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李嘯天的大罵,周圍早就安靜了下來,甚至絲竹之聲也不再響起。此時整個詩歌公會,好似成為了李嘯天獨自一人的舞台,所有的人都靜靜的看著李嘯天。面色一變再變。此時再也沒有人敢小看李嘯天,眼神之中,都帶著絲絲欽佩之色,甚至有的女子,此時都恨不得投懷送抱。

「老子再問你照明陣法的基礎條件是什麼?就只是單單吸收周空的能量!以能量的聚集來產生嗎?那老子就告訴你,你特么大錯特錯!」

「老子告訴你以能量的聚集,所布置出來的就不是照明陣法了,這就是攻擊陣法了,你有想過,當著寫能量聚集到一定地步的時候,會發生什麼嗎?」

「你特么還是學陣法的!這點你都看不透!你現在之所以還活著,是這陣法之中,有著一處漏洞,所攝取的能量全從這個漏洞處流逝。要不然現在這裡早特么上天了。」

「一個高明的陣法師所布置的照明陣法,絕對不會是聚集能量,而是燃燒能量!你特么死胖子,你懂嗎?」

李嘯天噼里啪啦的對著胡大發就是一陣大罵,胡大發的面色由一開始的蔑視,到驚訝,到震驚,再到最後已經是麻木了。腦海之中不停的閃現這李嘯天的話,聚集能量!燃燒能量。甚至此時他的背後早已是驚出了一身冷汗。

他從來沒有想過這些,在他看來,照明就是散發光就行,散出光就必須聚集能量就行。

李嘯天才不會去管他胡大發怎麼想,當下雙手一背。不在看他。

「李公子!小女子受教了」涼心辭一路之上,並不曾和李嘯天有過什麼交談,可是此時回神過來,當先對著李嘯天盈盈一禮。楚可兒此時也是回過神來,不過卻是不曾多言,也不知道心中在想什麼。

額……李嘯天看著涼心辭這般模樣,微微一愣,不過卻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感覺。

「喂!你怎麼這麼厲害!你師父是誰啊!」楚書宣好奇的問道,李嘯天好像每一次不出口則以,一出口就會驚天動地。

李嘯天哪裡有什麼師傅,嘿嘿一笑,不再多言。

「哼!小氣」楚書宣佯裝生氣,一拉楚可兒和涼心辭,就繼續朝前走去,丟給李嘯天的是三道無比動人的背影。

李嘯天回頭看了一眼,獃獃的胡大發,心中一嘆,也跟了上去。

「聚集!燃燒!燃燒!聚集……」胡大發此時嘴中不停的喃喃道,一雙小眼之中,時而清明,時而迷茫。

見這邊事情以了,沒有什麼熱鬧可看,圍觀之人再一次的散去,各自尋找著自己今天的獵物。希望能夠有所收穫。

不過所有的人心中卻是多出現了一道身背重劍男子的身影。

給讀者的話:

小槍眼淚滿地的向大家求收藏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極品劍尊》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極品劍尊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這所謂的詩歌聚會此時在李嘯天看來,也根本就沒有什麼好值得一說的,就是男女約會之用,真不知道這樣的地方,怎麼會存在,還會有著無數的人群前來。

「哎!可兒公主!」就在李嘯天打算告別幾女,打道回府的時候。一身輕呼之聲從身後傳來。

聽見這聲音,李嘯天眉頭微微一皺,這不就是那狗皮膏藥二號——韓明嗎?真不知道這些人一天天腦子裡怎麼想的,沒看見別人不想搭理自己嗎?還死皮白臉的往上湊!

「有事!」楚可兒回頭,眼神都要不曾多看他幾眼。

「嘿嘿!那個我這不是想過來看看有什麼需要我效勞的嗎?」韓明雖然是八玄學府四大公子之一,但是此時在楚可兒面前,是一點架子都沒有。

在整個八玄學府,韓明可謂是追求楚可兒,最為狂熱的分子之一。奈何落花有意流水無情。註定每次都是悲催。

果然楚可兒在聽完之後,直接就準備離開。李嘯天很是鄙視的看了一眼韓明,大步的跟了上去,這還要不要臉了,這麼多人都看著呢?

「可兒。你別走啊!」看見楚可兒就要離去,韓明大急,腳步不停,急忙的追趕了上去。由於李嘯天本就一直跟在幾女身後,此時的韓明速度太快,這一著急之下,正好撞在了李嘯天的身上。

要知道李嘯天最為注重的就是肉體的鍛煉,就連霸天煉體訣都是,韓明在這猝不及防之下,身子頓時就是一晃,直接摔了個狗吃屎。

「呵呵……」看著韓明此時的模樣,幾女都是忍不住的輕笑出聲。

「你他么的!你瞎了你的狗眼啊!」韓明爬起來,對著李嘯天就是一陣大罵,這要是是他自己的手下,恐怕怎麼也得十天半月的起不了床。在他眼中,李嘯天就是一個家丁罷了。

嗯哼!李嘯天嘴中一聲輕哼,腳步向前踏出一步,眼神猶如利劍一般的掃向韓明。

「卧槽!尼瑪的還不服氣是不是」韓明看李嘯天對於自己的話不當做一回事,頓時大感丟面字,心中氣急。也不管楚可兒三女就在面前,抬腳就對著李嘯天踹去。

「媽的!老虎不發威,真特馬當老子是病貓了是不是」李嘯天見抬腳踹來的韓明,雙眼之中一道寒芒閃過。

就在韓明的豬腿,快要靠近自己的時候,李嘯天腳下一晃,躲過了韓明的一擊。韓明哪裡想到李嘯天竟然敢躲,頓時微微失神。

李嘯天看準時機,雙手以迅雷之勢,一手拉住韓明的豬腿,一手變掌為刀重重的朝下劈去。

「啊……」

李嘯天的手掌重重的砍在韓明的腿上,韓明吃痛,嘴中就爆發出了一陣殺豬般的叫聲。身子再一次的栽倒在地。這還是李嘯天手下留情了,要是剛剛乘著這個空隙,李嘯天發動霸天煉體訣的話,那韓明這條腿基本就是廢了。

看著這邊又有熱鬧可看,剛剛散去的人潮再一次的聚集了起來。當看清這裡的始作俑者依然是李嘯天的時候,所有人心中都是忍不住的抽搐。

「喂!你知道他是誰嗎?你竟然敢動手?」楚書宣像是看怪物一般的看著李嘯天,不由自主的問道。

「我管他是誰!敢惹我就要做出付出代價的準備!」李嘯天聲音冰冷的道。

看著此時的李嘯天,三女心中同時狠狠的一顫,好似勾起了什麼波動一般。

「小子!你特么是從哪裡跑出來的野雜種!」韓明畢竟是八玄學府的四大公子之一,自身修為當然不弱,體內勁氣一陣涌動,就可以站起身來。眼神怨恨的看著李嘯天。

「野雜種在說誰?」

「野雜種說你!」

「呸。真是人傻的無藥可救!」李嘯天嘴中一口唾沫吐出,面色譏諷的看著韓明。

「哈哈……」聽見韓明的話,周圍響起了一陣轟然大笑,幾女都是哧哧輕笑。

額……片刻之後韓明才發現自己說錯話了,帥氣的臉龐之上頓時怒氣橫生。

「小子!你這是找死!」韓明也不再呈口舌之利,體內勁氣狂涌,一股威壓死死的壓制著李嘯天。

開元七階!

李嘯天心中一喜,自己經過這段日子的閉關修鍊,修為早已到了開元四階,正愁沒有地方去練練手,此時韓明自己送上門來,就不要太客氣了。

錚……

背負在後背的重劍,瞬間橫持在手,眼神不屑的看著韓明,要是沒有這段日子的閉關,李嘯天或許會避讓這貨三分,但是此時,何須避讓打殺即是。

「小子!這是你……」韓明還想在好好的表現一下,不是自己先出手的,都是你的手下要惹事的。

可李嘯天早已等待不急,嘴中一聲大罵,手中重劍一晃,直接朝著韓明撲來。此時的他心中只想一戰,盡情的一戰。

「混天拳」

看著撲來的李嘯天,韓明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直接使用上了武技,隨著話音落下,在韓明周圍的氣流瘋狂的旋轉起來。拳上也閃爍著淡淡的光芒。他有足夠的信心將李嘯天一拳擊殺。

對於他的敵人,他都不喜歡慢慢的來,他需要的是,一擊擊殺,這樣才可以在美女的面前顯示自己的力量與強大,從而捕獲美女的芳心。

混元拳!凡階武技!這拳法雖然是凡階武技,但是其威力巨大,發動的時候,可以攪動自身周圍的能量氣流,從而直接攻擊對手。達到一舉擊破的效果。

「可兒姐姐……」看見兩人直接動手,韓明還使用上了武技,楚書宣的芳心之中頓時一片大亂。就要上前去幫李嘯天,可是身後的楚可兒卻是拉住了他。

楚可兒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對著楚書宣點了點頭。

但是此時圍觀之人可不怎麼看好李嘯天,畢竟人的名樹的影,八玄學府多情公子,在這裡還是有著不少人認識的,甚至有的人心中都開始微微為李嘯天擔憂出來,千萬不要被乾死了。

李嘯天的速度極為快速,僅在片刻之間就來到了韓明的身邊,感受著韓明拳頭之上散發出來的威壓,李嘯天心中不敢大意,體內霸天煉體訣轟然爆發,腳下速度在快幾分,手中重劍此時已劍尖劃地,拉出一陣陣刺耳的聲響。

就在靠近韓明的時候,李嘯天前進的身子,赫然拔地而起,手中重劍直直對著韓明砍下。所有人目光都瞪的大大的。不想錯過接下來的每一個場景。

看著越來越近的李嘯天,韓明嘴角不不屑之色更加濃厚,在他看來李嘯天無疑與飛蛾撲火,自尋死路。手中的雙拳這這麼對著李嘯天的重劍迎去。

碰……

一劍一拳相撞,盡然發出了低沉的轟鳴之聲,一陣強悍的氣流自兩人為中心,朝著四周擴散開去。

將圍觀之人生生的逼退數步。

唰……唰……

兩人好像是商量好了一般,同時的分離開來。兩人雖然階位相差巨大,但是李嘯天此時只是後退五步,而韓明卻是倒退六步。

「李嘯天!他是李嘯天!」此時在圍觀的人群之中也不知道是誰大叫了一聲。

「李嘯天?什麼?李嘯天……」

這下所有人都驚訝了,對於這些貴公子,千金小姐而言,前些日子在整個天寶國都,鬧的滿城風雨的李嘯天,都是早有耳聞。甚至家族中的長輩,還特意交代,沒事不要去招惹一個叫李嘯天的人。

但是一直不曾見到真人,沒想到今天在這裡遇見了,在仔細看去,還真是一身素衣,身背一把玄鐵重劍。當真是和傳說中一樣。頓時心中僥倖,還好自己沒有招惹上這個煞星,王天寶可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小雜碎!原來你就是李嘯天」韓明雙眼憤怒的看著李嘯天。王天寶是他的表兄弟,此時他更是氣上加氣。

「傻鳥!呸」李嘯天對於韓明滿是不屑!

靈妃傾天下 幻境滅殺!

李嘯天心中一聲低吼,開元四階的魂力瘋狂的暴涌而出。韓明瞬間只感覺自己眼前一花,接著便來到了一個陌生的空間之中。

正在納悶的時候,眼前景色在次一變,可是出現在眼中卻是只碩大的拳影,此時的他早已是避之不及。



李嘯天一拳準確無誤的轟在韓明的臉上,李嘯天這一拳的力道之大,直接將其轟飛。

李嘯天得勢不饒人,趁你病要你命!身子急速而上,對著還沒有落地的韓明再次的一拳轟出。

碰碰碰……

面前瞬間出現了眾人一生難忘的場景,一人揮著鐵拳就像是打沙包一樣,不停的將韓明轟上高空,落下再轟上去……

可憐的韓明本想表現一下自己的實力,可是卻成了別人的練手沙袋。生生被打的七葷八素,吐血不止。

碰……

片刻之後,大概是離嘯天打累了。收拳而立,任由韓明的身子重重的摔在地上,口中鮮血狂吐,掙扎不起。然而在其身邊卻是還有著一物。

武技!

李嘯天眼神可謂是賊尖,看著那書本之上的《混元拳》三個大字,心中大喜,這可是武技啊,李嘯天到現在都還沒有一種武技。

「太沒有挑戰性了!」李嘯天嘴中喃喃道,一腳踢在即將暈死的韓明身上,正義凌然的拿起地上的武技,毫不猶豫的裝在了自己的懷中。

這次他動用幻境滅殺的時間竟然比上次略有增加。這可是個好事,畢竟高手過招,勝負僅在片刻之間。

「我們走吧!」李嘯天對著幾女說了句后,便當先朝前走去。

轟……轟……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整個地面都好似不停的顫抖起來,一道碩大的球影瞬間出現在了李嘯天的面前。

「師傅在上!請受弟子一拜!」

給讀者的話:

求收藏求收藏小槍淚奔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極品劍尊》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極品劍尊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寧悠然看出了霍南霆的漠然冷淡,盤算好的腹稿一時被掐滅在喉中。

如若再聊下去,霍二爺指不定會翻臉。

「我就是想跟盛小姐道個歉,今後會適當減少景池的資源予以懲罰。」

「那麼祝寧小姐今晚玩的愉快。」

霍南霆扣著盛星闌的腰,看向她時才會滿眼濃情蜜意,「走吧,回去了。」

盛星闌看著寧悠然微微一點頭,隨後跟著霍南霆離開。

墨色的卡宴停在酒店門口,霍南霆倚在床邊,靠在盛星闌的肩膀上,「今晚喝了一點酒,有點頭疼,給按按?」

盛星闌抬手摸了摸他的側臉,輕著聲音,「今晚不留久一點嗎?你是主人公。」

「不用,這些事情做讓奕謙處理就好了。」霍南霆的指尖繞著她一縷長發把玩,「我更想和你在一起。」

盛星闌的掌心蓋在他的眼睛上,「要不要休息一會?」

從今天早上起來,霍南霆就幾乎沒怎麼閉眼。

雖然說是奕謙負責,但霍南霆要做的事情並不比他少。

霍南霆輕輕地嗯了一聲。

盛星闌只覺得自己的手心痒痒的,似乎有一片絨毛掃過,有一股淡淡的悸動。

到了南苑的時候,霍南霆已經睡著了。

盛星闌低頭細細地用視線描繪男人的側臉,只覺得他的輪廓真的是上天的恩賜。

他的眉眼還沾染著紙醉金迷下的星芒,卻又從來都是孤傲從容的哪一個,傲骨天成縈繞著貴氣,時代的光影是他,風月的留香也是他。

盛星闌看得出神,就連霍南霆的眼睫微微睜開了也沒反應過來這人是醒了,而是由衷的感嘆一句:這雙眼睛真好看。

霍南霆跟她對視了三秒,一手輕輕地撫上她的側臉,撐著車座起來吻她。

盛星闌心口微微一顫,整個人都坐直了身子。

直到呼吸漸漸急促,霍南霆才心滿意足地鬆開了她的側臉,「剛剛在想什麼,那麼出神?」

「沒什麼。」盛星闌靠在車窗上,垂下的眼睫掩藏眼底的心虛,「該下車了。」

霍南霆這才嗯了一聲,抽開距離。

盛星闌下車,首先是嘗到了唇上那點未散的香檳的味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