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羅征又向赤電安排了一番,無論什麼資源,一切按照愁殉的要求進行分配,但凌霜進入彼岸后一切資源都優先予她,包括羅征自己的那一份凌霜亦能直接動用。

除此之外,羅征也為邪神單獨留了一份資源。

邪神進了修鍊密室后,羅征也不曾干擾他,不知邪神是否會在短時間內跨過色界,進入欲界。

在外界邪神成為羅征的道煉分體,羅征自能隨時干預,可入了彼岸自是不同,羅征無法掌握邪神動向,只能任由他自己闖蕩。

色界中每一層天都是依靠星環相互連接,甚至每個種族都有一座獨立的星環,欲界的情況也差不多。

十四重天北部,一座座星環安放的整整齊齊。

總裁的寵妻 雖然十四重天一直算是「金烏」的主場,但曾經的星隼一族也沒能佔據萬靈城,所以星隼族也沒能像十一重天的離淵族那般,將星環控制起來收取魂丹。

走向星環時,羅征的腳步倒是停了下來。

「怎麼了?」鳳歌回頭問道。

「還有一個比較嚴重的問題,」羅征面帶微笑的說道,「不知我們能否順利通過。」

鳳歌身為純潔者在跨越連接色界與欲界的能量漩渦時,就遭遇了大麻煩,導致羅征也差點隕落其中,雖然後面因禍得福,可羅征也不希望這樣的危險再來一次。

理論上純潔者是無法通過下一層天的,否則他們如何被稱之為一層天的天主?

「試試就知道了!」

鳳歌沒多想,但顯得頗有自信。

其實她亦屬於聰明智慧的女子,放在以前斷不可能這麼魯莽,可自從與羅征經歷了幾次后,她發現羅征總有手段化腐朽為神奇。

現在不管遇到什麼事,骨子裡對羅征都有一種謎一般的自信,似乎羅征都能手到擒來的化解。

「只能試試了,我先進去,」羅征點點頭。

為了保險起見,他率先踏入星環。

隨著星環綻放出一絲絲白色的光芒,羅征感覺自己的身體都被攪碎了一般。

「嗖!」

在外面的鳳歌就看到星環打出一道白色的光芒,徑自朝著上方激射而去。

她的嘴角一翹,笑道,「這不是好好的嗎?」

等到羅征上去后,她亦隨之踏入星環內,朝著十五重天上飛升而去。

羅征擔憂的情況並未出現,無論是他還是鳳歌都非常順利的到達十五重天,也許因為他們並非彼岸生靈的緣故,彼岸中將天主限制在某一重天的規則並未生效。

雖說羅征空擔心了一把,但不管怎麼說這也是好事。

在羅征脫離星門后,映入雙眼的就是一片黑乎乎的世界,當他發現四面八方都是暗域時,滿臉都是怪異之色。

「十五重天……全是暗域?」羅征滿臉古怪的問道。

「我早就聽說十五重玄慶天被暗域侵吞的差不多了,只留下中部一塊區域,沒想到現在暗域依舊在擴張,看樣子連中部這塊區域都要侵吞掉,」鳳歌的聲音在羅征身後響起。

整個十五重天內,除了擺放星環的這一片區域外,其他地方盡皆都是暗域,對於尋常人而言已完全沒有探索的價值。 羅征與鳳歌倒是有能力探索暗域。

但羅征挂念著十七重天中的那枚彼岸密匙,也不想在十五重天內過多停留,便選擇了繼續向上。

兩人再度向上飛升而去。

羅征沒有在十六重天內有太多的停留,拉著鳳歌繼續往上。

十七重天內,人族的星環擺放在一座山頂上。

從十四重天到十七重天,跨越了三重天後,壓力頓時大了一圈。

這點壓力對於其他人而言恐怕不小,但鳳歌吸納的靈魂結晶足夠多,與羅征一樣達到靛魂至極,自然很從容的適應了這些壓力。

「十七重天了,還要繼續向上嗎?」鳳歌問道。

站在山脈頂部,看到遠處是一大片綿延不斷的沙漠,她覺得有些荒涼,還不如上到更高層天去。

「就在這裡,」羅征回答道。

鳳歌奇怪的看了羅征一眼,「十七重天有什麼重要的東西?」

琉璃淚:帝王癡愛 如果羅征是想尋覓一件不錯的彼岸信物,完全可以上更高重天際。

「的確有,」羅征說道:「你且等著我。」

隨後羅征退出彼岸,激活了兩枚定血秘種中的彼岸密匙,同時開始念誦羅念所破譯的那枚梵文。

「步沙骨離……」

念誦完后,羅征伸手朝著彼岸密匙上的條紋輕輕印去……

等到羅征再回到彼岸時,手掌上已多了一副地圖和一條條長短不一的紋路,這些紋路閃爍著淡淡的光澤。

「彼岸密匙?」鳳歌凝視著羅征手掌中的光芒。

「對,」羅征點點頭。

鳳歌眼中有一絲疑惑。

雖說每一枚彼岸密匙的價值都不菲,但十七重天依舊不夠入羅征的眼才對,別說十七重天的神廟,如果羅征需要,鳳歌完全可以弄來更高重天的密匙。

疑惑歸疑惑,但她對羅征的選擇有一種莫名的信任,他既然執意要探索,那麼這枚彼岸密匙肯定有些隱秘。

羅征看了一眼手掌上的地圖,又放眼四周,對比了一下周圍的地形。

周圍的地形與彼岸密匙上的地圖對不上號。

這倒也正常,畢竟彼岸的面積也不小,十七重天的地形也比較複雜,想要找到對應的地形,恐怕也需費上一番功夫。

十七重天的星環是布置在中部山脈中的,十七重天總體而言比較荒涼,雖說有幾個彼岸種族,但沒有像十四重天那般建立起萬靈城,天水城那般大城。

下了山後,羅征便向南而行。

四周皆是三五百丈高的低矮荒山,周圍的景色亦是乏善可陳。

一邊前行,羅征也是一邊核對著,可所過之處與手中的地圖依舊對不上號。

這般核對之下,兩人前行的速度也放緩了。

一天一夜的時間,兩人只以直線向南行走了五十多里路程,而向南還有相當遙遠的距離,何況整個十七重天的地域廣博。

想要一步步的走完,核對出上面的地圖恐怕是猴年馬月的事情。

「這樣不行,太浪費時間了,」羅征將手掌一捏,凝眉說道。

「自然是浪費的,」鳳歌輕笑道,「不過繼續向南,就是十七重天的象人族的領地,找他們弄一份十七重天的地圖,找起來應該輕鬆許多。」

聽到鳳歌的話,羅征沉默了幾個呼吸,臉上頗有無奈之色,原來鳳歌早就算到自己找不出來……

話說回來,不管是天葵神廟還是彌天神廟,都不是羅征自己靠著地圖尋覓的,這一次算是羅征第一次尋找神廟,的確沒有太多的經驗。

按照鳳歌所說,繼續往南走了大約百里路程后,一路延續的矮山消失了,出現了一片偌大的草原,而在草原的兩側屹立著一圈巨大的柵欄。

「這些柵欄怎麼建造的如此高大,而且裡面的那些青草也是……」羅征抬頭打量之下,眼中微微有些驚芒。

草原邊緣的柵欄,高達千丈,前面那些矮山與這些柵欄一比,根本就是一塊塊低矮的土包而已。

至於那片草原,哪裡是什麼草原?每一根青草都高達數十丈,如同一顆大樹一般招搖著,對比之下羅征與鳳歌比螞蟻還渺小。

鳳歌搖了搖頭,雖說她是做過功課,可彼岸中的東西太多太雜,幾乎包括萬象,能夠知道象人族在南邊已是不錯了。

「進去看看便知,」羅征說道。

越過柵欄后,兩人就鑽入草原之中,在這片巨大的草原內前行了十來里路程后,耳邊忽然聽到一陣悠長的號角聲。

「嗚……」

號角聲剛剛響起,地面就隨之震顫起來,彷彿地震一般。

感受到這股劇烈的震動,羅征眉頭一皺,回頭看了鳳歌一眼,伸手輕輕一牽之下,後背的雷翅閃出,隨即盤旋而起。

當羅征攀升到千丈高度時,這才看到遠處的情形。

一頭頭體型高達兩三千丈的黑牛,在這片草原上狂奔著,而在黑牛的後面則是一群一千多丈高大的人形生靈。

這人形生靈以雙足而立,但長著一隻與大象無異的腦袋,渾身皮膚也是青灰色,顯是鳳歌所說的象人族。

象人族追逐著那些黑牛狂奔,自是引得大地震動不已。

羅征與鳳歌飄飛在空中,對於象人族而言,真的宛若兩隻蚊子而已。

在象人族的追逐之下,一群黑牛已朝著那些柵欄衝刺而去,這些柵欄雖然高大,應該是擋不宗牛們的衝擊。

可就在黑牛們快要靠近柵欄時,其中一頭象人舉起了手中的號角。

「嗚嗚嗚……」

當這號角聲響起的同時,那一片看似平凡的柵欄表面,浮現出一道道雷電一般的紋路。

「滋滋滋……」

所有的柵欄表面匯聚出一條條粗壯的雷霆,這些雷霆形成一條條雷鏈,徑自纏在那些黑牛身上。

黑牛們被雷霆劈中,頓時動彈不得,紛紛仰躺在地上。

「好強大的雷霆之力,」羅征看著那柵欄中逸散的雷霆嘖嘖稱奇道。

「是雷擊木,也是一種比較稀有的彼岸信物,」鳳歌說道:「沒想到象人族的地盤上,竟有這麼多雷擊木……」就在鳳歌也覺得新奇時,一個巨大的陰影覆蓋在兩人身上,同時傳來一道沉悶粗獷的聲音,「酋長!該死的老鼠們又派了姦細來!」 屹立在羅征與鳳歌身後的,也是一名身形巨大的象人。

象人似乎對羅征與鳳歌的到來,充滿了憤怒,話音剛剛落下,一隻巨手已朝羅征與鳳歌當頭拍下來。

「嘭!」

羅征翻身之下,護住了鳳歌,但被這一巴掌扇在身上,兩人已朝著地上急墜而去,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那頭象人並未罷休,透過草叢很快鎖定了羅征與鳳歌的位置,抬起巨大的象腳就是一通亂踩!

「咚咚咚咚咚……」

象人的體型巨大,爆發的力量自是驚人。

它一連踩出十多腳后,另外一名象人終於勸說道:「好了,胡斧,那姦細已經被你踩成肉醬了!」

這名叫做胡斧的象人冷哼了一聲,這才朝著那些黑牛走去。

象人族追趕這一批黑牛已有數天時間,終於將黑牛驅趕到這些雷擊木搭建的柵欄前。

利用雷擊木中蘊藏的雷霆,自然能輕輕鬆鬆將這些黑牛放倒,這些黑牛可是它們部落大半個的口糧。

就在胡斧剛剛轉頭之際,他耳邊忽然傳來一道雷鳴聲,聲音不大,但清晰可聞。

「噼啪……」

隨後胡斧就看到一道小小的電光自它額前閃過,停留在自己不遠處,那宛若蚊蠅一般大小的傢伙並沒有被自己碾成肉泥,而是再度出現在自己身前。

「這位朋友……」羅征開口說道。

他來象人族的地盤並不是為了惹事,只是想要了解十七重天的地形,既然被胡斧一通亂砸,羅征也按捺住心中的怒火。

「竟然沒死,呵……」

這頭叫做胡斧的象人根本沒有與羅征溝通的興趣,再度揮舞著巨大的拳頭,朝著羅征當頭砸來。

胡斧的拳頭有七八十丈寬達,對羅征而言就是一座飛翔的山包。

看到這山包一般巨大的拳頭飛馳而來,羅征的眉頭一皺,臉上終於浮現出怒意。

不給點顏色看看,這些傢伙似乎就不會好好說話。

當這巨大的拳頭砸到羅征面前時,羅征亦朝著拳頭凌空揮出一拳,羅征的拳頭與胡斧的拳頭大小相差有三千倍!

相當於人的拳頭砸向一隻飛翔的蚊蠅!

胡斧的視力很不錯,即使羅征在它的視野中十分「細小」,但它依舊將羅征的動作看的真真切切。

蚊蠅螞蟻居然會出拳硬撼?胡斧那對象眼中流露出譏諷之色。

可就當胡斧的拳頭砸到羅征跟前時,它忽然感覺拳頭前方傳來一股鈍痛感。

隨著一道悶響傳來,它砸出去的拳頭竟硬生生被擋了下來,被一隻幾乎細不可聞的蚊子擋了下來!

「不可能……」

胡斧眼中滿是不可思議之色。

象人族體型龐大,性格高傲,尤其對自己的體型與力量極為自信,他怎能允許一隻蚊子擋下自己的攻擊?

「滋滋……」

胡斧右臂的肌肉暴漲起來,力量持續爆發,試圖想將拳頭前面的蚊子壓制下去。

可那細不可聞的一隻蚊子就是一堵牆,無法逾越分毫。

其他的象人族原本都直奔那些黑牛而去,聽到後面的動靜后紛紛轉過身子,看著胡斧這般動作,象人們臉上皆浮出奇怪的表情。

「怎麼了,胡斧?」象人酋長問道。

站在它們的角度,的確難以發現蚊子一般大小的羅征。

胡斧的臉色憋得通紅,渾身上下的力量都用盡,它幾乎是咬著牙齒說道:「這小東西的力量,力量好大……」

胡斧說著將拳頭一把收回,再度朝著羅征砸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