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怪藺涯在看到這枚金色種子的時候會做出這種反應來,若是其他武者的話怕是早已欣喜若狂,不惜一切代價將這所謂的鑰匙收進囊中了吧。

「鑰匙…一把只能讓一人通往神明的寢宮嗎?」洛茗問道。

「不是這樣的,只要達到這把鑰匙,使用者就能夠帶領百名武者到達神明的寢宮。」藺涯急忙說道。

洛茗聞言頓時鬆了一口氣,藺涯既然這麼說他也就放心了許多。畢竟,若是這枚金色種子只能讓一人鏈接到神明寢宮的話,那他與藺涯便要有一人無法進入這傳說中的造化地了!

「那現在我們要怎樣做?」洛茗突然問道。

「如果古籍上記載的沒有錯的話,只要手持這枚金色的種子,當踏進任何一座迷蹤花海的門戶后,所出現的世界定會是神明的寢宮。」藺涯回答。

洛茗聞言微微點頭,他走上前去,將地面上的這枚金色種子撿起,小心翼翼的放在手心中。

「好燙!」洛茗不由得蹙眉,因為將這枚金色種子所持在手中,他覺得像是握著一個熾盛的火球般,滾燙無比。當下,他沒有耽擱時間,帶領著藺涯一同向前方的門戶走去。

「看來迷蹤花海中所謂的最大造化應該就是這座神明寢宮了。」洛茗暗道。

世人皆知,迷蹤花海是一位太古神明的葬地,可能蘊有驚天的神物。而這枚金色的種子所為他們構建出的通道,所鏈接著的神明寢宮,必定會是迷蹤花海的關聯地!

興許,這裡所有的秘辛都會在那裡得到解釋!

最終,洛茗深深地看了一眼橫放在此地的第九口棺木,以及上方擺放的吊墜。在門戶所噴湧出的法則碎片下,離開了這片世界!

神光湧現,青霞蒸騰,洛茗與藺涯來到了空間的傳送隧道中。在這裡,他們能感受到一種極為特別的場能與法則秩序,是之前從未見到過的。

「一尊神構建的法則通道。」洛茗自語。

很快,前方的道路出現了斷點,而來此銜接的赫然是一條金色的通道。

「來了,通往神明寢宮的道路!」藺涯激動的說道。

「前方等待著我的究竟會是什麼呢?」洛茗低語,心中熱血澎湃。 金霞燦燦,符號密布,如同漫天的繁星般,璀璨奪目!

時間彷彿在回溯,法則秩序倒轉,洛茗與藺涯在瞬間變得神情恍惚,只覺得自己要回到了遙遠而神秘的太古時期般。在那裡,有一位至尊無上的神祗在迎接著自己。

這種感覺過於奇異,讓人匪夷所思,但卻能夠清晰的感應到一種身立其中的感覺,像是夢境但自己宛若已然站立到了這裡,等待著神祗的迎接。

「吼!」隱約間,洛茗彷彿能夠聽到一種神獸的嘶吼,似是跨越數十萬年而來,顯化於此,吼動日月星辰。

「空間隧道中有神明留下的法則烙印!」洛茗驚訝,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嘶吼聲愈發的強烈了,是這般的清晰而真實,讓洛茗覺得耳膜生疼,彷彿要流淌出鮮血來。

不過好在,神獸的吼聲只是迴響了數息的時間而已,因為空間隧道已然抵達了盡頭,而洛茗與藺涯也順利的踏進了另一扇法則構建的光門中。

「唰!」睜開雙目,映入眼帘的已然是另一座世界。但是洛茗還未等打量周圍的環境,便被這雄渾而磅礴的滄桑氣息所震撼到了。

無論是在神城遺迹,混沌海,亦是其它的禁忌地域,洛茗雖感受到相似的氣息,但都遠遠不能與這裡的相比。因為這片世界的洪荒混沌氣過於精純,龐大。可以說是太古時期一角的顯化,讓身立其中的任何人都產生一種重臨太古的異樣感覺。

「看來我們並不是唯一得到鑰匙的。」突然間,洛茗低語,神色變得凝重了起來。

不止是他,藺涯也是臉色一沉,心中的激動不由得被打消了一半。因為在他們的正前方,赫然聚集著數百名的武者,人影綽綽,黑壓壓的一片。

洛茗自然不會看錯,在這其中有羽門,碧落海,亦有魔淵等古教的人馬。不止如此,一些梵界的其它大勢力也有人馬聚集在此地,不知在商討著什麼。

事情恐怕並不像自己想象的那般順利,因為即便是傻子也能看出,五大古教的人馬同他一樣,不知道用什麼方法得到了通往神明寢宮的鑰匙。

如此一來,他與藺涯就相當於多了一大批競爭對手,得到神明遺物的幾率也會大大降低。

「看來蒙受上天眷顧的不只有我們啊。」藺涯有些無奈的搖頭。

「無妨,若是魔魂子或是其他領主要對我們不測,反擊便是了!」洛茗說道。

接下來,他將目光移動向別處,開始仔細的打量起眼前的地域來。

在他們的腳下,天空中,以及四周,無論是哪裡都是籠罩著紫色的霧氣,迷迷濛蒙,將此地映襯的如同傳說中的仙界般,如夢似幻。

在正前方唯有一座九重的樓闕,它高達數百丈,通體都是由紫色與銀白色的瓦片砌成,兩種顏色交織到一起,在燦燦的神霞下顯得尤為絢爛。

雖然這座小世界只有眼前的一座樓闕,但它卻彷彿是這天地間乃至混沌中的唯一,成為了這座地域的永恆風景!

「那就是…神明的寢宮!?」洛茗呢喃,眸中有異樣的光彩閃爍。

「絕對不會有錯了,這座樓闕中極有可能葬下了幾十萬年前的大秘,更有神明留下的遺物!」藺涯激動無比,在講這些話的時候嘴唇都在發顫。

「五大古教的人馬有動作了!」洛茗突然說道。

果不其然,在最前方,魔魂子,凌公子等半步皇者所帶領的古教人馬已然有了行動,分成數股向那龐大無比的樓闕進發!

不止是他們,其它大勢力的人馬亦緊隨其後,開始向目的地前進。

他們的目的相同,皆是為神明的遺寶而來。但卻不知是因為什麼原因,暫時聯手,達成了一致,要同探神明寢宮。

「我明白了,那座樓闕畢竟是神明留下的建築,當中有天大的造化但也定有能夠讓強者萬劫不復的險境,所以五大教才會聯手,並且讓其它勢力的人馬跟隨,通過互助來減少自己陣營的傷亡。」藺涯分析道。

「只是為何不見各大教的虛皇?」洛茗蹙眉。

「應該是因為迷蹤花海的摺紙花束原因,沒有與本教的人馬匯聚在一起。不過現在看來,鑰匙只有九把,已被數股勢力瓜分,他們怕是難以踏進此地了。」藺涯解釋道。

「既然如此這對我們來說可是一個機會。」 眸光璀燦皆因你 洛茗聞言心中有些激動,不由得攥緊了拳頭。如果虛皇境這般逆天的強者沒能進入的話,他還是無懼任何人的。

「嘩!」就當洛茗與藺涯即將向前進發之時,在距離他們的不遠處,赫然有一道璀璨的神虹橫貫而來,通向前方的樓闕。

細看來,這其實是一位武者,他身穿白色的衣袍與鞋子,就連頭髮也是如此,比雪還要瑩白,雖然只是在洛茗的面前出現一瞬,隨後消逝。但洛茗仍能夠感覺到這位武者渾身上下所散發出的一種特殊氣韻。

「為何此人的氣息會這樣熟悉,莫非是在哪裡見過不成?」洛茗自語。因為對方的速度著實是太快了些,只在空中留下了一道殘影而已,所以洛茗無法窺其真容分辨出究竟是何人。

「算了,不管這些。」洛茗搖頭。即便對方是誰和他也沒有太大的關係,眼下最重要的是在最短的時間內趕到樓闕中才好。

……

當親臨這座樓闕的下方時,洛茗竟覺得自己是這般的渺小。他甚至生出一種幻覺,這樓闕的每一層都是一座小世界,而他便是這座世界中一個渺小到了極致的人類。

能作為神明的寢宮,這座建築在某種意義上某種詮釋著一種至尊的威德!

然而,當洛茗剛踏進樓闕的第一層時,他便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到了。之所以震撼,並不是因為當中流光溢彩的器物,而是那滿天飛灑的鮮血,與滿地的殘肢,白骨。

「殺!」偌大的樓闕中,喊殺聲震天動地,上百名的武者在廝殺,將鋒利的兵器刺穿對方的身體,讓其四分五裂。

神光在閃爍,法器在飛舞,先前來到此地的武者在互相戰鬥著,完全殺紅了眼睛。在他們當中,有五大古教的武者,亦有其他的勢力的武者,此刻戰成了一團,不分你我,殺到了狂!

在短短几分鐘的時間,地面上已經出現了五六十具的屍體,大部分武者的身軀被轟成了血泥,慘不忍睹。

刺鼻的血腥味瀰漫在整座樓闕中,洛茗蹙眉,不由得將目光移向其它的方位,去尋找這些武者不顧性命去廝殺的源頭。

果不其然,幾乎是在瞬間而已,洛茗便看到了一塊鑲嵌在牆體中的古碑。

它只有巴掌大,呈四方形,上面銘刻有錯綜複雜的奇特圖案,古老到讓人無法辨認。但此刻這件古碑卻流轉有銀白色的神霞,最為重要的是它擴散出的漣漪竟帶有些許神道的法則!

毫無疑問,這是一件神道階的古兵,是世間的至尊法器,代表了器的極致,萬古難得一見!此刻竟這般出現在人們的面前,怎能讓人不驚!

不得不說,連洛茗剛看到這塊神碑的時候都是激動無比,但他轉念一想便覺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對勁。因為出現了這般法器,為何五大古教的首領不在這裡,除此之外,所有勢力的精銳人馬也不見蹤影,留在場地中的都是一些普通的武者,這便讓人感到匪夷所思了。

「幻術!」洛茗心中一凜。 「不要過去!」洛茗猛然喝道,將有些心動的藺涯攔下。

「這可是神器啊!趁他們在戰鬥,我們應該將這塊神碑摘下才對!」藺涯蹙眉。看的出來,他有些焦急,被洛茗硬生生的攔住心中亦有不快。

畢竟在藺涯看來,他們此次想要找到的神物就在前方,豈有不爭奪的道理!?

「那是代表死亡的花,如果你真的摘下那就無路可回了!」洛茗搖頭。

「什麼意思?」藺涯不解。經由洛茗這樣說,他著實有些雲里霧裡,不明所以。

其實,洛茗一開始也將這塊神碑誤認為一件真正的神物,但當他暗中運轉《洛神琉璃經》與《大荒屠魔錄》兩部法門,卻是發現呈現在眼前的並不是神物,而是一種詭異莫名的虛幻力量所致!

「神物是我的!」一名半步名宿的強者大喝,於人群中突圍,伸出抓向牆壁上方的神碑。

他釋放出有著部分名宿威能的場域,將數名強者震蕩開來,一躍而上,當看到近在咫尺的神碑時,眼中滿是貪婪之色。

然而,讓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因為當這位半步名宿的手掌碰觸到這塊神碑的時候,他的表情突然凝固了。

幾乎是在下一刻,從他的手掌開始蔓延,一種詭異的力量通過神碑在他的體內滋生了出來,而後化成能夠剝奪武者生機的莫名力量,讓這位半步皇者在數息的時間中變成了一具化石!

時間彷彿靜止了,許多武者甚至能夠聽到自己急促的呼吸聲。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一切都在電光火石間,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一位半步名宿竟然身死道消,生機全無,成為了一座完美的浮雕,停滯在了虛空中。

「這是怎麼回事啊,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當即便有武者大叫,身體發顫,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難道說,我們不顧一切去廝殺,換來的竟是這種結局不成?」一位武者帶著顫音,雙腿發軟,直接跪坐到了地面上。

這種事情的發生對許多人的心靈上來說都是一種沉重的打擊。先前還互相結盟,發誓要攜手共進,但卻被這塊神碑所蠱惑。導致他們發生了激烈的戰鬥,讓半步的人喋血,永遠的埋骨在這裡。

最主要的是,這一切竟然都是騙局,而且他們當中沒有一人看穿。那他們剛才的戰鬥究竟又有何意義,豈不是被戲弄了不成?

「咔嚓!」半空中,那位半步皇者化成的石雕開始龜裂,於人們的眼前四分五裂,最終化成大片的齏粉,灑落在了地面上。

也正是這一刻,那塊神碑扭曲了開來,在眾人面前漸漸的虛淡下去,而後消彌於虛無。

「果真是幻境!」另一位半步名宿境界的強者大叫。到了這種時刻就連傻子也能看出,他們絕對是陷進幻境中了!

一時間,人們變得慌亂了起來,先前的各自揮發出的殺戮氣也消散的無影無蹤。他們匯聚在了一起,心中帶著懼意,不安的看向周圍。

自從在來到迷蹤花海中,他們便一直在與幻境打交道,許多人已經麻木,甚至懷疑自己所在的這座樓闕也是幻境的組成部分之一。

「嗡!」就在人們心驚膽顫的時刻,異變再度發生了!原本流光溢彩的樓闕中,所有的器物都在瞬間轉化成了死灰色。

不止如此,他們周身的牆壁,腳下,殿頂,所有的一切亦是如此,變得暗淡無關,給人一種壓抑的感覺。

「幻境!」洛茗低語,雙眸開闔間,有紫色的電光浮現。掌握著神級功法的他,自然對這種景象極為敏感,很容易便能洞悉一切。

但是其他的武者便不一樣了,除卻一些半步名宿的強者外,他們皆是手足無措,面上滿是驚容與懼意。

「那裡有東西!」藺涯突然說道。

洛茗聞聲望去,將目光移向了一個昏暗的角落。

在那裡,有一朵黑色的花,栽在一個玉砌的盆中,安靜的矗立在那裡。才剛剛看上一眼而已,洛茗便感覺心神不寧,感覺胸口彷彿有一種窒息的感覺,皆是因為這朵黑花而致!

瞬間,洛茗快速的收回心神,將目光移向別處,不再去看那角落中的黑花。

因為這種感覺太過詭異了,那雖然是一朵看起來很普通的花,那僅僅是對視上一眼,便給他帶來了一種壓迫性的巨大恐懼感!

「啊!」就在這時,人群中突然有一道凄厲的慘叫聲響起,聽起來極為猙獰!

人們聞言紛紛向一個方位看去,當看到眼前的景象時,皆是心中顫慄!因為一位武者的身體不知道何時被一株黑色的藤蔓所束縛,渾身上下都動彈不得,只得發出痛苦的慘叫。

片刻后,他的面容開始扭曲,裸露的肌膚龜裂開來,在眾人的面前快速的化成一具枯骨,其血肉已經被那黑色的藤蔓所啃噬殆盡!

一些武者見狀直接癱坐在了地上,渾身上下不停的哆嗦,顯然被嚇了個不輕。因為死去的這位武者是一位半步名宿,乃是一方強者,法力無邊,但卻因這種詭異的方式死去,著實是衝擊著許多人的神經!

「與迷蹤花海中的彼岸花相仿,也是吞噬武者的血肉嗎!?」洛茗見狀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氣。

先前的慘劇再度發生,但這一次卻很有可能降臨在自己的身上,讓許多武者心驚膽顫,恨不得立刻逃離這裡。

「咯吱!」突然,藺涯腳下的石板發出了一種奇怪的聲音,引起了洛茗的注意。

「快躲開!」砰的一聲,洛茗直接將藺涯推了出去,而自身也跌倒在了一旁。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藺涯原先所站立的那塊石板突然裂開,下方猛然生長出一株黑色的藤蔓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