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凡將趙優依的夢想記在心裡,這和他所計劃的一個目標可以說是順道而馳,以後有很大的概率也許他們兩個會合起來做。

盧夢紜倒是沒有什麼夢想,她這一輩子最大的夢想,就是可以不用受家庭或者生活的束縛,每天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旅旅遊,逛逛街,吃吃美食,其他的,似乎也沒有什麼大的追求了。

「姐姐,你的夢想呢?」陳凡笑著問道。

「我啊?」江暮晚臉上帶著溫婉的笑容,想了想,淡淡的說道:「我的夢想其實一開始非常簡單。」

「一開始比如我就想買輛車,有車子了之後再存錢買套房子,若還有錢,那就捐助給福利院……」

「沒有其他夢想了嘛?」陳凡仔細地問道。

主要是這三樣夢想,陳凡都在事先不知道的情況下,都已經幫自己的姐姐給完成了。

「我之前那樣的條件,我覺得這三樣夢想已經足夠我用一生去努力完成了,也許還完成不了呢……所以昨天弟弟你幫我完成之後,我有那麼一小段時間陷入了迷茫之中。」

「就是我一下子不知道我該去奮鬥,該去拼搏的點在哪了……」

「這應該都是大學畢業之後的夢想了吧?在學校里呢?那時候的夢想應該是最純粹的……」

「大學?」江暮晚陷入了思考之中。

「那時候確實還比較單純,沒有被現實所困擾,想著還能夠繼續在舞蹈編導這一塊深造……可惜,因為學費的問題,只能放棄這想法……」

「那現在也還不遲啊!」陳凡看著江暮晚笑著說道。

「不行了……年齡偏大了,裡面的學生估計都比我小個四五歲了,現在估計只能找個好點的舞蹈工作室了。」

「那就去舞蹈工作室,我知道美國有一個非常有名的舞蹈工作室,MDC,MillenniumDanceComplex,在洛杉磯……好像中國這邊更喜歡叫它為紅房子舞蹈工作室。」陳凡思考了一下,說道。

「在網路上似乎韓國的1millon舞室似乎也非常不錯。」盧夢紜說道。

「嗯,1m的舞室在韓國甚至亞洲都算頂尖,紅房子的話那可是全世界舞者的麥加聖地,不過學費也很貴……」江暮晚笑著說到。

「暮晚姐姐,在陳凡面前,再貴的學費都不算貴……」

「陳凡其實也很有舞蹈天賦的……」一直在吃火鍋的斯坦這個時候突然開口說道。

盧夢紜和趙悠依聞言詫異地看著陳凡,江暮晚英語不是很好,沒有聽懂,不解地看著盧夢紜和趙悠依。

「斯坦說陳凡的舞蹈天賦也很好的!」趙悠依翻譯到。

「真的嘛,陳凡?」江暮晚好奇的問道。

斯坦雖然聽不懂江暮晚在說什麼,不過還是能猜出來,而且趙悠依和盧夢紜的表情都很疑惑,他自然知道他們都在質疑這一點。

於是緊跟著解釋道:「真的,以前他看電視中的舞蹈,只要看一遍就能跳的有模有樣了……」

「那都是看著電視瞎學的,只是因為我打籃球,所以對於身體和力道的控制能力,還有對於每塊肌肉的作用比普通人稍微強一點……而且當時看的舞蹈都挺簡單的……」陳凡不好意思的解釋道。

他知道自己的水平,若是在普通人面前,還有可能唬唬人,但是自己姐姐可是科班出身,真表演的話會被取笑的。

「下次我教你,看看你是否有舞蹈天賦……」江暮晚笑著說道。

「姐姐,我在想,你要不將少年宮的工作辭去,你再去之前說的兩個舞蹈工作室好好進修一下……..」陳凡建議到。

「對啊,暮晚姐姐,以前不能完成自己的夢想,現在又可以了,何不去嘗試一下,省得以後老了,再回想回來,那個時候得多遺憾啊……」趙悠依也勸解道。

陳凡看著江暮晚猶豫的樣子,大致對她的疑慮有一絲了解,於是開口說道:「姐姐,我提個意見你看看行不行?」

眾人都看著陳凡,想聽聽看他能說的是什麼意見。

「我現在不是高三嘛,明年就去大學打ncaa了,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話,我打算選擇ucla,在明年八九月份就開學了……」陳凡看著江暮晚說道。

「你要去ucla?」趙悠依開口問道。

「嗯,羅伊和科比布萊恩特都建議我去ucla!」陳凡轉頭看著趙悠依笑著說道。

趙悠依點點頭,若有所思的樣子。

陳凡繼續轉頭對江暮晚說道:「姐姐我是這麼考慮的,因為距離我去上大學還有七八個月的樣子,我覺得姐姐趁這段時間,在杭州找個英語培訓班,好好的學習英語……」

「等到英語口語沒什麼問題之後,你再來洛杉磯,我本來就打算在洛杉磯買個房子,最好是科比家附近,這樣我就非常方便訓練,而你這樣也有地方住,然後你去紅房子舞蹈室學習深造,追逐你的夢想。」

陳凡看著江暮晚笑著說道:「到時候不管你是留在那邊尋找下一步做什麼,還是回國回來創辦一個自己的舞蹈工作室,都可以……」

陳凡的話說完,三個女孩子都是眼前一亮,江暮晚似乎也有些心動,作為舞蹈從業者,又有誰會放棄去紅房子學習上課的機會呢。

只是這樣的話,似乎自己真的就變成「啃弟弟專業戶」了,別人都是伏地魔,就自己成了被弟弟扶的姐姐。

「暮晚姐姐,我覺得這樣很好,而且這樣,你還可以在洛杉磯照顧陳凡,他在UCLA起碼要讀一年,這樣每天上課或者訓練回來,就可以回家吃到你燒好的晚飯,我想他應該會很開心,而且NCAA經常去客場打比賽,回來就是好幾天的臟衣服……」

趙悠依勸道,她知道若只說江暮晚去洛杉磯可以得到什麼好處反而不怎麼有說服力,但是若告訴她去了洛杉磯后,陳凡能得到什麼好處,或者能在哪方面幫當陳凡,那說服力可就強多了。

陳凡也在江暮晚看不到的地方對趙悠依比了比大拇指,後者露出甜甜的微笑。

「那……我先考慮考慮吧……」江暮晚顯然內心之中還在和自己的羞愧感做抗爭,並沒有答應下來。

「嗯,不著急的姐姐……」陳凡內心已有大致的判斷,至少江暮晚並不排斥去洛杉磯到紅房子學習舞蹈,無非就是內心有點過意不去罷了。

他只要這兩天再做做心理工作就差不多了。

晚上大家並沒有去哪裡玩,盧夢紜倒是提議去酒吧玩,不過被陳凡給婉拒了,他要給趙悠依的媽媽去羅列和統籌一下,2018年整年度的股票持倉的時間表。

因為涉及到具體什麼股票,什麼時候購買,什麼時候拋售,所以要從自己當初不是很深刻的記憶中一步步去回憶和挖掘,這需要深度的冥想,需要的時間較久,而且前面兩天都沒有去弄,若今天再不交過去,那可就在趙奕舒的心目中形象變差了。。

盧夢紜一聽是給趙奕舒趙阿姨幹活,只好作罷,不過還是要陳凡明天比賽贏了之後再一起去酒吧慶祝一下。

陳凡知道國內酒吧比國外安全許多,至少不會有什麼槍戰,想了想,就答應了下來,在國外並沒有機會去酒吧,在國內偶爾放鬆一次也不是不可以。

************** 不過那都是沒辦法的事情,莊戶人家靠天吃飯,一年到頭靠著地里的那點子出息,家裡孩子一多,不餓死就不錯了,哪能大油大鹽的浪費呢?

李氏在娘家的時候其實吃的也是清湯寡水,她娘廚藝並不算好。十多年來她也吃習慣了。但是自打嫁進顧家之後,吃慣了嚴鳳茹的手藝,李氏回娘家之後,縱然她娘因為她回來特意煮了「大菜」,李氏都覺得吃得不是滋味兒……

就跟吃豬食似的。

不過嚴鳳茹並不常下廚,她雖是繼婆婆,可家裡有媳婦兒的人家很少婆婆下廚做飯。基本上給兒子娶了媳婦兒,家裡的婆婆都會帶著媳婦兒幹活。像做飯,餵雞餵豬打掃之類的活兒都交給兒媳婦兒了。

如果兒子多就更爽了,家裡的活兒媳婦兒都包圓了,就可以跟老姐妹在村口那排枇杷樹下面嗑瓜子吹牛打屁,日子好不逍遙自在!

要不怎麼人人都想生兒子呢?自己生的閨女兒自己捨不得使喚,可花錢給兒子娶的媳婦兒卻不心疼。

如果李氏讀過書,就會明白,大概這就是所謂的「由奢入儉難」吧。

但李氏怎麼都沒想到,嚴鳳茹看了她一眼,把碗放在灶台上,又拿出三隻碗,把鍋里的面分完,用干葫蘆瓢從水缸里舀了一瓢水倒進鍋里,蓋上鍋蓋,其中一碗面鎖進了柜子里,另外三碗直接端了出去。

李氏:「……」

以前嚴鳳茹每次下廚都是李氏最高興的時候,嚴鳳茹畢竟是見過世面的,她會很多自己見都沒見過的菜。就比如說,她男人抓到一條魚,嚴鳳茹做出來的魚就半點不腥,魚湯也不知是怎麼熬的,就跟白玉一樣,又鮮又濃,好喝的讓人恨不得把舌頭都吞下去。

雖然李氏不說,可她是很喜歡吃嚴鳳茹做的菜的。

往常,就算是繼婆婆與繼子繼媳婦兒的關係,嚴鳳茹也從來都不會在這種小事兒上面膈應他們大房。但是今天,李氏敏感的發現,不一樣了,嚴鳳茹不一樣了。

似乎想到了什麼,李氏原本憤怒的臉色就變了,變得有些沮喪。

家裡的糧食可都在那嚴氏手裡。雖說他們夫妻倆其實有偷藏了,但如今家裡沒分家,李氏並不想動用自己的「私房」。難不成今天要餓肚子了?

想起嚴鳳茹做的麵條,李氏覺得更餓了。

過了一會兒,嚴鳳茹回來了,她瞥了李氏一眼,就見她從懷裡掏出一把鑰匙,打開了櫥櫃的大門,取出一袋糧食,「回頭你們爹回來,把糧食分一分。」

李氏驚呆了。啥?啥意思?

……

「總之這事兒我不同意!」晚上,老實人顧大鵬回來了,一聽妻子說要分家,他震驚過後,就跟茅坑裡的大石頭一樣,嘴裡嘟囔著我不同意,然後高大略顯佝僂的身體就蹲在門前的屋檐下,說什麼都不願意挪一步。

顧玉珠:「……」

她這個老實人親爹還真有趣。老實人的反抗方式也很簡單樸實。

他,顧大鵬,不同意分家,並且拒絕接受調解!

然而所謂的一物降一物不是沒道理的。嚴鳳茹對小兒子招了招手,讓他帶妹妹進屋去,然後直接無視繼子和繼子媳婦兒,揪著顧大鵬的耳朵就把他揪進了房。

顧玉珠耳朵都豎起來了,眼睛裡面閃爍著八卦的光芒。她這一世的老娘真是太彪悍了!刺激!

顧玉珠眼珠子一轉,對小哥顧青柏招了招手,顧青柏主動靠了過來,兩個五歲的小蘿蔔頭湊在了一起,「爹跟娘為啥不讓咱們聽啊?」

「笨!肯定是他們有大人的話要說唄。」

顧玉珠:「……」嗯,你最聰明!顧玉珠知道自己畢竟是有一個成人的靈魂,但相對於正常五歲的孩子,顧青柏已經是非常聰明機靈的了。

「可是娘說要分家誒,哥,你想不想分家啊?」

「分家當然好。」

「誒?」顧玉珠沒想到她小哥還知道分家是什麼意思?

顧青柏已經悄悄的拉著妹妹的小手進了屋,「我是聽村子里的人說的,說分了家就能自己當家作主。咱們村兒但凡兒女成家立業的都分了家。」

顧玉珠這會兒是真的驚呆了。縱然知道人跟人的區別有時候真的比人跟豬的區別都大。可是顧青柏這個小正太口齒清楚,邏輯嚴密的說出那麼一大堆話,雖然是聽人說,顧玉珠還是覺得,非常了不起!

她琢磨了一會兒,她真正五歲的那會兒都在幹啥?

她是老道士收養的,據說是個棄嬰,因為被山上道觀的老道士養大,五歲她應該在山上道觀里玩泥巴吧?

害!

「哦。」顧玉珠吶吶說道。

「等分了家,娘就會帶咱們一起去鎮上生活,往後咱們可以找博文哥,博武弟弟,還有大頭小毛一起玩兒。」

顧玉珠在自己腦海里搜尋了一番,勉強想起來大頭和小毛是誰,那是小姨嚴鳳嬌家的那對雙胞胎弟弟……

「不分家可以,那就和離!」屋裡,嚴鳳茹盯著低頭不肯配合的顧大鵬,開始放大招。真以為擺出這麼一個死樣子她就拿他沒辦法嗎?也太看不起她嚴鳳茹了。

其實嚴鳳茹心裡還真想過和離,帶著兩個孩子離顧家遠遠的。就不沾著他們,以免噁心。

早先她還覺得顧大鵬人不錯。對她確實不錯。可是只有當過後娘的才知道,這後娘難為,有過前頭婆娘的男人若不是個拎得清的,那日子更難過。

有時候她就想著,索性不過算了。反正她如今有一雙聰明可愛的兒女,和離了帶走倆孩子也不孤單。娘家也有幾個兄弟幫扶依靠。有什麼不可的?

到了這個年紀,說離不開男人那真是笑話。可是後來想想,嚴鳳茹覺得不能,不能就這麼白白便宜了前頭那對兄妹。

別的暫且不說,她嚴鳳茹在顧家那麼些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看看村子里沒了媳婦兒的鰥夫過得什麼日子,再看看顧家。有個女主人在就是不一樣的吧?

憑啥她這八年的時間就餵了狗?到頭來還帶著倆孩子灰溜溜的離開,顧家的東西全便宜了那兩人?

她的兩個孩子身上也流著顧家的血,是顧大鵬的親生骨肉,那該得的一分都不能少。可是要繼續生活在一起,他們不嫌膈應她還嫌呢!。 「新版精英十三拳第七招。」

精英拳館內,楚塵的聲音響起來。

針對着宋秋和趙山之間的這一戰,展開了一場現場的教學。

精英拳館的學員們認真地觀看。

他們都懂十三拳,更加容易理解此刻從宋秋手中施展出來的新版精英十三拳。

Leave a Comment