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哲和沈蒼生聞言心中也是一驚,仔細一聽。他們也是發現不遠處的確是有人在說話的聲音,而且從那說話的語氣中可以感受到。似乎有些硝煙瀰漫的味道。

「那道聲音,似乎是有些熟悉。」

陸哲的神識極為的敏銳。一縷神識飄散開來,也是捕捉到了那從不遠處傳來的話語聲。

「你們先在這裡,我去去就來。」

陸哲神色一凝,轉身對著沈蒼生和諸葛尋說道,隨即身形便是暴涌而出,朝著那聲音傳來的方向奔去。

「咻咻!」

實力急速暴漲之後,陸哲的速度也是得到了急速的提升,幾個呼吸間便是來到了那聲音的傳出之地。

不過他並沒有立即現身,而是站在一處暗處。

陸哲立身在一株大樹身後,眼神掃向前方。

當他看到出現在他視線當中的一道身影時,眸中瞳孔瞬間便是緊縮起來。

「是她!」

陸哲心中沉聲說道,原來那道聲音發出之人乃是他曾經在玄武洞府遇到的若妍仙子,怪不得自己聽到那道聲音也是感到一絲熟悉感。

不過陸哲並沒有立即現身,他繼續躲在大樹身後,因為他發現,眼前的情況似乎並不是那麼簡單。

若妍仙子一人獨立,對面站立著兩道身著同樣衣服的男子,正在虎視眈眈的盯著若妍仙子,眼神中**裸的暴露出一股陰險之色,甚至還是帶有一絲淫*穢之意,顯然是對若妍仙子有所企圖。

「看來她是遇到麻煩了。」

看著眼前的畫面,陸哲心中也是剎那間明白了些什麼。

「若妍仙子,我看你還是束手就擒吧,我們兩兄弟可不想做些什麼辣手摧花的事情。」

對面兩個身穿和那青松學院的風清揚一樣的院服的男子,為首的一個開口說道,語氣陰厲,以一種邪魅的味道,看著若妍仙子的眼神充滿了一絲火熱的味道。

這兩人顯然也是青松學院之人,而且還是兩兄弟,兩個人都是有著靈氣境圓滿的實力,而若妍仙子只是一個人,也不會是這兩人的對手。

「哼,王沖,王騰,你們如果敢對我出手的話,等我回到書院之時,必然會稟報師尊。」

若妍仙子嬌嗔一聲道,精緻的俏臉上布滿了一層怒色,顯然是極為的動怒。

看到她這般說辭,陸哲心中也是不禁輕笑,若妍仙子雖然一身天賦實力極為的強大可怕,但是不得不說,所經歷的還是太少,王沖和王騰兩兄弟既然敢對她出手,那麼又怎麼可能對她一個逃脫的機會。

「呵呵,若妍仙子美名名冠十大學院,我等可是仰慕已久,不過今日,看來還是我們兩兄弟有了這一親芳澤的機會。」

王沖身形向前一步,眼神色眯眯的盯著若妍仙子,彷彿是要將若妍仙子給剝開一般,眼神**。

聽到王沖這***裸的挑釁話語,和那幾乎是露骨的眼神,若妍仙子那不食人間煙火,身上那股出塵的味道也是瞬間消散而去,轉而替代上一道驚慌的神色。

雖然她對那些男女之事並不是很懂,但是並不代表她對什麼都不懂,從王沖的話語中也是不難知道,如果自己落到了這兩人手中的話,恐怕自己的貞操都是會不保。

「難道今天真的逃不了了嗎?」

若妍仙子臉上劃過一道落寞的神色,心中升起了一股深深的無力感,進入這片遠古空間以來,一切都是不同於外界,所有的規則都似乎是不再適用,只有自己的實力才是真正的王道,也唯有實力才是能夠掌控一切。

美眸湧上了一股堅毅之色,身為白鹿書院的天之驕女,若妍仙子心中自然也是有自己心中的驕傲,她心中已經是做出了決定。

如果真的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之時,那麼自己便是會引爆自己的軀體,就算是死也不會讓王沖、王騰兩兄弟污穢了自己的清白之軀。

如若不敵,那麼便一死以證清白。

「如果讓那些人知道,若妍仙子竟然是成了我們兩兄弟的女人的話,不知道他們是會作何感想啊。」

王沖笑吟吟的說道,和王騰一起朝著若妍仙子這邊走了過來,一副吃定她的樣子。

「你們休想得逞。」

若妍仙子怒斥一聲道,體內的靈力也是隨即帶動起來,準備開始戰鬥。

看到若妍仙子一副要抵擋的樣子,兩個人靈氣境圓滿巔峰的實力瞬間展露出來,死死地鎖定住了若妍仙子。

看到王沖兩人都是靈氣境圓滿巔峰的實力,若妍仙子瞬間便是心若死灰,已經是做好了香消玉殞的準備,兩個靈器境圓滿巔峰,此時的她完全沒有一戰之力。

「若妍仙子,還是不要負隅頑抗了。你的生死,已經不是你能做主的了。」王沖狂妄的大笑。「我們兩兄弟想要做的事,可還從沒有失手過。」

「這句話很有氣勢,我喜歡。」一個清秀的少年從一株大樹身後掠了出來,笑呵呵地說道:「我和你一樣。我想打的人,也從來沒有失手過。(未完待續)

ps:明天,就要送叔叔去火化了,我行兒子的禮數,送他最後一程,今晚,我陪他最後一晚,他,一直在我心中,永不離去,此後,我會更加努力的活著,為這個家活著,讓全家人幸福快樂,同樣,寫小說,這份興趣,這份工作,我也會一直執著下去,我要成神,我會成神,我會靠自己成就一切!!!這是我的目標。 聽到那有些熟悉的聲音,若妍仙子有一剎那的失神。

那一道聲音,像是曾經聽聞過,但卻有一絲的陌生,一下子又想不起是何時曾經聽聞過。

若妍仙子轉過身去,望向了那道出聲的略微顯得有些單薄的身影,當看清那清秀而且年輕的有些可怕的臉龐之時,她心裡也是著實的一顫,但同時心裡涌過一絲欣喜的神色。

「陸哲。」

若妍仙子表情疑惑的看過去,當她發現身後那個說話的人竟然是陸哲時,臉上也是浮現出一股欣喜的神色,先前陸哲的那一番話聽在她的耳朵里,也是讓她感到了一股心安。

「若妍仙子,多日不見,沒想到今日一見,倒是有些尷尬了。」

陸哲大步向前,朝著若妍仙子走去,臉上洋溢著自信的神采,眼神絲毫沒有看向王沖兩人,像是根本不把他們兩人放在眼中一般。

「多日未見,我們一同去敘敘舊吧。」

還未等到若妍仙子開口說話,陸哲便是一步向前,走到了她的身前,笑道。

聽到陸哲這像是邀請般的話語,若妍仙子心中也是有些好笑,要知道,身後可是有著王沖和王騰兩個靈氣境圓滿巔峰的人虎視眈眈,可是陸哲說要跟自己一起走去敘舊卻是說的那麼簡單隨意。

雖然知道陸哲實力不錯,當初以著靈氣境實力小成的實力便是可以打敗靈氣境圓滿的風清揚他們,但是此時若妍仙子還是覺得陸哲怕是有些託大了,要知道,王沖兩兄弟雖然和風清揚一樣都是來自青松學院,但是王沖兩兄弟的實力卻是實打實的靈器境圓滿巔峰的存在,可不是風清揚那種剛剛跨入靈氣境圓滿的實力能夠比的。

「大哥。你聽到沒有,這小子竟然要當著我們的面把若妍仙子帶走。呵呵,真是笑死人了他們根本就沒有把咱們放在眼裡啊—」

王騰指著陸哲笑著說道。

「大哥,這個人很有意思。可不能一下子就玩死了,要留著慢慢玩好好玩——」」

然而王沖並沒有說話,反而是眼神古怪的看著陸哲,他在想這個年輕的有些過分的少年是否就是當初在空間外面打了乾綱學院那宋承憲一頓的那個少年。

「是不是很好笑。」陸哲笑著問道。

「太好笑了,一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小子竟然是敢挑釁我們兩兄弟的,真是不知死活啊。」王騰眼神輕蔑的看著陸哲,叫聲道。

「呵呵,既然你們覺得這麼好笑的話。」

「那我倒是也想好笑一下。」

下一刻。陸哲的身形便是暴涌而出,抬手便是兩道黃金龍氣,體內凝實的荒勁凝聚而出,猛地轟向了王沖和王騰兩人。

「我想打的人,從來沒有失手過!」

陸哲一聲暴喝,身形便是化作了一道游龍,兩道黃金龍氣猛地便是撕裂了空氣,使得虛空震顫,一道道裂紋如同漣漪般泛起來。

王沖和王騰兩人也是沒想到陸哲這樣一個年輕的過分的少年竟然是敢率先對自己出手,心中也是極為的震怒。在他們看來,陸哲這般行為,就是對他們的莫大挑釁與不敬。

「小子。擋我好事,真是找死啊。」

王沖率先暴起,一拳轟出,一道黑色拳印猛然轟出,與陸哲那一道黃金龍氣轟然碰撞在一起,巨大的碰撞力宣洩開來,竟然是直接將王沖身形震退而去。

王騰同樣是暴起發難,但是沒想到也是被震退而去。

一切只是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甚至連若妍仙子都是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陸哲便是和王騰和王衝激戰在了一起。

「你先在一旁,等我將這兩人盡數解決。」

陸哲通過傳音給若妍仙子。隨即便是投入了和王沖兩兄弟的戰鬥當中。

若妍仙子看著從陸哲身上爆發出來的那股兇悍無匹的氣勢,比起十多日前顯然是強大了太多太多。這讓若妍仙子心中也是極為的震撼,不過是十多日的時間,陸哲的實力竟然是得到了如此可怕的暴漲。

此時,她心中也是有些相信,或許,陸哲真的是能夠將王沖兩人給盡數打敗。

「嘭!」

又是一記兇猛的對轟,陸哲一人獨戰王沖兄弟兩人,絲毫沒有落入下風,方二十顯得遊刃有餘。

一拳將王沖兩兄弟給震退而去,陸哲並沒有緊隨而上,反而是後退一步。因為,他察覺到了一絲不妙。

「轟!」

就在陸哲身形暴退的剎那,王沖便是從靈戒中抽出一把長劍,猛地朝著陸哲的腹部突刺而來。

「哼,原來是有著靈氣境圓滿的實力,怪不得敢那麼猖狂,不過,我們兩兄弟會讓你知道,有些時候,多管閑事,可是會給自己招來殺身之禍的。」

王沖臉上怒氣升騰,咬牙切齒的說道,手中下品靈器的長劍也是如同靈蛇一般揮舞起來,可怕的靈力波動從劍身山上傳出,凌厲的劍芒如同紙片一般宣洩而出,朝著陸哲紛飛而來,連空氣都是被撕裂開來。

而王騰緊隨其後,手中一柄下品靈器的黑色長刀也是大開大合,想要尋找自己的漏洞伺機而動。

看著王沖兩兄弟堪稱是凌厲的攻擊手段,陸哲嘴角冷笑一聲,眼神中閃過一絲光亮。

「大乾無極!」

只見陸哲身形暴涌而出,絲毫無懼王沖兩人手上的利器,體內的靈力呼嘯而出,內勁作用而出,在他的體表上縈繞起一層淡淡的金色光輝,如同一尊黃金戰神一般。

「青蛇劍法!」

「血黑刀法!」

王沖和王騰兩人身上氣勢如虹,一前一後,朝著陸哲劈殺過來,長劍揮舞如同靈蛇一般,極為的刁鑽可怕,而黑刀如同一輪飛盤旋轉起來,鋒利之極,連空氣都是直接給撕裂開來,使得虛空中呈現出一道道的裂縫。

陸哲身形沒有絲毫的停滯,兩拳猛的朝前轟出,如同兩輪烈日一般,爆發出璀璨金光,兩輪金日都是從他拳中迸射而出,兩隻大拳瞬間便是化作了兩顆堅硬的鐵石,狠狠的砸向了長劍和黑刀。

「噹噹!」

大拳如同雨點一般砸向長劍和黑刀,發出了清脆的金屬撞擊聲。

陸哲身上彷彿是擁有著無窮巨力一般,盡數砸向了長劍和黑刀,使得王沖兄弟兩人握劍和握刀的雙手都是虎口發麻,彷彿是要被震裂一般。

雙拳化身成為無上的攻擊利器,陸哲一擊得逞,身形再度是前進一分,兩拳猛然向上抬起,狠狠的轟向了王沖兩人的胸膛。

王沖兄弟兩人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也是被陸哲這一出拳給轟飛了出去,兩道身影直接便是狠狠的摔飛到了另一處空地上,將地面都是生生砸出兩個大坑出來。

若妍仙子靜立在一旁,看著發生在她眼前的一幕,美目里充滿了震驚,她知道陸哲的實力不弱,但是沒想到陸哲的實力會強到這個地步,王沖和王騰兩個靈器境圓滿巔峰的強者竟然是被他硬生生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如果讓她知道陸哲曾經是一人將乾元和將軍令兩大化靈境小成強者,還有三個靈氣境圓滿的強者都是給雷霆斬殺的話,恐怕她心中的震驚還是會震驚到一個無可復加的地步。

陸哲一拳轟飛王沖兩人,便是抬腳向著他們倒地的地方走去,衣衫隨風飄舞,整個人都是如同一尊風采奕奕的無敵戰神一般。

只是,這個戰神,年輕的有些過分而已。

王沖和王騰兩人猛地直起身來,便是想要逃跑,雖然他們也是有些隱秘的手段沒有施展出來,但是他們知道,眼前的陸哲的實力必然也不會是僅僅只是展露出來的而已,更何況,一旁還有個同樣是靈氣境圓滿的若妍仙子,一旦兩人聯手的話,那麼自己兩人幾乎是必敗無疑的。

此時,就算是以他們心中的驕傲,都是不得不承認,陸哲這個年輕的傢伙,的確是極為的可怕。

看著王沖兄弟兩人想要逃跑,陸哲也是輕笑一聲。

「遊戲才剛剛開始,怎麼就想走了。」

「既然你們覺得好笑的話,接下來,應該是讓我好笑一會了吧。」

陸哲他才剛剛熱身呢,哪有這麼快就完事的道理?(未完待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