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風等人都有了很不好的感覺,關興龍則更是不好到了極致,事情的發展,跟他最開始所想的,偏差得太多太多,不僅他栽了,他的老師也栽了。

正想著,唐偉猛地回頭,盯著關興龍,目光如噬人毒蛇,「大人,都是這個關興龍惹出來的禍,是他亂說話,是他對大人不敬,我這就殺了他,以消大人之怒。」

聽到這話,關興龍心臟瞬間停止跳動,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他知道自己死定了,卻沒料到他的老師,要親自殺他。

唐偉拖著半邊濺血的身子,往關興龍移去,他眼裡儘是恨意、殺氣,如果不是關興龍放出那樣的消息,如果關興龍不是他的學生,他不會到這裡來,不會遭遇這些的重傷,更不會惹了一個他惹不起的敵人,還為神風學院帶來一個大敵。

陳風等人心驚膽戰地看著,關興龍看著越來越近的唐偉,出聲哀求道:「老師,不要殺我,求求你,我不想死啊。」

「這一切,都是你惹出來的,你怎能不死?」

唐偉移到了關興龍面前,咬牙切齒地說來,旋即伸出左手,湧出所有元力,拍向關興龍腦袋,這一掌落下去,關興龍必死無疑。

眼看就要拍碎關興龍的腦袋,楚玄冷聲說道:「他死,你死!」

當下,唐偉的手,就那麼停在關興龍額頭一寸處,硬是不敢落下。

關興龍驚呆,他落到如今這般悲慘地步,就是因為這人砍了他雙手雙腳,破了他的揚名大計,誰知道,現在救他命的,也是這人。

「哈哈哈哈……」

關興龍瘋了一般的大笑出聲,唐偉趕緊回頭,磕頭說道:「大人……」

「我記得你說我是垃圾!」

「是我狗眼不識泰山,我才是垃圾,我才是!」

「可我覺得你的右手不像垃圾!」

楚玄像在說這菜放得太咸一樣,唐偉眼裡閃過一抹慌亂,他說自己是垃圾,這位大人說他右臂不像,那就是要讓他把右臂給斷了。

斷臂!

這事放在以前,絕不可能,他還會憤怒萬分。

但此刻,他竟是非常的慶幸,他惹的禍太大了,這人卻沒有要他的命。

右臂雖然重要,卻沒有命重要。

況且,這右臂已經跟廢得差不多了,若是能以一條殘臂換得這位大人原諒,那再值得不過。

唐偉目光一狠,左手一把抓在右臂上,將其硬生生扯掉!

「大人,我……」

唐偉抓著自己的右臂求饒,楚玄面色沒有一分變化,只是看著遠方,淡淡地說道:「他們,也說我是垃圾,喚我賤民!」

陳風等人聽到,身子立馬顫抖起來,這話再明顯不過,是要他們付出代價,他們本以為今天來就是踩白馬學院的人,撿功勞的,不料撿的是天大的麻煩。

唐偉愣住,陳風這些人是他的學生不假,可是,他們都另有身份,特別是陳風,更是陳風的下一代家主繼承人,雖然陳家比不得白馬城四大家族,可勢力也不弱。

如果斷了陳風的手臂,不,聽這位大人的意思,僅僅廢掉手臂是不夠,因為他多說了「賤民」兩字,這兩個字必須要讓陳風他們付出更大的代價。

真要廢了,他的日子會很難過,陳風這幫人加起來的勢力,絕不容小視。

可是,他沒得選擇。

死亡之劍就懸在他的頭頂,如果他不照做,他立馬就得死。

而且,再一想,他們現在不付出代價,若是大人向他們出手,他們還會更慘。

這樣一番安慰后,唐偉說道:「你們……都自斷一臂,再斷……十三根肋骨吧!」

陳風等人本還想著唐偉能顧忌他們的身份,多少幫他們說句話,或者是替他們扛了罪責,卻不曾想聽到的是這樣一句話。

頓時,眾人怒了。

「姓唐的,你以為你是誰啊?居然讓我們自斷一臂,還要毀十三根肋骨,你有這個資格嗎?」

「就是,我們可不是白馬學院那群垃圾,不是隨便可以揉捏的。給你面子叫你一聲老師,你還真以為自己牛逼了?」

「你承受得起我們斷臂的後果嗎?你有點實力,但我們家裡,比你厲害的人也不是沒有,你沒資格命令我們做事,我們也沒必要聽你們的話。」

陳風等人說著,開始往外狂奔,雖然剛才他們說得很爽,可那個人明顯有來頭,還是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比較好。

楚玄沒去追,甚至看都沒去看一眼,只開口淡言,「他們跑了,你死!他們不廢,你死!」

唐偉心顫,這絕對是逼他去死的節奏,可遲死總比后死好;而且,他對陳風等人也很不爽,不管怎麼說,他也是福地三重境武者,是他們的老師,這群人卻根本沒將他放在眼裡。

特別是,這群不知死活的人,還說出了那些話!

唐偉再狠心,吞服了兩顆丹藥,狂追上去,雖然他半邊身子麻木,還斷了一條手臂,但是,福地三重境的修為也不是白給的。

不多時,唐偉就攔在了他們的面前,陳風喝道:「唐偉,你真的要廢我們?」

「陳風,我是為你們好,你們不廢,你們的家族就將廢!你們覺得,是你們重要,還是家族重要?」唐偉冷喝著出了手。

陳風一驚,唐偉重掌拍下,拍碎了陳風右臂,緊接著又砸向陳風的肋骨,陳風吐血,滿眼驚惶地問道:「他……到底是誰?」

「神風學院都惹不起。」

唐偉低聲回答,旋即殺向橫肉男他們,陳風卻癱倒在地,恐懼地抽搐著;橫肉男他們不想被廢掉,紛紛出手,與唐偉拼殺起來。

楚玄不動聲色的看著,那枚千人將令牌已被他收了起來。

他當然清楚,自己是冒牌千人將。

更清楚,這件事的真相,總會被人查個水落石出。

可那又怎樣?

他特意不殺死唐偉,就是要利用唐偉,用千人將令牌把水攪得更渾。

反正他在青魚鎮已經放出那樣的話,亂了真相,現在就讓真相更亂,神風學院要查,或者是李鎮南背後的大人物要查,總得花上一點時間。

這點時間,對他們可能無所謂,但對他,對白馬學院卻很重要。

不管怎麼說,千人將令牌會讓神風學院有所忌憚,在沒搞清楚之前,不敢隨意大殺下來。

此外,他還利用千人將令牌,讓唐偉與關興龍,與陳風等人反目成仇。

跟讓萬蛟和衛應虎變成生死大仇人一樣。

就是要讓他們窩裡反。

即使最後,他們查明白后,這個怨,這個恨,也不會輕易解掉。

這樣的手段,很小,用處也很微弱。

但千里之堤,毀於蟻穴。

一個小手段不夠,那十個、百個、千個、萬個,甚至更多的小手段,那就嚇人了。

何況,在這重重迷霧之下,他還另外挖了個坑。

他沒殺死唐偉,沒出手對付陳風等人,甚至還讓嘴角流出了一縷鮮血,身子還努力控制著的顫抖數下,就是想等神風學院查清楚之後,跳進坑裡來。

心念轉動間,唐偉帶著更多的傷痕走了回來,在他的身後,橫肉男一個個都倒在地上痛叫不已,他們眼裡,儘是對唐偉的恨。

楚玄收之眼底,忽然期待著他們知道真相之後,對唐偉的恨又將達到何種程度,這時,唐偉說道:「大人,我把他們都廢了。」

「關我何事?」

楚玄反問,唐偉大愣,正摸不著頭腦之際時,楚玄又冷道:「我只知道,我的人受了傷,必須得補償!我只知道,我的元力不能白白消耗,我的手不能白出,我的汗更不能白流!」 「我只知道,我的人受了傷,必須得補償!我只知道,我的元力不能白白消耗,我的手不能白出,我的汗更不能白流!」

聽完楚玄的話,唐偉瞬間明了,不管是受傷,還是元力的消耗,都得補償,世間最直接的補償,除了白玉錢之外,還能有其他嗎?

做為神風學院的老師,他還是有一些錢的,而且賺錢的路子也有不少,手底下的學生要想學得一兩式元技,不上點供怎麼行?

這些年下來,他大概積累了有三十萬枚白玉錢,他準備用這些錢去萬象樓競拍一粒丹藥,這枚丹藥,不僅可以讓他開闢出第四個穴竅,還能讓他已達福地境修為的身子再一次脫胎換骨。

所以,他將錢票帶在身上。

可現在,這三十萬錢票卻要交出去,這麼多年的心血瞬息之間白費,唐偉心裡就像插了一千萬根針似的,針針都是痛。

不過,唐偉拎得很清楚,錢很重要,但和小命相比,根本算不得什麼!只要有命在,三十萬白玉錢,他遲早能賺回來的!

唐偉痛苦的,糾結的,卻是做豪氣萬丈的氣勢,露出誠意滿滿的面容,不但將三十萬白玉錢全部掏了出來,就連今天剛剛搜刮到的一枚枚白玉錢,也全都不剩地單手奉上。

楚玄斜了一眼,冷笑道:「原來將人打到快要死的地步,只需要付三十萬枚白玉錢就夠了。恩,我那邊有不少白玉錢,你數一數夠不夠,不夠的話,就用資源湊一湊。」

邊說著,楚玄邊往唐偉走去。

看到這一幕,唐偉整個人都不好了,三十萬枚白玉錢是他所有的積蓄,可在這人眼裡,卻好像遠遠不夠。再說了,他可是福地三重境強者,一個小小的煉體境武者的命,能和他比嗎?

真是欺人太甚了。

然而,唐偉的怒火,在楚玄踏下第二步的時候,便完全沒有了。

眼前這位大人也是煉體境修為啊,可以隨時取他的命,並且,他手中有千人將令牌!

唐偉心中瞬間閃現千萬個念頭,但每一個念頭的結局都是,這人惹不得,必須認命,他要更多的東西,就必須給他。

錢沒了,就用……資源。

對,這人剛才不就是說了資源嗎?

立馬,唐偉開始取身上的丹藥,剛開始,他是一瓶一瓶的取,可他發現自己取一瓶,楚玄就會離他更近一步后,唐偉一古腦兒將所有的丹藥都拿了出來。

但,楚玄的腳步仍未停下。

唐偉又拿出了他所修鍊的元訣,還有疊浪掌的元技,直到最後將身上所有的東西全都奉獻出來。

可楚玄還在往前踏。

唐偉哀求地說道:「大人,我已經拿出了全部,一點都沒有了。」

「和我有關係嗎?」

「我……」

「還是說,你覺得我的出手,我的元力,我的汗水,就值這麼一點東西?」

這話更淡,一絲殺氣都沒有,可唐偉卻臉色大變,這比之前那句話更嚴重啊,看到楚玄離他越來越近,唐偉渾身顫慄了,他似乎已經看到了自己剩下的獨臂被斬,雙腳也被斬,就像關興龍一樣,生不如死地活著。

不行,絕對不能落到這樣的結局。

有一隻手,他的實力雖然有所下降,但還不至於下降太多。

但沒了手沒了腳,就徹底廢了。

也徹底完了。

一定要拿出更多的東西,熄了這位大人的怒火。

可是他真的身無分文了,哪裡還有錢和資源來熄滅呢?

絞盡腦汁想著的唐偉,目光忽然從錦服男子身上掃過,立馬閃過一道精光,他找到錢了。

這禍不是他一個人惹下的,錦服男子也有責任,當然也要付出代價,雖然錦服男子已經死了,但他的錢財還在身上啊。

毫不猶豫地,唐偉連滾帶爬衝上去,將錦服男子的屍體收了個乾乾淨淨,得到了三萬白玉錢,一本五指山武技,還有一些普通的丹藥、玉佩等等。

然後,唐偉抬頭看了眼楚玄的臉色,仍是無比的冰冷。立馬,唐偉又如狼似虎地撲向陳風等人,把他們身上的東西都搜了個乾乾淨淨。

陳風他們對唐偉更恨了。

唐偉卻顧不了那麼多,他只看到楚玄又往前踏了一步,唐偉感覺心臟被鐵鎚砸中一般,趕緊又要尋找新的財源,下一秒,唐偉的目光落在了胖子等一幫城門軍士的身上。

胖子等人早給眼前的一幕幕畫面弄得心驚膽戰,再被唐偉搜刮財物,一個個更是跟死了老婆一樣,特別是胖子,他是無比的後悔,當初讓冷飛直接進城多好,就不會有後來的這些事,他更不會落到如此悲慘的境地。

正想著,胖子忽然看到了楚玄那一地的資源,渾身劇顫,他想到,如果他沒有攔下冷飛,那麼,他百分之一百會攔下楚玄,真的會讓他交十萬入城費。

讓這麼個凶人交如此多錢,胖子嚇尿了,活生生讓自己的想法給嚇得手腳冰涼。

還好,還好……

當胖子在自己嚇自己的時候,唐偉帶著剛剛搜刮到的所有錢財,可憐兮兮地看著楚玄,楚玄淡淡說道:「從未聽說過垃圾還穿衣服褲子的。」

崩!

唐偉感覺自己的心臟像裂開了一樣,這位大人太狠了,要了所有的錢財不說,還要讓人衣服褲子,真的是拔得光光啊。

可這東西,他要變成赤裸之身,那他的名聲就完全毀掉了。

雖然現在也毀得差不多了,但這是面對不可抗拒的因素,光了身子,那就會成為笑柄,白馬城最大的笑柄。

唐偉真想惡向膽邊生,可剛有此念,便看到楚玄一絲冷笑,頓時,唐偉的念頭消失得乾乾淨淨、半絲不存,開始糾結起尊嚴與生命誰更重要。

不等他糾結出結果,楚玄又淡淡說道:「如果他們不是垃圾,那麼,你就是垃圾。」唐偉立馬聽了明白,這位大人的意思是只要他脫掉陳風他們的衣服,那他就不用脫了。

然後,唐偉大喜。

他不用脫,那最大的顧慮就沒了。

雖然這一舉動,會徹底地得罪陳風他們,與他們身後的家族更是不死不休,但是,比起他成為笑柄來說,還是陳風他們成為笑柄比較好。

反正仇都結下了,現在不過是結得更深一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