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下,小糯米凝白的膚色,跟喬安一樣,透著瑩潤的光澤。

看到麻麻,小糯米興奮的揮著小手,「麻麻!」

喬安狠狠瞪了慕靖西一眼,毫不猶豫的將小糯米搶了過來,低頭,親了一口,「麻麻想死你了!」

「嘻嘻。」小糯米軟軟的親了她一口,「麻麻,你是要跟我們一起出去玩嗎?」

出去玩?

喬安冷哼一聲,瞪著慕靖西,「你還想帶小糯米去哪?」

慕靖西很無辜,他覺得自己被冤枉了,無奈的攤了攤手,「首先,我得解釋一下,是小糯米想要出去玩,所以讓我帶她出去玩。並不是我非要……」

「閉嘴!」

慕靖西:「」

她看起來好像很生氣的樣子。

算了,還是閉嘴吧。

喬安抱著小糯米轉身就走,慕靖西愣了一下,邁步追了上去,「你要去哪?」

「帶小糯米回基地。」

慕靖西狠狠皺了一下眉,「喬安,小糯米進不去。」

「誰說的?」喬安嘚瑟的抬了抬精緻的下巴。

她看向夏霖,傲慢的道:「夏霖,告訴他。」

「是,喬小姐。」夏霖不得不在一旁解釋,「慕少校,喬小姐為小小姐申請到了通行證,所以……」

氣壓瞬間降至冰點。

夏霖緩緩低下了頭。

慕少校眼神太可怕了!

他只是代為解釋的,不關他的事!

千萬別殃及池魚。

小糯米一臉呆萌,小爪子摸著喬安的臉,「麻麻,小糯米可以跟麻麻在一起了嗎?」

「對,麻麻來接你了。」喬安心疼的親了親小傢伙,覺得不夠,又親了親,「抱歉,麻麻來晚了。」

否則,也不會讓她跟慕靖西呆在一起。

做了那個噩夢之後,她便不想再繼續坐以待斃下去。

只能用最快的速度,為小糯米申請了通行證。

只有把她放在自己身邊,喬安才能徹底安下心來。

然而,她忘了。

小糯米能進基地,慕靖西也能。

當她抱著小糯米上車后,發現慕靖西的車,也跟在車后。

「夏霖,他是什麼意思?」

喬安一臉不爽,恨不得讓夏霖當場掏出槍來,打破後面悍馬的車胎,讓他沒辦法跟上來。

「喬小姐,您忘了么?隨身保護您,是慕少校的職責所在。」

喬安:「……」

無恥啊!

這個時候,他就不能安安心心在官邸里養傷么?

非要到她和小糯米跟前湊熱鬧?

回到航天基地,不出意外的,慕靖西也跟上來了。 小糯米緊緊抱著喬安的脖子,一雙水汪汪的清澈眼眸,好奇的打量著這陌生的地方。

慕靖西抬手看了一眼腕錶,「你不用去科研室么?」

「要你管,多事。」喬安一肚子火,就想懟他。

慕靖西知道她生氣,索性便不再多言。

醉紅顏:腹黑掌門掠嬌妻 回到公寓,小糯米雙腳觸底,便跑了起來。

她爬到沙發上,抱起了一個毛茸茸的熊貓娃娃,「哇,好可愛呀!」

「喜歡么?」

喬安進廚房,給她倒了一杯牛奶,又拿了些零食出來。

小糯米抱著熊貓,點點頭,「麻麻,這是你的嗎?」

「麻麻送給你的禮物。」

小糯米萌噠噠的拋了個飛吻給她,「謝謝麻麻,愛你喲!」

慕靖西徹底被冷落了,只要又喬安在的地方,小糯米眼裡就完全看不到他了。

幾不可聞的嘆息了一聲,他不動聲色的在小糯米身邊坐下,「小糯米,要吃橘子么?叔叔給你剝。」

「要吃。」

慕靖西薄唇勾起一抹似有若無的弧度,喬安目光掃過來,他頓時抿了抿唇角,面無表情的剝橘子。

剝好了橘子,他餵給小糯米。

小糯米咬了一口,試了一下甜度。

發現很甜之後,才啊嗚一口吃掉。

「要吃么?」

慕靖西伸手,喂到喬安面前。

喬安瞥了一眼,嫌棄的道,「不吃。」

「你一直看著我,我以為你也要喂。」

喬安:「……」

哈哈哈,笑死人了!

自作多情成這樣,也是沒誰了。

「我要是多看你幾眼,你是不是以為我想要嫁給你?」

慕靖西一本正經的點頭,「我娶。」

「啊呸!」喬安一臉嫌棄的表情,「誰要嫁給你!」

一隻柔軟的小手伸來,輕輕拍著她的胸口,「麻麻,不要吵架。」

陪了小糯米一會兒,喬安便接到了電話,她得趕去科研室了。

喬安一走,公寓里便只剩下慕靖西和小糯米父女倆了。

兩人大眼瞪小眼,慕靖西勾唇一笑,無奈的攤手,「你看,你麻麻根本沒有時間陪你玩。是不是在官邸里比較好?」

小糯米點頭。

「在官邸里還有小點點和小哥哥陪你玩,是不是?」

小糯米重重點頭。

慕靖西循循善誘,摸著她的小腦袋,「要不要跟叔叔回官邸?」

小糯米下意識的要點頭,剛低下腦袋,驀地,又飛快的搖晃腦袋。

生生把小腦袋搖成了撥浪鼓。

「不要,小糯米想跟麻麻在一起。」

慕靖西想到喬安玩死回來,如果看不到小糯米很有可能會提著刀去追殺他。

這畫面,想想就覺得刺激。

他嘆息一聲,「好吧,我們留下。」

…………

顏真真遇害案,已經破案,兇手也已經判了死刑。

下葬的那天,天空黑壓壓的。

狂風皺起,一場暴雨即將來臨。

顏父顏母哭成了淚人,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傷,這一致命的打擊,摧毀得他們一夜之間蒼老了十歲。

林霜霜扶著哭得幾欲要暈厥的顏母,安慰著她。

同時,林霜霜也操持著一切,向前來弔唁的人鞠躬還禮。

「真真……你死得好慘啊!」 顏母趴在冷冰冰的墓碑上,一手輕撫著顏真真的照片,哭得渾身抽搐。

「舅媽,節哀順變。」

林霜霜在一旁安慰著,「相信真真在天有靈,也不希望看到你這麼傷心。」

奪愛 顏母猶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死死的抓住林霜霜的手,「霜霜,你一定要幫幫真真!」

「舅媽,你放心,我一定會幫的。」

顏母猛地搖頭,神色驟變,開始變得神神叨叨的,「真真託夢給我了,說她被人害死了……說她很疼,讓我替她報仇。霜霜,我們真真真的太慘了,你一定要幫她。」

「舅媽,真兇已經找到了,很快就會執行死刑了。」

「不!」

顏母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她,「那個所謂的真兇,只是個替罪羔羊。」

手背一痛,林霜霜低頭看去,顏母的指甲已經抓破了她的皮膚,「舅媽,你說什麼?」

「霜霜,你想想,喬安是什麼人。以她的身份,想要找一個替罪羔羊實在是太容易了。真真那些日記,記錄得清清楚楚,就是喬安逼死她的。我們不能讓真正的罪犯逍遙法外啊!」

顏母哭得嘶啞的聲音,在哭求著她,「霜霜,你答應舅媽,一定要幫真真報仇。 閱讀封神系統 一定要讓喬安伏法!」

「舅媽,你別激動。我會查清楚事情真相的。」

…………

航天基地。

今晚,喬安回來得格外早。

才七點半,她就已經溜回了公寓。

小糯米和慕靖西在吃晚餐,父女倆有說有笑的在吃著,突然,公寓門打開,兩人同時愣住了。

小糯米最先反應過來,「麻麻,你回來啦?」

咦,叔叔不是說麻麻要很晚很晚才能回來的么?

喬安看到小傢伙吃得小嘴滿是油,佯裝生氣的捏她臉蛋,「好啊你喬小諾,麻麻還沒回來,你竟然能吃得這麼香!」

被捏著臉蛋,小糯米也不掙扎。

她咧嘴一笑,傻乎乎的道,「麻麻,一起吃呀。」

「哼。」

「一起吃吧。」慕靖西放下筷子,起身,「我去給你盛飯。」

「誰要你盛。」話雖如此,喬安卻在小糯米身邊坐了下來。

喬安心裡還是有些內疚的,畢竟工作太忙,她實在沒辦法抽出太多的時間來陪小糯米。

哪怕已經把她接到身邊,還是得讓她一個人呆在公寓里,等她工作結束回來短暫的相聚。

夏霖看著用餐的三人,越看,越像一家三口。

他猛地搖頭,不不不,不能亂想。

「夏霖,你也過來吃。」

喬安揚聲叫他,夏霖沒有猶豫,「好的。」

坐下后,夏霖便收到了來自慕少校冰冷的眼刀子。

似乎嫌棄他破壞了一家三口的晚餐。

夏霖覺得很委屈,但他不說。

是喬小姐邀請他一起吃的,不是他厚臉皮自己要來吃的。

慕少校,請您認清這一點好嗎!

吃了晚餐,喬安母女倆坐在沙發上,一起看動畫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