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衣點了點頭,肯定道:

「對,他是這麼說的,就是心劍!那時候,他手裡只有一把劍,但卻分裂出很多劍。

真就像他說的那樣,不用拔劍的動作,就可以殺人於無形。」

看她那麼激動,十七瞬間有了些挫敗感。

他還不夠強。

說完,雪衣去找人群之中的蘇言,牽起他的手撒嬌似的晃呀晃。

眼前那俏麗勾人的紅唇唇角微微上翹,蘇言看得心裡痒痒的,於是將她拉去一邊了。

雪衣看著周圍沒人,拉著蘇言鑽進了小樹林。

她想著反正也沒人,頓時惡向膽邊生,直接伸手將蘇言按在他身後的樹上,整個人火急火燎向他壓了過去。

蘇言後背抵著大樹,懷抱著雪衣,看她急不可耐的堵上他的嘴,頓時想笑。

他的唇濕濕的,軟軟的,讓她很眷戀。

她那迷離的雙眸看向他時,滿是痴迷,蘇言笑著回應她。

他們倆在小樹林里親熱,另一邊的十七跟著十六蔫蔫回到了帳篷。

雖然他跟之前一樣沉默,但十六明顯感覺他似乎興緻不高的樣子,於是問道:「你怎麼了?」

「你的劍。」十七忽然想起還未將劍還給十六,於是將手中的劍遞了過去,悶悶在桌前坐下。

十六也跟他一起坐下,過了會兒,十七忽然腦子一抽,看向十六,「我厲害嗎?」

「滾!」十六沒好氣懟了一句。

「我是說真的。」十七用很正經的語氣問道。

十六可沒忘記,十七剛才就是用同樣的正經語氣調戲他的。

但此刻似乎跟剛才不太一樣,十七用很執著的眼神瞅著他。

十六糾結了會兒,反問道:「你覺得呢?」

十七認真想了想,答道:「我覺得沒主人那麼強,但應該與柳飛白差不多。」

「知道你還問!」十六覺得他明知故問,對他翻了個白眼。

十七又問了一句:「你說我何時才能超過主人?」

十六忽然笑意盈盈看向他,十七等他說話。

就聽十六語氣很是溫柔道:「下輩子吧。」

十七瞬間被傷得體無完膚。

他忍不住問道:「你怎麼能用這麼溫柔的語氣說出這麼殘忍的話?」

十六沉默了會兒,同樣用很認真地語氣說道:「可能這麼說我會覺得爽!」晌午的陽光從窗子透進來,灑落在書桌一角。

菜刀和砧板接觸,發出篤篤篤篤的聲音,而後被抄進油鍋,發出滋啦一聲爆響。

菜香味瞬間湧出來。

陸安正猶豫要不要去喊夏茴吃飯,等飯做好的時候,她已經自動出現在飯桌前。

現在的夏茴很像阿夏,或者說,阿夏越來越像夏茴,她的頭

《黎明之劫》第4章:他祖宗 「廚子,本團餓了,什麼時候開飯?」

就在蘇軾狼狽逃竄的時候,團執吾出現了。馬上快到飯點了,左等右等都不見蘇軾回來,只能出來尋找了。

「這食鐵獸好可愛,毛茸茸的!」

「好好玩的樣子,我想摸一下。」

「他不會咬人吧,有點怕怕。」

還沒等蘇軾回應,在他身後追殺他的楚武女生紛紛放棄了目標,把團執吾團團圍住,眼睛裏都閃爍著小星星。

「大團,好樣的!」

蘇軾心裏給團執吾豎起了大拇指,果然關鍵時刻還要看這頭熊貓的。

然後趁著這機會一溜煙跑得沒影了,只有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龍行雲用嫉妒的眼神望着被女生包圍着的團執吾。

……

楚武的學分兌換處。

別墅是暫時回不去了,蘇軾想着螭吻同階戰場的收穫還沒兌現,就先過來把學分兌換了,以免出什麼么蛾子。

這次螭吻同階戰場的戰利品可太多了,光是大大小小的空間袋就一千多個,更別提空間袋中大量的天材地寶,兵刃衣甲了,還有那價值不菲的萬族天驕頭顱。

蘇軾甚至隱隱有些擔心,會不會造成楚武學分點的通貨膨脹,要是實在不行,還可以去武部兌換貢獻點,或者留一部分天材地寶,兵刃衣甲拿到日辰閣出售。

「賈老師,好久不見,我來兌換點學分。」

蘇軾諂笑着走進兌換處,高聲的和兌換處的負責人打招呼。

賈杏杏看到蘇軾進來,眼皮都沒抬一下。

之前因為一點半點學分,蘇軾沒少和她墨跡,甚至還抬出校長威脅過她。

不僅撈不到一絲油水,可能還要倒貼一點,她也要業績考核的啊,攤上這類學生看到就煩。

「賈老師,多日不見,你光彩更甚往昔啊。我差點都認不出你了,還以為是南宮老師端坐於此呢。」

蘇軾也不管賈杏杏冷麵冷臉的,繼續討好道。

畢竟這次他兌換量這麼大,可不能有一點懈怠。反正拍拍馬屁又不花錢,要是賈老師還記着以前的事情,給他剋扣個一星半點可就糟了。

至於蘇軾口中的南宮老師,乃是楚武第一美女講師。

也虧蘇軾說的出口,就賈星星這臉色蠟黃,滿臉雀斑的模樣,也敢硬誇成南宮。

「哼…」

賈杏杏聽完蘇軾的馬屁,冷哼一聲,臉色卻好看了不少。

「賈老師,要我說,南宮老師都比不上你,至少氣質上就遠遠不如你。」

蘇軾打蛇隨棍上,繼續拍著馬屁道。

其實,他連南宮的面都沒見到過,只是聽王南說起過楚武有這麼一位老師。

「武者講什麼美醜,最重要的是武道修為。不然,光有一副好看的皮囊有什麼用?」

賈杏杏板着臉對蘇軾教育道,但臉上一閃而過的笑意蘇軾看的一清二楚。

「是,是。賈老師說的太對了,是學生太膚淺了。不過,學生說的都是心裏話。」

蘇軾假裝委屈的小聲說道。

「好了,你要兌換什麼,就拿出來吧。」

賈杏杏的臉色和煦了不少,甚至還有一抹明媚的笑意。

這可把後面偷偷跟來的項九問噁心的不行,他好幾次忍不住出手想要清理門戶。

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這徒弟這不要臉皮的功力更加爐火純青了,竟然能哄得中年婦女花枝亂顫。

不過一想到這次蘇軾的收穫,將要轉換成大量學分點了,他終於還是忍下了這股念頭。

「算了,這小子也是為了學分,忍住,不生氣!」

蘇軾可不知道自己老師竟然偷偷摸摸的跟在後面,開始不斷往外掏戰利品。

光是空間袋,就擺滿了三個桌面,足足上千個之多。

賈杏杏不敢置信的張大了嘴巴,從她負責管理學分兌換處以來,還沒有哪個學生有這麼龐大的手筆,這莫不是去打劫武部總庫了?

可能目前楚武空間袋的存貨,還沒有蘇軾的零頭多,太震撼了。

「不用算了,這次你同階戰場上獲得的東西,給你發放一百萬點學分。」

就在賈杏杏目瞪口呆,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時,項八問出現了。

這小子果然來兌換學分了,一點沒出乎他所料。

「一百萬點學分!」

哪怕賈杏杏當了這麼多年兌換處負責人,也被項校長說的這數額驚到了。

要知道,楚武這麼多教師,學生,一年的學分點加起來可能還不到五十萬。

等於蘇軾這一趟直接賺了整個楚武兩年多的開支。

「師伯,你可不能剋扣我的學分點啊。賬可不是這麼算的,師侄給你算一算。

空間袋,最低等的回收價為100點學分,有一百三十多個…

天材地寶類的,仙族的無根水,35點學分一百毫升,這邊就有幾十升…

姜羽的頭顱,明碼標價的2000點,還有這白虎聖子,1600點…」

蘇軾也顧不上血漬呼啦,從空間袋中取出一個個萬族天驕的頭顱。

「還有,這些神兵,衣甲,可沒有一樣是劣等品啊,恐怕這些就不止五十萬點學分了吧。」

蘇軾繼續說道,他覺得師伯可太黑了,一張嘴自己可能要損失大幾十萬點學分啊。

「夠了,閉嘴!」

項八問氣到臉色由紅轉黑,再由黑轉白,實在忍無可忍了。

原本他這次之所以這麼大手筆收下蘇軾的戰利品,一是為了安撫一下蘇軾受傷的心靈,二是他估摸著這次蘇軾斬殺了上千萬族天驕,所獲肯定不至於讓楚武賠到哪裏去。

可誰知道這小子不僅不領情,還貪得無厭的在這麼討價還價個沒完。

你小子不用考慮學分點的通貨膨脹嗎,誰像你一樣一次性斬殺這麼多萬族天驕的?

「師伯,你要是不講道理,我就不在楚武換了。」

蘇軾梗著腦袋,絲毫不妥協。

「混賬!」

項八問氣的三屍神跳,這玩意還敢威脅他。不過要是被武部或者其它兌換場所知道了,楚武連一個學生的戰獲都收不起,是不是更加沒面子。

「項校長,這就是你的不對了。」

項九問原本聽到一百萬點學分,已經樂的不知東西南北了。但看到自己徒弟這模樣好像還是吃虧了,也顧不上再暗中窺視,連忙站了出來。

畢竟,蘇軾的學分點,那不就和他自己的學分點一樣嗎。

甚至,對着項八問哥也不喊了,官方的稱呼他為校長,表明他是蘇軾這邊的。

「!!!」

項八問氣的隱隱約約有點心口痛,竟然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老師!」

蘇軾看到後台來了,熱淚盈眶的衝上去抱住項九問。

至於會不會被項老頭趁機訛詐,久別重逢的他好像暫時忘記了這個危險。

「項校長,依我看,還是要公私分明的好。該怎麼計算就怎麼計算,要是傳出去楚武占自己學生便宜,那名聲可就…是吧!」

項九問遞給蘇軾一個看他表演的眼神,對項八問再度說道。

「……」

項八問氣歸氣,但發現並不能拿這一對混賬師徒怎麼辦,都是要錢不要命的憊懶角色。

何況,一個是自己親弟弟,一個是自己親師侄,總不能揍死這兩個王八玩意。

有損他形象啊!

項八問也懶得再和他們廢話,用袖子捲起這些戰獲,踏入虛空往武部方向去了,這怎麼能讓楚武一家出血。

「師伯,你可不能明搶啊。來人啊,老師,師伯他…」

蘇軾一看項八問捲起他的東西就走,慌張的叫嚷開了,這是碰到『活土匪』了?

「賈杏杏,你負責把學分點划給蘇軾。一百零五萬點,多一點也沒有了!」

虛空中傳來項八問怒氣十足的聲音。

蘇軾這才訕訕的吐了吐舌頭,師伯這小老頭還是講點道理的嘛。不過,只加了五萬,是不是自己還是虧了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