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心臟刺穿,就真的不會死嗎?

樹下的宋瓊抽搐了一下,瞬間快速立起,又是一把匕首出現在她的袖中,閃著寒光。

「靠,還真是打不死的女小強啊!」

官天無語,原本以為羸弱得很的女人居然受住了華青的一腳。

要知道宋瓊撞上的樹沒有斷,卻導致周遭小一些的樹榦因為華青腳力的波動而折斷了。

「她的傷口癒合極快,有極好的修復功能,所以你要對付她,就得小心了。」

華青在身後觀戰,說得雲淡風輕。

一聽此話,官天瞬間覺得被坑了,這女人心臟被刺穿居然聽不出一點虛弱的感覺。

看樣子華青是有什麼克制宋瓊的辦法,可是她不用,官天也無法,只能往前沖了。 ?「坑!」

官天忍不住吐槽,心中憤恨去無法。

他的嘴動之時,手上也動了。

只見他將浴血劍橫在身前,快速的將體內的火宮之力灌輸進劍身,一陣青色煙塵微微飄散,在還沒有被人看清之時就已經消失不見了。

「嘁,老的不行就叫個小的來。」

宋瓊鄙夷的抬眉:「華青,你就這點本事了嗎?」

宋瓊看不出官天修為,以為華青只是虛張聲勢,忍不住挖苦道。

「廢話,殺你這麼個賤人,還需要我親自出手嗎?」

說到這裡華青又好似恍然大悟一般,繼續道:「對了,你那個不成器的弟弟,因為覬覦靈蓮果已經被我殺掉了……呵呵,簡直爽快啊,一根手指就捏死了他,哈哈。」

華青一臉鄙夷,絲毫不留下任何情面。

一聽此話,宋瓊瞬間暴怒,大喝道;「老女人,你的心實在夠狠……哼,既然如此,今天你們就為我弟弟陪葬吧!」

「你先打過他再說吧,連他都打不過,還有什麼資格與我動手?在我面前,你跟螻蟻沒有任何區別,要不是我想讓小輩練練手,你覺得你現在還能站著和我耀武揚威么?」

華青輕哼,看樣子是極其討厭宋瓊。

「哼,每一次你都來壞我好事,這一次,該算算總賬了!」

宋瓊眯著媚眼,帶著無限的殺意與仇恨,胸前白皙起伏得厲害,猶如波浪在月光下翻滾,讓人不免浮想聯翩。

論身材,華青絕對是完敗給宋瓊,可是論運氣的話,宋瓊絕對趕不上華青十之一二。

官天咽咽口水,這身材,簡直是……宅男心中的女神啊!

獸性,獸性,原始的獸性激發出來了。

官天的心神開始蕩漾,猶如泛起陣陣漣漪,握著浴血劍的手指有些微微顫抖,感覺面前似乎是換了一個人。

對,是那張讓他魂牽夢繞的容顏,此時很近卻感覺極其的遙遠。

「考古小……」

鑽石契約:黑帝的二手新娘 官天失神,忍不住呼喊出聲,還未等他將女神大名呼喊完畢,身後不遠處的華青突然啐了一口,大嘯道。

「小子,你面前就是一個蕩婦而已,只要你願意,她隨時可以爬上你床的貨色。不是你心中的女神,你女神是純潔的,這女人就是個人渣,蕩婦!所以,你快醒來吧!」

「這……」

遠處觀戰的關葉心瞪大了明眸,此時月光下的官天臉上正泛著醉酒般的紅暈,猶如浸泡在酒池之中一般。

這好像是動情的模樣,她記得自己某個時刻也這樣過,不過感覺有些遙遠了。

「呸,對一個少年使用媚術,你也好意思?」

見官天沉醉在其中沒有醒來,華青忍不住罵道。

方才她說話是想干擾宋瓊的思維,是想給官天爭取時間而已,沒有想到,官天竟然也墜入宋瓊的媚術之中去了。

「只要是個男人,沒有哪一個能逃過這一劫!呵呵,現在他已經在自己的美好幻想之中了,我要殺他,還真是輕而易舉……呵呵,華青,你輸了,哈哈哈。」

見官天已經失了神智,變得呆迷,宋瓊心中歡愉,得意的揮袖,大聲嬌笑。

「是嗎?」

宋瓊的話音傳出去很遠,在她得意大笑之間,一個冰冷的聲音突然出現。

伴隨著聲音的出現,一根細長的青藤快速出現在了華青與關葉心的視線之中。

青藤猶如游龍,在蕭春的舞動下活了起來,話音落時,她手中的青藤已經將得意的宋瓊脖子給纏繞了起來。

一圈一圈的箍緊,絲毫不留餘地。

「凝霜爪!」

蕭春剛出現將宋瓊身子穩定,寒夏便揮舞著凝霜爪又隨後出現,兩人配合得默契。

「死!」

宋瓊媚眼瞪圓,瞳孔放大,暗哼聲中左右兩手皆出現匕首,一往脖子上的青藤刺去,一往寒夏的凝霜爪刺去。

兩刀正化解了兩女的攻勢,似乎都沒有怎麼用勁,蕭春的青藤被划斷,新生的青藤還未來得及再次出招,便又被宋瓊新的刀勢給化解。

寒夏本就弱,被宋瓊的刀勢化解了凝霜爪,使得她的右手指甲全部被切斷,短時間內,無法使用凝霜爪了。

「可惡,她那刀實在是太快了!」

蕭春寒夏兩女迅速撤退,寒夏接話道:「我的凝霜爪也被她廢了,她竟然一點事情都沒有!」

「我的刀可是破解……唔–」

還未等宋瓊得瑟,她身後的官天突然伸出一掌,直接打在了她的後背。

宋瓊一時大意,直接被官天這全力的一掌打飛出去。

「你–」

宋瓊眼球瞪大,無法置信的望著官天,覺得這一切不可思議。

她的媚術,能禁錮低級修仙者至少一盞茶的時間,高級修仙者能有片刻遲疑,一般凡人則要禁錮半個時辰。

在她眼裡,官天應該是凡人,可是沒有想到,幾個呼吸之後他便醒來了。

「抱歉,讓你失望了!走你–」

官天輕哼一聲,又一掌追隨宋瓊而去,宋瓊還未來得及應對,又被打飛了出去。

「化雨鞭,去!」

見勢,蕭春丹鳳眼一眯,手中結印又起,直接將能驅動的所有青藤給祭出。

裝備滿配玩種田 一陣青煙閃過,宋瓊直接被青藤包裹住,連同著她撞上的樹榦一起。

「可惡,殺!」

宋瓊暴怒,一聲大喝,在青藤之中的她快速的將所有的匕首祭出,匕首飛旋著不停的切割著青藤的覆蓋。

器焰囂張 眼見青藤就要被切割開來,官天忙發動龜蝸訣,再將浴血劍祭出,用盡全身之力,往宋瓊的身子劈砍而去。

「刷刷刷–」

浴血劍不停的往宋瓊身上劈砍,猶如削蘿蔔一樣。

「看是你癒合得快,還是本公子劍鋒快!」

官天咬牙,發瘋一般的劈砍著宋瓊的身軀。

「可惡,竟然敢用媚術對付我,還那麼噁心。老子的女神可是最完美的,賤人,看老子不砍死你,啊–」

「操,就你這貨色本公子還不屑於出手,去死!」

「賤人,賤人,賤貨!」

官天不停謾罵,不停劈砍,在宋瓊的慘叫聲中,連華青都驚呆了。

宋瓊的傷口癒合極其快速,卻也沒有跟上官天的劍鋒之勢,眼見青藤就要被宋瓊突破,蕭春忙用盡全力再次祭出新的青藤將宋瓊再次禁錮。

官天更瘋了一樣,氣勢比先前對付那兩兄弟更加凜冽。

「這便是關義現在最強的姿態么?」

桌冰心驚,關葉心覺得不可思議,只有華青只是淡定的觀戰,不發一言。 ?官天發泄之際,卓冰也從樹林之中出來,到了華青身前,驚訝的指著砍人紅眼的官天吃驚問道:「關義這是怎麼了,瘋了嗎?」

華青嗤笑道:「宋瓊那賤人對關義那小子使用媚術,沒有想到卻被關義破了,此時關義正在發泄情緒呢。」

「看樣子,仙兒小姐在關義表哥心中很完美呢,簡直不能褻瀆。要說關義表哥現在還真是帥呆了……」

關葉心又是羨慕又有點嫉妒的,華青一聽白了官天一眼,哼道。

「你就確定關義那小子喜歡蕭仙仙,萬一另有其人呢。看他的樣子,跟瘋了似的,看來,那個女子在他心中確實有很重的分量。」

「前輩,我們不需要去幫忙么?」

卓冰還是擔心,華青將胸口的匕首逼出,隨後望著慘叫連連的宋瓊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送她一程吧。懶得在這裡浪費時間,哼–」

華青說著,伴隨著匕首落地,她也騰空而起,手中結印一起,念著他們都聽不懂的咒語。

「世間萬難,惡人當誅,取其首級,腐屍散,去–」

華青閉眼念完,突然睜眼,朝著官天處大喝道:「你們讓開!」

聞言,官天忙閃到一旁,蕭春也停止動作,順手一牽,將寒夏也牽離宋瓊身前。

宋瓊身子被砍成了許多碎片,地上猶如小溪一般流著鮮血,青藤之下溢出許多鮮血。

肢體遍地。

縱然如此,她的生命依然鮮活,無數的透明般的筋骨正努力將她的身軀再次填補在一起。

「啊–」

腐屍散猶如春雨一般,全部從上落下,宋瓊見官天幾人撤離,以為自己有了機會逃跑,沒有想到迎接她的便是致命的腐屍散。

猶如白色藥粉一般的腐屍散落在青藤上,然後快速滲透入里,最終與宋瓊那透明般的筋骨交融。

七零八落的身軀慢慢的變成灰色,不出一個呼吸,又全部變成黑色,隨後筋骨開始被腐蝕,那些皮肉也隨著被腐蝕的氣流而波及,慢慢消失在眾人眼中。

「哇–」

眾女轉身嘔吐,這實在是太噁心了。

唯有華青與官天正目不轉睛的望著這一幕,官天本想迴避,可是想了想,最終忍住了。

「媽蛋,好噁心啊!」

官天忍不住在心裡吐槽,剛才自己砍宋瓊噁心,現在華青用藥物將宋瓊的肢體溶解掉,就更噁心了。

華青見計成,微微轉頭,皮笑肉不笑的道:「果然我沒有看錯人,要不是你幫忙,這女人還真有點棘手了呢,呵呵。」

「你能不能不坑我啊,我差點就……」

官天直翻白眼,後面的吐槽最終沒有說出來。

「呵,你還不錯,竟然擋住了宋瓊的媚術。能擋住她媚術的男人基本沒有,你……」

華青不理會官天的吐槽,只是上上下下的打量官天,仿若要將官天整個人看透一般。

官天覺得心中拔涼拔涼的,忙道:「還虧你提醒得早,要不是你提醒,估計我還真把這賤人當成考古小刁蠻了。」

心有餘悸,要不是自己神識還算強大,否則今天就要在這裡做出什麼無法預料的事情了。

「考古小刁蠻?」

華青眯眼,繼續追問道:「那是誰,不是蕭仙仙嗎?」

「不是。」

官天翻翻白眼,不想多說,見宋瓊身體在慢慢消散他便發動龜蝸訣退到了卓冰她們身邊去。

到了卓冰身前,官天才將心中的疑惑問出,此時,華青也處理完畢,再回了幾人身邊,將她知道的是一五一十的講了出來。

原來宋瓊就是宋貴的親姐姐,宋貴就是先前官天進入破雲宗丹藥坊之時,找官天麻煩的那個人。

宋貴狗眼看人低不說,還慫恿杜浩宇對付官天。

宋貴在丹藥坊內做事,給姐姐尋求資源修鍊,此次杜浩宇來銅錢鎮這丹藥坊,宋貴便覺得有戲,於是他在半推半就之中,就將自己姐姐獻給杜浩宇了。

宋瓊的媚術杜浩宇自然不是對手,在得到歡愉之後,宋瓊便利用她的媚術之能將靈蓮果的消息探聽到了,可是得知杜浩宇將靈蓮果交給白岳拍賣之後,宋瓊失望了。

為了不打草驚蛇,宋瓊安排宋貴監視住丹藥坊,待靈蓮果被人拍賣走了之後,她便暗中出手搶奪。

計劃卻趕不上變化。

誰知杜浩宇被官天與關葉心虐了,被人抬回去之後,心中鬱結,鬱結之中便想起了與宋瓊在一起的歡愉,想要發泄,便有意無意的暗示宋貴將姐姐立馬奉上。

宋貴回去,將事情說明,宋瓊為了弟弟將來在破雲宗的發展,便將計劃變更了。

由她去伺候杜浩宇,宋貴去找吞天幫的人幫助,在吞天幫的協助之下,宋貴來搶奪靈蓮果。

華青一直沒走,總感覺宋瓊身上有熟悉的感覺,一直監視著他們姐弟,就在宋貴出去后不久,華青便將宋貴解決了,吞天幫的人也被華青順帶解決。

剩下的便是一些江湖之人,加上關青衫派來的人,因為還要監視宋瓊,華青便安排關葉心來接官天,再按照她的計劃行事。

官天與關葉心趕來這裡,遇到宋瓊之時,宋瓊剛剛將杜浩宇伺候舒服了,因為擔心宋貴出事,這才帶著吞天幫的人趕去協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