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夜這時候才開口。他看著月千歡,問:「你不吃嗎?」

「我已經吃過了。」

「可是你的傷沒有好。」

聞言,月千歡眸光閃了閃。她皺眉看著雲夜,心底疑惑,隱隱有警惕浮現。

雲夜關注她這麼仔細?但是明明她表面的傷癒合差不多了,雲夜是怎麼發現的。然後月千歡發現雲夜目光落在了她肩膀上。

雲夜知道!

眸光沉了沉,月千歡暗藏警惕忌憚。淡漠開口:「我體質特殊,養兩天會好的。」

然而雲夜還是盯著月千歡,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什麼,但又糾結怎麼開口。明越目光好奇揶揄的打量兩人,氣氛一時間很尷尬。

幸好夜央歌開口打破了尷尬。他說:「雲夜公子,明越公子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雲夜發現有墨家人潛入迷宮秘境。我便和他一起來了。」

「這些墨家人真是大膽狂妄!明越公子你親眼所見,他們大肆屠殺我星苑弟子。這次絕對要讓墨家給出個說法!」

「嗯。」明越點頭,眼底飛速閃過懾人冷意。

夜央歌又說:「我剛剛聽墨家二長老說,入口被毀了是怎麼回事?」

「剛剛我試探了。迷宮秘境入口被炸毀了,現在空間絮亂,無法在打開入口。」

雲夜皺了皺眉,「明越你不是有鑰匙嗎?」

「我這把鑰匙是子鑰匙。從迷宮秘境里打開,至少需要兩把子鑰匙。不然就只有能出口從外面打開。」

「墨家人手裡有一把鑰匙。」三人頓時扭頭看向月千歡。

月千歡沒有搭理三人。她神識撫摸著命盤,上面閃爍的星點或遠或近。月千歡心底閃爍一個暴戾嗜血的念頭。

既然他們缺一把鑰匙,那就從墨家手裡搶過來!

墨家二長老殺她一個措手不及。但現在她已經發現制服血傀的辦法了,那麼是時候讓墨家為此付出代價!

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絕不放過!

「千公子?」

月千歡抬頭看向天空,無頭無尾的說了一句。「天黑了,我們就在這兒休息嗎?」

「嗯,天黑時,秘境中會更危險,不宜出入。」 我聽林霄說的如此玄乎,心裡也是玄了起來!按理說,現在陽間可謂是一片太平盛世,道法昌盛,普通的孤魂野鬼根本不敢出來鬧事害人!別說是孤魂野鬼,就算是一般的妖邪,也絕對不敢出來害人!

南方道教和北方道教的大本營是一脈相承的,一路上分設道觀,幾乎把華夏的土地全部縱橫連接在了一起!就像道教撒的一張網,隨時監督著我華夏的任何異象。只要出現了異象,我們也能第一時間知曉!

可以說,如今的華夏,道教勢力分佈最廣!可邪乎的是,在道教如此嚴密的監控下,竟然還會被人暗中偷走屍體,甚至是連道教的弟子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正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老扎紙匠又繼續開口說了起來,先是咳嗽了一下,「咳咳!初九,不光是殯儀館和墳場,現在就連醫院、女生宿舍、還有之前那些槍斃人的地方,也出現了不少邪乎的事情!很多人莫名其妙就消失了,根本找不到一點兒線索!和林霄說的一樣,完全是人間蒸發!」

聽到老扎紙匠這番話,我心裡更加疑惑煩悶,想不明白,為何這些人都人間蒸發了?

子龍也是一臉的沉重,聽完老扎紙匠的話,這才問了一句,「老先生,這些人消失前有何徵兆?」

子龍心思比較細膩,應該是想盡量多找出一些線索。但老扎紙匠卻是搖了搖頭,眼神看向了林霄,很顯然是要讓林霄來回答。

林霄點了點頭,回答說:「子龍,這事兒是警察的領導來找過我,因為消失的人越來越多,他們也怕引起恐慌,這才讓我們暗中出手幫忙。我當時也問過他們這些人的情況,據他們調查的線索所知!那些消失的人,行為舉止和正常人都不相同,性格很是怪癖!有的有輕微的抑鬱症,有的有自閉症,有的則是對周圍的一切都抱著仇恨的態度!換句話說,這些消失的人,都是心理不健全的人!就連那些消失的屍體,生前也是因為自殺或者是仇殺!總之,都不是正常死亡的人!」

林霄這麼一說,我們的範圍瞬間縮小了不少!如果消失的人還有消失的屍體,都是這種人群。那很顯然,他們是有針對性的。

想到這一點,我又問他:「林大哥,那現在情況怎麼樣?」

「唉!」林霄嘆息了一聲,搖了搖頭,說:「現在每天都會有人消失,也會有屍體不見!就感覺兇手好像也是心理不健全的人,專挑他的同類下手!我已經不敢貿然派弟子出去打探消息,地字門犧牲了不少的弟子,我也在暗中查探,可卻是沒有任何的線索,完全是人間蒸發,一點兒線索也沒有留下!現在你回來了,我總算可以把這棘手的擔子交給你了!」

林霄說到最後,已經無奈的苦笑了起來。看得出來,他這段時間應該很疲憊。

我沒有立即給他答覆,而是在心裡思索了起來。按照林霄和老扎紙匠所說,這應該不是一個人,有可能是一個組織!我想,他們並不是只想殺人滅口那麼簡單,暗地裡肯定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王磊似乎和我想到一塊兒去了,我們兩人不自覺的看了對付一眼,默契一笑,王磊就站起來說道:「別他娘的胡猜亂想了,沒有變態的兇手,也沒有心理不健全的組織!是魔王分身動手了……」

王磊這話一出口,所有人皆是面色一緊,眼神更是不自覺的看向了他。王磊笑著搖了搖頭,說:「磊爺我就告訴你們吧,這些消失的人並不是心理不健全,而是他們被內心的心魔控制,這才會和常人的行為舉止不一樣!魔由心生,魔王分身的誕生,正是因為人們心中的邪念和心魔!這些人並沒有消失,而是被魔王分身帶走了!魔王分身會把他們變成魔王傀儡,到時候肯定是用來對付你們道教的弟子!魔王之劫早已開始,你們也得做好準備了!這場大戰,遲早會爆發!」

王磊完全把話點穿了講,我之前也猜到了是魔王分身動手了!但我現在還無法確定,到底是奪魄的主人,還是那個一直未露面的代表殺戮的魔王分身!

在日本之時,王磊就給我說過,魔王之劫已經開始!而現在我們回到了華夏道教,魔王分身肯定會對付他。因為他們知道一點,命輪在王磊的手上!所以說,王磊不能離開我們。苗王山勢力不小,就算是魔王分身來了,想要輕易殺人,也絕非是易事。

這事兒我和王磊心知肚明,誰也沒有提出來講,只能靜觀其變,同時暗中保護王磊的周全!

「初九,現在就只能靠你了!我們該如何去應對?」這時,林霄忽然沖我問道,似乎在等著我下命令。

我怔了一會兒,說:「魔王分身帶走的人,皆是內心被心魔控制的人!而女生宿舍、醫院、火葬場、殯儀館、墳場,皆是怨氣極重的地段,也是魔王分身好下手的地方。從你們所知的線索來看,這些地段也是出事最多的地段!他們肯定把人帶到了某個地方藏起來,如果明目張胆的派人去,反而會害了他們!所以,我的意見是我帶人暗中去打探線索。至於林大哥還有老先生,你們還是留下來鎮守苗王山,帶著道教弟子勤加苦練,隨時應對魔王大軍的攻擊!」

我之所以下這樣的決定,那是因為我們在明,敵在暗。而且,魔王分身的手段很恐怖,不是一般人能對付的。一般弟子人去,我心裡不放心,只有我自己去,我才能踏實。

只要暗中去打探,我相信一定能查出線索來。畢竟,他們能動手的地方,也就只有剛才那些提到的地方。最主要的兩點,一是要找到他們的老巢,二是要確定這人到底是奪魄的主人還是另一個代表殺戮的分身!

聽了我的安排,所有人都沒有意見!而此次出去周邊打探消息的人,也就只有我和子龍。至於王磊的安排,則是讓他留在苗王觀。

確定好了方案之後,林霄就準備去聯繫公安局的領導。可還沒來得及打通電話,公安局的人竟然自己找上門來了!

為首的人,竟然是一個老爺子,看起來差不多有七八十歲的年紀,滿頭銀髮,手裡拄著一根鐵拐杖!雖然年紀看起來不小,可絲毫沒有半點彎腰駝背的樣子!相反他的背很直,眼睛也很有神,尤其是臉上的威嚴,更是讓人不敢直視!

他的身邊還有幾個公安局的領導人陪同,攙扶著他的正是一個年輕的女警官!看得出來,這老爺子的地位應該不低。

我們還沒來得及打招呼,這老爺子倒是先招呼他的人了,「你們在外面守著,雨菲陪我進去就行了!」

「好的!」那些公安局的領導畢恭畢敬的回應著,然後就站在了苗王觀大門的外面,不敢踏進來半步!我認不得他們,但林霄卻是小聲提醒了一句,門口外面站著的領導,都是公安局的一把手、二把手!

我對仕途的官銜雖然不了解,可聽林霄這麼一說,也大致能想出這老爺子必然是個大人物。

「怎麼的?不歡迎我們啊?」所有人都是蒙圈的狀態,這老爺子便打笑著說了一句。

回過神來的我,連忙請道:「老爺子,快請進!」

我招呼這老爺子的時候,那攙扶著她的年輕女警察就一直在看著我,好像認得我一樣!等這老爺子坐下后,這女警察才氣鼓鼓的沖我問道:「李初九,你這麼快就把我忘記了?三十里棺材鋪!」

她這麼一提醒,我才立馬回想了起來。正是之前我們遇到的那年輕女警官,程雨菲,也是程松的侄女!可我看她現在的樣子,好像升了好幾級啊!

而就在我詫異之時,外面的人就把苗王觀的大門給關上了。這時,程雨菲的面色忽然變的很認真,給我介紹起了她身邊的老爺子,「李初九,他就是093的總負責人,沒有名字!而我,也因為我叔叔的英雄事迹,特招進入了093組織!此番老爺子來找你,就是希望你能聯合一切教派力量,共同對抗魔王之劫!不管你要什麼東西,或者需要什麼條件,093組織都會給你特權,讓你暢通無阻的去對付魔王之劫!」 迷宮秘境中自成一個小世界,也有天黑天晴。

還停留在迷宮秘境中的弟子,這時候才發現不對勁。明明只有一個時辰的時間,為什麼天黑了還沒有出去?

驚慌,惶恐,不安籠罩在所有弟子心頭。他們還不知道,他們已經是目前所有參賽弟子中倖存的了。堆積在迷宮秘境里的屍體,觸目驚心,十分殘忍!

明越好奇的打量月千歡。他抿了抿嘴角,側眸看向雲夜。「他似乎對你沒什麼感覺。」

「他還不知道。」

「他?千公子嗎?千公子還不知道什麼。」夜央歌聽見,頓時好奇詢問。

明越還沒開口,雲夜就先冷硬的阻止打斷了他。雲夜:「沒什麼。安靜點,不要打擾千公子調息。」

這下夜央歌也看出來雲夜對月千歡的不同了。

世人皆知,雲夜是冷酷,無心無情的人。正如他一頭雪發一樣,雲夜冷到了骨子裡。連自己家人都不在乎的人,居然會對月千歡這麼關心?

著實奇怪!甚至什麼神奇,令人驚詫。

要是千公子是女子,他們還是腦補是不是雲夜這塊冷硬的石頭開竅了。可千公子是男子啊!

月千歡並不知道三人中間的風起雲湧。她一心調息,儘快讓身體恢復最佳的狀態。

忽然,月千歡皺了皺眉。

她背對著三人,因此不用擔心舉止被發現。月千歡垂眸,張開手。墨九卿給她的玉簡浮現在手心,此刻正在幽幽閃爍光芒。

月千歡一臉迷茫。什麼情況?

「歡歡。」

「墨九卿!」

月千歡心底驚了一下。凝眸盯著玉簡無比困惑。難道出現幻覺了?為什麼聽見墨九卿的聲音。

指尖磨蹭著玉簡。突然月千歡從玉簡中察覺到一股強大的吸力。毫無防備,猝不及防月千歡的神識被玉簡卷了進去。

天昏地暗,整個世界都是黑暗的。

月千歡凝眸警惕盯著四周。 仙魔同修 同時心底又身份困惑。為什麼會被玉簡吸進來?這裡又是哪裡。

一雙手被背後伸來,遮住月千歡的眼睛。

月千歡:「……」

「歡歡?」墨九卿愣了愣,為什麼月千歡沒有反應。

深吸口氣,月千歡幽幽道:「你知不知道,要不是我記住了你身上的氣味。你很有可能被我一腳廢了子孫根?」

「噗」

聽見墨九卿噴了,不用想也知道墨九卿肯定不信。但是被月千歡的彪悍鎮住了。

月千歡嘴角微勾,腹黑一笑著迅速伸手抓住墨九卿的手腕。手肘向後一撞,月千歡轉身腿膝蓋彎曲往上,正好抵在墨九卿雙腿中間。

挑了挑眉,月千歡戲謔道:「怎麼樣?信了吧。下一步,我應該是把痛哭流涕的你一個過肩摔扔出去。」

「歡歡。」黑暗中看不見墨九卿的臉,但是聽聲音幽怨極了。「數日不見,相思不斷。一見面為什麼對為夫這麼狠?」

「你先告訴我這裡是哪裡?你為什麼會突然出現。你不是回魔都了嗎?」

墨九卿的笑聲很輕。漸漸的光亮籠罩四周,月千歡看見了墨九卿含笑的鳳眸。他說:「這裡是武元界。」 聽到程雨菲說這老頭是093的總負責人時,我第一反應竟然是有些不相信!因為在我的印象里,093的人應該都是高手中的高手,怎麼會是一個感覺像是武將出身的老爺子。

不過細細一想就能想明白,文能治國、武能安邦!打天下的人都是武將,治國的人卻永遠是文人。只是,眼前這老爺子著實看起來很平凡!穿著老式的中山裝,但他身上流露出來的霸氣,卻不是普通的衣物能遮擋的。

見我怔著沒說話,這老爺子才笑道:「李初九,我知道你的事情,也看到了你對華夏道門的付出!原本在昆崙山之時,我們曾有殺了你們的念頭。可後來一想,殺了你們,那我們和那些忘恩負義的人又有何區別?殺功臣,我們也不配叫作華夏093組織!而且,華夏道教還需要你來守護!我此番來找你,也是想請你幫忙!我知道你是性情中人,就算我不請你幫忙,你也會主動站出來保護蒼生!」

冷情總裁之不說愛情 這老爺子是真會說話,完全是滴水不漏,根本找不出反擊的地方。話都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我的確找不到拒絕的理由!他說的也沒錯,就算他們不來,我也會率領道教修道之人去對付魔王之劫!

我也沒藏著掩著,直接開門見山的說:「老爺子,說吧,需要我怎麼做?」

老爺子滿意的頷首一笑,說道:「此次陽間各地發生的怪事,我也派了093的人出去調查,和你們的下場一樣,人間蒸發,消失的無影無蹤!我知道這是魔王分身在積累他自己的力量,他們的敵人不光是我們,還有他們三個分身之間的爭鬥。而我們要做的是,找到他們的老巢,逐個開始對付他們,讓他們難以吞噬融合!我知道這件事情很難,但我們不能放棄!我試過很多的方法,明目張胆的去找他們,你永遠也找不到。只能通過警方的力量配合,讓你先踩點,然後暗中混進去,或許才能找到他們的人!」

我越聽就越覺得這件事的性質不對,感覺這魔王分身是犯人,而我們就是警察,正要和他們上演一場鬥智斗勇的大戲。

按照老爺子的說法,想要找出他們,肯定是難如登天!唯一的辦法,就是提前找到他們要下手的地方,趁機混進去,玩一出守株待兔!

他們下手的地方,也就是剛才我大致提到的那些地方。如果是靠我們自己的力量,肯定很艱難,所以的確要警察配合,這才有機會針對下手。

剛好,我和子龍現在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如今有他們配合,自然會減少很多的麻煩!魔王之劫已經開始,我們必須爭分奪秒,阻止他們相互吞噬融合。

還有一點,那就是王磊已經把命輪封印在了我體內。我只有去接觸更多的人,或許才能找到那個被命輪選中的人。

考慮到這些,我沒有任何的多慮,直接點頭道:「老爺子,我答應和你們合作!我們都是為了蒼生,大家有著共同的目標!唯有解決魔王之劫,三界才會有真正的太平盛世!」

聽到了我的答覆,老爺子就滿意的笑了笑,同時起身離開,完全是一個雷厲風行的人!等走到苗王觀的大門時,忽然回頭看向了我,笑道:「李初九,程雨菲就代表著我的命令,有什麼事,你儘管通知她就行了!希望你們能找出這個肇事的魔王分身,還三界一個太平!」

說完之後,外面便有人給他推開了苗王觀的大門。程雨菲也沒有繼續跟著他,等著老爺子走出了大殿後,那門外候著的領導立馬上前來給老爺子開路。

目送著他們下了山,程雨菲才笑嘻嘻的看向了我,調皮的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請吧,李初九!」

我無奈的笑了笑,叮囑了林霄幾句后,這才和子龍隨著程雨菲下了山。說實話,完全是沒有任何的停歇機會,就連去看依依的時間都沒有!但聽說她和李瀟雨在一起,那我心裡就放心了!

到了山下,我才發現山下停著不少的警車。

如今程雨菲成了他們的頭頭,我倒是有些不習慣,畢竟這姑娘還年輕。但這姑娘我之前也打過交道,有膽量,也是個敢想敢幹的人。

程雨菲把我們帶到了一輛改裝過的巴士車上,風風火火的就拿出了一張黔城的地圖。地圖上面還標註了不少的地址,看起來有些雜亂無章。

「初九,子龍,這是黔城省會的地圖!我上面標註的地方,正好就是案發現場!南方道教的根基在苗王縣,所以苗王縣至今還沒有出過邪事,就只有黔城省會!你們看,出事的地方,有殯儀館、墳場、以前的老槍決場、還有精神病院等等……很有意思的是……」程雨菲說到這兒忽然停了下來,笑嘻嘻的看著我們,給我們賣起了關子。

子龍眉頭一皺,還是很配合的接過了她的話,說:「程警官,你說的這些地方,好像都是容易鬧鬼的地方!而且,如果把這些地方連接起來,正好是一個包圍圈!我看你在出事的地址上標註了日期!從標註的日期來看,沒有一天是重複的,剛好隔了一天!也就是他們一晚上,只對一個地方下手!」

「漂亮!」程雨菲調皮的誇獎了一句,跟著也是走到了地圖邊上,指著上面這些標記的地方,說:「這些地方,之前都鬧過鬼,或者說發生過邪乎的事情!而這一片標記的區域里,唯有一個地方,他們還沒有下手!」

程雨菲再次賣了一個關子,但手指卻是指向了一處建築物的地方。我順著看下去,就看到上面寫著黔城夜校的字樣。

在我的記憶中,黔城之前的確有不少的夜校,是專程為了給那些上班的人提升文憑用的。剛好他們白天沒有時間,所以就讓晚上卻學習培訓,這才有了夜校的說法!早些年生,夜校也曾風靡過一時。只是後來因為教育制度的改革,夜校才逐漸沒落。

在程雨菲標記的位置上,這黔城夜校也剛好在出事地帶的區域內。而且,從程雨菲的意思來看,我們這次的目標好像就是這黔城夜校。

我正想問她,難得這次程雨菲主動給我們說了起來,「黔城夜校在黔城算是比較大的夜校,只不過去年因為跳樓死了兩個女學生,後來又發生了火災,這才讓黔城夜校一落千丈!可奇怪的是,就算出了這樣的事情,黔城夜校仍舊是沒有倒閉,而且還每天晚上都會有學生去上課!而且,那些上課的學生對夜校的評價很好,還幫著夜校拉學生資源。所以,發展到現在,黔城夜校竟然開始有了復甦的跡象!你們說,這夜校奇怪不奇怪?」

程雨菲這話是笑著問我們的,可我心裡覺著這事兒不對勁,這其中肯定有問題!但程雨菲似乎給我們賣了一個關子,並沒有把夜校的事情給說清楚。

我也不想和她繞彎子,直接問她:「程雨菲,你到底是怎麼打算的?別繞彎子,有事兒直說!」

「嘿嘿!」誰知,我這麼一問,這姑娘就嘿嘿的奸笑了起來,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我們,說:「我告訴你們這麼多,目的很簡單,就是要讓你們陪我去讀夜校!」

「啥?讀書?!」聽到上夜校這三個字,我和子龍幾乎是同時脫口驚道。因為對我們而言,讀書比讓我們去抓鬼還要難受百倍!

程雨菲並沒有放過我們的意思,早就幫我們暗中辦理好了證件!不光證件是假的,就連我們的名字也是假的,我叫李九,子龍叫趙龍,活生生把中間那個字給我們弄丟了!

程雨菲見我倆一臉的無奈,笑著把證件拍在了我們的身上,說:「走吧,明天晚上就要趕到黔城夜校!明晚是月半,也是一個月當中陰氣最重的一天。要是我猜的沒錯,魔王分身肯定會在明天動黔城夜校的人!因為明天不光是月半,還是那兩個跳樓自殺女生的忌日!」

聽到這個消息,我心裡猛然一驚,但沒有表現出來,而是默契的看了子龍一眼。咱倆心中都有數,我們又被093的人算計了!

決定好了方案以後,程雨菲就帶著我們連夜回了省城。到省城的時候,已經過了子時。短暫的休息了幾個時辰,天就亮了!

上午的時候,程雨菲一直帶著我們去打探周圍的情況!我們也去檢查那些出事的地方,沒有留下任何的線索!好不容易磨到了下午,程雨菲這才帶我們去了黔城夜校,準備先進去踩點暗訪…… 「武元界?」月千歡驚呆了。

隨即月千歡被眼前的世界震驚了。這是一座無比浩瀚廣袤,看不見邊際的花海。花的顏色是黑色和金色的。風中飄散著醉人的花香。

抬頭看向天空,雲層是金色的。這個地方充滿神秘的氣息,好像一瞬間到了另一個時空。神秘玄幻,玄妙莫測。

墨九卿張開手,心滿意足的抱住了月千歡。「終於可以抱到歡歡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