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陸良任俠穿過極其具有妖族特色的玄關,路經小橋流水依依樹,柳暗花明茵茵草,三人一兔眼前豁然開朗,酒會略有簡陋,唯有一篝火,多壇酒,可勝在各類妖多,應接不暇,或虎形,或大力金剛形,或人形蛇身,或長有犄角,皆圍繞篝火而走,放聲而歌。

李清源雖然對於萬妖國度的語言,如今已是分外熟稔,只是當真想要聽懂這首歌曲,大有難度,似是看出李清源的窘處,陸良任俠大笑道:「是古妖族偏遠地區的俚語,想要聽懂很麻煩。」

瞧見李清源與孫子權兩人出現,本就高歌熱鬧的酒會,愈加熱鬧起來,有妖高喊了聲「咱們少爺的救命恩人和他那變態的兄弟一起來啦!」

兩人頓時惹來所有人矚目,有人不滿嚷嚷起來,「什麼叫變態的兄弟?咱們少爺的救命恩人就不變態嘛?一眼啊,就一眼,就找出了那些隱藏的暗器,我覺得這他娘的更變態!」

有妖族稱道:「一拳啊,就一拳,什麼他娘的大器法器暗器,全都咔嚓!你們行不行?」

有一嫵媚美人,衣著暴露,大袍下,一片雪白風光,聽聞不由白眼道:「說得好像你們當時都在場似的。」

先前兩人瞪眼道:「那可不!?」

有小姑娘桃兔在兩人中間當和事老,伸出短短的兩隻胳膊,阻攔道:「兩人都是高手高手高高手喔!別爭啦!」

最後所有妖族,一同望向那二位人族,倏然起身,連同陸良任俠一起,鄭重其事,向兩人深深鞠躬,整齊朗聲道:「請飲結拜酒!」

此時天際,適時下起零星細雪,晚來天已雪,可飲一杯無?

已經遲到的兩人對視一眼,皆抿嘴一笑,人生在世,當浮一大白。。 維也納城中四位國王正在尋歡作樂。

並不是他們無所事事,只會待在維也納城中尋歡作樂,實在是等待時間太長,實在是太難熬了。

就在四位國王躺在酒林肉池當中享受的時候,外面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

「你們就是這樣組成同盟的嗎?」

只見羅恩斯快步走來,但他的氣度沒有發生一絲改變,還是那麼雍容大度,聖潔無比。

這是專門練過的,羅恩斯就是靠這一招迎來了無數的尊崇。

「光明使者大人!」羅馬國王和羅恩斯最為熟識,因此他第一眼就認出了羅恩斯。

「奧琪瑪,你很令我失望!」羅恩斯搖搖頭,裝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光明使者大人你聽我說這些都只是我們消遣的工具而已,並不是我們玩物喪志。」奧琪瑪是最尊崇光明教的。

「其他三位國王沒有什麼想對我說的嗎?如果你們是這一班的不上進那還組什麼聯盟,就此散了吧。」

羅恩斯的態度是裝出來的,他來之前仔細的琢磨了自己應該用什麼態度來當這個盟主,想來想去只有用這種高高在上聖潔無比的態度,才能讓別人尊崇於他。

當然他這是在賭博,賭的就是其他三位國王的耐心。

如果其他三位國王心中一點光明教的影子都沒有,那麼勢必反目成仇。

到時候別說當盟主了,連四國聯盟都將會土崩瓦解。

「光明使者大人,請不要生氣,我們朕如同奧琪瑪所說的一樣,只是在這裡稍微享受一下,並非玩物喪志。」普魯士作為四國聯盟裡面最為強大的國家,他也站出來說話了。

看到普魯士國王雷丁的解釋,羅恩斯非常的滿意。

因為他才不會理會,到底四個國王是玩物喪志還是稍微享受了,他要的就是四個國王對他的態度,必須要把他的話當一回事。

要不然以光明教這種在世俗沒有任何勢力,只是掌握對神的解釋權的勢力,必然無法讓他安穩的坐上盟主之位。

「沒錯,雷丁所說的也正是我們想說的。」高盧國王和奧匈帝國皇帝也紛紛表示點頭。

羅恩斯非常滿意,於是他露出了寬恕的神態。

「既然如此,那我就代表神原諒你們。」

羅恩斯的話。讓奧琪瑪舒了一口氣,而其他三位國王卻並沒有絲毫的反應。

這三位國王的神態也落入了羅恩斯的眼皮底下,他知道這三位國王即便對自己仍然有敬畏,但也是非常有限的。

他想要讓光明教掌控四個國家,就必須要樹立神的威嚴,讓他說的話都代表光明,神的意思。

「來之前我已經通過神了解到了尼德蘭王國目前的情況。」羅恩斯慢慢的走向至高的位置,那是留給盟主才能夠坐上的王座。

他一步步地走著,最終落到了至高王座的頂部,他坐下了。

「現在尼德蘭王國非常的危險,他已經被大漢國所掌握,隨時可以威脅整個西歐地區。」羅恩斯再次強調。

「現在我要發起聖戰,以神之名命令普魯士王國,高盧王國奧匈帝國羅馬王國,四國組成聯盟軍,踏平尼德蘭王國,將尼德蘭的老百姓從惡魔的手中全部解救出來。」

羅恩斯知道自己的威望還不足以壓制四個國家的國王,尤其是除了羅馬國王之外的三個國王,因此他急於發動一場戰爭,用戰爭的勝利來證明光明神教的偉大。

當然戰爭的勝負他一點都不擔心,因為在他看來大漢國是從外來的勢力本土,根本不在西歐,甚至不在歐洲地區。

而他手裡的四個國家是歐洲地區最為強大的國家。

如果這四個國家聯合組成的聯盟軍還是打敗不了大漢國的漢軍的話,那大家就可以躺平了。。

「什麼要舉行聖戰?」雷丁第一個跳出來反對。

「我們組成聯盟並非為了驅除大漢國,而是想抵抗大漢國的進攻,進行戰爭不明智。」雷丁可不傻,他一眼就看出了羅恩斯的圖謀。

能夠坐上這個國王之位的都不是傻瓜。

奧琪瑪是因為太狂熱了,這才導致他的理智下降。

「我覺得雷軍丁說的對,我們組成同盟並非想要立刻和大漢國開戰。」

「當然如果他肆意的侵犯我們四個國家,我們一定會組成聯盟軍狠狠的教訓他們,但是現在被攻佔的是尼德蘭王國我們沒有義務去解放尼德蘭的人民。」

此時奧匈帝國的皇帝弗朗茲也說話了。他也贊成雷丁的意見,大家組成同盟並非為了尋求主動開戰。

甚至弗朗茲認為,只要大漢國不攻打他們四個國家當中的任何一個和附庸國,他們都沒有必要和大漢國開戰。

各掃門前自家雪,何管他人雪上霜,人與人之間況且如此,更何況國家與國家之間。

「我贊同!」高盧國王波拿馬錶示贊同。

於是四國同盟有三國已經達成了一致意見,剩下的只有羅馬國王奧琪瑪。

大家將目光盯上了奧琪瑪,此時的奧騎馬即便想要支持羅恩斯的決定,他也不敢妄自得罪其他三個國家。

畢竟在四國聯盟裡面,羅馬王國是最為弱小的一個國家,實力弱小,國王說話的權力也不會大。

「光明使者大人,要不我們就聽從他們三個人的意見吧,畢竟和平為重嘛。」奧琪瑪唯唯諾諾的說道。

羅恩斯萬萬沒想到自己,當上盟主的第一天起就碰到了軟釘子,四國聯盟當中有三個國家站出來反對自己的意見。

這樣的盟主即便不是傀儡,他的權力也不會很大,而且四國聯盟已經產生了分裂的趨勢,這四國聯盟中的三個國家隱隱抱成團,以求碾壓羅馬王國和光明神教。

對此羅恩斯也是無可奈何,畢竟僅僅憑藉一個羅馬王國的支持,他是無法將四個國家全部納入統治之內的,看來他只有靜悄悄的等待時機了,等待那個他可以利用神權,一舉,將四個國家納入統治的關鍵機會。 「高興,我當然高興了。」冷言嘴上雖然這麼說著,可是人還是傻傻的,這個事情,真的太突然了,他一點心裡準備都沒有。

慕雪定定地看著他,想要看出來他到底哪裡高興,可是看了半天,都只看到他的傻樣,她正想說什麼,冷言卻突然伸手,再次扶上她的小腹,如今,她的小腹還很平坦,什麼都看不出來,可是冷言卻小心翼翼的,生怕傷到了她。

慕雪看著他小心翼翼的動作,眉眼頓時溫軟了下來,她安靜地躺著,任由他消化這個事情,過了好一會兒,冷言才一臉心疼道:「難怪你這幾天瘦了這麼多,是吃不好嗎?」

「嗯,噁心,反胃,難受。」

她每說一個詞,冷言就心疼一分,他擁她入懷,輕聲道:「你該早點告訴我的,我應該天天陪著你。」

慕雪搖頭:「我沒有那麼矯情。」

「傻丫頭,在我面前,你可以矯情,不管你多矯情,我都會縱著你,寵著你,對你有求必應。」冷言說得一臉認真。

這是慕雪聽過的最動聽的情話了,這幾日因為孕吐而生起的那些鬱氣,突然就消散了,她咧開嘴,輕輕地笑了起來。

冷言盯著她難得展露的笑容,有片刻痴迷,他伸手捂住她的臉,一臉無奈:「丫頭,你別這樣笑,我的自制力有限啊。」

慕雪看著他隱忍的模樣,笑得更開心,這一刻,她覺得自己好幸福,不管人生道路有多少艱難險阻,不管背地裡有多少人要害她,她突然都不怕了,因為她有了他。

她捧起他的臉,主動吻他,一遍兩遍三遍……吻得冷言全身火氣卻又拿她無可奈何,差點就要在這大冷天的洗冷水中降火了。

慕雪感受到他身上的溫度越來越高,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自己做了什麼蠢事,她心虛地停下來,老老實實地窩在他懷裡,小聲道:「我困了。」

「嗯,那你睡吧,我陪著你,以後,我都陪著你。」冷言抱著她,柔柔地拍撫著她的後背,生怕這小妖精又作亂,挑戰他的自制力。

他的懷抱很溫暖,很令人心安,不多時,她就沉沉睡去,這些天來,第一次睡了個安穩覺。

冷言聽著她均勻的呼吸,確定她已經睡著后,他才坐起來,他拿起手機,點開了跟江帆等人一起的群,而後發了一條消息:兄弟們,我要當爸爸了。

發完文字后,後面還配了個嘚瑟的表情。

消息發出去好幾分鐘,都沒人回應,他默默地點開發紅包界面,開始發第一個紅包:恭喜冷言要當爸爸了。

發出去的紅包,下一秒就被人搶了,第一個搶的是秦浩,第二個是江帆,第三個是藍旗,還有一個紅包,沒人搶,那紅包,本來是留給辛哲的。

冷言看到他們搶紅包的速度比閃電還快,嘴角狠狠抽了抽,他翻了個白眼,心裡哼哼道:「小樣,還想裝作沒看見我的消息,暴露了吧?」

冷言又接著發紅包,一連發了好幾個,都是慶祝他自己要當爹的,最後,江帆終於忍無可忍:「阿言,你差不多就行了,你都要當爹了,讓我們這些還是單身狗的人情何以堪?」

秦浩也忍不住發聲:「明明知道我只有視而不見,才沒有那麼傷,你還要用錢挑戰我的底線。」

藍旗:「明明應該先恭喜你一句,可我忍不住暗自神傷,無奈的單身狗啊,只能眼睜睜看著昔日的隊友,將我越甩越遠……」

冷言看著這幾人的「神回復」,嘴角狠狠抽搐了好幾下,想不通,自己怎麼會跟這個傻憨成為了死黨。 第3125章全員團滅

「別急着走啊,之前不是挺狂的嗎?怎麼,這會就想着走了?」林天成氣息喘喘的說道。

雖然他將暴龍重創數次,但是代價就是自己體內的靈力已經十不存一,因為每一次出手都要是全力以赴才行,否則的話根本破不開對方的防禦。

暴龍聞言,眼中閃過一抹冷光,轉身就想和林天成拚命,奈何額頭上那隻異靈卻竭力阻止它這麼做,畢竟暴龍是一頭智力低下,武力奇高的異種,要是被弄死了再想找可就難了!

如若不是暴龍智力低下,這隻異靈也不可能得手駕馭住它,當然,駕馭它的代價就是不能離開它的範圍果園,否則這暴龍分分鐘會失控,畢竟,它智力低下!

林天成也是見它好像腦子不靈光的樣子,只要自己言語激怒,對方一定會上當,要不是那隻可惡的異靈幾次三番的從中搗亂,相信這會暴龍已經歇菜了。

「吼!」暴龍似乎十分憋屈異靈讓它避而不戰,當場怒吼一聲。

就在暴龍怒吼之時,異靈小隊除了娜迦和夢魘之外的其餘五名隊員瞬間衝進暴龍的嘴巴當中。

下一刻,暴龍嘴中鮮血狂飆,怒吼連連,卻是無法擺脫如螞蟥一般死死吸附在自己口腔之內的那五隻異靈,看着那如泉涌一般的血水,顯然這一次它受創不輕!

「噗嗤!」

暴龍再一次噴射火焰,將異靈小隊的成員逼出自己的口腔之內,雖然這一次暴龍受到的傷害極其嚴重,甚至超出了之前的總和。

但是異靈小隊,在暴龍嘴中被火焰洗禮,傷勢也不輕,天使身後的翅膀此時已經剩下光禿禿的肉翼,潔白的羽毛已經消失不見。

要知道,天使的力量大半都儲存在身後的雙翼之中,如今雙翼被毀,實力自然大打折扣,甚至不知道重生之後能不能長出來,要是長不出,可以說天使異靈就此報廢!

林天成看見這一幕,心頭徑直滴血,不過為了獵殺這頭暴龍,現在也顧不得許多了。

暴龍一邊朝後退去,一邊以一敵五,打的是難捨難分,身上的鮮血大量的遺落在大地之上。

雖然暴龍將異靈小隊逼出口腔,但是口腔內的傷勢卻是一時間無法癒合的,不過異獸的自愈能力都是很強的,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它的傷勢就好了。

林天成一咬牙,再次主動殺向暴龍,顧不得自己體內虛弱的靈力儲備,狠狠一刀斬向暴龍的眼睛。

只見,暴龍眼中閃過一抹暴虐之色,龍爪一拍,向著林天成狠狠的抓來,這要是被拍中,林天成說不得會被排成一堆肉泥!

林天成心中一驚,因為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根本來不及閃避,心中不禁駭然萬分。

不過,良好的心理素質讓林天成很快的就恢復淡定,認真的思索對策,當即沒有絲毫猶豫的將血色羽衣撐起一道防禦,身上道元碑瞬間護體。

「砰!」

做完這一切的林天成只感覺耳旁升起震耳欲聾的巨響,然後一股巨力傳來,整個人便如彈丸一般飛了出去,狠狠的撞進不遠處的一座雪山之中,生生將這座雪山撞穿然後重重的砸進海面,整個人瞬間崩裂,鮮血呈現霧狀在海面之上緩緩落下。

緊接着,一道數百米高的水花濺射而起,林天成也撞在了海底的石床之上,整個人口中頓時鮮血狂噴,胸中五臟六腑都像是翻了個一樣,疼的他渾身打顫。

「媽的,差點弄死我!」林天成心中驚駭,自己還是大意了,完全沒有留後手,否則也不至於傷的這麼嚴重。

林天成深吸一口氣,卻張嘴再次噴出一口鮮血,當即緊忙用360耗費30個電將肉身修復一番,否則等不到異靈小隊擊殺暴龍,他就要命喪於此了!

一念至此,只見數道流光鑽進他的懷中,這熟悉的光芒似曾相識!

「我去……不會吧?」林天成閃身飛出海面,只見暴龍張嘴對着曜日和皎月啃去,一旁的寒冰此時已經嫣嫣一息。

「我的異靈小隊!」林天成瞳孔泛紅,眼神死死的盯着遠處的暴龍。

就在林天成話音剛落之際,暴龍重重的咬了下去,合上了那滿是血污的大嘴,頓時兩道流光反射向林天成,不用看,雙生異靈齊齊身隕,連帶着境界都跌落到六星道祖初階了。

「我弄死你個龜孫!」林天成咬牙飛向暴龍,手中長刀瞬間斬進暴龍身上一處露骨的傷口之上。

「吼!」暴龍痛的慘叫一聲,身上再次爆出一團血霧,不過它的實力實在太強,即便如此,林天成也沒有真的能將它重創。

不過暴龍卻沒有如之前那般衝上來找林天成報仇,而是身形一轉朝着遠方飛遁而去,顯然是真的怕了。

「想跑?問過我沒有?」林天成強忍着胸中翻騰的氣血,追着暴龍而去。

原本已經心生退意的林天成,此時見暴龍竟然先怯了,當即心生希望追了過去。

異靈小隊的成員晉陞都是他的血淚史,如今除卻不能直接上場作戰的娜迦和夢魘,竟然全員團滅,這如何讓林天成心不滴血。

這種仇,只有拿暴龍的獸魂和它的血肉才能撫平!

林天成追着暴龍狂奔,不時發出刀罡轟擊暴龍,那暴龍被轟的暴跳如雷,可是始終不敢停下身形和林天成作戰。

此時的暴龍身上的傷勢已經太多了,流出的鮮血也越來越多,雖然一時半會這些傷還不至於讓它死亡。

但是,再拖延下去,傷勢只會惡化,到時候它只有死路一條,雖然它智力低下,但是面對死亡的時候它的恐懼絲毫沒有減少!

就這樣,暴龍在天空中飛舞,不時受到林天成的攻擊,身上的傷勢越來越重,雖然林天成身上的傷勢被360修復了,但是空空如也的靈力讓他越來越難堅持追下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