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這掌聲,有很多人是違心拍出來的,但省委的決定,沒有人敢反對。

原市委書記馮建奎和新任市委書記歐陽志遠的車手,握在了一起,兩人簡單的做了交接。

老書記馮建奎在講完話后,在掌聲中,退出了會議室。

唐明看了一眼歐陽志遠道:「下面,請歐陽書記講話。」

「嘩嘩……。」掌聲再次響了起來。

∷更新快∷∷純文字∷ 第四十七章明白

歐陽志遠站起來,雖然有掌聲,但掌聲並不怎麼熱烈。

很多人知道,歐陽志遠來到前進市意味著什麼?歐陽志遠的身後,是省委書記陳浩然,而市長曲青山的身後,是省長江川河。

這將是兩個陣營的碰撞。在座的官員,不論是誰,都在小心翼翼的看著事情的發展,隨時調整自己的方向和策略。

歐陽志遠擺了擺手,掌聲停止下來。

「我在這裡,首先感謝省委省領導對我的信任,省委調我來前進市任職,使我有機會為前進市市一百多萬人民服務,我感到非常榮幸,同時又深感責任的重大。前

進市是個歷史悠久、文化燦爛、人傑地靈的地方,農業資源豐富,發展潛力巨大。經過歷任老領導的艱苦創業和不懈努力,已經打下了良好的基礎。取得了巨大的成

績,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積累了寶貴的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為長遠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從到前進市的第一天起,我就已經成為前進市人民的一

員,個人的工作、事業和幸福,與全市一百多萬人民緊密地融在了一起,與前進市的發展緊密地聯繫在了一起。經過前幾天的接觸,我深深感到全市上下振興前進市

的強烈願望和這裡政通人和、幹事創業的環境。省委派我來前進市工作,我一定牢記自己是人民的公僕,堅定信心,勵精圖治,顧全大局,恪盡職守,從嚴治政,依

法行政,清正廉潔,勤奮學習,刻苦工作,不辜負組織的信任和人民的重託,與全市人民一起,團結一致,同心同德,努力把前進市建設得更加美好。謝謝大家!」

歐陽志遠的講話很短,並沒有發表長篇大論。

「嘩嘩嘩……。」掌聲再次的響了起來。

副部長唐明看到歐陽志遠講完了話,他看著組織部長孟凡武道:「下面,大家歡迎孟部長講話。」

熱烈地掌聲響了起來,這次的掌聲,要比歐陽志遠的掌聲,響的更加熱烈長久。

孟凡武微微點點頭道:「同志們,今天,我代表省委,把歐陽書記送到前進市了,我希望,今後的前進市,在歐陽書記的帶領下,緊密團結起來,振興經濟,甩掉山南省經濟最後一名的帽子。」

孟凡武的這句話,讓整個會場,再次沉靜下來。他的這句話,確定了,歐陽志遠在前進市的地位。整個前進市,要在歐陽志遠的領導下。

很多官員,都已經暗暗的在考慮自己是否重新站隊。

交接會議結束后,孟凡武在市委招待所簡單的吃完飯後,就帶人回去了。

下午,市委辦公大樓。

歐陽志遠送走了孟凡武后,市委秘書長楊泉親自迎接歐陽志遠。

「歐陽書記,您的辦公室已經安排好了,在二樓左拐,請您跟我來吧。」秘書長楊泉恭敬的道。

「呵呵,楊秘書長,好的。」歐陽志遠微笑道。

楊泉的年齡已經五十多歲了,戴著一副老花鏡,是一位資格很老的秘書長。

楊泉並沒有走在歐陽志遠的前面,而是閃到一邊,跟在歐陽志遠的身後,他的步伐,比歐陽志遠慢了半拍。

兩人來到二樓,歐陽志遠看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秘書長楊泉緊走了半步,給歐陽志遠打開房門。

歐陽志遠走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辦公室並不是很豪華,簡潔大方,寬敞明亮,桌子上擺著一盆盛開的蘭花,清香撲鼻,很是雅緻。

辦公室布置的不錯。

歐陽志遠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笑道:「楊秘書長,辦公室布置的不錯。」

楊泉躬身笑道:「歐陽書記,不滿意的地方,您儘管提出來,我們改正。」

歐陽志遠道:「辦公室就是辦公的地方,寬敞明亮就行了。」

一位二十七八歲,戴著一副眼鏡的年輕人,快步走了過來。

「歐陽長,您們好。」年輕人的神情很恭敬,眼鏡後面閃爍著亮光。

楊泉忙道:「歐陽書記,這是周文傑,小周以後,就是您的秘書了。」

周文傑連忙躬身道:「歐陽書記,以後,您有什麼事,儘管吩咐我。」

周文傑是楊泉專門給歐陽志遠找的秘書,小夥子在市委辦公室工作好幾年了,工作經驗很豐富,頭腦靈活,思維敏捷。

歐陽志遠看了一眼周文傑點點頭道:「好的,周秘書。」

周文傑忙著給歐陽志遠去倒水。

歐陽志遠道:「楊秘書長,你把明海集團的資料給我。」

楊泉忙道:「好的,歐陽書記,您等一下。」

楊泉說完,走了出去。

歐陽志遠之所以馬上要看明海集團的資料,他知道,今天這三百人來市委上訪,肯定是有什麼特別的原因。按照上訪規定,張民他們根本來不到市委辦公大樓,就會被攔截。

張民他們只能到信訪局的接待大廳。

但現在,張民他們不僅順利的來到市委辦公大樓,而且沒有人阻攔,市委辦公大樓的保衛處和武警在幹什麼?難道有人故意縱容?

「歐陽書記,您喝水。」秘書周文傑端過來一杯水。

歐陽志遠接過來,喝了一口。

辦公室的門響了,歐陽志遠道:「請進。」

秘書長楊泉拿著一疊資料走了進來,輕聲道:「歐陽書記,這是您要的明海集團的資料。」

歐陽志遠接過來資料,看著楊泉道:「楊秘書長,你坐下,介紹一下明海集團的情況。」

「好的,歐陽書記。」楊泉小心的坐在了旁邊的沙發上。

「歐陽書記,明海集團是一家國際跨國集團,他的總部在燕京,董事長是王海超。」楊泉低聲道。

「你說什麼?董事長叫王海超?燕京王老的兒子?」歐陽志遠一聽,頓時吃了一驚。

王海超是誰,歐陽志遠當然知道。

王海超是自己結拜大哥王展輝的四叔。歐陽志遠想不到,這個明海集團竟然就是王海超的明海集團。

歐陽志遠聽到王展輝提到過他四叔的集團公司。但是,明海集團的業務,主要在外國呀,怎麼,前進市也有明海集團的項目?

歐陽志遠瞬間明白了,今天上訪的這件事,是一個圈套陷阱,是有人故意讓他們來上訪。這些人料定自己肯定會處理明海集團拖欠工資這件事的。

這是故意在製造事端,挑起自己和王家的不和,讓王家來打壓自己。

現在是關鍵的時候呀,大哥王展輝的父親,王副總理和自己的岳父秦天涯升任總理的呼聲最高,兩人同時又是競爭對手。

這時候,千萬不能出現什麼差錯。

這個布局的人,心地十分的惡毒。

想不到,自己第一天來到前進市,就被人下了套。

自己已經下了命令,如果明海集團在今天不發拖欠工人的工資,就關停明海集團在前進市所有的在建項目,這個惡毒之人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自己在市委辦公大樓前說過的話,不能不算數。這人把自己推到了風口浪尖。

秘書長楊泉點點頭道:「是的,歐陽書記,明海集團的董事長叫王海超?是燕京王老的兒子。」

歐陽志遠道:「楊秘書長,你去忙吧。」

秘書長楊泉站起來道:「好的,歐陽書記。」

楊泉走了后,歐陽志遠拿起來明海集團的資料,仔細的看著。

市政府,市長辦公室。

市長曲青山坐在那裡,他的神情波瀾不驚,慢慢的吐出來一口煙,濃濃的煙霧讓整個辦公室朦朧起來。

公安局長方國安坐在旁邊的沙發上,臉上露出幸災樂禍的獰笑。

「嘿嘿,曲市長,歐陽志遠果然下了查封明海集團的命令,現在,明海集團的資金困難,根本發不出來工人的工資,就算是能發出來工資,經理王展鴻也不可能理會歐陽志遠的,歐陽志遠這次,這個跟頭載定了。」

方國安終於出了一口惡氣。

市長曲青山冷哼一聲,看了一眼方國安道:「這只是一個插曲開頭而已,我們的目的,是讓王家打壓歐陽志遠,把歐陽志遠攆出前進市。」

方國安獰笑道:「歐陽志遠第一天上任,他說的話,不能不執行,哈哈,這樣一來,明海集團在前進市的幾個項目,都要停建。本來明海集團陷入了困境,現在,歐陽志遠又來了這樣一個命令,哈哈,歐陽志遠和明海集團的仇,結定了。」

曲青山道:「周均水到明海集團去了嗎?」

歐陽志遠讓主管信訪的副市長周均水親自去聯繫王展鴻,處理拖欠工資的事情。

方國安笑道:「王副市長去了,但是,王展鴻根本不見他。」

曲青山看了一眼方國安道:「我接到了一個消息,歐陽志遠在去龍海市的時候,他和馬明遠有接觸。」

方國安一聽這個消息,他沉思了一下,低聲道:「歐陽志遠本來就和馬明遠的關係很好,他們接觸,沒有什麼吧?」

曲青山冷哼一聲道:「沒有什麼最好,以後,要小心行事。」

方國安忙道:「好的,曲市長。」

秘書周建敲門進來,低聲道:「曲市長,張副市長到了。」

曲青山道:「讓他進來吧。」

不一會,主管城建的副市長張裕國走了進來。

「曲市長,您好。」張裕國連忙向曲青山問好。

∷更新快∷∷純文字∷ 曲青山看了一眼副市長張裕國,指了指座位道:「坐下吧。」

張裕國坐了下來,輕聲道:「曲市長,今天在市委大樓前,歐陽書記讓我去明海集團下通知,如果他們不發農民工的工資,咱們市建委就要停了明海集團的幾個項目,我來向曲市長請示一下,下面怎麼辦?」

副市長張裕國和方國安,都是曲青山的人,遇到問題,張裕國當然要向曲青山請示了。

曲青山喝了一口水,沉聲道:「張副市長,這件事不要請示,你去給明海集團的人下通知,就按照歐陽書記的話去做,如果農民工的工資不到位,立刻按照程序,停止明海集團的所有在建項目。」

副市長張裕國一聽曲市長這樣說,他連忙道:「好的,曲市長,我這就去。」

既然市長曲青山都同意這樣做,自己只能去下通知。

曲青山點點頭。

看著張裕國走了出去,公安局長方國安笑道:「曲市長,好主意,停了明海集團的項目,王展鴻肯定要和歐陽志遠結怨。」

曲青山道:「什麼結怨不結怨的,我們在執行歐陽書記的命令。」

方國安笑道:「好,我也執行歐陽書記的命令。」

明海集團,前進市分公司。

經理王展鴻坐在沙發上,臉色很不好看。

明海集團現在的資金,很是緊張,今天,張民帶人,為了工資,竟然鬧到市委辦公大樓,真是豈有此理。

新來的市委書記歐陽志遠竟然要查封自己的公司,這讓王展鴻很是惱怒。

一個小小的市委書記,竟然這樣囂張,真是不知死活。

王展鴻吸了一口煙,眉頭皺的更緊了。明海集團碰到了困難,什麼人都敢欺負,真是龍困沙灘、虎落平陽呀。

王展鴻拿起電話,停了一下,他又放下。

龐大的資金缺口,不好解決呀。

由於明海集團在海外投資的幾個項目,都有很大的危險性和不可預測的風險,而且兩個大型的油田投資失敗,幾個大的國際銀行,在對明海集團的貸款上,都在猶豫觀望。

就連中華投資集團都在猶豫。

王展鴻想到,中華投資集團總經理夏振傑和自己的關係不錯,明海集團一直和中華投資集團有業務上的往來,自己要問問夏振傑,這次,夏振傑能幫助自己嗎?父親向林國立申請的貸款,到現在還沒有音訊。

前途不妙呀。

王展鴻猶豫了一會,最終還是拿起了電話,撥打著夏振傑的電話。

夏振傑在燕京的總部,正在核審一個投資項目。

電話鈴聲一響,他一看號碼,是明海集團經理王展鴻的。

夏振傑的眉頭鄒了起來。

王展鴻打來的電話?夏振傑知道,明海集團的處境現在並不十分的看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