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兩名衛兵將蓋亞屍體放下,步天揮了揮手,二人識趣得退至一旁,手握太淵槍,步天並未第一時間打量著半傳奇武器的屬性,而是腳步上前中,心神凝聚,掃向蓋亞手腕上那平平無奇的漆黑手鐲。

「儲物手鐲.類別:首飾.需求裝備等級:3級(唯一性).屬性:力量+1.靈敏+1.體質+1.精神+1.特殊效果:內含儲存空間.質地:精良.重量:122克.簡介:空間神術與鍊金術所創造的結晶,珍貴異常。」

「果然是儲物手鐲…」步天雙眼一亮,腳步上前,在希爾古怪的目光中,在萬千人群目瞪口呆之下,徑直將蓋亞屍體上的漆黑手鐲取下,笑盈盈的戴在了自己的手腕之上。

「該死啊啊啊!!!」那隱藏在人群中的黑色斗篷之人望著這一切,在看到步天竟無恥的將那漆黑手鐲戴在了自己手中之時,氣得嘴角一陣哆嗦,一口鮮血從其口中噴出,竟然是被氣傷了身子,可儘管如此,他卻依舊死死忍耐不曾出頭,只是其雙眼幾乎目眥欲裂。

步天面色如常,在戴上這漆黑手鐲之手之後,揮揮手令那兩名衛兵將蓋亞屍體抬走,精神力探出,融入到手鐲之中。

不過剎那,他的心神便進入到一方奇異空間。

這空間很是狹小,僅有三立方米左右,且在這狹小的空間之內,擺滿了樣式各異的物品,有一些是換洗的嶄新衣物,樣樣非凡,步天僅是略微一掃,便知曉這不下四五件衣物都是屬於卓越級別的增幅裝備。

更是在這衣物之旁,熒光閃閃的擺放有數十塊巴掌大小的晶瑩玉石,這赫然是那於武者來說,珍貴異常的修鍊材料,蒼玉。

在這蒼玉一側,還有數個木盒,步天一時也不知其中為何物,只是打量這木盒上的雕刻之物頗為不凡,便可猜出其中物品定是極為珍貴。

其他諸多物品零零散散也有許多,步天並未一一細看,精神力緩緩收回,心神退出了這儲物空間。

儲物手鐲中所存之物令步天極為滿意,微笑之下,他的眼神看向手中所持的太淵槍。

並未直接心神凝聚掃視這太淵槍的具體屬性,步天環目四顧,目光遙遙與阿諾相對。

他記得,剩餘的所有參賽選手之中,唯有這阿諾還有一次挑戰權未曾動用。若對方要挑戰,則挑戰對象也只有他了,不過他與蓋亞的一戰剛剛結束,按照規定,卻是有一段時間的休整期,這也是艾琳娜遲遲不曾催促的原因。

目光平淡的收回視線,步天緩緩盤膝坐下,萬千人群此刻目光依舊注視著他,有人指指點點嘖嘖感嘆,有人輕聲議論細語連連,但這麼多人之中,有恨步天之人、有嫉妒步天之人,卻沒有一人膽敢再小看他,之前那成為鬧劇般的軟蛋之名更是被所有人直接忽略。

不動聲色的從懷中掏出裝有黑蓮魔果膏的盒子,步天沉吟片刻后,打開盒蓋指甲一挑,一小塊膏藥入口即化。

他雖在阿諾眼中看不到任何戰意,但事無絕對,若對方也是在探聽他的虛實之後,再出言挑戰,那麼在他此刻重傷的狀態之下,戰勝對方的把握不超過六成。

尤其是想到對方那詭異之極的指法,步天自認在不施展出血族變身的前提下,很難取勝。

更何況此刻他的血族變身已進入了冷卻狀態,即使是毀滅套裝四種附屬技能也在短時間內無法催動,若是以這樣的狀態去迎戰,單單憑藉幽冥十三劍第十劍,那種恐怖的生命潛能消耗,他自忖無法抗住。

「還好這次第十劍的爆發並未催動到極限…這也應當是蓋亞給我的壓力,並沒有昨日哈比亞三世那一掌強烈…否則此刻,我定然不會只是受了這麼一點傷勢那般簡單了,即使是吸食了蓋亞的鮮血,恐怕依舊無法彌補元氣的損耗,從而導致戰力大減。」

感受著體內細胞的跳躍,胸口處被貫穿的傷口傳來陣陣麻癢之意,步天沉默不語,心中念頭轉動間,更多的能量噴薄而出,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催發著藥力,使得體內傷勢在一種恐怖的恢復速度下飛快癒合。

戰勝蓋亞,其過程雖說簡單快捷,看似輕鬆如探囊取物,可這短短的一戰之中,卻是凝聚了步天的全部心神,發揮出了他的全部戰力,種種強悍手段連連施展之下,方才能在短短的十秒內,殺人取勝!

在此戰之前,步天儘管有殺死蓋亞的念頭,但是否真的能如願,他把握不大。

其實說來也是僥倖,這一戰若非到最後蓋亞被徹底的駭破了心神,竟恐懼之下忘記了喊出認輸,或許又將是另一種狀況,屆時蓋亞或許會在認輸的剎那,被希爾救下,保住了小命不說,還可以保住聖光學院的學員名額。

以蓋亞的心性,他若不死,進入聖光學院后與貝克那奸詐之徒混在一起,對於步天來說就是一個埋在腳底的不定時炸彈,指不準會在什麼時候就給他一次致命的打擊,這是步天所不能容忍的。 「蓋亞死便死了…強者之路,哪一個不是從屍山血海中走出,我要想走出這小小的克魯克公國,走向整片法蘭大陸,就必須殺,殺出一條血路。

修行之路漫長,資源有限,武者繁多,想脫穎眾人而出,就必須靠手段掠奪,搶那資源,搶那別人的氣運,唯有如此,方可獲得足夠的資源供自己走上巔峰之道。

這是一條殘酷的征程,若不能做到殺伐果斷、若不能做到心細如狐,難以走到最後…殺了這蓋亞,我得到了他的太淵槍,得到了他的儲物手鐲。

有這些戰利品,即使要面臨亞瑟王室的追殺,又有何妨?

我輩之人,就當暢快天地,披星斬月走出一條荊棘之路,若畏了,若怕了,胸中一腔熱血冷了,心底一股膽氣散了,則無傲立天地的資本!

當殺人時,就殺人!」

隨著慢慢的明悟,步天體內傷勢恢復迅速,眼神愈發明亮。

武者,走得就是逆天之路,與天爭命,與人爭運,逃不開殺伐,避不開爭端,若因膽怯,畏懼強權,難以走出一條通天大道,難以擁有一顆強者之心。

在他與蓋亞的賭約中,只有那太淵槍才是他贏得的賭注,可步天並不在意,於一個死人來說,他已是勝利者,他說要全部,那便是全部,無人會為一個死人出頭。

唯一肯為蓋亞出頭之人,那亞瑟王室,步天也不懼分毫。

到此刻,大局已定,即使那阿諾再次挑戰他,步天也有信心將對方擊敗,可以說,他成為這巔峰對決第一,成為聖光學院地位尊高的學員,已是板上釘釘之事,有聖光學院的庇護,區區一個亞瑟王室,即便能給他造成一點麻煩,又能奈他何?

身子緩緩站起,步天雙手握拳,感受體內浩瀚的能量與恢復了大半的傷勢,受蓋亞那貫胸一槍,其胸口的一處豁口已重新癒合,長出了粉嫩的皮膚新肉。

毀滅之軀雖屬於卓越級別的增幅裝備,但在太淵槍之利下,無法阻擋分毫,被前後刺破一個雞蛋大小的窟窿,索性並未影響到這件裝備的整體屬性,沒有造成太大的破損。

步天心神沉浸,打量了一下身體狀況,處在輕傷93%的程度,且還在緩緩恢復當中,這種程度的傷勢,無法影響到他實力的發揮。

「最後一人,阿諾…此人可敢和我一戰?」步天眼神瞥向阿諾,旋即掃了一眼艾琳娜,默不作聲中收回了目光,心神凝聚在手中太淵槍之上。

距離他的休整期還剩下八分鐘的時間,不論接下來是否還有一場惡戰,步天都已做好了心理準備,即使血族變身進入冷卻,即使毀滅附屬四技能無法動用,但他還有幽冥十三劍。

禁忌之術又怎樣?掠奪生命潛能又怎樣?只要能為他所用,只要能助他走上巔峰,則禁忌之術也是逆天之道,生當若夏花,生當為人傑!

「古槍太淵.類別:武器(長槍).需求裝備等級:3級(唯一性).屬性:增幅自身攻擊力百分之六十.附魔屬性:能量消耗減少百分之二十.附屬技能:「翻天一擊」——槍勢如海,勢可翻天,一夫當關,萬夫莫開。「見血」——槍扎一線,出而見血,摧枯拉朽,勢若驚龍。隱藏屬性:未知。質地:卓越.重量:984斤.簡介:血海祭煉,冤魂滔天,破封之日,啟於魂。」

「破封之日…啟於魂…」看著太淵槍的屬性,步天嘴角喃喃,眼神中閃出一絲奇異光澤,這太淵槍的屬性強悍在他的預料之內,畢竟快達到傳奇級別的半傳奇古槍,超出其他卓越級別武器很多,也是可以預見的。

唯一令步天覺得意外的就是,這太淵槍竟還存在著某種隱藏屬性,且從其簡介上來看,似乎這桿槍,並非僅就表面那麼簡單,還有著隱藏更深的秘密,等待他去挖掘。

「剛剛那場戰鬥卻是驚險,若非我果斷開啟血族變身和毀滅套裝附屬技能,選擇速戰速決,以蓋亞打通二十多處穴竅的強悍,再加上這太淵槍的巨大攻擊力增幅,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不過我現在既得到了這桿太淵槍,倒是可以將幽冥十三劍擱置一段時間了。畢竟幽冥十三劍僅是低階2級的戰技,掠奪生命潛能爆發出的實力雖強…卻也並非長久…

使用太淵,若再學習一種中階槍技,即使在攻擊力上比不了第十劍的三次爆發,可論持久戰力…猶有過之。」

心中思忖,步天緩緩將太淵槍收入儲物手鐲,中階的槍法技能無疑是珍貴異常的,沒有技能支持,即使他擁有這太淵槍,也無法將其威力發揮出來。

灰衫尊者曾說,這巔峰對決的第一名,他可賜下一門中階3級戰技作為獎勵,步天此刻倒是對其所說的那戰技獎勵眼紅不已。

他自身的幾項技能,都是得自艾德拉家族,不說幽冥十三劍乃是禁忌,其餘的幾項技能,威力也實在有限,說是稀鬆平常也不為過。

「若那中階3級的戰技乃是一門槍法,也就省卻了我一番折騰…」

正臆想之間,艾琳娜的聲音傳來,將步天驚醒。

「阿諾,時辰已到,如今這場中還剩九人,以你的積分排名,只能挑戰布倫特,做出決定吧。」

聲音裊裊,擴散八方,所有人視線都凝聚在阿諾身上,步天也目光看去,等待對方的挑戰。

阿諾眉頭輕皺,轉動著手指間的那枚古樸戒指,似在思索,似舉棋不定,良久,在第十秒到達之際,在艾琳娜美目凝盼之下,阿諾最終搖了搖頭,遠遠地看了步天一眼,這一眼中有忌憚,有戰意,可還是默然一嘆中選擇了放棄。

「摸不清此人的底細,方才那詭異的變身技能,不知是否存在著限制,即使存在限制,我也沒有完全的把握戰勝他…畢竟幽冥十三劍,太過霸道…」

人群低嘆叫罵之聲連綿響起,阿諾不為所動,他有他自己的決斷,對於沒有把握之事,除非被逼到了絕處,否則他不會勉力為之,畢竟在他身上,有著太大的秘密…若是顯得過於光芒耀眼,無疑會惹起麻煩不斷。

「巔峰對決至此,所有參賽選手挑戰完畢,因十強中蓋亞戰死,不再保留其學員資格。剩餘九人獲得我聖光學院學員資格,受我聖光學院庇護,七日之後,隨我等裁判官動身,前往迪西亞王國聖光學院。」

艾琳娜藕臂輕抬,瞬息間九道光束自其手腕間的儲物手鐲內飛出,隨著其手臂輕輕一揮,化作九道流光飛射向擂台上九名參賽選手。

步天眼中精光一閃,手掌抬起,一道能量旋風將那飛射過來的流光捲住拉回。

入手一陣微涼,更是引動體內能量產生了絲絲波動,步天低頭看去,發現這接過的物品赫然又是一枚以蒼玉打造的令牌,且觀其內蘊含的能量之磅礴,氤氳仿若星空,流動仿若雲霧,竟然是以昂貴無比的五品蒼玉打造出的。

「巔峰對決,至此落幕,排位名次依照我方才遞出的令牌為準,這令牌不僅僅是你等的排名象徵這麼簡單。在其內,更是記錄了你等最終的積分…

這積分,待到去往了學院成為正式學員后,將會成為你們最寶貴的一筆財富,可以用來兌換各類技能,增幅裝備,甚至可以用來兌換契約獸或者靈脈修鍊權。」

看著九人都已收好了令牌,艾琳娜補充說到,她話語中所說的內容,卻是令九人紛紛側目,顯然也是從未聽過這種消息。

當下眾人你望我,我望你,最終視線統一落在積分最高的步天身上,有幾名參賽選手更是患得患失起來。

他們若早便知曉這積分的重要性,那說什麼也不會輕易作出某種決定的,這些人中,就以那四王子克萊爾為最,面上的複雜懊悔之色濃郁得彷彿吃了只蒼蠅那般。

本來以其第五的名次,若是選擇放棄挑戰的話,積分也會穩定在六十點,縱使無法與步天相比,但也總歸是可以撈到點好處。

聖光學院內的修鍊資源,比之克魯克公國不知道要強出多少倍,即使他貴為公國王子,對於那學院內的各類技能、強悍的增幅裝備,也是眼饞無比,現在知曉這巔峰對決的積分就可以用來兌換那些珍稀之物,克萊爾腸子都悔青了。

「不落之神他全家的,我這是何苦呢…白白的將到手的六十積分給送了出去,也不知曉這六十積分,可以兌換到什麼樣的寶物。哎…」

克萊爾面容愁苦無比,他不但是積分全沒了,連名次都因挑戰落敗,成為了墊底的存在,之前那些明智選擇棄權的參賽選手,許多實力都不被他放在眼裡,可現在,卻硬生生的壓在他頭上,排名比他還要高,這讓心高氣傲的他心裡很是不平。

「罷了…相較於那凄慘死去的蓋亞,相較於我那可憐的五弟,我至少要好上太多了,沒有被布倫特那個煞星給殺了就已是萬幸了。」

事已至此,克萊爾變著方法給自己尋安慰,總算是找到了一點心理平衡。 「你們九人,現在已成為我聖光學院的預備學員,待到前往學院后,考核轉正。在接下來的七日時間裡,你們需儘快處理好在克魯克公國內的一切瑣事,一旦進入學院,兩年之內未經允許,不得私自外出。」

艾琳娜繼續宣布,說完這一番話后,也不去看九人各異的神情,轉身飄飄間躍到高柱之上,與肖恩站在一起,其餘一眾裁判官也身若驚鴻,化作道道流影躍上高柱。

「我聖光學院於克魯克公國第一百四十七屆資格挑戰賽,至此結束,此次資格挑戰賽,共選拔出九人獲得我聖光學院學員資格,這九人所代表的各勢力家族,會按照排名高低,由我聖光學院於半年後,一一發放各類資源賞賜。」

萬人目光焦距中,艾琳娜聲音傳盪八方,宣布資格挑戰賽的落幕,其一襲收腰長袍隨風舞動,勾勒出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材,香風浮動,惹人遐思,許多沒撈到一分好處之人,咽著口水目光火熱,似是要把沒撈到的好處從這一飽眼欲中尋回來。

正此時,那一直默不作聲保持微笑如同尋常老人的灰衣尊者開口了,隨著其話語的傳出,清晰落入每一個人的耳中,更有一絲若有若無但如針芒在身的威壓覆蓋全場。

「老夫先前有言,承諾巔峰對決列入前十的參賽選手,每人都可獲得一件小獎品,排名第一之人,老夫還會拿出一門中階3級的戰技作為獎勵…現在這巔峰對決既已結束,各參賽選手的排名也已然落定,老夫便履行承諾,拿出獎勵。」

灰衣尊者此話說完,衣袖一甩,頓時有十道金光籠罩的光團浮現其周身飛速旋轉,眾人忙視線望去,然而金光耀耀之下,卻根本就看不清其中所藏之物。

咻咻咻!一連串的破風聲中,十道金光小團分作九個方向疾馳而去,其中赫然就有兩道金色光團向著步天飛射而來。

「卻不知這金色光團中的那門戰技,是不是我想要的…」步天眼神微閃,在兩道金色光團臨近之時抬手一招,一股強大吸力從其掌心爆發,將兩道金色光團吸入手中。

金光入手即碎,顯露其中掩藏的兩件物品,步天雙目看去,發現卻是一個色彩斑斕的小瓶和一卷散發著陣陣玄奧波動的技能書。

「先看看這門戰技究竟是什麼。」步天心神凝聚,鎖定手中那散發玄奧波動的技能書,一道信息流倏地自腦海中出現。

「戰技:殘月槍決.類別:戰鬥技能.等階:中階3級.簡介:槍出如殘月,陰月亦有晴,雲霧重重鎖,難掩月光寒。」

「竟然真的是槍決…」步天雙眼眯起,漸漸起了一絲疑慮,視線遠遠地看向遠處那青色巨獸上盤坐的灰衣尊者,一時間不禁思緒如潮。

灰衣尊者彷彿也一直注意著步天,在步天的視線望去沒多久,他蒼老的臉龐上便漸漸浮現出一絲微笑,遙遙的向著步天微一頷首,竟顯得頗為友善。

「嗯……?」步天眉頭輕輕皺起,略感不解,但出於禮節恭敬,他還是回以一個微笑,撫胸致謝,遙遙一拜的同時,心裡滋生更多疑惑。

「不知這老傢伙藏著什麼心思…以其高階實力,我對於他來說不過螻蟻罷了,但以眼下的情況來看,這老傢伙分明是在向我傳達善意…

還有這殘月槍決…此事處處透露著詭異,我不過剛剛得到太淵槍,這老傢伙便給我送來殘月槍決。

儘管這戰技也是我應得的,但為何我總感覺這老傢伙頗有些不懷好意…雖並非像沃倫老兒給我的感覺那般…卻也好不到哪裡去,一個陰險毒辣、一個猥瑣狡詐。」

步天暗自警惕,不動聲色中把殘月槍決的技能書收入到儲物手鐲內,目光環視四周,見其他參賽選手也拿著各自得到的物品,細細打量把玩著。

他們所得到的獎品不盡相同,手中所拿物品樣式各異,有人得到的僅是一塊蒼玉,但觀其隱隱傳出的能量波動,顯然至少是三四品的樣子,在這些人中,步天眼尖的發現,赫然有兩人所得之物,與自己手中所拿的小瓶一模一樣,色彩斑斕,極不尋常。

「加上我手中的這個小瓶,總共有三個小瓶…卻不知這小瓶內裝的是什麼東西?」步天雙目一閃,低頭向手中色彩斑斕的小瓶看去,旋即將瓶塞拔開。

沒有想象中的葯香撲鼻,隨著瓶塞被打開,一股惡臭的氣味猛地自瓶內擴散蔓延,沒有任何防備之下,步天被這股臭氣沖騰中頓時胸口一悶,一種幾欲作嘔的感覺令他雙眼淚腺發酸。

「這個蛋,什麼玩意兒…」步天整張臉都綠了,惡臭難當之下連忙將瓶塞蓋上,甚至都沒來得及以數據升級系統掃描出瓶內之物的具體屬性,只是在方才匆匆一掃之下,隱隱瞧見瓶內彷彿凝固有一團膏狀液體。

「尊者既然如此慷慨,我自然也不能落後,當日曾許下承諾,今日便履行兌現,也算是我的一點心意,給予我克魯克公國各位年輕俊傑的嘉獎。」

繼灰衣老者之後,哈比亞三世威嚴的聲音緩緩傳來,眾人視線看去,發現在一群隨從的簇擁下,哈比亞三世鷹視狼顧,大步如流星漸漸臨近。

「這老傢伙…」步天將手中斑斕小瓶收入儲物手鐲之內,目光看著哈比亞三世,內心也有些期待自己會得到什麼實際的好處。

「按照當日承諾,我以克魯克公國大公名義,賜予你等九人公國伯爵爵位,封地萬畝,金卡爾萬枚,卓越級別增幅裝備一件。」

哈比亞三世身影臨近,視線落在九人身上,明明是平淡的一眼,卻給人一種睥睨天下的俯視之感,尤其是步天,此刻壓力最大,彷彿整個人被幾座大山壓著一般,無法動彈。

索性哈比亞三世也有著些許顧忌,這輕描淡寫的一眼掃視過後便挪開目光,並沒有太為難步天,在他的話語落下,其身後簇擁的九名藍衣宮仆便陸續走出,每人手中都拖著一個水晶質地的托盤,由一段紅綢掩蓋。

對於什麼公國伯爵之類的名頭步天並不在意,包括那所謂的封地萬畝他也不放在心上。畢竟七天之後,他就將隨著肖恩等人前往聖光學院,相較於聖光學院的物力資源,克魯克公國就等同於是不毛之地,資源匱乏至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