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昊心念一轉,立刻意識到這點。

此前他模擬出來的銳之領域,並無實際依託,只能對同為聖靈境的真傳弟子產生壓制,如果對上真正的領域,必然會土崩瓦解。

但是,現在這絲劍之領域則不同,他可以將之依託於「殺戮盛宴」之上,只要劍在手中,這絲領域就宛若真實!

只不過現在他還無法驗證,因此這只是他的猜測。

就在這時,那骷髏突然一揮手。

旁邊一座緊閉的牢房門轟然碎開,一股灰塵撲了出來。

陸昊抬眼望去,大吃一驚,因為那邊,竟然是一副凶獸張牙舞爪的骨架!

「拿……去……」

骷髏再揮手,那凶獸的骨架應聲而出,在牢房中時,陸昊不覺得這骨架有多大,可是出來之後,這骨架之巨,幾乎不亞於霸下!

再仔細辨識,陸昊失聲驚呼:「饕餮!」

小猴兒在前幾年,可沒有少介紹一些古怪的三華古陸從未有過的東西給陸昊,其中就有這饕餮。

妖獸之一,擁有與聖獸相當的實力!

可這頭饕餮,竟然被九峰宗擒住,活活死在這裡,只剩餘一副骨架!

這麼大的骨頭,陸昊可不知道怎麼收起,那骷髏彷彿知道他的意思,又是一抖,饕餮遺骨頓時散開。

地上滾出三十六顆粉色的骨珠,藏在骨頭中的時候,陸昊沒有感覺到這三十六顆粉色骨珠的力量,但現在,他可以感應到,這些骨珠之中,仍然蘊藏著某種玄妙的力量!

只不過,這力量有些微弱。

他正在收撿這三十六顆骨珠之時,骷髏則開始狠狠砸著饕餮的頭骨。

即使以骷髏的可怕力量,要拆掉饕餮的頭骨,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花了好一會兒,那頭骨終於被拆開,而骷髏將最頂上的一塊,直接套在陸昊頭上。

陸昊原本以為是骷髏無心之舉,但他正要舉手將這饕餮頭骨摘下時,只覺得眼前一花。

一股暴戾的蠻荒氣息,將他整個都籠罩住了。

他彷彿看到,自己置身於一個廣闊無邊的浩瀚星空之中,而一頭怪獸,正張著大嘴,將整個星空都吸入口中。

「吞食天地!」

這個秘法名稱,自然浮現在陸昊腦中,陸昊只覺得心神一動。

就象他的懾魂眸視,也是來自上古凶獸一樣,那骷髏借用這個方法,讓他掌握了一門上古妖獸的秘法!

終於回過神來,陸昊再看周圍,發現骷髏已經不見了,而自己用來照明的夜光玉,現在光澤也黯淡了些。

他腹中,甚至產生了極度飢餓之感。

「不對……雖然我感覺只是過去了一瞬,但實際上,過去了許久!」陸昊看了看周圍,又覺得自己衣裳寬大了許久。

他打量了一下自己,發現自己至少瘦了一圈。

極度的飢餓感襲來,他將自己的食物全部掏了出來,然後開始狂吃。

越吃就越覺得飢餓,陸昊心中有些慌了,莫非自己得了饕餮「吞食天地」的秘法,也變成一個大吃貨了?

就在這時,喀噗喀噗的腳步聲再度傳來,不過這一次,陸昊不怕了。

肯定是那個骷髏過來了,他對陸昊算是有恩,而且又有求於陸昊。

當骷髏出現在他面前時,陸昊腹中的飢餓感稍止,他心中感慨,那饕餮極為強大,原本壽命不知多久,但會死在這裡,估計是餓死的。

向骷髏行了一禮,陸昊用神念道:「多謝前輩。」

骷髏眼眶中的兩團火跳了跳,然後向陸昊揮了揮手。

一股巨大的力量,讓陸昊無法抗拒,直接把他向後推去。

「還……我……心……來……還……有……」

骷髏的神念飄飄渺渺,陸昊則倒飛而去,砰的一聲,撞在那扇緊閉的大門之上。

這是在趕他走。

陸昊意識到,骷髏的耐心是有限度的,如果他再不離開,只怕這骷髏要發怒了。

它說「還有」,應該是說,只要幫它找回那顆心臟,那麼還會有別的好處給他。

想到在這裡,自己得到了一絲劍之領域,吞食天地秘法,陸昊心中就滿是歡喜。

這恐怕是他離開三華古陸之後最大的收穫了。

進來時他費了不少氣力,但出去倒是簡單,很快,陸昊就到了石門之外。

回頭看了看那光芒渦旋,陸昊布了個簡單的陣勢,將它掩住。

僅僅是這一會兒的功夫,陸昊又覺得腹中飢餓起來。

他苦笑了一下,這肯定是「吞食天地」秘法的後遺症。

他想要從洞天指環中拿出食物,結果看到那一堆靈石,心中微微一動。

將靈石取出百枚,陸昊把它們堆在自己面前,然後「吞食天地」秘法運轉,他一張口。

靈石頓時發出光芒,化成一道道清氣,直接被他吸入口中!

這清氣進入陸昊腹內,隨著秘法運轉,化成精純的元氣,又導入丹田。

而丹田之內的鴻蒙精氣開始運轉,將它們化為銀色的元液,再轉入經絡和其餘竅穴之中。

一瞬間,陸昊腹中有中飽了的感覺。

再看眼前的靈石,陸昊目光閃動,流露出苦笑之色! 原本一枚靈石,夠他用半個時辰。

但現在他只是一吸,就把一百多枚靈石中蘊含的星空靈氣全部吸走,而這些靈石,全部化成了粉末!

雖然陸昊可以感覺得到,這一吸,讓他的元氣更為壯大,抵得上他很長時間的苦修,可這種消耗速度,也實在太快了。

他只有兩萬多枚靈石,吸個兩百下就了不起,就算一天只用「吞食天地」秘法修練十次,那些靈石,也只夠他用二十天!

剛剛還以為自己富有了,現在來看……還是窮啊。

然後陸昊就嘿嘿笑了起來。

這應該是一種高興的煩惱,因為剛才運轉「吞食天地」秘法一輪,至少抵他此前閉關苦修四天!

如果有充足的資源,他的修為,可以突飛猛進。這也意味著,他離自己的目標,回到三華古陸又更近一步了。

收拾好心情,陸昊出了刑堂峰,再次回到秘境入口處。

這路上,他又用「吞食天地」秘法,「吃」了五次靈石,腹中飢餓之感,才算是稍稍化解。

此時秘境入口處,大日宗和瓊台宮的兩位老人,已經不在了。

不過還是有二十餘位武者呆在這裡,看情形,大多數是些散武者,一個個臉色都不好看,心有餘悸的模樣。

這其中並沒有陸昊熟悉的人。

陸昊混在人群之中,聽他們小聲議論,發覺大夥都在聲討那些宗門真傳弟子霸道之事。

由此可見,不只是他一人遇到了那些真傳弟子。

陸昊不願意在這久呆,他邁步正要離開,突然間,一道強大的氣勢從主峰那邊蔓延過來。

「哈哈哈,明長空,你又輸了,來來,和我大戰一場!」

「哼,還記得我的話么,笑到最後才是真。」

大日宗與瓊台殿的兩位天行者呼嘯而來,他們乘著飛禽,從眾人頭頂直接飛了過去,彷彿根本沒有看到底下的這些人。

那飛禽飛得極抵,掀起的氣流,吹得眾人衣裳亂舞。

剛才還在暗暗批評真傳弟子們的眾人,此刻卻一個個閉緊了嘴,滿臉都堆出笑,生怕惹得這兩位天行者不滿。

原本二人都飛過去了,但突然間,飛禽折轉,他們又飛了回來。

「你們說說,我二人哪個更強!」

那個總是狂笑的衛悲懷,向著眾人笑嘻嘻地問道。

陸昊縮在眾人當中,並不起眼,而其餘人則面面相覷,沒有一個敢搭話的。

衛悲懷臉色頓時沉了下來,眾人當中,一個年紀稍長的知道不好,只能硬著頭皮上前道:「兩位天行前輩在我們看來都是深不可測,我們哪有資格去評價兩位!」

聽他說得這麼謙卑,衛悲懷又是哈哈大笑。

旁邊的明長空冷哼了一聲:「你這樣做,只能嚇壞這群螻蟻,衛悲懷,我們在這裡已經耽擱了一個多月,再不走……」

聽到「一個多月」,陸昊心裡突的一跳。

他與這二人幾乎同時到達,因此,他們在這裡一個多月,也就意味著他也呆在這裡一個多月了。

衛悲懷與明長空正準備離去,突然間,又是一股宏大的氣勢沖了過來。

「是誰,膽敢殺害我天焱門的真傳!」

怒吼聲如滾雷一般,從遠處飛來,那聲音既是示威,也是恐嚇!

陸昊心中一動,時間都過去了一個多月,天焱門的人,肯定是發現了渾子爝的魂牌破裂,所以找了過來。

他心中倒是不怕,別人拿天焱門的魂印沒有辦法,他卻可以憑藉強大的神念將之驅逐。

只要馮德義等人不落入天焱門手中,他就不擔心被發現。

他在想著這個,地邊衛悲懷哈哈一笑:「天焱門的真傳……渾子爝那種廢物,殺掉就殺掉,算得了什麼!」

那滾滾而來的聲音嘎然而止,然後轉為驚怒:「大日宗,衛悲懷!」

「你這老東西,在我面前耀武揚威,是活得不耐煩了吧?」衛悲懷叫道。

來的是天焱門的長老,但是天焱門的實力與大日宗比相差甚遠,整個天啟星域中,能夠與大日宗相提並論的宗門也不多。

所以衛悲懷對那長老毫不客氣,而那長老則氣得好一會兒,才厲聲道:「衛悲懷,就算是大日宗,也不能濫殺各宗門真傳,你是想與天下宗門為敵嗎?」

「屁話,渾子爝那種廢物,老子根本沒有殺的興趣,象你這樣的老東西,老子才勉強有點戰意,來吧,老東西!」

衛悲懷二話不說,從那飛禽上躍出,直撲向那天焱門長老。

地面上的眾人抬起頭來,只看到天空中電光閃動,各色雲霞激蕩,好一會兒之後,一聲悶哼,緊接著,一個身影從半空中落了下來。

那身影把地面砸出一個大坑,起身之後,噴出一口鮮血,卻是個眾人沒有見過的老者。

緊接著,衛悲懷也從雲層中躍回禽背,冷冷看了地面的那老者一眼:「天焱門的長老……也是廢物,白活這麼大的年紀!」

「無聊!」明長空冷冷說了一聲。

他目光在下邊的人群身上一掃,突然停留在陸昊身上。

其餘人都是戰戰兢兢,一副擔心受怕的模樣,唯有陸昊,剛才看著衛悲懷與那天焱門長老對決,看得心匡神馳,神情就有些異樣。

亞聖境的武者,根本不明白,這二人對決,除了武技之外,更重要的是領域之間的對撞。

天焱門的那個長老,至少有三重領域,威勢赫赫,不在當初魔神附體的汪肆之下。

但是這衛悲懷更可怕,年紀輕輕,就有五重領域!

不愧是大宗門的天行者,整個天啟星上,有數的年輕英傑。

「你,出來。」明長空往陸昊一指。

陸昊周圍的武者紛紛散開,明長空指前,只留下陸昊一人。

陸昊回過神,情知自己剛才露出了異樣,不過這種情形之下,他也只能無奈地上前。

「咦,這個小子不錯,還有幾分骨氣和膽色。」衛悲懷也看了看陸昊,笑著說道。

明長空冷哼了一聲,然後轉向那個天焱門的長老。

「我討厭被人利用,這些人里,有實力殺死渾子爝的,就只有這個小子,你找他問問吧。」

全能小醫神 陸昊被明長空點出來的時候,還以為他要對自己說什麼話,卻不曾想,他直接將自己指給了天焱門的那個長老!

陸昊眼中,寒光微閃,這個明長空,他記住了! 明長空指完陸昊之後,與衛悲懷就揚長而去,而那些聚在入口處的武者,也紛紛作鳥獸散。

只有陸昊,沒有離開。

不離開,是因為天焱門的那個長老,氣機將他牢牢鎖定。

所有人都走了之後,那長老緩步走來。

「明長空雖然狂妄,但是,他說話向來有根有據……你的嫌疑,非常大,把你的洞天指環交出來,讓我搜索裡面!」

天焱門的長老一開口,就將陸昊逼到了絕境。

他的指環中有不少好東西,怎麼能展示給別人,而且,其中也確實有從渾子爝和天焱門弟子那裡搶來的一些東西,給他看,反而坐實了自己的罪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