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當初月白雪和李瀟鬧的難解難分,但到了如今,月白雪也不想看到李瀟死在這裡。

就連那幾個長老,也是勸說李瀟,想要他離開。

「我說讓你們走,你們就走!」

李瀟回應的十分霸氣,並且雙手上靈力蒸騰,宛若一片潮汐,瞬間就將坤同,月白雪,妖妖,以及那些長老包圍。

隨著雙臂舞動,靈力蹦騰而起,將這些人送出了後山。

「龍脈之力,禁錮之門,鎖!」

這一刻,李瀟結出了人皇印,召喚地下的龍脈,化作了一道屏障,將後山的出口封絕了起來。

「你要做什麼!?」

「快出來啊!」

……

站在後山外的眾人神色大變,他們想要衝回去幫李瀟,卻發現出口處那一道屏障,根本就難以破開!

「本皇,不會死。」李瀟輕笑一聲,看似很淡然,但其心中也是沒底。

論單挑,甚至是以一對十,李瀟都不認為自己會輸給這些妖獸。

可惜,李瀟現在面對的妖獸,是以千數來計算的!

哪怕他再強,在這群妖獸的輪番攻擊之下,也會精疲力竭,難逃隕落之命。

「我就站在這裡,等你出來。」妖妖顯得很平靜,帶著血的面容上,閃爍著堅定之意。

「你若是死了,我便來陪你。」妖妖輕語道。

不過,李瀟並沒有聽到這些話,此刻的他,已經和一群妖獸激戰在了一起。

只見拳芒不斷的擊出,蒼穹九擊被施展到了極致。

一道道拳芒,橫衝之下,所過之處,妖獸炸開,化作血霧,連抵抗的餘地都沒。

可是,後方還有大量的妖獸衝來,似無窮無盡,更是要磨滅眾人心中那最後一絲求生的希望。

饒是李瀟,在連番施展蒼穹九擊之下,也有些吃不消了。

畢竟施展絕世武技,需要消耗大量的靈力,哪怕李瀟擁有九個氣海,靈力是常人的九倍,也難以一直戰鬥下去。

終於,半柱香后,當李瀟的四周,鋪滿了妖獸屍體時,氣海內的最後一絲靈力也被耗盡了。

後方,妖妖等人終於是變了神色。

「快走啊!靈力耗盡,再不走你會死的!」月白雪的聲音有些歇斯底里,其美眸通紅,恨不得衝過去將李瀟拉出來。

坤童年少,看到這一幕,也是熱血沸騰,雙拳不斷的轟擊在屏障上,想要衝進去,和李瀟一起殺敵。

「你們再不走,恐怕就來不及了。」李瀟回眸,對著那些長老大喝一聲:「走!帶著他們離開這裡!」

這些長老倒是還有些理智,知道再不走,恐怕真的來不及了。

當即,這些長老強行帶走了月白雪和坤童,其餘的弟子,也被安排妥當,有秩序的離開。

唯獨妖妖不肯離去,其靜靜的站在屏障外,眼中帶著一絲淚花。

「你捨得拋下我嗎?」妖妖柔聲的問道。

「當然捨不得,你可是妖孽呢,長得這麼好看,我還沒調戲夠。」李瀟調侃道。

這讓妖妖十分無語,都到了這種時刻,沒想到李瀟還是這般不正緊。

(本章完) 「小唐啊,你最近這業績不行啊!再這樣下去,你這等級就要往下降降了。」留著小八字鬍的男人,抄著手,操著一口帶著方言的普通話,讓路瑾反應了好一會兒才聽懂他說的是什麼。

路瑾:「額滴個大哥,你都不知道,我可出大事咧,進了警局差點沒得出來,最近要避避風頭,不敢「上班」咯。」

天才就是學什麼都快,而路瑾——她自認是鬼才。

她完美的複製了小八字鬍男人的「普通話」。

系統:我要忍住,不能笑……

「這麼大滴事!」小八字鬍男人也被嚇著了,「那就可要藏好尾巴咯。不過,你的業績這個月還不夠,你要趕緊想辦法補齊咯。」

做他們這一行的,最怕的就是警察。

那男人估計也是真嚇著了,交代了路瑾一句,天都聊不下去了,趕緊溜。

路瑾想了想自己這個月的業績……emmmm,好像就做了一單。

剛才那男人是原主出手黑貨的掌柜的。

他們那裡也有規矩,每月都要考核業績。

誰的業績好,那就給誰晉陞等級。

這個等級可不是擺著好看的。

你每次出手黑貨,人家都是看等級給你價錢的。

原主也是堅持不懈的做了好幾年,才升到了a級。

路瑾想到上次李文昌的事,心裡起了點小心思。

若是再來一單這樣的……那她這個月的業績妥妥能沖榜首。

……

晚上霍離回來的時候,告訴路瑾,明天就可以開始計劃。

為了保密,這個計劃只有霍離和路瑾兩個人知道,出了任何差錯,也只會是他們其中一人泄的秘。

晚上九點,路瑾跟隨霍離一起上了船。

這是一個富家公子過生日,來參加的都是年輕人。

「跟緊我。」霍離出聲。反握住路瑾的手。

路瑾盯著那隻被他握住的手……emmmm,這一對比,感覺自己的手真是小巧玲瓏呢。

系統:……宿主,臉是個好東西,你值得擁有。

路瑾一直跟著霍離,寸步不離。但是她覺得,是霍離這廝不放心她,還防著她。

生日宴進行到一半的時候,有個小型拍賣會。

路瑾不知道霍離用什麼身份參加的,他們坐的很靠前。

「這個拍賣會有問題?」路瑾低著頭,小聲跟霍離說話。

霍離看了她一眼,「你不知道?」說的模稜兩可。

我為什麼要知道?

我應該知道些什麼?

路瑾呆愣,反應過來后,凳子下面,一直上腳把霍離那油光發亮的皮鞋踩出半個腳印。

「霍警官,我們是平等的合作關係。不管現在看來,你是沒有認清這個事實呢。」

他淡定的把腳移開,如果不是路瑾眼尖,看見他輕皺的眉尖,她都要以為,她剛才踩錯了人。

極品狂醫 「你不用一直暗示我你是無辜的,清者自清,也希望你能明白。」

暗示?

你誤會了,我這是光明正大的告訴你。

「清者自清?霍少爺也相信清者自清這麼可笑的話?」路瑾對他的稱呼都變了,「這個世界有多黑暗,你難道不是最清楚的嗎?」 靈力耗盡,群妖襲來,李瀟卻還有心情調戲妖妖,這神經該有多大條?

就連妖妖都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但心裡還是很難受。

她不曾對李瀟說過什麼,但她很清楚,在李瀟在八玄宗的那段時間裡,她漸漸的喜歡上了李瀟。

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女,本對未來抱著美好的幻想與憧憬,可現實無常又殘酷,妖獸來襲。

似乎,妖妖心中的那一份美好的憧憬與幻想,要在今日破滅了。

一想到這裡,妖妖的眼眶更紅了,精緻的鼻子抽搐了一下,輕聲的哭泣著。

「妖孽,我不會死,你在外面等我。」李瀟一看到妖妖在哭泣,心裡又是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他轉過身,看著衝來的群妖,雙拳不由緊握。

「沒了靈力,本皇依舊不是爾等孽畜可敵的!」李瀟大吼一聲,不退反進,提著雙拳便沖如了群妖之中。

砰!

砰!

……

隨即,一道道悶響傳出,只見李瀟肉身散發著金光,宛若黃金澆築一般。

聖龍寶體,又是煉體十重,李瀟的肉身,已經強大到了讓人髮指的程度。

只見他雙拳不斷的出擊,僅僅是以肉身之力,在和妖獸抗衡。

一拳又一拳的擊出,一掌接一腳的轟擊,李瀟宛若一尊不敗的戰神,在群妖之中屹立不倒,血戰到底。

身後的妖妖早已震驚,她難以置信,李瀟僅憑肉身之力,都能和群妖激戰,甚至還能和大妖抗衡。

甚至,一些實力稍弱的妖獸,連李瀟的一拳都擋不住,被擊中頭顱后,直接斃命!

這,簡直是無敵的姿態!

可是,缺少靈力,畢竟是落了下風。

一般的妖獸雖然不能奈何李瀟,但大妖級別的妖獸,卻對李瀟造成了不少的麻煩。

只見一頭青色的蜥蜴,利爪帶著綠瑩瑩的毒液,在李瀟的手臂上,抓出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若非李瀟肉身足夠強大,光是這一下,就足以廢掉李瀟的手臂。

「那是綠甲蜥蜴,有劇毒!」妖妖驚呼,綠甲蜥蜴的毒,非四星丹藥不可解!

尋常人中了這毒,必死無疑,更別說繼續戰鬥下去了。

可是,毒液對於擁有聖龍寶體的李瀟來說,根本就不值一提。

在毒液進入其體內的瞬間,龍血化作了火焰,瞬間就將毒液化解,燃燒成了灰燼。

同時,聖龍寶體的威能展現出來了。

深可見骨的傷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短短十幾息的時間,傷口便以痊癒。

可是,就算如此,李瀟身上的傷勢,也是越來越多。

只因,越來越多的妖獸沖了過來,大妖足足有十幾頭。

這些大妖的攻擊,十分強大,能在李瀟的肉身上留下傷口。

甚至有一道傷口,差點切開了李瀟的喉嚨,更有一道傷口,幾乎刺穿了李瀟的胸膛!

「別打了!快回來啊!」妖妖在後方含淚而呼。

「我說過,我不會死!」李瀟凝神,雙拳還在舞動,可是速度和力量卻減弱了。

畢竟他不是神,持續戰鬥,已經是精疲力竭。

再這樣下去,李瀟恐怕是真的要隕落在此了。

這讓李瀟很不甘心,重活一世,本以為能強勢崛起,叱吒風雲,證道至尊之位。

不曾想,今日恐怕要死在群妖之下。

「歐陽秋!過來!」

就在此刻,李瀟眼睛一亮,抬頭朝著正在空中和大妖激戰的歐陽秋大喊了一聲。

歐陽秋聞言,沒有任何猶豫,轉身俯衝,眨眼間就衝到了李瀟的身邊。

「你先走!」李瀟大喝一聲,一把抓起歐陽秋的肩膀,同時施展了秘術,借力打力。

瞬間,歐陽秋一身修為消失,並且被李瀟拋了出去,丟在了後山之外。

「你莫要亂來!」歐陽秋大驚,他之前沒有反應過來,若是再給他一個機會,寧願自己在裡面血戰,也不願意看到李瀟與群妖激戰。

「花久留,帶著歐陽秋和妖孽離開這裡!」

這一刻,李瀟沖著花久留大喊一聲,隨即蒼穹九擊施展,拳芒道道,將四周的妖獸震退。

同時,花久留沖了過來,一掌抬起,想要將李瀟推出山門。

結果,李瀟早有準備,一把扣住花久留的手掌,隨即猛然一丟,將其丟出了後山。

「額……」花久留頓時懵逼了,這和他想的不一樣啊。

本想著自己殿後,讓李瀟等人先行離去,不曾想反過來了。

「不用擔心我,在盛青鎮匯合!」李瀟說道,根本來不及看妖妖等人一眼,便逆衝到了空中。

隨即,只見李瀟雙手結印,龍脈之力從地下奔騰而起,更有龍吟之聲響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