便來到了八百里荒漠,徑直飛到了鳴沙山的黑水宮之中。正在巡視的雷二一看到雷克頓抱著一個人飛回來,當即迎上前去:「大王,發生什麼事了?」

「快,瓊霄呢!」雷克頓焦急地說著,直接進了內殿。

梅瓊霄正好從裡面趕出來,她一眼就看到了雷克頓懷中重傷的玉鼎真人,驚詫地問道:「玉鼎真人?夫君,這是怎麼回事?」

「先別說了,你看看玉鼎的傷勢如何了?」雷克頓趕緊把玉鼎真人放到了軟榻之上,梅瓊霄查看起玉鼎真人的傷勢來了。

「傷得好重!」梅瓊霄語氣沉重地說道,「渾身都是傷口,五臟六腑全部出血,元神渙散,三魂七魄都不穩了。」

「能救他嗎?」雷克頓問道。

「我只能試試。」當即梅瓊霄捏動法訣,一道碧綠色的法力蔓延出來,包裹了玉鼎真人的全身。這是梅瓊霄最近修鍊成的獨門功法,可以療傷治百病,相當神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