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他走上前就要解開林山的繩子,但是突然林山對着林陽搖了搖頭,林陽見狀也停下了腳步皺着眉頭,突然他感覺到了一股極其濃郁的殺氣在自己的背後傳出,林陽猛地收縮了自己身上的氣息。

叮!

一把匕首刺在了林陽的身上,但是卻好像刺到了鋼板一般,那匕首直接震飛了好幾米遠!

而林陽此時猛地轉過頭,發現一個戴着一副面具,上面還有着一個樹木圖像。

隨即林陽伸出手抓住了這個人。

那人反應也很快,在林陽的手腕快抓住自己的時候,也伸出了雙手在林陽之前抓住了林陽的手腕,隨即貼近了林陽的身體,藉着力量就要給林陽一個過肩摔。

這一套確實沒令林陽想到。

不過若是這人面對的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雜魚的話,說不定就成功了。

可惜他面對的是林陽。

只見林陽被這人摔到了半空中的時候,林陽雙腿直接夾住了這個人的頭顱,隨後一用力,這人撲通一下就重重得摔在了地上。

林陽呵呵笑着,搓了搓手,隨後走上前抓住了這人的後衣領,將他翻了過來,就要揭開他的面具的時候,這人猛地睜開了眼睛,隨後消失在了原地。

此時的天色已經陷入了黃昏,這片天台之上也開始慢慢陰暗了下來。

隨後一道略微尖銳的聲音傳了出來。

“你果然很厲害,可是你打破長久以來屬於我們的平衡,又我們的計劃,對不起,你必須得死!”

這句話說完,林陽皺了皺眉,看着四周的一片空曠,只有自己的父親在直直得看着自己。

隨後林陽對着肩膀上的小狐狸輕輕說道。

“幫個忙,帶我父親去個安全的地方。”

這小狐狸聽聞沉吟了一會,但還是跳下了林陽的肩膀,走到了林山面前。

林山將剛剛的一切都看在眼裏,如今的他一臉震驚,因爲那些事情,擱誰都無法相信。

可是接下來林山感覺到好睏好睏,他倒下了頭,臨睡前看到了自己腳邊的小狐狸…。

“要不是看在你給老孃吃好吃的份上,我纔不會幫你呢,哼!”

小狐狸此時居然撅起了嘴,隨後跳上了林山的身體,整個狐身附近有着淡淡的氣流飄動,不一會林山和小狐狸就消失在了這天台。

林陽見狀微微一笑,可是就在這時,他聽到了一聲歷喝,隨即自己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個血灘,而裏面漸漸伸出了一隻手。

林陽眯着眼睛。

這老王八蛋又召喚鬼兵了!

除非除掉他,不然的話這鬼兵永遠都是源源不絕的!

沒一會這血灘裏面爬出了一大堆的骷髏怪,其中還有一個骷髏怪帶着頭盔,手中還拿着一把長刀,站在這羣骷髏怪的最前方,眼中透漏着妖異的綠芒。

好一個氣勢洶洶的鬼將!

林陽此時用餘光不斷掃描着四周,他只能憑藉一種微弱的感覺,感覺到這老王八蛋就在自己得不遠處。

不過應該是用了某種東西,隱藏了氣息。

可是四周如此空曠他能躲在哪裏呢?

還不等林陽再找下去,那一大堆骷髏怪朝着林陽嗷嗷撲了過來,而哪個鬼將衝在最前面,手上的長刀恨不得立刻取下林陽的頭顱。

林陽眯着眼睛,看着這一大堆骷髏,好像在看着一堆螻蟻一般。

隨即林陽伸出了手臂,看着上面纏繞的雷龍,呵呵笑了。

“讓我看看,你有什麼能耐!”

那雷龍彷彿也得到了什麼指示一般,嗷的一聲,隨後從林陽的手臂之上竄了出去,飛上了天際。

啪嗒!

天空突然打起了閃電。

要知道現在只是晴天啊!

鎮海無數人看着這怪異的場景紛紛拿出了手機拍照,當他們看到手中照片後一愣。

因爲他們看到天空的一朵雲彩,變成了一條龍的樣子!

而許君柔坐在公司的辦公室內,心有靈犀的轉過頭,皺緊了眉頭。

因爲她看到了。

天空之中真的有着一條渾身佈滿了閃電的雷龍!

而林陽此時也有些震驚,因爲這條雷龍彷彿是活的一樣,隨後對準了林陽所在的天台,猛地衝了下去。

轟!

無數的閃電佈滿了這天台的地板之上,猶如煙火一般,美麗又致命!

那羣骷髏瞬間就化爲了灰燼,而那條雷龍則又回到了林陽的手臂處。

林陽看着這條雷龍,內心也很是驚詫。

因爲他感覺到這股力量,比起唐雨寒所用起來,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而且彷彿自己天生就和閃電有着契機一般!用起來也是如魚得水!

難道說使用人的實力越強,這股氣也會越來越強嗎!

可是這還不算完,地上突然又出現了一個血灘,裏面又有着無數的骷髏往外爬。

而林陽此時咧嘴笑了。

他知道那個人在哪裏了!

隨即他悄悄得走到了天台一個角落的垃圾桶旁邊,看着垃這圾桶居然在微微顫抖,林陽點了點頭,隨後掀起了蓋子。

他看到那個人此時正坐在垃圾桶裏,閉着眼睛嘴裏不知道在念叨着什麼。

重生情深緣怎會淺 而這人此時也感覺到了不對勁,隨後睜開了眼睛,看到外面的林陽後一愣。

兩個人就這麼互相對視。

過了沒一會,林陽笑了,笑得異常的燦爛。

“hi~”

… 這人蹭的一下從垃圾桶裏蹦了出來。

沒錯確實是蹦出來的。

隨後他不可思議得看着林陽。

“你怎麼可能破得了我的無盡鬼獄陣?”

林陽聽聞一頭霧水。

什麼無盡鬼獄陣?

可是林陽也不在意,一眨眼就到了這人面前,隨後就要伸出手將這人的面具摘掉。

這人此時還在愣神,等到他反應過來的時候,林陽已經將手放在了他的面具之上。

這人連忙往後一退。

叮!

面具直接被打掉了半分,露出了一張精緻的臉蛋,居然一時讓林陽分不清男女。

那柳月一般的彎眉,利劍一般的眼睛,以及嘴脣的半抹紅,都爲這個人充滿了神祕。

這個人讓林陽聯想到了一個人。

秦宇楊。

可是也只是一秒,這人連忙就捂住了半邊臉,用尖銳的聲音開口道。

“你給我等着!你一定得死!!”

說完這個林陽都不知道男女的人,化成了一團煙,消失在了這片天台。

而林陽無奈的笑了笑。

“真是一個神祕的怪人啊。”

雖然這麼說,不過林陽卻對它充滿了興趣。

當然不是對它的面貌,而是對它身上的那股氣。

死寂!

傳聞想死寂之氣的話,就必須要付出一些代價。

可能是失去雙眼,可能是失去聽覺,可能是家破人亡,可能是…。

這些都是因人而異。

就是不知道那個人付出了什麼代價呢。

林陽想到這裏對它的興趣越來越大了。

隨即林陽走到了一樓。

可是到了這裏的時候,他發現。

哪個被霓裳吸食的人留下的白骨,此時已經消失了。

林陽一陣詫異,但是也沒有多想,走到了門前拉開了鐵閘。

可是剛打開他就看到了門外有着一大堆警察,此時正拿着槍對準了他自己。

帶頭的正是哪個所謂的李局。

“林陽,我們懷疑你和一尊殺人案有關,請和我們走一趟吧!”

林陽聽聞一愣,隨後就在這麼多人的面前哈哈大笑了起來。

就這麼笑了好一會,林陽伸出了手,李局給他戴上手銬的時候,無意中看了一眼林陽的眼神。

哪是一種什麼眼神呢。

可惜,無奈,憤恨。

而李局呵呵笑着,他當然知道爲什麼。

可是他還是義無反顧的抓起了林陽的胳膊,走向警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