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是爺爺鎮壓傷勢的時候還有力量殘留在裡面?在李陽正想的入神的時候,就聽見李伐的最後一句問話,他都不知道李伐問的是什麼,處於地球時候的應急反應,於是他先是驚訝了一下,

讓后想都沒想就道:好,沒問題。說完才想起來這已經不是在地球的時候啦!可是又不好反悔,心想,等一下找一個人問一下應該就好啦!

李陽的房間里,李陽在驗證了自己的實力后,就沒有繼續在練武場上呆下去,而是在人群都散開后隨便找個人問清楚了剛才李伐的問題就回到了家中。

他想先弄清楚自身的情況后再去修鍊,於是他又像剛才戰鬥時候的方式打出了一拳,果然那股力量又跟著他的手臂流了出來,不過他打的是空拳,所以看不出來有什麼威力,不過他也搞清楚了這股力量正是他爺爺在幫他鎮壓傷勢的時候所殘留在體內一部分力量,而他這才放心下來,因為他知道以前的事情,所以他相信他爺爺是不會害他的。

這股力量一直在他身體裡面慢慢的流動,如果不去集中精力感覺的話是沒有辦法發現的,除非是修鍊出了靈識,不過現在李陽還差的遠。

這股力量所過之處的肉身就會比以前更加的堅韌,李陽自己是沒有辦法知道啦!不過他只要知道這股力量對自己沒有壞處就好了!

在一個月之後,這股力量終於全部被李陽的肉身吸收完畢,他再也感覺不到那股力量的存在啦!李陽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不但沒有鬆懈,而且還努力的修鍊,可以說他這一個月除了吃飯睡覺的時間之外,其他的時間都在用各種方式鍛煉自己的體魄,也導致那股力量消耗的過快而完全消失在他的體內,他的力氣也提升到了五千斤了,算是真正的煉體三重的武者啦!

正是他的這種不怕辛苦的精神,讓他的體魄達到了煉體三重巔峰的強度,也算是煉體四重一下的高手之一啦!而他還是沒有放鬆修鍊的步伐,又用了半個月的時間把力氣提升到了九千五百斤的高度,而九千九百九十九斤就是煉體三重武者的極限,而有些煉體四重的武者如果單憑力量的話也只有一萬來斤,所以說他現在已經算是煉體三重之中的高手啦!

要知道一般煉體三重的武者的力氣都是在五千到七千之間,在這個階段能夠修鍊到八千斤的都很少啦,而他已經是到了九千五百了,他現在就憑這股力氣都可以打到六千斤左右的武者十來個啦!

而李陽的力氣能夠達到這種高度,只主是跟他那不持辛苦的毅力有關,一般人都是怕吃苦的,吃點小苦的話很多人都能夠做到,而要是像李陽這樣不持艱辛的吃苦,那幾沒有多少人能夠堅持下去啦!因為人的懶惰是天生的,只有意志力強大的人才能夠控制懶惰的思想,很多人就是沒有辦法控制才半途而廢,不過那也比沒有堅持過的人要強。

到了這種程度后李陽也沒有打算繼續提升力氣啦,因為那難度不是一般的大,先緩一緩再說,接下來他就打算開始一邊鍛煉體魄一邊修鍊靈識啦!

靈識的修鍊難度就更大啦!體魄是看得見的實物,而靈識是虛幻的,只是人們對這種功能的稱呼,它是無影無形的,看不見,他不帶任何的攻擊性,只是純粹的輔助作用,別以為只是輔助作用就沒什麼用,它可是一個武者走向強者道路上的定心丸,就好比你的身體裡面有了什麼東西而你自己卻不知道的話,那可能你什麼時候被那個東西弄死了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如果修鍊出了靈識就可以隨時隨地的內視自己的身體裡面,這樣要是裡面有了什麼東西也能夠提前發現並清除掉,這樣就能把危險性降低至最低點。

不過要修鍊這種虛幻的功能,是需要有一定的天賦和意志力才行,有的天賦不好的人會選擇到後面再修鍊靈識,但是那要能走到那一步,如果再四重的時候就被什麼東西鑽進體內把你給弄死啦,那就真的是太不值的了,所以一般人都會選擇在這時候修鍊出靈識,除非是實在沒有辦法了才會到後面再去修鍊,武者到後面的時候承受能力會越來越強,所以修鍊靈識會簡單的多,如果真的選擇了那一步,就證明你不如那些人,心裡就會產生一些陰影,這些無影無形的陰影會成為阻礙武者走向強者之路的一個重要因素。

而李陽又開始了更加艱辛的靈識修鍊,根據他的了解,靈識的最初階段就是要集中精力,不斷的集中精力,當精力在集中過程中達到一定的程度后就會凝練成靈識啦!不過這精力又看不見,摸不著,上面所說的一定程度到底是什麼也沒有人知道,只知道達到一定的程度就可以凝練成靈識,所以這靈識的修鍊才更加的困難。

看著描述上說只要不斷的集中精力就行,其實不然,就好比一個人每次都集中精力到同樣的程度就放棄了,又或者是還沒有達到以前集中精力的高度,那麼他的經歷度就永遠只是在最高的那次點上而不會增加,那你就永遠都沒有辦法修鍊出靈識,而靈識又是看不見也摸不著的東西,你又不知道這次集中的程度到底是不是比以前更高,所以靈識的修鍊並不是那麼簡單的,它也是要想鍛煉體魄那樣一次又一次的超越自我,這樣才能更快的修鍊出靈識。

而靈識的修鍊比修鍊體魄要更加的辛苦,因為修鍊體魄的時候只是身體感覺很疲憊,而修鍊靈識卻是精神上會出現疲憊的感覺,可想而知這靈識的修鍊有多麼的困難,所以很多人能夠承受得了身體上的疲憊,卻承受不了精神上的疲憊而放棄在這個時候修鍊靈識。

一個月後,李陽臉色蒼白的躺在自己的床上,不過他臉上卻露出了艱難的微笑,他那笑容看起來非常的恐怖,幸好沒有人在這裡,不然會被他的樣子給嚇著。李陽臉上的笑容也是因為他在一個月後的今天,終於成功的修鍊出了靈識,他現在已經可以看見自己體內的結構啦!這也讓他心裡放心了下來,最起碼證明了自己不會比別人差,甚至是比別人要強,一般人修鍊靈識至少要半年的時間,天賦好的也要三個月左右才行,而李陽只用了一個月就成功啦!

雖然他是一個月就成功的,但是也不能肯定的說他的天賦就比別人強,因為修鍊靈識不知是靠天賦的高低,還要看意志力是否強大,同樣的天賦,意志力強大的人所能夠承受的的痛苦和艱辛也就更大,修鍊起來當然就更快,這隻能說明你比那個人的意志力強大,而不是天賦高於那個人。

在這點上李陽可以說是已經走在了一般人的前面,而這一個月的時間他也偶爾鍛煉一下體魄,比較一直做著同樣的事情會煩的,所以要換個方式調節一下心情,他現在的力氣已經是煉體三重的極限了,其實修鍊靈識對體魄也有一點輔助性的做用,所以他才能夠提升力氣。

修鍊出靈識后,李陽迫不及待的內視了一遍,發現身體的結構就跟在地球的時候看見的那些人體結構圖差不多,不過他還是發現了有兩個地方不一樣,一個氣海丹田,這裡是一個小空間,裡面什麼都沒有,地球上的人也只知道有那麼一個地方,而不知道那裡有什麼用,根據地球上的技術也沒有辦法鑒定出到底有什麼用,所以人們都沒有去管它。

另一個地方就是腦海,那裡是一個灰濛濛的小空間,比氣海丹田還小,裡面除了灰濛濛一片之外什麼都沒有,這也是地球上的人無法鑒定出來作用的地方,不過在這個柔弱強食的修鍊世界里是對著寫地方都有介紹的,只是李陽現在還沒有達到那種高度而已,不過以後實力強大了就自然知道那有什麼用啦!

在內視了沒有發現身體裡面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后,李陽徹底的放下心來,而接下來就是修鍊出靈力突破到煉體四重的時候啦!因為只有修鍊出靈力才能算是一個真正的武者。

在恢復之後李陽又開始了靈力的修鍊,力氣已經提示到了極限,他試了幾次想看看能不能突破極限,不過都以失敗告終,要想突破極限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在知道行不通后就開始全身心的投入到了靈力的修鍊之中來,偶爾心煩的時候也壯大一下靈識。

在他一心一意的修鍊之下,時間也匆匆而過,轉眼又是一個月的時間過去啦!這天中午李陽正在修鍊靈力的最後關頭,他的手上都開始出現少許的另力啦!

咚咚咚的敲門聲從門外傳來,讓李陽分了下神,手上出現的少許靈力一下子消失啦! 只見門外傳來一個少年的聲音道:李陽少爺在嗎?我是李征,上次你答應跟我哥公平戰鬥的事情,不知道你還記得嗎?我哥說他就快要突破了,所以讓我來問你一聲,現在是不是可以進行那一場約斗啦!

李陽本來是馬上就要成功的修鍊出靈力啦!可是被李征這麼一,沒了!心裡非常的不爽,於是門都沒有開,直接道:你讓他突破之後再戰,現在他還不是我的對手,語氣之中透露著對自己實力的自信。

不過在李征聽來覺得李陽實在是太狂妄啦!一個幾個月前還是傻子的人,就算是他現在的病治好了實力又能強到哪兒去,於是對著門哼了一聲,轉身就走啦!而他也把李陽的話添油加醋的告訴了李伐,李伐聽了之後沒有完全相信李征的話,而是心情沉重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李征走了之後,李陽又開始修鍊靈力,原以為剛才已經修鍊出少許了,現在重新修鍊會簡單的多,沒想到在實際修鍊的時候才發現比原來更加的困難,他修鍊了半天連一點靈力都凝聚不出來啦!這讓他更加氣憤的想把李征使勁揍一頓,剛才要不是李征的打擾,他現在已經是煉體四重的武者啦!不過現在不行也沒有辦法,明天再試吧!

當李陽關燈睡覺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這時候在李家的大院里有一個車隊停在那裡,看樣子應該是剛剛從外地趕回來的,而且許多人還都受了點輕傷,明顯是在路上有戰鬥過的痕迹,車上下來三個女子,一位中年婦女,另外兩位都是十五六歲左右的少女,一個長的一副天真活潑的樣子,另一個卻看起來很高傲的樣子,而且看兩人的關係好像非常好,也不知道兩人是以怎樣的方式建交出了這麼深厚的友誼。

只見這時候從裡面出來一個中年男子道:夫人,你們怎麼現在才來啊?我派人去接你們都沒有看見人影,還以為你們不來了呢!看你們的樣子好像是在半路出了點狀況,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是誰這麼大的膽子,竟然敢動我們李家的人。

原來這位中年男子是李家現在的家主李貴,而中年婦女是他的妻子,高傲的少女是他們的女兒,叫李慧珍,看起來天真活潑的少女則是他們的養女,叫李慧茹,是他們當年在半路撿回來的,當時李慧茹還是個嬰兒,李慧珍還沒有出生,所以給他們兩取了個差不多的名字。

兩人一起長大,所以比較算是合得來,關係還不錯,不過經常都是李慧茹讓著李慧珍的,因為兩人的性格卻完全不一樣,而李慧茹比李慧珍懂事多啦!所以經常讓著她。

中年婦女一頭扎進了李貴的懷裡哭泣道:我們這次都差點回不來了,正好有一個高人從哪裡經過才順手救了我們,不然我們就回不來啦!嗚嗚!

好啦好啦!這不是已經回來了嗎!先不哭了,這麼多人看著呢!等我調查出來時那些人動的手,我非把他家抄了不可,李貴道。

哼!說大話到行,就怕你不敢動手,因為是關家的人出的手,中年婦女道。

你怎麼知道是關家的人動的手啊?李貴追問

是那個高手說的,他說那些人是關家的人,中年婦女有道。

李貴這才皺起了眉頭道:你確定那人說他們是關家的人?那那些人呢?他們怎麼樣啦?

對,那個人就是這麼說的,至於那些人已經全部被那個人殺啦!中年婦女道

那就好,那就好啊!沒想到在這裡也有人敢殺關家的人,看來這人一定來頭不小,李貴頗為有點高興的道:現在先去休息吧!今天應該也累啦!哦!我想告訴你們一聲,大哥的兒子已經好了,還修鍊起來啦!聽說現在已經是煉體二重啦!

一聽說李陽的病好啦!李慧茹趕緊問道:父親,你剛才說什麼?你說李陽哥哥的病好啦!這是真的嗎?老太爺終於開眼啦!那我現在去看看他!說著就準備走啦!

李慧珍叫住了她道:你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時候啦!他可能早就睡啦!要去也是明天早上去,真不知道你腦子裡整天想什麼東西,一天到晚都是李陽哥哥,李陽哥哥的叫個不停,你就不會煩啊!

李慧茹抓了抓頭笑道:你說的也對啊!那我明天早上在去看他好啦!我們先去睡覺吧!我先走了,說著就已經進屋啦!

李貴看著李慧茹的樣子自言自語道:這傻孩子,真是的。

原來這李慧茹今年也是十六歲,比李陽小了幾個月,從小的時候李慧茹就可憐李陽的狀態,一直對他照顧尤佳,而現在聽說李陽的病好啦,他比李陽自己都還要高興。

第二天早上天還沒有亮,李陽就起來在院子里散了一下心后又回到了房間里準備修鍊靈力啦!

呼!他做了一個生呼吸,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態,又開始聚精會神的修鍊靈力,而這次他竟然一下子就修鍊成功啦!於是他等手上的靈力消散后又開始凝聚,又成功啦!這讓他哭笑不得,昨天也是同樣的修鍊,試了那麼多次都沒有成功,今天竟然連試兩次都成功啦!這也讓李陽聯想到了一些事情,就是修鍊的時候不能一根莖的盲目修鍊,那樣是沒用的,而偶爾的散散心,讓自己的心態平衡了,修鍊起來就會有事半功倍的效果,不過這只是李陽目前的推測,以後還有待驗證。

其實修鍊就是這樣,有時候你越想成功,心裡就會出現糾結,這樣子修鍊偏偏就是百試不靈,而當你放下了,心裡的糾結也就不在了,修鍊起來就更加的順心。

李陽又連續試了好幾次都是一樣的結果才確定了自己的實力,而他突然發現他凝聚在手上的靈力有點熱乎乎的感覺,心想難道我修鍊出來的是火屬性的靈力?不然怎麼會有點熱乎乎的感覺呢?

每個武者在修鍊出靈力的時候就確定了他靈力的屬性,以後想改都改不了,只有是修鍊對該靈力的屬性有輔助性的靈力才行,不然會出現兩種靈力的衝突,搞不好會走火入魔,而且修鍊兩種屬性的靈力會慢的一倍不止,修鍊一種屬性的靈力的話,只要把一種屬性的靈力修鍊到飽和就行,而兩種的話就不只是把它修鍊到飽和那麼簡單了,而是在修鍊的過程中要保持兩種靈力的平衡,這樣才不會出現走火入魔的現象,當然了,修鍊兩種屬性的靈力或多種屬性的靈力在同境界的武者中來說說是要強大不止一倍,這就是危險與實力並存的修鍊之路。

李陽想了想,嗯!還可以,不算差的,攻擊力還算是上乘,看來以後就要跟火多打交道啦!先休息一天吧!明天就去武技閣挑選武技啦!李陽剛把門打開準備出去散心。

突然對面一個少女跑了過來對著李陽道:李陽哥哥,你真的好啦!這是真的嗎?昨晚我聽我父親說了就想來看你的,可是回來太晚了,就沒有過來,可能是昨天太累了,早上睡過頭啦!不好意思。這位少女正是昨晚很晚才來的李慧茹。

李陽看了看李慧茹,心裡露出複雜的情緒,可是還得裝著不認識的樣子,因為他以前可是一個傻子,好了之後都還沒有見過面,以前這李慧茹也頗為的照顧他,讓他少受了許多的苦。

現在聽說他好了就趕緊過來看他,這也讓他找到了一點溫馨的感覺,因為自從他好了之後,他的父母親都只是在暗中觀察他,而沒有實際的表現出過對他的親情,他雖然不知道這是為什麼,但是想來自己的父母不會是那種絕情的人。

他剛醒過來的時候可是經歷了父母對他的那種愛,那是不會有假的,李陽也相信自己的判斷能力不會出錯,可能只是他們有自己的事情在忙而沒有時間而已。

你是…?李陽故意裝著不認識道:對不起,我雖然病治好啦!可是以前的事情記得不是很清楚啦,沒有辦法,他重生的事情又不能說出去,而且就算說出去也沒有人會相信。

哦!這樣啊!李慧茹失落的說了句,然後又道:只要你好了就好,我很高興你能好起來,我叫李慧茹,是家主的養女,希望以後能互相幫助,不知道可以嗎?李慧茹明顯表現的比以前生疏啦!

李陽看著她失落的表情,想了想道:以前你跟我很好吧!以後我們也還像以前一樣好嗎?不過我許多事情都不記得啦!所以你以後要多給我講我以前的事情,這樣我們才能像以前一樣。

是真的嗎?你真的還願意跟我像以前一樣嗎?李慧茹有點喜極而泣道。

當然,李陽回答。

李慧茹一下子衝進了李陽的懷抱里哭了起來,別哭啦!臉上會長皺紋的,你不是應該高興嗎?除非你是不想我好起來?李陽故意調笑道。

我不是不高興才哭的,而是太高興啦!李慧茹被李陽調笑的話語弄的有點哭笑不得,道:我還以為你耗了之後就不會像以前一樣了呢!沒想到你還是想做那個我的李陽哥哥,呵呵!她一邊擦掉淚水一邊笑了起來,主要是被李陽的話給逗的。

真是個傻丫頭,李陽輕聲的說了一句,可是被李慧茹聽見了問:你剛才說什麼?

我說你是個傻丫頭,李陽回答。可是接下來李慧茹的一句話讓李陽哭笑不得。

你才是小丫頭呢!我已經是大姑娘啦!李慧茹問。 在這個肉若強食的世界里是沒有那個女人喜歡丫頭這個詞語,而李陽一時沒有搞清楚就說出口啦!在聽見李慧茹的回答才反應過來這個世界的女人是不喜歡這個詞語的,頓時頭就大了起來。

李慧茹看見李陽苦笑的樣子,還以為他吃噶了呢!於是調笑道:你才傻小子呢?

李陽趕緊插話道:這麼久都沒有看見過你,你是不是去了很遠的什麼地方呢

李慧茹笑笑,道:我跟我娘去了外婆家,不過不是我的親外婆,我也不知道我的親外婆在哪裡,反正我從小就在李家啦,連自己的身世都不知道,而且昨天我們在回來的路上遇見了壞人,差點就回不來啦!正好有個人從那裡經過救了我們,那個人很厲害,幾下子就把那些人給殺啦!那個人在走之前告訴我們說,那些人是關家派來的,至於是什麼目的就不知道啦!

李陽看著李慧茹說這些話的時候一點都沒有害怕的感覺,心想這個世界果然不一樣,就連十幾歲的小女孩都對殺人沒有感到一點害怕,看來也是經歷了很多事情啦!

他又看了一下李慧茹的實力,竟然看不透,這小丫頭的實力這麼強?李陽心想,趕緊問道:你的境界到了什麼高度啦?

而李慧茹見李陽沒有關心她的遭遇,而是問起了她的實力,心裡哼了一聲,笑著傲然道:怎麼?李陽哥哥想跟我切磋一下嗎?

你先說說你的實力!我再確定是否跟你切磋可以嗎?李陽道,他可不想無故的挨揍,而且還是被一個比自己小的少女,傳出去可是很丟人的。

要想知道我的實力就自己動手,不然我是不會告訴你的,李慧茹一說到自己的實力就顯得特別高興,因為到現在在李家的同年齡之中還沒有哪個人的實力比她強,所以一說到她的實力難免的出現虛榮心,這是人之常情。

李陽看了看四周,沒有發現有什麼人在,想來輸了也沒有人知道,於是鼓起勇氣就朝李慧茹打了過去,而李慧茹只是輕輕的手一動,就把李陽打退了出去,不過李陽也從她出手的時候感覺出她應該是在練體七重左右,這樣的實力還不是他現在能夠戰勝的,不過要不了多久就會趕上他們的,李陽心裡想著,看來以後還要更加努力的修鍊啦!

李陽就這麼跟著李慧茹玩了一天,最後在準備回去睡覺的時候才分開來,這一天的時間,李陽被李慧茹教訓了好幾頓,因為李陽老是說一些李慧茹聽不懂的話,而李慧茹問他他又不說,所以這位天真活潑的少女就用實力來讓他說話,可是李陽打死也不說,李慧茹也那他沒有辦法,又不能下重手,只能就這樣算啦!李陽也知道了煉體七重武者的恐怖之處,憑他現在的實力,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這更加的讓他感覺到了實力強大所帶來的好處。

第二天一大早李陽就準備去武技閣挑選武技啦!突然李明夫妻二人推門走了進來,看了看李陽道:你這是準備去武技閣嗎?

李陽聽了父親的話,一股暖流流進了他的身體,因為就從這句話里他就知道了自己的父母一直在關注著自己,不然也不會一見面就問這種話,這也讓他一直擔心的問題終於在這句話出口的時候被徹底消除。

你們怎麼知道我準備去武技閣的事情?我也是剛才才要準備去的,難道你們一直在暗中觀察我?李陽笑嘻嘻道。

你應該不是原來的李陽了吧?李明突然盯著李陽的眼睛道。

李陽聽了這話心裡也驚了一下,不過馬上反應過來嚴肅道: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你們要是不想你的兒子我醒過來的話,那我可以馬上消失在你們的面前,就當我從來沒有來過這裡,說著就準備離開。

李明見李陽不像是在說謊的樣子,於是叫住了他,道:對不起,我們怎麼會不想你醒過來呢!我們做夢都想你醒過來,只是這段時間我們一直在暗中觀察你,覺得你的一些行為和話語非常奇怪,所以剛才只是想弄清楚而已,不過語氣有點重啦!還請你消消氣。

其實李陽也是抓住了這點來死不認賬,想來他們也那他沒有辦法,而他們又找不出什麼證據,不過為了給他們一個定心丸,李陽又道:父親,娘,請你們放心,我就是你們的兒子李陽,我發誓,以後我要是做了什麼對不起李家的事情,我願遭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李明夫妻二人聽了李陽的話后心裡也慚愧了起來,心想自己這是怎麼啦!怎麼會懷疑自己的兒子,逼得他發下這種毒誓,這可不是一個父母應該做的事情啊!

李明想了想最後點了點頭,好像是在心裡做出了什麼重大的決定,於是抬頭對著李陽道:你現在已經是練體四重的武者了吧!你修鍊出來的靈力是什麼屬性的?

李明的妻子也目不轉睛的盯著李陽,好像是在期待著什麼,只見李陽道:我修鍊出來的靈力應該是火屬性的,因為我在那靈力上感覺到了一點熱乎乎的溫度,想來應該是火屬性沒錯,對了,你們怎麼突然問起這個?這有什麼問題嗎?

好好好,李明連續說了三個好,而他的妻子也好像是得到了滿意的答案后臉上笑容非常的豐富,只見李明又說:你不要驚訝,其實這是好事,現在我可以告訴你一些事情啦!你知道我們李家有多少人修鍊火屬性的靈力嗎?

不知道,李陽回答

我來告訴你吧!一個都沒有,而你又為什麼能夠修鍊出火屬性的靈力呢?其實是跟你的血脈有關係,因為你娘是天生的火屬性靈體,所以她剛才的樣子就是一臉的期待,期待你也能夠覺醒火屬性的血脈,這樣對你以後的修鍊有很大的好處的。

我現在告訴你,你去武技閣挑選武技的時候,就選那套叫做天陽掌法的武技,這是我們李家目前唯一的一套比較厲害點的火屬性的武技,其它那些都不怎麼樣,所以你也就不要在裡面浪費時間啦!李明道。

李明遁了一下又道:等你達到一定實力之後,你娘會親自傳授你火屬性的武技,現在你的實力還太低,那些都是要一定的實力才能修鍊的武技,所以現在還沒有辦法傳授給你,你去吧!我們期待你的成長。

天陽掌法,李陽在心裡默念了一遍,道:好,那我先去啦!等我回來的時候再和你們聊,說著推門出去啦!只留下李明夫妻二人在房間里,兩人看著李陽走遠了才互相對看了一眼,然後都點了點頭,李明道:你怎麼看?

我覺得我們的兒子很好啊?你有什麼不同的看法嗎?李明的妻子道。

我不是說這個,我是說你對他的血脈有什麼看法,覺醒的怎麼樣啊?李明急道。

等他回來之後再說吧!現在還不清楚,因為我要看見他凝練出來的靈力才知道,李明的妻子回答。

李家武技閣門口,李陽來到了這裡直接進了一樓,這一樓只要是李家的人都能進,不過當他來到二樓的時候就有一股力量想阻止他上去,可是沒有阻攔住,其實這股力量就是專門正對武者的實力來設定的,比如說著二樓設定的就是要達到煉體四重才能上來,沒有達到你就上不來,這又專門能夠難倒李陽呢?

這二樓都是一些下品和中品的武技,還有一些是上品武技的前半部分,這種類型的武技要能夠分開修鍊的才會這樣放,有些是單一型的武技,那就沒有辦法把它分開來修鍊啦!

單一型的武技就是指那些只有一種招式,沒有其它的任何招式的武技,一般這類武技的威力都還不錯,可是很少有人會選這種類型的武技,因為一個人就只有一次的機會免費進武技閣挑選武技,第二次就要用物品進行交換啦!如果你對家族做出了足夠的貢獻也可以免費進去再挑,能挑多少就要看你的貢獻程度有多大。

家主是個列外,因為他作為一個家主,對家族的貢獻是沒有辦法來衡量的,所以一般情況下的家主都是終身免費的,不過還有一點,就是不管你挑選了什麼武技都不能把原物帶出武技閣,只能是手抄本才能帶出來,如果檢查的時候發現你帶了武技的原本出來,就會受到嚴重的懲罰,所以一般沒有人會帶出來。

李陽要去挑選的天陽掌法就是有許多的招式類的武技,不過這套武技的整套都在二樓,因為這套武技在李家是沒有人修鍊的,所以都放在了二樓,而三樓就要實力達到煉體七重才能上去。所以李陽也沒有辦法,只能是努力修鍊,儘快達到煉體七重的實力,然後找點東西到三樓交換更高階的武技。

李陽來到二樓很快就找到了那天陽掌法的存放之處,就在李陽準備用手抄的時候,一個中年男子來到了他的身邊,這個人他從來沒有見過,就算在以前的記憶里也沒有找到有關這個人的記憶,這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長的高高瘦瘦的,不過看那起來非常的威武,至於實力李陽是給出了一個評價,就是看不透。

在李陽打量著中年男子的時候,中年男子也打量了一下李陽然後問道:小夥子,你叫什麼名字?你修鍊的是什麼屬性的靈力?你知道修鍊這天陽掌法所需要的屬性嗎?

李陽想了想,覺得能夠出現在武技閣又沒有見過且實力強大的人,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這個人是看守武技閣的人,據說看守武技閣的人是李家的最強者之一,只有李家的太上長老能夠跟他的實力相當,原來還以為是個老頭呢!沒想到竟然會這麼年輕,李陽想到這裡於是恭敬的道:小子叫李陽,修鍊的是火屬性的靈力,在來之前就知道了這裡有一種叫做天陽掌法的武技沒有人修鍊,我也是打聽清楚了才選擇這天陽掌法的。

李陽?以前怎麼沒有聽說過你啊?你父親是誰啊?中年男子又問。

額…這…我以前都不在這裡,所以你沒有聽說過也正常,我的父親是李明,李陽有點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你是李明的兒子,你不是….什麼時候好的,還修鍊到了煉體四重啦,而且還修鍊的是火屬性的靈力,是你父親叫你選的這門武技吧!中年男子接著問。

是我父親跟我說的這裡有一門天陽掌法,是修鍊火屬性的武者才能修鍊的武技,而我聽說我們李家還沒有人修鍊這門武技,這是真的嗎?李陽小心的問。

其實也不是沒有人修鍊過,不過是修鍊過這門武技的人在很早之前就走啦,所以現在沒有人修鍊的是火屬性的靈力,也就無人修鍊這門武技啦!你確定要修鍊這門武技嗎?中年男子道。

是的,我剛才也看了一遍,覺得非常的適合我修鍊,所以我打算就修鍊這門武技啦,

李陽回答,接著又問:你是這武技閣的閣主嗎?

小夥子挺聰明的,你猜對啦!我就是這武技閣看門的,我叫李德,哪裡是什麼閣主啊!都是那些人瞎吹出來的,中年男子道。

原來這位中年男子叫李德,是李明的堂哥,當年也是一個天才,在出去歷練的時候被打擊到啦!

後來他的心境發生了變化,從此以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原來是來看守武技閣啦!這麼多年過去啦!他的心境還是沒有打開,所以實力一直在原地踏步,

但是就算他的實力沒有進步也比李家的最強者李天陽差不了多少,可以說目前在李家除了李天陽就算他的實力最強啦!而他已經在這武技閣呆了差不多二十年啦,可惜始終沒有辦法突破到更高的境界。

李陽以前也沒有見過他,所以他根本不認識李德,而李德見他選擇天陽掌法,對他產生了一絲好奇才過來問的,沒想到竟然是以前的那個傻子,這讓他更加的好奇,

他感覺這個以前的傻子將來會變的很強大,這是在那麼一瞬間在他心裡出現的一個念頭,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念頭,所以他也就沒有管它,只當順其自然啦!

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他突然感覺多年沒有突破的境界屏障在那麼一瞬間竟然出現了鬆動的跡象,這讓他更是多看了李陽一眼,覺得非常的不可思議,小子好好修鍊吧!我看好你,那本武技你也一起帶走吧!不用抄啦!然後他丟下這麼一句話就走啦!

李陽不知道他的情況,所以奇怪的望著出了武技閣后他的背影,心裡想道,這是一個什麼情況?不過他剛才好像是准我把武技帶出去,正好我就不用抄啦,大不了到時候還回來就好啦,想到這裡他就拿著這本武技準備出武技閣。

就在這時候,李伐從武技閣一樓的樓梯上走了上來,當他看見李陽竟然也在這裡,心想,果然如此,這傢伙就是一個怪胎,這才幾個月就修鍊到了煉體四重的境界,別人用了幾年的時間,而他竟然只用了幾個月就完成啦,這不是怪胎是什麼!

你小子果然突破到了煉體四重啦!你果然是個怪胎,不過我更加的想跟你戰一場啦!不知道你有沒有空啊?李伐問。

你既然已經來到了這裡,那就說明你已經突破到了煉體四重啦,那就好,我在外面等你,你挑好啦趕緊出來,李陽說完下了樓出去啦!

而剛好有個人聽見了他們兩人的對話,跑出去到處宣傳,說這裡有兩個高手要戰鬥,那些人還以為是哪兩位高手要在這裡戰鬥,趕緊跑過來一看,竟然是李陽跟李伐兩個剛剛突破到四重的武者在這裡戰鬥,恨不得把那個到處宣傳的人揍他一頓,不過來了也就當湊個熱鬧,順便看一下。

而李陽來到外面沒有多久,李伐幾從裡面出來啦,如果有大人指點的話,挑選武技是很快的,因為大人們都是有經驗的,知道那種武技適合誰修鍊,而那個人只要去找到那種武技抄下來就好啦,這樣可以省去很多時間。

你下來啦!很快嘛,不知道你想怎麼個戰法,是只比輸贏還是要加其它的條件,李陽問道。

而這時候已經有許多人來到了場上,可是一看頓時傻眼啦,這不是那個傻子嗎?怎麼會在這裡跟別人戰鬥啊!可是看他現在的樣子好像已經不傻啦,

以前李陽在李家的下層人員之中可是很出名的,因為他的身份特殊,而又是個傻子,所以基本上都認識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