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哲望向那三個黑衣男子,眼神一凜,他一眼便是看出,這三人只不過是源力五重的實力,對於他來說,抬手間便是能夠鎮壓!

「哼,臭小子,要死了,還敢這樣看著我三兄弟,真是找死!」

三個黑衣人中為首的那一個眼神兇狠的盯著陸哲,口中呵斥道。

「三弟,二弟你去將那個男的抓過來,這個不知死活的小子讓我來教訓他一番。」

那個黑衣人對著另外兩人吩咐道。

在他看來,這個小村中的都是一些不修武道的普通人,都是一些任人**的賤種,顯然他也是將陸哲當成了這個村落中人。在他看來,這種賤人敢用那樣的目光正視他便是對他的不敬。

「賤種,給我死來!」

只見那黑衣人一聲怒斥,一條黑色長鞭便是猛然揮動,帶著一股凌厲的氣息,刷一下卷向陸哲。

眼神中帶著一絲殘暴之色,在這個黑衣人看來,自己這一鞭下去,眼前這個賤種就算不死也得丟半天命。

陸哲望向那騰空而來的黑色長鞭,心中絲毫不懼,只見他一個閃身便是躲開了這一鞭,長鞭落了個空,劈在了那四方桌上,兇猛的勁道一下便是將那桌子劈成了兩截,瞬間木屑橫飛。

那一家三口都是驚嚇的抱在了一起,如同驚弓之鳥,躲過那一鞭的同時,陸哲一個突進,身形便是出現在了那兩個人黑衣人身前,雙拳猛地出擊,如同兩道蛟龍一般,一股勁氣在空中鼓動,裂風聲陡然間響起。

「砰、砰!」

兩拳盡數轟在兩個黑衣人胸前,一股巨力便是將他們衝撞出去,將那土質的牆壁都是砸出了兩個大洞。

那手持長鞭之人眼神中布滿了就驚色,顯然是沒想這個少年竟然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竟然是有著不弱於他們的實力。

好漢不吃眼前虧,那黑衣人便是轉身想逃,雖然這黑衣人也算不得是好漢。

「哼,想逃,我可沒有同意呢。」

陸哲冷哼一聲,身形便是電閃而出,化作了一道奔雷,衝到那黑衣人面前,擋住了他的去路。

那黑衣人在夜色中瑟瑟發抖,顯然是沒想到來一個小村落抓壯丁竟是會碰到修士。

以著他那源力五重的修為,在外面雖說算不得什麼,但是在這種地方,他便是當之無愧的強者。

那種**弱者,高高在上的快感也是令他頗為地享受。

對於這種惡人,陸哲心中沒有半分同情之色,反而是充滿了厭惡,抬腿便是一腳踢出,一股內勁便是作用到了那黑衣人的丹田之上。

瞬間便是震破了他的丹田,讓他成為了一個廢人。

在陸哲看來,像這種會咬人的老虎,只要拔了他的牙齒,他便是會乖乖聽話,不敢再作惡。

丹田被破,那黑衣人口中發出一聲慘叫,眼神中湧現出一抹絕望的神色,他深知自己沒了修為成為廢人之後,會面臨怎樣的慘況。

「滾吧,以後不要再出現在我眼前,髒了我的眼睛。」

陸哲居高臨下,冷冷說道。

那黑衣人匍匐在地上,雖然心中對陸哲有些無盡的怨恨,但他也是不敢發作出來,眼神中閃過了一絲隱晦的殺意,他也是連連說道「是、是。」

隨即他便是一個人逃離而去,絲毫不顧另外兩個同夥。

陸哲眼神一瞥,另外兩個人黑衣人原本正準備逃跑,見被陸哲盯住,也是整個人疲軟癱倒在地上,他們深知,眼前這個少年雖然年紀不大,但是一身武道修為卻是遠遠地超出了他們。

陸哲踱步走到那兩人身前,如法炮製了一下先前對那個黑衣人的做法,將這兩個人廢掉丹田便是任由他們離去。

那兩個黑衣人倒也是識趣,被陸哲廢了丹田還連連道謝,感謝陸哲的不殺之恩,隨後狼狽離去。

只是在他們離去之時,都是悄悄地向後轉去,充滿著殺意的眼神盯了陸哲一眼,隨後便是消失在夜色當中。

陸哲大步走進了那房門之中,走到那驚魂未定的一家三口面前,笑著將他們扶起。

「叔叔,讓你們受驚了,這群宵小之輩,已經被我打退了,你們不用擔心。」

中年男子晃悠悠的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眼神中充滿了驚奇,他也是沒想到一個過路的,看似弱不禁風的少年竟然是有著如此實力,竟然是能夠打敗三個黑衣人。

「這回,可真是要謝謝小兄弟你了,要不是你,小寶他爹一被抓走,留下我們孤兒寡母的可走怎麼過呀。」

那婦人感激的說道,在她看來,陸哲就是救了他們一家的恩人。

站在一旁的小寶也是抬起小小的腦袋,仰望著陸哲,帶著幼稚的聲音說道「小哥哥,你真厲害,打得那三個黑衣人屁滾尿流的。我要是有你這麼強大,就能夠保護好爹和娘了。」

「呵呵,小寶以後好好修鍊,也可以像哥哥這樣厲害的。」

陸哲笑著摸了摸小小寶的頭,口中親切的說道。

對著那中年男人點了點頭,陸哲想到了自己還要趕回江天學院參加院比,也是向他們告辭。

這一家人儼然是把陸哲恩人,說什麼也是要送他出門。

當陸哲站在門前,微笑著向這淳樸善良的一家人揮手告別之時,他的臉上卻是浮現出一抹疑色。

他緩緩地撇過頭去,視線瞥向遠處,眼神中的凝重之色陡然增加。

只見約莫著十來道身影都是匆匆奔來,身上皆是帶著滾滾的殺意,顯然是來者不善。

陸哲倒是也不躲閃,就那麼站著,等著那群人到來,他知道,這些人肯定是方才那三個黑衣人一夥的。

既然禍端是由自己挑起的,那麼必然是要由自己所解決,如果自己逃避的話,那麼這一家人必然是會遭到報復。

只是幾個呼吸間,一群黑衣人便是奔到了陸哲身前,並且圍城了一個圈,將陸哲團團圍住。

「完了,這麼多黑衣人,這回逃不掉了。」

小寶一家人看著自己家門前那密密麻麻的黑衣人,臉上都是煞白,原本劫後餘生的喜悅感悄然消失不見,絕望之色充斥在他們心頭。

陸哲迎風而立,長衫在這夜風中不斷飄舞,端的是瀟洒飄逸,他的眼神中充滿著淡然之色,彷彿眼前這十多個人只是木偶一般。

「呵呵,你就是打傷我兄弟的那個小子吧,可真是少年出英雄啊。」

黑一人之中走出一個身形魁梧,渾身透著殺氣的中年人,只見他一把撤下了黑色頭巾,趁著月色,那充滿著刀疤的臉出現在陸哲視線之內,觸目驚心。

陸哲不語,如同一座雕塑一般,靜靜的站立,似乎是在等待。

那刀疤男子見陸哲不回答自己,眼神中露出了一股寒色,隨即手中大刀一揚,透出一股懾人的寒光。

「兄弟們,給我一起上,剁了這不自天高地厚的小子!」

刀疤男子一聲令下,十來道身影也是紛紛揚起了手中的馬刀,十來道寒光閃過,紛紛砍向了陸哲。

那一家三口都是癱倒在了自己房前,緊緊地相擁在一起,三人都是閉上了眼睛,腦海里甚至浮現出了陸哲在那十來把大刀下剁成肉醬的血腥場景。

他們雖然知道陸哲修為不弱,能夠打敗三個黑衣人,但是他們並不認為一個十多歲的少年能夠擋下這麼多人的攻擊。 那刀疤男子眼神中迸射出一道殺氣,一道陰狠的笑容劃過他的嘴角,不知斬殺過多少人森白色的大刀悍然揮下,似乎下一刻就要將陸哲腦袋和身軀分離。

「源力八重么?」

陸哲的身影靜立不動,刀風呼嘯而過,吹得他髮絲亂舞,見陸哲不躲閃也不出手,那刀疤男子眼中也是閃過一絲疑惑,但他悍然揮下的長刀並沒有因此而停下。

對於他這種殺人如麻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同情兩個字怎麼寫。

「鏗!」

只聽得一聲清脆的聲響,宛若是擊磬的聲音一般,帶著一股靈動的味道。

「如果只有這種實力的話,那麼,抱歉,你們完了。」

陸哲清冷的話語聲響起,只見他兩根手指豎在身前,夾著一截鋒利的刀尖,而他面前卻是獃滯著一個滿臉錯愕的刀疤男子。

「這,這,怎麼可能,這個少年竟然只用兩根手指夾斷了我的精鐵刀!」

刀疤男子手持斷刀,身形踉蹌幾步,他以為必殺的一擊竟然如此輕鬆的被眼前這個少年擋下,這讓得他心中詫異無比。

周圍那些原本圍上來的黑衣人見到這一幕都是急忙停下了身形,望著場上中央那道瘦削的身影,眼神中充滿了忌憚之色。

刀疤男子眼神一凜,兇悍的氣勢再度爆發而出,身形再度急衝過來,就像一頭人形野獸一般,臉上的刀疤印記在月光的照射下顯得猙獰無比。

「劈山刀法第一式,力劈山嶽!」

手中斷刀再度高高掄起,刀疤男子源力八重的實力盡顯無疑,一刀宛若是要劈山斷岳一般狠狠地揮下,瞬間便是將空氣都是給斬開。

陸哲眼神瞥向那透射出寒光的斷刀,身形猛地騰空而起,如同一頭蛟龍一般,躍升到了半空中。

那刀疤男子看到陸哲身形騰空,眼中瞳孔緊縮,立即收刀擋在了身前。

只見陸哲右手化拳,一股荒勁作用其中,直接就是一拳,以泰山壓頂之勢,轟落下來,對於源力境的修士而言,肉身就是最強大的武器。

「八荒勁,一勁崩山河!」

陸哲口中一聲暴喝,大拳速度陡然間又是增快了幾分,朝著刀疤男子那橫亘在身前的斷刀而去。

「轟」

大拳轟中了那森白色的大刀,一股大力懸宣洩而出,作用在那刀片之上,瞬間便是將其轟成了碎片,爆射開來。

刀疤男子雙手持刀,在斷刀爆裂的剎那間,一道荒勁直接透過虛空砸在了他雙臂之上,帶著兇悍無匹的大力。

「砰砰。」

衣衫炸裂的聲音陡然間響起,刀疤男子身上黑衣化成了道道碎布條,在空中飛舞,而後落在了地上。

在荒勁的作用下,空氣中捲起了一陣陣翻騰的氣浪,其中更是響起了波浪拍岸聲,此起彼伏。

雙手之上傳來一陣劇痛感,刀疤男子口中猛地吐出一口鮮血,身形踉蹌幾步向後退去。

陸哲的身形飄飄然的落在了地上,毫髮無傷,滿頭黑髮在空中飄動,像是一個濁世佳公子。

那淳樸的一家三口也是睜開了雙眼,看著眼前的景象,眼珠子都是掉了一地。

雖然他們不修武道,但是只從那威勢來看,拿刀疤男子顯然便是這群人之中實力最強者,然而就算是這最強的刀疤男子,也是擋不住陸哲這一拳的威力。

他們心中怎能夠不驚,對於他們來說源力境修士就已經是不可敵的了。

「對了,這少年說他是江天學院的學員,怪不得實力如此強橫。」

那中年男子突然間響起了這茬,瞬間心中便是通透了不少。雖然他一直是生活在這個寧靜的小村落中,但是對那名聲響徹天聖州的江天學院,他還是有所耳聞的,傳聞那是一個天才集結地。而這個少年既然是江天學院之人,那麼如此年紀便是有著這般實力倒也是情有可原。

想到這裡,原本以為今天必死無疑的中年男人臉上終是浮現出了一抹喜色,目光望向場中那道瘦削的身影,眼神中充滿了期待。

「小子,沒想到你竟然也是源力八重,哼哼,不過,今天你擋我傅家行事,還打傷了我,那麼只能是死路一條了。」

刀疤男子惡狠狠地說道,同時一把奪過另外一個黑衣人手中的長刀,隨即大喝一聲「兄弟們,給我一起上,我們這麼多人,活活砍死他!」

聽到刀疤男子這般命令道,那最少都是有著源力四重實力的黑衣人也是如同一窩馬蜂一般朝著陸哲湧上了上去。

瞬間,十多把長刀相向,寒光如同雪花一般飄飄洒洒,傾瀉在這片大地上。

十多個黑衣人一擁而上,瞬間喊殺聲甚囂塵上,使得這個平日里寧靜的小村落頓時便是籠罩上了一層殺意。

陸哲深吸一口氣,對於這十多個人的攻擊倒也是不懼,但也不敢大意。

一個修士的想要快速的增強實力,本來就是從各種拼殺搏鬥中尋求突破和增長戰鬥經驗,而這種陣仗的攻擊,對於現在的陸哲來說也是剛剛好。

眼看著十多把長刀圍成一圈向自己砍來,陸哲腳尖輕點地面,一股內勁作用在腳尖至上,轉瞬間陸哲便是拔地而起,輕如鴻雁。

十多把長刀猝不及防,鏗鏘一聲擊到了一起,響起一聲清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