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蕊心的七彩雲藤速度瞬間暴漲,在雲楓沒有反應過來的瞬間將雲楓纏了個結實。

「日,這速度……」雲楓大吃一驚,不過卻並不慌張,身上猛地閃過火光,燃燒意志爆發開來。

「嗤嗤……」

七彩雲藤都有被燒毀的跡象。

雲蕊心臉色一變,急忙放開雲楓。

雲楓無比驚訝,雲蕊心的武魂實在神奇,竟然連他的燃燒意志火焰都難以傷害到。

雲蕊心身上的氣息還在大漲,在雲楓發懵的注視下,從五階先天境界,變成了六階。

雲楓臉色變了,要是現在雲蕊心再對她出手,他只怕會很危險。

「住手!」

雲楓一聲大喝,在能量的攜帶之下,聲音滾滾。

超級海島大亨 並且,他非常邪惡的拿出了魔晶炸彈。

雲蕊心的氣勢被雲楓的一喝打斷,停止了繼續攀升,不過她自己似乎並未感覺到,只是一臉憤怒的看著雲楓。

三條七彩雲藤呼嘯著。

「雲蕊心,我勸你別動,你看這是什麼?」雲楓一隻手拿著魔晶炸彈,一隻手拉住拉環,一臉邪惡的笑道。

雲蕊心看到魔晶炸彈的瞬間,臉色一變:「你……你不許亂來。」

看來雲蕊心是認得這個東西的,這就好辦了。

雲楓嘿嘿笑道:「只要你乖乖聽我的話,我就不亂來!」

「不可能!」

「既然如此,那我只能將這個東西仍在這裡了,大不了我們一起死。」雲楓邪惡道。

說著,雲楓作勢要拉掉拉環。

「住手。」雲蕊心嬌喝:「你這混蛋,惡魔,你到底想幹什麼?」

「我想乾的,蕊心你肯定知道,就是上次那樣,你再幫我一次……」

說到這裡,雲楓感覺到雲蕊心嬌軀輕微的顫抖著,並且身上氣息似乎又要暴漲,他嚇了一跳。

「等等,我開玩笑的。」雲楓急忙喝止。

雲蕊心攀升的氣勢再次被打斷,她似乎真的非常受不得刺激。

「你快將魔晶炸彈收起來。」雲蕊心嬌喝道。

雲楓心中一動,道:「可以,只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就收起來。」

見雲蕊心想發飆,雲楓急忙補充道:「當然,你放心,我這個條件肯定不過分,而且也不是上次那種……」

雲蕊心皺眉想了想:「那你說,不許過分,否則我就解開禁制,到時候我控制不住自己,要是殺了你,你可別怪我。」

雲楓心中一跳,聽這話,看來雲蕊心真的非常明白自己體內的那股能量啊。

雲楓更加不敢放肆了,笑道:「以後我可以隨意進出你的修鍊洞府。」

「不行。」雲蕊心馬上拒絕。

「別緊張。」雲楓笑道:「我保證不會動你的任何東西,反正你又不修鍊,又不會打擾到你。」

「那也不行。」雲蕊心羞惱,就算她不用修鍊,但是這裡就像是她的閨房,怎能允許一個男的隨意進出?

「那我退一步,在你允許的時候,而且你也在的時候,我可以進來,你離開的時候我也離開。」

見雲蕊心又想拒絕,雲楓又道:「你放心,我現在是核心弟子,很多時間都在內宗修鍊,來你這裡的時間不多的。」

聽聞此言,雲蕊心微微遲疑。

她雖然很少出去,卻也知道了雲楓成為核心弟子的事情。

並且,她的身份特殊,自然也知道內宗和核心弟子的存在。

微微咬了咬嘴唇,雲蕊心道:「你不可以動我的東西,也不能坐我的床,不許亂看。」

看都不行?

好吧,好好看總可以吧。

雲楓笑道:「我在的時候,你要現出真容,不能以假的臉出現。」

「我知道你不願被別人知道你的真容,怕邪惡之人覬覦你的容貌,對你不軌。」

「反正我已經看過了,而且我也不會傻的說出去,就算我說,別人也未必會相信。」

雲楓笑眯眯的:「那麼漂亮的臉,遮住了多可惜。」

雲蕊心瞪著雲楓,這傢伙就是覬覦她的容貌,而且也是邪惡之人。

「還有,你不許對我起壞心思。」這才是雲蕊心最害怕的。

畢竟,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誰知道會發生什麼。

「當然,本公子怎麼是那種人?」雲楓笑眯眯道。

不是才怪!

雲蕊心咬牙,但事到如今,她只能妥協:「那你可以放下魔晶炸彈了吧,你先出去,下次再進來。」

雲楓知道,雲蕊心肯定是想將這裡重新布置一下,或者說收拾一下,將不該被他看到的東西收起來。

因此雲楓也沒過分,笑眯眯的將魔晶炸彈收起來,道:「給我看一下你的真容,我就離開。」

雲蕊心瞪了雲楓一眼,身上光芒內斂,玉手在臉上一抹,容貌立變。

原本十八歲的模樣,一下子成了十五六歲的樣子,更顯稚嫩。

「這張臉,應該才是你真正的臉吧?」雲楓試探性問道。

「廢話。」雲蕊心瞪他:「可以出去了吧?」

「你閉上眼睛,我就出去。」雲楓道。

雲蕊心頓時警惕的看著雲楓。

「你放心,我絕對不會作出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我可是你哥哥,你是我妹妹。」雲楓信誓旦旦的保證。

雲蕊心將信將疑,不知道雲楓想做什麼,她警告的瞪了雲楓一眼,將靈覺開到最大,才閉上眼睛。

等了一會兒,雲蕊心聽到了輕微的聲響,她眉頭一皺。

忽然感覺小手被捏了一下,雲蕊心嬌軀一顫,惱羞成怒的睜開眼睛。

「唰……」

雲楓已經化作一道殘影衝出了洞府。

「雲楓你混蛋,我要殺了你……」雲蕊心惱羞成怒,發出尖叫聲。

忽然……

雲蕊心看到了旁邊石床上堆滿了衣服。

!! 粉紅色的床上,堆滿了各種款式的女人的衣服,清一色都是粉紅色。

讓雲蕊心吃驚的是,這些衣服都是那麼的熟悉。

「是彩霞服裝店的那件……」

「呀,這件也是!」

「這件也是。」

雲蕊心驚喜的看著一件件衣服,露出小女兒之態,瞬間將不久前的不愉快忘得一乾二淨。

忽然雲蕊心在這些衣服中發現一塊木板,上面有著銀鉤鐵畫的幾個打字。

「以後可不能再去風月樓啊。」

雲蕊心看到這幾個字,俏臉瞬間紅了下,她每次想起那件事情,就感覺無地自容。

「那個變態怎麼會知道這些衣服?」雲蕊心疑惑。

不過這些念頭都只是在心中一閃而過,很快她就被這些衣服吸引住了。

幸福滿滿的填滿了她的心頭,她感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似乎世界崩塌了她都不在乎,似乎這些漂亮衣服就是她的全部。

……

雲楓離開了雲蕊心的修鍊洞府,一臉開心。

以後可以隨意進入雲蕊心的修鍊洞府了,說不定還可以……

「嘿嘿!」

想到開心事,雲楓就咧嘴傻笑。

「不過那妮子真的是漂亮。」

「不對,是太漂亮了。」

「那張臉,簡直不像是凡人所能擁有。」

即便是雲楓意志堅定,依舊為雲蕊心那張臉所折服。

「真是個奇葩,竟然那麼喜歡漂亮衣服。」

雲楓甚至覺得,如果此時他再回去,說不定再讓雲蕊心跟他玩一次上次那種遊戲,雲蕊心或許都會答應。

雲楓來到雲紫衣的修鍊洞府。

雲紫衣的修鍊洞府在半山腰,這裡也還算寬敞,雲紫衣就蹲在一個地方,看著一株小草發獃。

克神則是好奇的盯著雲紫衣看個不停。

感應到雲楓的氣息,克神才微微偏過頭,不過也只是看了一眼,又不再理會。

看著雲紫衣在那裡發獃,雲楓正想出聲,忽然驚訝的發現,雲紫衣面前的那株小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了起來。

雲楓眼睛一瞪,那株草竟然長得那麼快?

不過才短短片刻,那株草已經停止成長。

「呀,不行,還是不行。」雲紫衣嘆了口氣,站起來,伸了個懶腰。

「紫衣,你在幹嘛?」雲楓出聲。

雲紫衣一喜,轉過身看著雲楓,開心道:「我在修鍊呀。」

「修鍊?」雲楓驚訝道:「你那是什麼武技?竟然讓植物長大。」

「這不是武技啦,這叫生命之力。」雲紫衣笑著解釋:「這是我現在的能力,怎麼樣,很神奇吧?」

「生命之力?」雲楓眼睛一亮:「的確很神奇,不但能擁有神奇的治癒之術,竟然還能讓植物成長。」

「嘻嘻……」

雲紫衣開心的一笑。

忽然雲楓看到一人自山下而來,他眼睛一亮。

來人正是獨孤明鑒,他剛回到金石拍賣會,就被獨孤寒通知說雲楓來找過他。

獨孤明鑒一聽之下,馬上就來找雲楓了。

「哈,雲楓兄弟,我就知道你在這裡。」獨孤明鑒哈哈笑道。

「明鑒兄,好久不見啊。」雲楓也笑著。

「是啊,這才一個月的時間,沒想到變化竟然如此之大,你這傢伙都已經成了核心弟子了,將我這個做兄長的都甩遠了。」

獨孤明鑒比雲楓大兩歲,自稱兄長也是理所當然。

「一個稱號而已。」雲楓謙虛。

「這哪裡是一個稱號那麼簡單,據說核心弟子所得到的修鍊資源更多,受到更好的培養。」

獨孤明鑒道:「我都眼紅啊,不過可惜我不是雲氏家族的人,無法成為核心弟子。」

頓了頓,獨孤明鑒忽然說道:「我聽說,每個核心弟子都能擁有一些大手什麼的,要不算我一個?」

雲楓一眨眼,看著獨孤明鑒:「你確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