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悟真無法解釋。

伏天古經的奧義可意會而不可言傳,說不出,道不明。

天賦蛻變講究欲揚先抑,講究伏久者飛必高。

而與之相關的話題,是不傳之秘。

哪怕是陳悟真想說,想解釋,都一個字說不出來。

「姑爺,別灰心,如今總算也在十六歲之前踏入了先天境,不是嗎?只要在十六歲前進入先天境,就是一個天大的進步。好在,小姐……小姐的天賦還可以不斷提升,小姐的境界也在不斷的增強。

有神級……有靈魂契約存在,姑爺的實力終究是不會落下多少的。」

方翠鸝靈動的雙眼裡,神采明顯黯淡了很多。

這才多久,靈級的天賦降低到了普通的九級就不說了,連境界都倒退了三重?

這隻能說,姑爺陳家的神血天賦沒蘇醒之前,天賦真的很差,很差,很差。

陳悟真臉上的表情精彩了起來,他心中如萬馬奔騰而過。

「有一句媽賣批,不知當講不當講。」

陳悟真輕嘆一聲,簡直有種想死的衝動。

因為,在方翠鸝安慰他的時候,他的境界好死不死的,又掉落了一重,達到了先天境二重的境界,而且掉落的比較狠——二重初期。

然後,方翠鸝驚呆了,她張大櫻桃小嘴兒的樣子,簡直是可愛極了。

嗯,是的,可愛。

至於她的眼神,那已經不是震驚了——大抵上,她是沒有見過比陳悟真更廢物的人了吧?

「姑爺,您還是繼續躺著偷會兒懶,想你的馬皮吧……」

方翠鸝的俏臉顫抖了幾下,隨即壓低了聲音。

她已經懵了,甚至於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我該怎麼辦?小姐要是知道才這麼一會兒,姑爺的境界就掉了這麼多,該怎麼辦?要是掉落下先天境,那一切心血,就徹底的廢了。」

方翠鸝大腦一片空白,失魂落魄的轉身,根本沒聽到陳悟真隨後說的那些話。

「翠鸝,雖然姑爺我境界下降了,但是姑爺的戰力反而提升了啊。」

「喂,丫頭,姑爺我已經很強了,境界很快會提升上來的。」

「靠,你跑什麼啊?姑爺我在說話,聽到了嗎?太囂張了,太不尊重人了。」

「……」

看著方翠鸝失魂落魄的離去,陳悟真本想去將她拉回來,然後和她好好打一場證明一下,但考慮到方翠鸝已經踏入真元境一重之境,陳悟真還是果斷的放棄了。

先天境之上是紫氣境。

紫氣境之上才是真元境。

真氣化作紫色真氣,然後紫色真氣全部化作紫色元液,這就是真元境入門。

「我如今才點燃魂火,剛剛開始魂火煉魂。我知識、經驗再豐富,但我目前,也依然相當於一個普通的小孩子,而翠鸝,則相當於是成年人。打起來,小孩子再聰明再厲害,依然會被一招放倒。

差距兩個大境界,十七個小境界……算了,又不是生死之戰,不動極端手段,我會被重新教做人的。」

「輸是事小,廢物姑爺、贅婿小白臉的名頭坐實是事大啊。」

「不過,好像我如今也坐實了小白臉姑爺的名號?」

陳悟真再次感嘆,他覺得他上一輩子還沒有今天一天感嘆得多。

「嗡——」

血脈收縮,魂火熾烈流轉之後,天賦再次降低了一個層次。

靈級八重。

「翠鸝這丫頭,真有遠見,知道我天賦還會降低,果然先走了。」

「不然怕是要崩潰了,哈哈哈——呃——」

陳悟真臉上的肌肉抽了幾下,然後他覺得環境有點兒安靜。

院子門口,方翠鸝像是一隻翠綠色衣裙的女鬼,沒有任何錶情,輕飄飄的飄在那裡。

陳悟真看過去的時候。

「嗖——」

綠影一閃,人不見了。

「……」

陳悟真連帶嘴角都抽了抽,無語凝噎。 「呼——」

修鍊密室之中,方凌曦輕呼出一口濁氣。

感受著身上黏糊糊的汗漬和絲絲血腥的氣息,她很是欣慰。

「天賦又有所蛻變,靈級二星了。」

「境界,也恢復到真元境三重,甚至略有進步。」

「想來,他……應該也進步不小了吧。」

「若不是這次忽然頓悟,恐怕這次需要將近半年,才可以恢復。」

方凌曦思量著,隨即呼喚了一聲,道:「翠鸝。」

「啊——小姐。」

「你發什麼呆呢?莫不是姑爺進步很大,你有些被震驚了?其實不用驚訝,他有巨大的進步也是正常的,畢竟,我的天賦又成長了,達到了靈級二星,境界也恢復到了真元境三重。」

「進,進步?」

方翠鸝嘴角抽了抽,表情變得精彩了起來。

「嗯,靈魂契約既然成功了,我也沒有反噬而死,那說明已經毫無問題。我這邊進步,他自然是會進步的。畢竟我處於真元境,天賦也是靈級。以他的境界,踏入紫氣境,應該沒問題了。」

「小姐……小姐說的是,翠鸝……翠鸝習慣一下就好了。」

方翠鸝想了想,還是沒有說真實的情況,以免破壞小姐好不容易生出的愉快心思。

「嗯,他已經不是廢物了,有了我一半的天賦,有任何驚人的舉動都很正常。另外,你也要多誇獎一下他——男人嘛,總是好面子的,我對他態度有點兒差,而之前他也一直非常高傲,這種高傲,大抵上是蘊含在血脈之中的高貴吧,我雖然不懂,但還是能理解的。」

「誇獎?」

方翠鸝的心情簡直是無法形容,表情也更精彩了幾分。

我怎麼誇獎?

恭喜姑爺,境界又倒退了三個境界?

恭喜姑爺,天賦又倒退了一個層次?

這畫面,好像有什麼不對?

方翠鸝嬌軀都顫抖了幾下,她覺得她歷經今天的事情,心性變得更堅定、意志也變得更加堅強了。

「嗯,他有進步,自然要不吝誇讚,這就是一張一弛之道了。我就對他苛刻點兒,你就負責討好他,就好了。

唉,說起來,他今天有點兒奇怪。我說那些刺激他的話,他不應該反過來將契約砸我臉上、然後和我翻臉,離開方家,走上獨立之路嗎?」

方凌曦心中也很奇怪。

正常而言,陳悟真的表現,很不對啊。

方凌曦當然不在意自身天賦受損,天賦在沒有徹底覺醒之前,都是屬於可成長的東西。

她無非是損耗一些資源,苦修回來而已。

她在意的是,陳悟真第一種選擇,是更好的選擇,可以更強大的崛起。

而陳悟真第二種選擇,那就相當於是入贅、徹底成為方家人。

這樣一來,陳悟真因為她的天賦,可能會在將來,更遲一步的覺醒神血天賦。

眼下倒是的確順利了很多,但將來,恐怕會在一段時間內,寸步難行啊!

方凌曦考慮到這一點,方翠鸝自然也是清楚的。

她雖是侍女,卻和方凌曦情同姐妹,很多事情方凌曦都並沒有隱瞞她。

「小姐,他之前可能是徹底放棄了吧,畢竟他並不知道自己擁有神血天賦。而且,入贅方家,成為方家的姑爺,還坐享其成,不需要努力,這樣的好事,誰又不願意呢?」

方翠鸝撇撇嘴。

她也有點兒悔恨,這要是不督促姑爺修鍊,眼下恐怕境界穩定的更多一點吧。

小姐要是知道自己的夫君是這樣的極品……

想到這一點,方翠鸝眼中又盈滿了委屈的淚水。

「翠鸝,這些話,不是你該說的。他既然選擇了入贅,雖然我的確有心刺激他,想讓他發奮,因而看起來態度很差——但不論是我還是你、抑或者我們方家所有人,對於他,都得發自內心的尊重!

沒有陳家當年的付出,就沒有如今的我們。」

方凌曦冷冷的看了方翠鸝一眼。

「小姐,翠鸝錯了。」

方翠鸝一個激靈,俏臉微微蒼白了幾分,立刻道歉。

傳奇1997 「我也真的沒有想到,之前表現得那麼桀驁的他,會忽然妥協……不過這樣其實也挺好的。在我還能付出的情況下,好好供養他,這樣,總好過一點兒希望都沒有。哪怕不能覺醒血脈天賦,於他而言,也比當一個普通人,要強不少。」

方凌曦輕嘆了一聲。

方翠鸝略顯稚嫩的臉上,顯出了非常不甘之色。

她可愛的嘴兒抿著,卻沒有再次開口。

對陳悟真,她哀其不幸,卻也怒其不爭。

「翠鸝,所謂的神血天賦,傳言,需要修鍊到神靈的層次,才有可能覺醒。陳家如今就剩下他一人了,很多對應的淬鍊血脈之法,也已經失傳,我們也不要對他抱太大的指望,不要給他什麼壓力,讓他再無憂無慮一段日子吧。」

方凌曦神情複雜,臉上一絲自怨自艾之色呈現了剎那,便又很快消失了。

「小姐,族長那邊,我們該怎麼交代?」

「我的實力因為這次的頓悟,不僅已經恢復,還比過去更強了不少。天賦方面,彷彿破而後立,有涅槃新生的蛻變。所以,只要我表現得更加出色,就會一直擁有話語權,問題便不大。

更遑論,陳家如今雖然沒落,但那份婚約也是存在的,方家終究是陳家的附庸家族,這點族長心中比誰都清楚。僅僅是犧牲我而已,族長也不會說什麼。」

「可是,姑爺他,姑爺他……」

姑爺他什麼,方翠鸝說不出來。

難道她能說,姑爺是個十足的廢物?哪怕是給予了極致的靈級天賦,也被活生生的浪費了?

方翠鸝眼中再次盈滿淚水,心中十分委屈。

小姐相當於是將自己『獻祭』給了姑爺。

而作為小姐的侍女,她的結局,也不會有多好——最終,也依然只是姑爺的鼎爐而已,連留下一個孩子的機會,都沒有。

「姑爺他怎麼了?」

「沒,沒怎麼。」

「翠鸝,是不是,他的修鍊情況很糟糕?」

方凌曦沉默了半響,彷彿想到了什麼,聲音微微有些顫慄。

方翠鸝哆嗦了一下,猶豫著,沒有明說。

錦鯉仙妻甜如蜜 「我們去看看他。」

「小姐,還是……還是別去了吧,這會兒,姑爺……他肯定在修鍊,打擾到他的話,有點兒不太好。要不,我先收斂氣息,悄悄去看看?」

方翠鸝有些心虛,聲音越來越小。

「也好,你先悄悄去看看。天賦契約這件事……你要守口如瓶,不要再告訴任何人。對外,就說我已經與他私定終生、甚至,已經將清白之身交給了他……

他既然選擇放棄了尊嚴,而我又答應了兩家的婚約,他『姑爺』的身份,就算是坐實了。

有了這個身份,而不再像是過去那般寄人籬下,他的日子也會好過很多。

當然,對外我會更強勢一些,他既然沒有第一時間和我翻臉,以後我這個『道侶』只會更加面目憎惡了。」

方凌曦準備將『絕情』之路繼續走下去,她打算,以後對陳悟真更進一步『打壓』。

年輕人,都有尊嚴,只要可以刺激他發奮,她在對方心中是個什麼形象,那並不重要。

「小姐,翠鸝明白的。」

方翠鸝躬身行了一禮,接著立刻收斂氣息,悄然離去。

…… 黑夜降臨。

天空中,兩輪殘月交相輝映,形成了如太極圖雙魚眼一般的圖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