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渾的劍氣毫無徵兆的自空中落下,以一股鋪天蓋地之勢落在地面。

瞬息之間,一切靜止。

四周喧鬧的聲音戛然而止,眼前的那股妖力也停留在了鄭辰的身前,妖君的表情凝固住了,身子也一動不動。

鄭辰避開這股妖力,朝著妖君的方向走了過去。

這一次,鄭辰幾乎是忍著內傷奔跑而去的,他在之前就拉近了與妖君之間的距離,現在靜止劍陣用出,他距離妖君也就七米不到。

鄭辰的速度不快,但是,三秒內他絕對可以來到妖君面前,可鄭辰擔心的是,他不知道妖君是否還有手段能夠再一次破解他的控制,現在的壓制劍陣,對同級實力者來說,絕對能夠起到十秒的靜止作用,但是對妖君而言,鄭辰卻並不敢肯定。

妖君擁有的是妖力,並非是劍氣,或許,靜止劍陣能夠困住他十秒也不一定。

三秒之後,鄭辰已經來到了妖君的身前,他抬起有些顫抖的右手,長劍指向了妖君的大腿。

就在長劍距離妖君大腿還有不到三公分的時候,妖君的身子猛然動了,雄渾的妖力飛快的在他右手凝聚,他的表情顯得格外驚訝,二話不說,朝著鄭辰便是一掌拍去。

可是,他的手掌還沒完全落下,便陡然感覺腿部一疼,他下意識的停下了右手的動作,雄渾的妖力還在他右手手掌中盤踞著。

低頭,妖君正見到鄭辰彎著腰將他看著,後者手中的劍,將他的大腿劃出了一條長長的血痕,鮮血順著良師劍流淌而下。

四目對視,妖君見到了鄭辰的眼神之中的堅定之色!

「你…你輸了!」鄭辰的聲音有些哽咽,但是語氣卻是無比堅毅。

妖君懸在空中的手掌依舊沒落下,他口中喘著粗氣,就這麼靜靜的與鄭辰對視著。

這個結果,讓妖君很是出乎意料,在之前,他覺得以自己的實力,絕對能夠吊打鄭辰,可是,鄭辰的手段也不簡單,算下來,鄭辰算是抵擋住了他整整八股妖力。

要知道,第七股妖力妖君幾乎動用了自身完全的手段,可那一擊,卻依舊沒能取了鄭辰性命。

這下,連妖君也看出來了,眼前的這個小子,的確不是簡單之輩。

至少,普通的劍王一段修劍者,絕對比不上他。

妖君雖說是一個手段殘暴之人,對任何人都能下得去殺手,但是,他同樣也是一個言而有信之人。

他是這個地方的主宰,這裡如此多妖族的成員,他的話如果不算數的,又何以服眾。

所以,與鄭辰對視了片刻之後,妖君什麼話也沒說,對著身後一招手,立馬有人將青風劍拿了過來,妖君接過長劍,猶豫了一下,朝著鄭辰手中遞去。

鄭辰的目光里劃過一抹狂喜色彩,嘴角也勾起了一絲蒼白的笑容,他也從靈袋中掏出那顆母石,遞向了妖君。

兩人幾乎同時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妖君在拿到三荒石的時候,便立馬將那張白布掀開,而鄭辰,卻是死死的看著妖君的表情,他在想,妖君如果發現這不是一顆完整的三荒石,又會有什麼舉動?

可是,在妖君的臉龐上,鄭辰除了見到欣喜之外,就見不到別的表情了。

鄭辰這才低頭看著手中的青風劍,他的動作很輕緩,將後背青風劍的劍鞘解下之後,輕輕將青風劍插回了劍鞘。

而在劍回鞘的剎那,鄭辰的身子飛快倒在了地上,這把青風劍,被他死死的抱在了懷裡。

見到鄭辰倒下,妖君直視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隨後目光再次看向了三荒石,但口中卻是淡淡的說著。

「將他帶下去,務必要將他救活!」妖君說道。

「是!」站在妖君身後的兩個人立馬站了出來,二人將鄭辰的身子抬起,朝著草地的深處走去。

四周的人也在飛快散去,這場好戲已經落幕,現在也沒什麼看頭了,不過,讓眾人值得議論的是,鄭辰這一個劍王實力者,居然能夠將妖君都給傷了,儘管他也付出了極為慘痛的代價,但是他的實力,卻是讓不少妖族的人都感到佩服。

這還是妖君頭一次大動干戈之後,手下還存有活口。

「恭喜妖君大人,終於得到三荒石了!」在妖君打量著這顆三荒石的時候,立馬有人朝著他走了過來。

那個人見到妖君不說話,又立馬問道:「不知道妖君大人打算什麼時候引動這顆三荒石,有了這顆石頭,咱們這所有妖眾的實力都會得到大幅度的提升,回上古妖域,絕對指日可待!」

「哼!你恐怕想得太簡單了,這顆三荒石並不完整,想要催動它,那就必須得動用我們所有人的妖力。看樣子,妖樞他們一族,是真的沒落了啊。」妖君感嘆著說道。

「妖君大人為何這麼說?」那個男人立馬問道。

妖君答道:「三荒石少了一半不說,連三荒石的妖力都沒有了,難道不是沒落了是什麼?」< 聽得妖君這話,那個男人微微一怔,隨即便猛然想到了些什麼:「那妖君大人,我們要不要再去將另外一半的三荒石搶回來,依我看,三荒石肯定是被妖樞老祖一分為二了,另外一顆石頭,現在應該還在三荒郡。」

「這還用你說。」妖君瞪了這男人一眼:「此行離開上古妖域的時候,父親囑咐過我,如果能在不動用武力的情況下得到三荒石,那就不要動用武力。妖樞一族這幾百年一直隱居在三荒郡,更何況,現在三荒郡的人已經徹底蛻變為人族,沒有必要大動干戈。」

「妖君大人說得對,我們此行不就是為了藉助三荒石提升實力么,能夠達到此目的便好。」那個男人嘴角露出諂媚的笑容。

「傳令下去,讓大家準備一下,三天之後,我們開啟這塊三荒石。」妖君說道。

「是!」

其實,妖君早就知道三荒郡有兩塊三荒石,以他的力量,一日之內定能踏平整個三荒郡,但是這些年來,妖君並沒有動用自己的力量,他建立暗影門,每一次暗影門前去三荒郡,最多不超過五十人,他是想將傷亡降低到最大化。

從來不把人命當人命看的妖君,這一次卻是如此的仁慈,完全是因為三荒郡的人同樣也是他們妖族的後裔,上古妖族的大戰已經結束了幾百年了,這幾百年來,因為祖輩的隕落,現在整個上古妖域都是後輩的天下。而既然是後輩,那麼這股仇恨,自然就沒有那麼濃烈了。

而且,妖君自己心頭也清楚,這些年來,上古妖域的人數變得越來越少,身為妖族的人,他不想再自相殘殺。

所以,這一塊三荒石的母石,已經讓妖君很滿意了,只要有足夠的妖力,妖君就有辦法讓它發揮出三荒石的作用。

三天之後,這裡所有人都匯聚在了一起,整個草地黑壓壓的一片,一眼看去竟是有上千人。

妖君站在一根巨大的石柱上,他的目光俯覽而下,眼神顯得很是平靜。

而下方的人,個個都以崇敬的目光看著妖君,彷彿妖君就是他們的心頭的支柱,他們內心的神一般。

妖君沒有多言,他緩緩拿出那一顆三荒石,猶豫了一下,他重重的將這顆石頭朝著空中丟了出去。三荒石在空中劃過一道綠色的長芒,眼看就要朝著地面落去,妖君立馬動用妖力,妖力將三荒石停在了所有人的上空。

妖力飛快的朝著三荒石鑽去,在動用妖力的剎那,妖君就感覺三荒石中傳來一股巨大的吸力,這股吸力,竟是讓他都感到有些乏力。

妖君並不知道三荒石有子石和母石之分,否則他一定會慶幸鄭辰給他的是一顆母石,因為,也只有母石才能夠吸收三荒力,而妖族的妖力,乃是三荒力最原始的力量,所以,想要開啟母石,不一定只能用三荒力,用妖力也能夠辦到。

在妖君動用妖力的時候,下方的人也頓時騷動起來,每個人都紛紛釋放出自己的妖力,整整上千人的妖力頓時充滿了整個天空。

在上千股妖力的傳輸之下,那顆三荒石綻放出的綠光更加盛然,所有人目光中都充滿了欣喜之色,每個人都沒有吝嗇自己體內的妖力。

整整上千人同時傳輸妖力,這股力量,肯定要比那一顆子石更加猛烈。

僅僅片刻功夫,這顆母石的吸力便陡然散去,所有人的妖力都被母石排斥在外,就像是一個吃飽了的孩子一樣,母石開始拒絕妖力的注入。

妖君飛快的撤回自己的妖力,而下方的人見到妖君的舉動,也紛紛將妖力撤去。

母石綻放著極為強烈的綠光,光芒彷彿照耀千米大地。

飄在空中的母石開始輕微的顫抖起來,就彷彿即將爆炸開來一般,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母石,眼神里充滿了期待。

「轟!」

一股磅礴的妖力猛然從母石之中炸開,妖力像是四面的瀑布一般,從天空中鋪灑而下,在妖力即將灑落在地的時候,卻又飛快的朝著四面八方蔓延而去,像是一片大海,海水朝著四方長河流淌,其中妖力無窮無盡。

鄭辰對這塊母石的了解還是不夠透徹,他以為只能有用子石,才能夠將母石引動,但他忽略了妖力。三荒力就是妖力演變而來,相比三荒力,妖力能夠給母石帶來更大的作用。

所以,鄭辰之前根本沒有想到,妖君會用這種辦法引動三荒石。

身為上古妖域的人,妖君對三荒石的了解,自然比鄭辰更勝一籌。

妖力的範圍在瞬間擴大到整個地域,幾乎方圓百里都被妖力所覆蓋,在妖君下方的眾人,都傳出了興奮的叫喊聲。

很快,妖力撲面而來,不少人都紛紛盤坐而下,妖君也坐在了石柱上,他沒有刻意去吸收妖力,但是磅礴的妖力卻是主動往他的身體中鑽去,他先前流失的妖力,幾乎瞬間就被補充飽滿。

整個妖域,瞬間變得安靜下來,所有人都在吸收妖力,而這股強大的妖力,卻並沒有因為上千人的瘋狂吞噬,而有絲毫的減弱。

這足以看出,三荒石釋放出來的妖力,究竟是有多麼的磅礴。

此刻的鄭辰還躺在梁清居住的竹屋之中,這一次,他身體外並沒有半點傷痕,但是五臟六腑都被重創,想要蘇醒過來,想必並非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在睡夢之中,鄭辰感覺一股力量注入了自己的身體,這股力量像是三荒力,但卻彷彿比三荒力還要強。

而當這股古怪的力量鑽入身體之後,便飛快的在他周身蔓延,很快便充滿了鄭辰的渾身。詭異的力量侵入鄭辰的五臟六腑,這股力量溫和無比,鄭辰只感覺自己的身體很溫熱,五臟六腑之前所受到的強大衝擊,也在一點一點的恢復。

或許鄭辰自己都沒有想到,他在三荒郡丟了三荒力,但是卻在這裡獲得了妖力。

三荒石釋放出來的妖力,鋪滿了這裡的一切,在這裡的萬物,都將獲得妖力的青睞,連梁清也是如此。她根本沒有刻意去吸收這股妖力,但是卻感覺到妖力不停的朝著她的身體中鑽去。

這顆母石釋放出來的妖力持續了整整十天的時間,這十天,鄭辰一直處於昏迷狀態,儘管身體的傷勢因為妖力的溫養而得到了修復,但身體中的妖力,卻是讓鄭辰依舊處於沉睡之中。

覆蓋在整個妖域的妖力已經被徹底吸收乾淨,所有吸收過妖力的人,實力都得到了巨大的提升,連妖君本人的實力,也邁入了一個更新的層次。

這一日,鄭辰剛醒過來,便感覺自己渾身充滿了力量,這種力量強行支撐著他的身子,他頓了一頓,看著自己的雙手,表情顯得很是不可思議。

儘管昏睡中鄭辰的確感覺到有一股實質性的力量鑽入了自己的身體,但這種感覺無比微妙,鄭辰醒來后也不敢肯定。

右手朝著空氣之中打了一拳,一股詭異的妖力竟是從鄭辰的手中掠出,磅礴妖力朝著竹屋的牆壁打去。

鄭辰瞬間意識到,這股妖力要是砸在竹屋上,恐怕會將整個竹屋都給毀了。

所以,鄭辰下意識的一揮手,那股妖力猛然停下,就漂浮在了鄭辰的空氣之中。

鄭辰的表情也顯得有些古怪起來了,他自然能看出,這就是妖君當日使用的妖力,可是,為什麼自己也會有這股妖力?

難道,妖君將母石給引動了?可是,那顆母石不是需要子石才能引動么?

鄭辰的表情顯得很驚訝,但一時之間,卻是想到了些什麼,自己平白無故的擁有妖力,這肯定是因為母石被引動,從而導致母石散放出極為強大的妖力,將整片妖域都給覆蓋,鄭辰也正好在覆蓋範圍內。

可是,自己給妖君的,只是一顆母石啊。

就在鄭辰為此感到非常不解的時候,他感覺到竹屋外有傳來腳步聲,然後,鄭辰聽見梁清對著竹屋外喊了一聲妖君大人。

鄭辰飛快的從床上坐起,朝著屋外跑去。

妖君正站在竹屋門口,見到鄭辰從房間里跑出,他的目光隨之看去。

鄭辰也看著他,兩人像是十三天前一樣對視著,不過,二人的眼神都沒有之前那種箭弩拔張的味道了。

妖君緩緩抬起了右手,手中,那顆母石被白布包裹著,彷彿沒有絲毫變化。他就這麼拿著母石,朝著鄭辰緩緩走了過來。

見到鄭辰不說話,妖君伸手抓起了鄭辰的右手,將母石放在了鄭辰的掌心之中。

「雖然不知道這顆石頭你是怎麼拿到手的,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將它還回去,這顆石頭是屬於我們上古妖域的,但它現在,暫時屬於三荒郡。」妖君的聲音很平靜:「另外,現在你應該也擁有妖力了吧?怎麼樣,擁有妖力的感覺,很奇妙吧?」

鄭辰的表情很難看,大聲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妖君笑了笑,笑容頗為神秘:「你看來知道些什麼,又似乎什麼都不知道。」

面對妖君這道眼神,鄭辰總有一種被他看破一切的感覺,他將目光避開,不再與妖君對視。

鄭辰現在很怕,怕妖君知道這顆三荒石不完整,會對三荒郡動手。

可鄭辰不知道的是,妖君早就知道了一切,比鄭辰知道得還要早,不然的話,妖君也不會將這顆三荒石成功引動了。

「石頭我還給你了,現在我也該準備回上古妖域了,小子,你的命是因為你手裡這把劍才留了下來,若有朝一日我發現你將這把劍丟了,或者是損壞了,我會讓你知道這世間最痛苦的事情是什麼!」

話說完,妖君的表情變得柔和了下來,他看著鄭辰,隨即很平靜的道:「若有一天你真的能為楚楚重塑元魂,帶她來上古妖域找我。」< 鄭辰壓根沒有想到,事情就這麼得以解決了。

本來以為,在妖君得知這顆三荒石只是一顆沒有作用的母石之後,定然會大發雷霆,鄭辰有性命之憂不說,恐怕連三荒郡都很難幸免於難。可是,他所想象的事情並沒有發生,妖君不僅僅讓這顆母石發揮出了三荒石真正的作用,到最後居然還真的信守承諾將石頭還給了鄭辰。

看著手中的三荒石,一時之間鄭辰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為好,他抬起頭來,正見到妖君緩緩的離去。

一瞬間,鄭辰對這位妖君好感倍增,原因就是三荒郡。雖然鄭辰不敢確定妖君是否看出了這顆三荒石並不完整,但妖君居然能夠將石頭還給三荒郡,這才是鄭辰萬萬沒想到的。

總的來說,事情沒有朝著鄭辰預料中的發展,這對鄭辰來說無疑是最好的消息。

半個時辰之後,鄭辰站在一望無際的草坪上,看著最後一個人飛上天空,他的表情顯得很是複雜。

妖君居然就這麼帶著他的人離開了,每個人都是毫不猶豫,甚至,之前鄭辰見到好幾個人的臉龐上掛著難以掩飾的興奮之色,離開這裡,似乎讓他們感到很高興。

梁清與鄭辰並排而戰,她的目光里也充滿了不可思議,她壓根就沒想到,妖君就這麼離開了,他們在這個地方呆了這麼多年,現在說走就走,讓梁清感到很是難以置信。

鄭辰卻是猜到了些什麼,他先前便觀察了一下妖君的實力,在妖君的身上,他嗅到了一股非常危險的氣息,這種氣息,比起十天前要濃烈了很多,這說明,在這十天中,妖君的實力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而至於跟隨著妖君的這些人,每個人的氣息都變得強大了許多。

或許,這就是他們此行的目的,提升實力,然後回到上古妖域。至於回去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鄭辰並不知曉。

看著手中這顆三荒石,鄭辰的心頭充滿了疑惑,妖君的離開,無疑給了鄭辰一個天大的迷,他為什麼要留下三荒石,有了這顆石頭,他完全可以讓自己的實力不斷的提升,哪怕回了上古妖域,這顆石頭對他來說肯定也是有很大的作用。

再者,鄭辰忽然想起,三荒郡貌似沒有一個人是死在妖君手裡的,再聯繫妖君殘暴狠辣的手段,這種情況,不應該發生才對!

帶著心頭諸多的疑惑,鄭辰和梁清分別,在離開這個地方之後,鄭辰飛快的便朝著三荒郡的方向飛去,而此次入空,鄭辰便不再需要藉助御劍飛行,而是利用妖力的強大推動,無風神行。

相比御劍之術,妖力的飛行更快,僅僅一個時辰,鄭辰便回到了三荒郡。

這一次,鄭辰直接來到了自己之前居住的那間屋子。

來到大門口的時候,好幾個侍女見到鄭辰的出現,表情都顯得無比驚訝,這個地方距離蔡曉韻居住的屋子很近,那幾位侍女見到鄭辰出現,立馬便跑進屋去,想來是去通知蔡曉韻了。

鄭辰就站在街道上,等待著蔡曉韻的到來,雖然不知道她在井內有沒有堅持到二十天,但有些話,鄭辰還是要對她說。

過了一會兒,鄭辰果然見到蔡曉韻從屋裡跑了出來,她的動作顯得很興奮,當見到鄭辰的時候,目光里有著掩飾不住的高興。

「鄭辰。」

喊了一聲之後,蔡曉韻飛快的朝著鄭辰跑來。也不管鄭辰是什麼反應,直接便沖入了鄭辰的懷抱。

這一幕讓鄭辰始料未及,他面露尷尬之色,想要推開蔡曉韻,卻發現她將自己給抱得死死的,雙手勒得他都快喘不過氣來了。

「咳咳…」鄭辰乾咳了兩聲,示意蔡曉韻將他鬆開。

可是,蔡曉韻卻絲毫沒有鬆手的意思,還很不避諱的道:「鄭辰,我想死你了。」

「……」鄭辰頓時無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