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然也想不到,歐陽志遠竟然不請假就外出,這讓自己很是被動。按照志遠的智慧,怎麼會犯這樣明顯的錯誤?

現在,惹得幾位副省長和省長江川河共同問罪,看樣子,歐陽志遠平時就得罪了這幾個人。

省長江川河的責問,讓陳浩然很是惱火。

陳浩然看了一眼省委辦公廳主任楚衍升,沉聲道:「給歐陽志遠打電話,問問他幹什麼去了?」

楚衍升連忙道:「好的,陳書記。」

楚衍升連忙撥打歐陽志遠的電話。

歐陽志遠正和霍天武說話,他的電話響了。志遠一看號碼,是省委辦公廳主任楚衍升的電話。

歐陽志遠看了一眼霍天武道:「壞了,我走的急,沒有向陳書記請假,我們正在開會,就怕有人借題發揮,向陳書記發難。」

霍天武臉色一冷道:「你先把電話接過來。」

歐陽志遠點點頭,把電話接了過來。

「歐陽市長,你快回來,都在等你開會。」楚衍升並沒有說別的,直接讓歐陽志遠回來。但是,歐陽志遠現在,在飛機上,根本回不來。

歐陽志遠道:「你好,楚主任,我現在,在飛機上,你請陳書記接電話。」

楚衍升一聽歐陽志遠說在飛機上,他不由得一愣,又聽到,歐陽志遠請陳書記接電話。楚衍升急忙把電話遞給陳記,歐陽市長請您接電話。」

陳浩然一聽有了歐陽志遠的消息,他把電話接了過來。

霍天武伸手拿過歐陽志遠的電話道:「陳書記,您好,我是霍天武。」

陳浩然剛接過來電話,電話里,竟然傳來霍老的兒子霍天武的聲音,這讓陳浩然一愣。

陳浩然連忙道:「霍董,您好。」

霍天武雖然沒進入官場,但是,陳浩然知道,霍天武的很多話,都是代表霍老。霍天武竟然和志遠在一起,這是怎麼回事?

霍天武道:「陳書記,我和志遠現在,在飛機上,中央辦公廳老幹部局有人病了,辦公廳派人來接志遠,到燕京給一位元老看病,由於這位元老的病情太急,志遠走的太急,沒來的極和你請假,我現在替他給你請假。」

霍天武為了保密,只能說是中央辦公廳老幹部局的元老病了。

陳浩然一聽歐陽志遠的離開,是霍天武和中央辦公廳老幹部局的人接走了歐陽志遠,他終於鬆了一口氣。

嘿嘿,中央辦公廳老幹部局的人接走了歐陽志遠,你江川河有本事,去找老幹部局呀?你有這個膽量嗎?

陳浩然連忙道:「好的,霍董,您儘管和歐陽市長給首長看病。」

霍天武道:「好的,陳書記。」

霍天武掛上了電話。

省委書記陳浩然和別人通電話,省長江川河他們聽的很清楚,什麼?歐陽志遠竟然被人接走,到燕京去給首長看病?看樣子,中央有人生病了。

省長江川河頓時有點後悔了,自己幹嘛責問一聲陳浩然?現在好了,人家歐陽志遠是到燕京,給首長看病,自己這是沒事找事呀。

江川河瞪了一眼副省長李宗文。李宗文連忙低下了頭。

省委書記陳浩然盯了一眼省長江川河,沉聲道:「江省長,歐陽市長被中央辦公廳老幹部局的人和霍老的兒子霍董接走了,老幹部局有首長病了,由於首長病情危急,歐陽市長沒來的極請假。」

江川河感到了陳浩然刀鋒一般的目光,他連忙道:「陳書記,首長的健康是最重要的,歐陽市長去給首長看病,是應該的。」

江川河只能這樣說。

陳浩然道:「有些同志,看樣子,是對歐陽市長有成見,在沒有弄清楚事情的緣由前,就要對歐陽市長進行處分,是不是太心急了?」

陳浩然說話的同時,凌厲的眼光掠過副省長李宗文、楚曉宇和副書記趙雲峰。

這三個人感到了省委書記陳浩然的強大壓力和不滿,三個人連忙低下了頭。

常務副省長秦明月由於要避嫌,他一直沒有開口,現在,志遠的危機一過,他終於鬆了一口氣。

志遠竟然讓霍天武和老幹部局的人接走了?老幹部中間,誰病了?能讓霍老的兒子霍天武來接志遠?

不會是霍老病了?

飛機經過兩個小時的飛行,降落在燕京飛機場。幾個人剛下飛機,幾輛特殊轎車開了過來。

霍天武和歐陽志遠、寒萬重下了飛機,坐進了轎車,轎車高速離開了飛機場,直接開向醫院。

半個小時后,幾輛轎車開到了一座戒備森嚴的神秘醫院。

這座醫院,大門外竟然是持槍的武警把守。

車隊剛一開到醫院的門前,就被武警攔住。霍天武遞過去一個證件,武警戰士仔細的檢查了一下,才放車隊進去。

車隊在醫院大樓停了下來,歐陽志遠看到了,十幾輛紅旗轎車,停在醫院的大樓前。

很多身著便裝的高手,分佈在各個角落和路口要道。

歐陽志遠和霍天武快步走向醫院的大廳,還沒進大廳,又被守衛仔細的檢查了一遍。歐陽志遠讓寒萬重在外面等候。

霍天武拿出了電話,撥通了父親的電話。

醫院二樓重症監護室,全國最著名的專家大夫,都集中在了這裡。重症監護室前,霍老、古老、周老、趙老、唐老、王老,還有謝老,都焦急的站在門前。 第二百八十九章搶救

第二百八十九章搶救

這些元老的不遠處,一位位絕頂高手,在來回巡視。

霍老的眼睛里,帶著紅絲倦意,他的嘴上,竟然起了火泡。霍老知道,顧老這次就怕挺不過去了。

看樣子,霍老對自己的老夥計顧老,極其的擔心。

顧老的兒子顧潤澤、顧潤水、孫子中州市市長顧正民焦急的站在那裡,一臉的焦慮。

游思雨和媽媽顧潤玉依偎在一起,眼圈發紅,看樣子,哭過。

一位位神情嚴肅的專家大夫,,在進進出出重症監護室。

保健部老中醫唐萬傑和幾位全國頂尖的老中醫也在門前。

新任老幹部保健部部長於文志、醫院院長杜保遠和中央辦公廳老幹部局長柯中山從重症監護室里走了出來,三人還沒有脫下無菌服,幾位元老和顧潤澤、顧潤水、中州市市長顧正民就圍了過來。

霍老搶先道:「文志,顧老怎麼樣了?

顧潤澤低聲道:「我父親怎麼樣了?於部長?

新任老幹部保健部部長於文志的表情,十分的沉重,低聲道:「專家們一直在搶救,顧老還沒有清醒。」

中央辦公廳老幹部局長柯中山神情有點焦急的看著霍老道:「霍老,您說的歐陽醫生,還沒有到?」

柯中山早就聽說,歐陽志遠的醫術十分的高明,他已經給顧老看過兩次病了。

霍老低聲道:「按照時間推算,就要到了,我派了天武帶著專門的飛機去的。」

柯中山道:「我們用盡了各種搶救方法,顧老就是沒有清醒過來。」

游思雨一聽霍老去請歐陽志遠了,她頓時大喜道:「歐陽大哥來了,我姥爺有救了。」

游思雨當然知道,歐陽志遠的醫術,是極其的高明的。

游思雨的媽媽顧潤玉看著女兒道:「思雨,你認識歐陽大夫?」

「媽媽,我認識歐陽大哥,而且還很熟悉。」游思雨忙道。

「這太好了,不知道歐陽大夫來到了沒有?」顧潤玉低聲道。

顧潤澤焦急的道:「我下去看看,歐陽醫生到了嗎。」

顧潤澤在拍賣會上,和歐陽志遠有一面之緣,他認識歐陽志遠。

顧潤澤剛下去,霍老的電話就傳來了震動。霍老一看電話,是兒子霍天武的電話。

霍老連忙接過電話。

「爸爸,我和志遠到了,就在樓下。」電話里傳來了霍天武的聲音。

霍老一聽,頓時大喜道:「天武,顧潤澤下去接你了,你和志遠快點上來。」

霍老掛上電話,看著眾人道:「志遠到了,就在樓下。」

保健部部長於文志道:「太好了。」

王老王時國忙道:「這下,顧老有救了。」

唐老唐國興的眼角微微地**了一下,歐陽志遠來了?嘿嘿,自己這次要看看這個年輕人,倒底是什麼人?竟然能阻止了唐家的中望鋁業集團的搬遷。

古老古方遠看著霍老道:「霍老,您這位孫女婿的醫術真能救顧老?」

霍老低聲道:「志遠已經給顧老看了兩次病了,顧老有什麼病,志遠知道的很清楚。」

謝老謝德勝沉聲道:「古老,您不要懷疑志遠的醫術,我的病和我老伴的病,都是志遠治好的,志遠一來,顧老的病肯定會好起來的。」

古老神情凝重的道:「但願志遠能救好顧老。」

霍天武剛掛上電話,幾輛高級防彈紅旗轎車,在十幾輛防彈轎車的簇擁下,快速的開了進來。

這些防彈轎車剛一進來,那些巡邏的保衛人員,立刻全神戒備起來

股股凌厲的殺氣,瀰漫在各個角落。

霍天武低聲道:「一號首長、二號首長和三號首長來了。」

霍天武說完,一拉歐陽志遠,退到了一邊。

歐陽志遠一聽霍天武說,三位首長到了,他的神情不禁激動起來。自己在電視上,經常看到三位首長,但真正的面對三位首長,志遠還是很激動。

嘩啦啦啦!

十幾位特衛團的人從防彈轎車敏捷的衝下來,如同旋風一般的,瞬間分佈在醫院的每個角落。

這些人的行動,敏捷的如同獵豹,每一次的呼吸和腳步,都和自己的動作,配合的天衣無縫,有如同拉開的弓玄,全身充滿著強大的殺氣和戰鬥力。每個人的眼神,精光四射,瞬間就能把人看穿,連人的靈魂都能看透似的。

這些特衛團的人,都是高手之中的高手。

幾位身材高大挺拔,眼睛如同鷹隼一般的特衛人員,給首長打開車門。

車門打開,最先走出來的是一號首長。

一號首長剛一走出轎車,距離很遠的歐陽志遠,瞬間就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壓力,如同潮水一般,壓得人透不過氣來。

好強大的壓力!

一號首長身高有一米八開外,身材魁梧高大,一身合體的中山裝,穿在身上,全身透出一種讓人不敢仰視的威壓。

一號首長剛一走出來,一位衛隊長帶領四名身手敏捷、雙眼透著精芒的特衛人員,瞬間就站在首長的周圍,每個人的角度,正好護住了首長的各個方位。

這四個人的身手,要比剛才那些警衛還要高。他們身上的威壓和強烈的戰意,射向四面八方。

他們身上的戰意和強大的威壓,剛一擴展過來,歐陽志遠連忙放鬆自己,但已經晚了,歐陽志遠身上自然反應的壓力,瞬間就和這些警衛們的戰意壓力碰撞在一起。

特衛隊長賀明龍的眼光,瞬間就鎖定在歐陽志遠的從身上。

這時候,二號、三號首長都走下車來,十幾位特衛人員,圍在了兩位首長周圍。

特衛隊長賀明龍的瞳孔不由得暴縮,他雙眼死死的盯著歐陽志遠,空氣剎那間凝結起來。

另外幾位特衛隊員瞬間同樣鎖住了歐陽志遠的身形。

霍天武一看,這麼多的特衛團人員的眼光,瞬間鎖定了歐陽志遠,他不禁苦笑起來。

這些人的眼光真是毒辣,竟然一眼就能發現,志遠是個高手。

霍天武和賀明龍都認識,賀明龍在發現了歐陽志遠的同時,也看到了霍天武。

霍天武身邊,什麼時候多了這麼一位高手?能和霍天武在一起的人,絕對不是刺客。

賀明龍瞬間收斂了殺氣,微笑著走了過來,大聲道:「霍大哥,您好,這位是……。」

霍天武笑道:「賀隊長,這位是我父親給顧老請來的醫生,我們剛來到。」

「給顧老請來的醫生?呵呵,那也是一位身手絕頂的高手醫生,霍大哥,我們先上去。」

賀明龍說完,退了回去,他們和很多官員簇擁著三位首長,進入了特別通道。

這個特別通道,是專門給首長準備的。首長們經常來醫院看望一些住院的元老。

三位首長剛離開,顧潤澤就快步跑了下來,他一眼就看到了霍天武和歐陽志遠,顧潤澤的臉上露出了狂喜的神情。

「天武、歐陽市長,你們來了。」顧潤澤大聲道。

霍天武忙道:「顧大哥,我們剛到。」

歐陽志遠忙道:「顧董,您好,你以後叫我志遠吧。」

顧潤澤一把握住了歐陽志遠的手道:「好的,志遠,你能來,太好了,走,咱們快點上去。」

霍天武道:「顧大哥,剛才一號首長和二號、三號首長都上去了,你快回去,我們隨後就上去。」

顧潤澤一聽三位首長來了,他連忙道:「咱們一塊上去,志遠,我父親不能再拖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